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一五七章 四方会谈(求月票)
    看着飞抵榆林上空的飞机,站在下面的何正道多少心有感叹。那怕穿越之前,他连空军刚刚试飞的歼20都见过,却依旧有些羡慕此刻吵死人的老式飞机。

    这架轰炸机改装的运输机,便是目前东北军所拥有的。只是想到九一八事变,这位张少帅丢到日军手里的飞机,何正道心里也忍不住说一句‘败家子’。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或许红军的实力比记忆中强大了很多。可何正道很清楚,红军想要真正具备跟中央军一较高下的实力,要走的路还长着呢!

    远的不说,单单旁边的晋绥军,如今的实力就不是红军所能力抗的。更何况,还有杨虎诚的西北军。现在这些军阀不动,并非是怕红军,而不是想两败俱伤而已。

    认清楚这个事实,何正道更加迫切训练出,一支真正能跟日军一较高下的部队。距离全面抗战爆发,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这种紧迫感始终压抑着何正道。

    随着这架飞机在榆林城降落,没过多久榆林城门再次大开。看着往红军防御阵地走来的人,待在后面的何正道同样显得有些意外。

    却依旧笑着上前道:“许师长,真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是啊!我也没想到,何司令这么快又跑到榆林来了。哦,忘记跟你介绍,这位是西安绥靖公署的李兴中参谋长。此次也是由我两人,充当贵军与八十六师的中间人。’

    听着许友常的介绍,何正道也很客气的道:“李参谋长,你好!劳烦两位大驾,有失远迎,还望两位体谅一二。对了,两位若不嫌弃,到我的指挥部坐坐吧!”

    ‘好,烦请何司令带路啊!’

    抵达何正道临时修建的指挥所,李兴中略显意外般道:“何司令。就在这里办公?”

    看着眼前这幢简漏的民居,李兴中似乎很意外何正道这样的高级将领,竟然会选择这样一个地方当指挥部。这看上去,多少让人觉得有些意外啊!

    面对李兴中的询问。何正道笑了笑道:“那些房子,老百姓都住着呢!我这幢房子,是没人住的。城里进不去,又不好打扰这些百姓,那只能将就一下了。

    对我而言。这应该算是我打仗以来,比较好的指挥部了。至少修缮了一下,还是能防风挡雨的。别看房子不怎么样,这院子还是蛮宽敞的。”

    笑着领两人进院之后,何正道让警卫员端来茶跟水果,便跟两人谈及条件的事情。对八十六师想进入内蒙,何正道多少显得有些意外。

    原本在他看来,井岳秀对杨虎诚可是有救命之恩,按理说应该去西北军控制的区域住。可再细一想,何正道也明白。对方选择去内蒙,只怕还想着要打回来呢!

    想到这里,何正道笑着道:“这一条,我完全同意。当年在内蒙闹的时候,井将军也是出过大力的。在这件事情上,他于国于民都是有功的。可以!”

    当年外蒙闹的时候,深居内蒙的很多王公旗主都想效仿。井岳秀凭借自己与蒙族首领的关系,还是费了很大的力气说服、劝阻那些王公内附的。

    在这件事情上,对外立同样很气愤的何正道,也必须承认这件事情上。井岳秀做的事值得钦佩。但佩服归佩服,眼下整个榆林地区,他必须做到完全控制。

    何正道如此爽快的答复,令首次与其打交道的李兴中。也笑着道:“看来何将军,对于和平解决榆林的诚意还是很足的啊!那我们谈一下,关于撤出榆林的其它事情。”

    ‘可以!实际上,我知道榆林易守难攻。但以我目前的兵力,要攻进榆林城,我还是有办法的。只是早前我就说过。我是来北上抗日的,并非来诸位麻烦的。

    目前我中央红军,已经进驻延安。相信两位也能看到,我们在的这个地方同样不安全。我能感受到西北军杨将军,东北军张少帅都支持我们抗日的诚意。

    但两位更应该清楚,远在南京那位,只怕不会让我们安全在这里发展。为了保证我们总部的安全,还有足够的战略纵深,榆林地区我必须控制,这点是谈判的底限。

    说的难听一点,此次是我领兵来战,换成其它的我军将领。就井将军导致陕北红军死伤惨重这一条,以我军的政策,只怕就不会轻易饶了他。

    只不过,我党的政策就是团结所有真心想抗日的队伍。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同意让他请你们两位过来调停。但我希望,他提的条件不要太过份。’

