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一八六章 朋友亦敌人?
    随着西安事变的爆发,国内的形势似乎一下变得更为紧张起来。代表红军抵达西安的周恩莱,同样受到各方的瞩目。很多人都想看,红军在此次事变中做何选择。

    若说谁在此次事变中获得最多,抛开联合抗战的大义不说,红军确实获益最大。此次事变一起,老蒋苦心筹备的第六次围剿,自然也就宣告彻底的失败。

    做为曾经共事过的黄埔军校同事,看前抵达西安便前来探望的周恩莱,经历清晨惊吓的老蒋。同样意识到,此次入住西安城,他确实有些大意了。

    或许是觉得,无论是张学良还是杨虎城,都不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最重要的,目前单说军事实力的话,中央军说第二,估计也没人敢说第一。

    但直到被士兵挟持那一刻,老蒋才真正明白,他低估了张、杨两人的胆量与决心。而这一次的被挟持,同样令老蒋担心,接下来他会获得什么下场。

    那怕在民国政府中,支持他的心腹嫡系众多。可老蒋同样清楚,一个死人是不值得惦记的。最重要的,一旦他遭遇不测,整个民国只怕又将面临军阀混战的局面。

    看着前来探望的周恩莱,老蒋也保持风度笑着道:“周主任,真没想到,我们再相见会在这样的场合之下。这一次,看来又是你们胜了。”

    从老蒋语气里不难听出讥讽之意,可周恩莱表情还是很平静的道:“看到委员长安然无恙,我也就放心了。事实上,就算不发生现在的事情,你们也没有获胜的可能。

    三天前,我们刚刚结束反围剿的军事会议。若是我们两军真的交手,中央军未必有胜算。最不济,也会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我想这一点,只怕委员长之前没想过吧?”

    ‘哦!你们红军已经有这样的实力了?既如此,为何不敢战场上一较高下。反倒要做如此之举呢?这未免有些胜之不武吧?这似乎,也不象你们的作风嘛!’

    ‘委员长觉得,这事跟我们有关系,对吧?那我必须告诉你。这事跟我们还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虽然我们坚决反对你组织的围剿战役,却也不至于承担这样的风险。

    甚至来的时候,毛委员跟朱总司令都有交待,尽量保证你的安全,不让敌特份子有机可趁。那怕我们两党是死对头。可相比抗战统一,无疑后者更重要。’

    ‘这样说,周主任是来劝和的?那你们打算,如何处置我这个委员长呢?也是,你们三方联手在一起,只怕我这个委员长也要退避三舍了。这退路,他们怕是早就想好了吧?’

    做为曾同在黄埔军校共事过的同事,两人也算老熟人了。只是为了各自的理想跟政治主张,两人最终还是选择了不同的路。但两人的交情,终归还在那里的。

    对于老蒋的冷嘲热讽。周恩莱也没介意的笑了笑道:“看来我说的再多,你也会以为这事跟我们有关系吧?实际上,我们也是昨天早上才得知的消息。

    甚至于,我们第三军已经进入防御阵地,正准备跟你的部下蒋鼎文开战。结果战斗还没打响,蒋鼎文就匆匆把部队从前线拉回到西安来了。

    目前,你派遣到围剿前线的部队,如今都火速回援西安。可我就想问你一句,你真的希望看到西安城变成战火硝烟之地吗?真要打起来,我想你应该知道会是何种场面。”

    ‘这样说。这事真跟你们没关系?’

    清楚周恩莱说话不似说谎,老蒋更加觉得困惑。既然这样,那张、杨那里来的胆量,敢于做出这种兵谏的事情来呢?踏出这一步。他们几乎没有退路了啊!

    面对老蒋的不确定,周恩莱继续道:“不管你信不信,我还是要说,这事跟我党没关系。但从内心讲,我党很多人都觉得,张、杨两人做的很对。

    不这样做的话。你根本不会停下这种令我们两党两军都将损失惨重的战役。如果战事僵持,固然我党会损失不小,那么你们呢?跟我们打的仗,委员长还不嫌多吗?

    在赣南苏区,我们已经打败你们多少次,那个时候的我们是什么实力。如今单单正规部队,我们就有三十万。你调集的十多万主力,想攻进我们的苏区,你觉得可能吗?”

