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一五零章 首遇刺杀!
    东北军,中华民国时全国唯一海、陆、空编制齐备的军队。前身为奉系军阀张作霖所统率的军队,很多人都将其称为奉军,其控制区覆盖整个东三省。

    1928年底张学良东北易帜后,奉军被中央政府改编为国民革命军东北边防军,简称‘东北军。只不过,如今的东北军,多少显得有些名不符实。

    1931年九一八事变暴发,张学良为保存实力,命东北军退入关内。从此,失去东三省的东北军,那怕实力依旧强大,却失去他们赖以生存的根基东三省。

    此时担任剿总副司令的张学良,面对东北军诸多将士要求‘收复失地’的声音,同样觉得有些左右为难。在对待围剿红军的事情上,多少也存在抵触情绪。

    面对此时一路从赣南打到陕北的红军,在看到杨虎诚的部队,既然采取自保防御的态度之后。张学良也知道,在围剿红军这件事情上,只怕他也不能做的太过份。

    而真正令张学良觉得,在这件事情上有必要三思而后行的原因,还是远在南京的那位。对其掌控的东北军,始终抱有警惕之心,在军饷发放上屡次拖欠克扣。

    当他得知,红军主力已经将其两个主力师驻守的延安团团包围,却始终没有采取进攻之时。张学良也意识到,红军高层只怕也不想跟东北军硬拼。

    只不过,由其控制的延安城,只怕要交到红军手里了。鉴于这种情况,张学良同样下令驻守的两个东北军主力师,只要坚守等待红军谈判即可。

    红军若是不谈判,直接展开进攻。那他们也可以就地反击。接下来怎么打,张学良自然也有自己的打算。至少在他看来,这仗应该打不起来。

    果不其然,将延安团团包围的纵队二师、三师两个主力师。只在延安城外布防,根本未向延安城打出一枪一炮。双方很有默契般,静静等待决策权的到来。

    而此刻纵队的四师。却配合红三军团,开始将红军的控制区扩张到与山西接壤的地界。对于那些补俘的东北军,大多都是礼送出境。

    唯独延安城的两个东北军主力师,此刻便是想突围,只怕都不太可能。鉴于这种情况,张学良也一直关注着延安的事态,等待着那位纵队司令员的到来。

    从瓦窑堡带领骑兵旅赶到延安城的何正道,很快让人给城里的东北军送去自己的亲笔信。关于与东北军和谈的事情,自然也是请示过总部的。

    得知那位红军中最具知名的纵队司令已到。张学良在看过何正道开出的条件,跟西北军一样。保留驻守延安东北军的武器弹药,礼送他们离开陕北境内。

    那怕知道这样的谈判,会惹恼远在南京的那位,可张学良同样明白。如今在延安的两师主力,对跟红军决一死战,其实也没多少信心。

    这段时间,尽管围城的红军没有任何攻城举动。可站在城墙上的守军。多少能感觉到,红军要比他们想象的更强悍一些。跟这样的部队打。没便宜可占的!

    ‘让我们的人,跟那边接触一下,红军开的条件诚意还是很足的。眼下陕北已经被他们实质控制,死拼到底的结果,只会让我们两方两败俱伤。’

    给出这么一个结论的张学良,很快将自己的指示发回了延安守军。收到电报的两位师长。很快一位守在城里,一位出城与何正道进行接洽。

    收到城中东北军给出的答复,何正道也笑着道:“好啊!给不打,还是不打的好。虽说这一路转战,我们丢了赣南苏区。可现在。我们终归还是越打越强。

    虽说如今的东北军,依旧还是兵强马壮。但失去了东三省的他们,实则如同无根浮萍一样。若是老张家的底子厚,换成其它人,只怕这支部队早散了。”

    听着何正道感叹的纵队参谋长王天林,也点头道:“是啊!那位张少帅,当年下达不抵抗的政策,以为能保存实力。却没想到,他这一走,再想回去就难了。”

    经过两方的联络员确定之后,最终决定在延安城外进行会晤。对面派出的,是一位东北军的师长。红军这边,为表示诚意则是何正道亲自出马。

    等到两方抵达会晤的地方,一番客套之后。何正道的健谈跟年青,同样给东北军参与谈判的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似乎也很意外,红军第一纵队的司令竟然是这样的。

    就在何正道跟那位东北军师长握手,打算结束这次的会谈之时。始终未放松警惕的何正道,很快看到站在东北军谈判队伍一方的一个少校,突然做出拨枪的动作。

    这种危险的举动,令贴身保护何正道的警卫员,立刻惊呼道:“司令员,小心!”