    有道是‘人善被人欺’,何正道在有些事情可以做出一定的让步。但他同样知道,什么原则底限需要坚持。因此,谈判之前他还是先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而很快许友常就笑着道:“这是自然!对于贵党的担心与考虑,我们也是能体谅的。如果太不合理的条件,我们也会找井将军商量的。”

    谈及八十六师官兵跟武器的时候,何正道还是表示可以按给西北军及东北军的条件。这些兵跟武器装备,他都可以礼送出境。甚至俘虏的其它守备部队,也可以有条件赎回。

    在谈及八十六师资金的事情,上,何正道很快摇头道:“李参谋长,许师长,在这一点上,我只怕不能同意。但我不同意,自然也有我的理由。

    如果是井将军的私人财产,还有那些军官的私人财产,我可以不动,任由他们带走。但两位不要觉得,我对榆林的情况一点不知道。

    井将军在榆林,开设有一家地方实业银行。这家银行,有很多钱并不属于他,而是属于榆林百姓跟榆林商绅的。如果这笔钱也让他带走,到时我如何跟百姓交待?”

    这两人一听这话,感叹纵队情报工作做的真细之时。多少还是显得有些为难道:“关于这家银行,井将军也是投入股本的。简单的说,这银行其实也是他的。”

    ‘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派遣各自的工作人员,对这家银行的资产进行清算。属于井将军的那份,我可以请示中央返还。不属于他的,必须保留在榆林。

    如果真按我军的政策,他的财产我们都是需要查没的。但这些年,他在榆林大兴工商,资学助商也是有过贡献的。这也是为何,我同意返还他股本的原因。’

    见何正道在这件事情上,咬的很死不容回旋。许友常跟李兴中,其实也知道何正道的担心并无道理。真让井岳秀把银行的钱卷走,到时何正道就要抓瞎了。

    看来用单纯的军事指挥员眼光看待何正道,还真有些小瞧了。在政务、金融这些事情上,何正道还是很有主见的。在和谈上面,有些细节何正道都非常清晰。

    最终经过三天的四方磋商,在请示中央同意之后,何正道做为代表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而同样无奈签字的井岳秀,也知道这已经是他所能拿到最优厚的条件了。

    和谈结束之后,何正道还是很客气的道:“井将军,我们两军也算不打不相识了。往后将军若是想回榆林,我们纵队也热烈欢迎,对八十六师的官兵也是如此。

    我也知道,将军在榆林励精图治多年,榆林能有现在的繁荣,将军也功不可没。对于将军的这些功劳,我党我军都会记着。希望未来,我们两军只有合作没有交锋。”

    那怕何正道这番话很真诚,可在井岳秀看来,他地盘都被何正道占了。说这些话,不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吗?所以,他也只是点点头,没怎么搭理何正道。

    但不管如何,和约签定之后,那怕井岳秀再不甘,最终还是带着八十六师离开了榆林。一路上,原本担心红军出尔反尔。但最终,他们发现红军真没这样做。

    抵达内蒙境内,看着替他们押送物资的红军,真没动他们一分一毫的东西。那怕井岳秀那几大车的财货,红军在押送期间,甚至都没打开来看过一次。

    就算心存不甘,望着离开的红军,井岳秀突然有些忧伤的道:“这次我们离开了榆林,下次想要回来,只怕没那么容易了。这些红军能有今天,不是偶然啊!”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踏出榆林的井岳秀最后回来的时候,也是躺在棺木之中。至于八十六师,未来同样成为纵队收编的队伍。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带领二师进驻榆林的何正道,看着若大的榆林城,同样显得非常高兴。至少在他看来,此刻的榆林城相比延安,无疑更加的繁华。

    但是何正道还是希望,这种繁华不会磨灭红军指战员的雄心。有道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现在的红军,远不到享受的时候啊!

    在红军完成榆林全境的占领之后,担任榆林边区政府主席的习中勋,同样跟着保护他的骑兵抵达了榆林境。开始组建政府,负责榆林全境各县镇的民生工作。

    而这个时候,也意识着进入陕北的红军,真正拥有了一块休养生息的地盘。能否跟历史上那样,从这里走向全国,那就需要看接下来红军的自我努力了!(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