    这话说的老蒋表情一:“你们竟然扩充了这么多的军队?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不是我们想做什么,而是你们到底想做什么?虽然我们部队扩充了,可我们抵达延安的这段时间,我们除了现在的苏区外,我们也没做过什么。

    或许你不相信,但我必须要告诉你,我们苏区的部队,从组建至今一直都在训练。即是提防你们的不死心,但更多还是为了应对,既然到来的全面抗战。

    先前已经收到民国政府发来的电报,目前你所领导的政府,觉得武力围剿的人不再少数。说的难听一点,就算打进西安城,你将如何自处?

    眼下的形势,我相信以你的眼光,应该看的出谁才是我们最大的威胁。这个时候,你还抱着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依旧集结重兵消灭我党的部队。

    甚至你根本没有顾及东北军将士的抗日热情,无视张汉卿的再三苦求跟国民的请战意愿。你觉得,你这番考虑妥当吗?会有今天,也是你逼的。

    因为如今的东北军,从上到下都渴望北上抗战,那怕张汉卿同样压制不住。若是他不做点什么,从此东北军也将跟他离心离德。或许,这也是你所期望的吧!’

    有句话叫‘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做为曾经黄埔军校的政治主任,他们应该是朋友,而现在应该是敌人。

    对于老蒋擅谋略精算计,周恩莱自然也是清楚的。这番话说出来之后,老蒋似乎也没解释什么。实际上,除了中央军之外,其它军阀他都想消灭。

    在他看来,只有集合全国之力,才有可能打赢接下来与日军的决战。而首要必须解决的,便是一直以推翻他为首要革命目标的红军。

    随着国内有头有脸的人跟势力代表,开始为和平解决此事而做考虑时。何正道却返回榆林,为接下来的抗战继续做准备。

    对何正道而言,无论接下来的事态如何发展。归根究底,实力才是说话的本钱。随着晋绥军的后撤,中央军回援西安,根据地密布的战云似乎也消失的差不多了。

    而接下来的事态,似乎也跟历史上知道的那样。那怕有人理解张、杨的做法,可为了保全老蒋这位委员长的面子,杨虎城除了出国避风头,也没太多的选择。

    至于张学良,原本何正道给周副主席发过一封电报,劝其千万别给老蒋前往南京。可张学良在这种事情上,似乎还期盼着‘老弟相送,老哥大度能容送其返回’的佳话上演。

    结果很自然,到了南京的张学良,就会‘热情’的蒋委员长给‘留’在了南京。一时间,西北军跟东北军,似乎都出现群龙无首的状况。

    面对这种情况,何正道能做的,便是给中央发电建议,立刻启动策反的计划。尽可能的,将西北军给东北军,招揽到红军的队伍当中来。

    那怕他自己,也跟建立联络的东北军将领联络,希望建立更加密切的合作。甚至在何正道的建议下,总部方面也开始有意识的,往东北军派遣联络代表。

    除此之外,何正道也开始在吴堡及佳县区域派驻重兵。这样的举动,一切都在整个冬季完成布署。究竟为了什么,或许只有何正道自己清楚。

    至少此次西安事变过后,红军跟中央军也一直就联合抗战的事情进行谈判。总部的注意力,似乎都放在即将开始的二次国共合作上面。

    唯有何正道,整个冬天都没休息,拓宽榆林境内的公路之外,在绥西境内扩编一个骑兵师。在何正道看来,他最多还有半年的时间准备,届时骑兵规模必须达到两万以上才行。

    派遣代表跟驻绥远的付作义密会,加强两军的情报沟通与联络,避免发生不必要的冲突。同时榆林各大工厂生产的东西,也陆续的从绥远销售至山西境内。

    这样的举动,在关注纵队的阎老西看来,何正道似乎比井岳秀更擅长做生意。可面对红军很守规矩的贸易往来,阎老西也知道红军实力不容小视,给予不少方便之门。

    但谁都不知道,每次前往绥远跟山西境内经商的队伍中,回返时总会少一批人。至于这些人去了那里,或许只有何正道心里清楚。

    眼看着距离37年的春节没多久,何正道却收到总部发来的一封电报,让其前往总部开会。甚至在电报中,明令何正道将纵队扩编的侦察旅,以及军刀特战队带来。

    从这封电报中,何正道似乎意识到,这个春节他只怕过不安生了。接到电报便启程的何正道,来到总部才知道,他需要去执行的任务,似乎真的很棘手啊!(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