    被警卫员挡住的何正道,动作同样一点不慢抹出一柄飞刀。在对方开了一枪,命中挡在身前的警卫员之时,飞刀也扎入了对方的手腕之上。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令保护何正道的侦察团官兵,瞬间拨枪对准了同样措手不及的东北军一方。那位师长听到从身后传来的枪声,同样显得难以置信。

    望着那位捂着手腕被控制的少校,非常震惊的道:“林啸,你在做什么?你们都给我把枪放下,不要中了别人的算计。林啸,你到底是什么人?”

    在东北军的师长,质问那位开枪的少校之时,看着肩膀中枪的警卫员,何正道也很关心的道:“三伢子,你怎么样?”

    ‘没事!’

    看着捂着肩膀的警卫员有些吡牙咧嘴的说没事,何正道也显得很感动。这位年龄比自己在两岁的警卫员赵三元(书友520、89、65客串),也是从赣南苏区一路跟过来的。

    早前在湘江突围的时候,跟部队被打散之后,最终被何正道收拢加入团。后来被选进侦察团之后,因此有点功夫底子,加上枪法不错,便被选进警卫连。

    ‘没个屁的事!向东,把枪放下,赶紧带三伢子去包扎一下。’

    ‘是,司令员!可他们!’

    ‘没听到许师长的话吗?这事跟许师长他们没关系的!若许师长他们没有诚意和谈,也不至于只带这几个人出来。行了,不要因为一点事情,而影响我们两军的信任。’

    这样的一番话,令非常尴尬的许友常,也显得长松了一口气。非常抱歉般道:“何司令,非常抱歉!我真没想到,我这个参谋会对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无妨!如果我猜测不错,这位林参谋,应该是奉命行事吧?早就听闻,中央军对你们东北军的渗透很深,现在看来还真是如此啊!

    敢在这样的情况下开枪,说明你已经心存死志。我跟诸位应该是首次见面,按理说我们也没什么生死之仇。你不怕死却要完成任务,这让我想到你的来处。复兴社的吧?’

    慢条斯理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何正道却一直盯着这个捂着手腕不吭声的少校。在说到‘奉命行事’时,对方的眼神闪了一下。说到‘复兴社’的时候,对方似乎有些激动了。

    立刻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你们都是国家的罪人。就是因为有了你们这些人,才会让国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次杀不了你,算你走远!

    只是你也不要得意,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你会受到应有的惩罚。还有你们,拿着国府的军饷,却跟国府下令清剿的敌人私下勾结,你们都该死!”

    ‘林啸,你真是国府派来的细作?’

    先前许友常听到何正道的话,还以为何正道是诈这个林啸的。结果令他没想到,状态狂热的林啸,似乎一点不惧死亡般,朝他们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师座,我可不是什么细作。我只是知道,我应该追求的信仰。你们都背叛了自己的信仰,所以你们都是叛徒。叛徒,人人得而诛之!’

    这样一番话,反倒把何正道说笑了一般道:“许师长,看来你麾下,还难得有个忠贞之士啊!一直听人说,你们的戴处长,是个搞情报战的高手。

    现在看来,还真是名不虚传。今天若非我的警卫员机灵,我何某人的身手还不错,估计还真会让你得逞了。一旦我被杀,我这些部下肯定会将许师长他们给杀了。

    这样一来,我们两军的和谈就会彻底破坏。到时候,就算我军拿下延安城,不明情况的张少帅,肯定会以为这事是我军有意设的埋伏。一箭几雕,好算计啊!”

    ‘哼!’

    对于何正道分析出来的,被参与谈判的东北军代表怒视的林啸,似乎也一点不惧。这样的狂热,令何正道也觉得,这是个人才。只可惜,是被蒙骗了的人才!

    就在许友常有些恼羞成怒,打算拨枪将其当场击毙时。何正道却做出一个令人意外的举动,拉着他的手道:“许师长,如此忠贞之士,杀之可惜了!”

    这番说出来之后,别说这些东北军代表愣了,那怕李向东等人也愣了。可接下来,何正道说的一番理由,却最终让这个林啸活了下来。这还真是个意外啊!(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