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一九零章 有备而来啊!(堂主加更)
    (ps:今日第四更,稍晚还有月票加更!若是来的及,今天应该还会有两章,争取在九点钟前更出来!蚊子已经很拼了,还请各位看在码字努力的份上,多给予支持的动力吧!感谢!)

    尽管执行了夜晚宵禁的政策,可对于拥有一些特别通行证的人而言,夜晚对他们同样也是不设防的。这其中,自然也包括设立代表处在城里的中央军。

    负责情报策反的执行人,看到以往应该早就回来汇报情报的人,竟然一个都没有回来,多少觉得有些意外。甚至令他觉得情况不对的是,监视红军代表处的人也没回来。

    那怕派遣不了人去寻找,可令这位情报负责人恐惧的是,那些派出去找人的人,同样有出无回。更恐惧的是,城里从始至终,都未传来一声枪响。

    在这种无声的威胁及夜色下,中央军的代表处驻地,同样显得非常紧张。那怕他们知道,在潼关中央军已经集结了精锐部队,随时等待挺进西安。

    可问题是,他们毕竟还未进入潼关。镇守那里的东北军,依旧显得很尽忠职守的进行防御。没有得到城中将领下令,他们都不会轻易放中央军进入陕西。

    远水救不了近火的情况下,谁敢保证城里的东北军,不会做出什么铤而走险的事情来。更何况,做为中央军的情报负责人,他很清楚红军在这里的影响力。

    做为此次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斡旋者,红军在此次事变当中,收获到的肯定跟赞许也是很多的。甚至很多东北军将领都知道。周恩莱有劝过张学良别亲自送老蒋回南京。

    很可惜,似乎很想上演一幕‘兄友弟恭’的佳话。结果他似乎有些高估了老蒋的肚量。踏进南京那一刻,便成了关进笼子里的鸟。令东北军上下群龙失首。

    就在情报负责人觉得,不能再派人出去,提高代表处的安全警戒之时。做为西安城防的许友常部,却在深夜展开了一系的抓捕行动跟调防。

    每个被从被窝中抓起的军官,都显得异常心惊跟愤怒般道:“你们想做什么?”

    ‘奉师座之命,以通敌(叛国)的罪名对你实施抓捕。若是你觉得冤枉,等见了师座之后,到时你自己跟师座解释吧!还请配合,别让兄弟难做。’

    以叛国罪名被抓捕的军官。当即整个人便瘫倒了下来。做为东北军的军官,却接受日军情报人员的收买。这种人,是不会被任何人同情的。

    唯有被中央军收买的军官,依旧义正言辞般道:“什么叫通敌?跟中央军接触就是通敌吗?我们是国民革命军东北边防军,也是**。怎么能算通敌呢?”

    对于这类狡辨的军官,有些愤恨中央军扣押张学良的军官,立刻一脚踢过去道:“你个反骨仔!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吗?少帅现在生死未卜,你还是不是东北军的军官?”

    那怕在很多人看来,张学良是个花花公子式的军事将领。可他在东北军中的威望。还是无人可替代的。对于很多年青军官而言,张学良就是他们的精神领袖。

    面对多数军官的指责,这些被收买的军官尽管义正言辞,可终于难掩其背叛东北军的事实。在陆续押到指挥部之后。分成两批人被陆续关押。

    投靠小鬼子的军官,他们的下场注定不会太好。对于如今心情压抑的东北军将士而言,他们或许会是最好的泄愤对象。那怕他们觉得。没做什么对不起东北军的事情。

    但对目前上下要求抗日的形势,他们还收受小鬼子的收买。甚至于证据确凿。这样的背叛,是不会得到任何人同情跟原谅的。而他们。只怕也必死无疑。

    一晚上的抓捕结束,西安城显得跟往常似乎也没什么两样。可有细心的人发现,今天城中巡逻警戒的东北军官兵多了不少。一些军事重地,更是被重兵把守了起来。

    同样担惊受怕一晚的中央军驻西安情报负责人,知道事情只怕出了问题。很快选择铤而走险,鼓动一些受挑唆的年青军官串连,展开对东北军老将的兵力逼宫。

    得知这个情况,何正道冷笑道:“这是要孤注一掷了!告诉我们的侦察部队,做好接战的准备。一旦那些年青军官行动,立刻实施抓捕。让许司令派兵协助!”

    在何正道的命令下达之时,各个驻扎城中的东北军将领,都收到一份由红军方向递交的通知。让他们加强安全自身安全警卫,提防今日有可能发生的大变。

    这份秘密转达的警示,令东北军的诸多将领,都显得神情一紧。严令各部不得随意走动之时,同样加强了自身的安全警戒工作。

    做为东北军在西安的临时负责人之一,王以哲自然也收到这封警示信。跟周恩莱打过数次交道的他,很清楚红军在情报侦察上面,只怕中央军都有所不如。

    只是随着城中东北军的军营,开始有年青的军官表示抗议,要找王以哲请命,武力营救张学良的时候。担当王以哲警卫的一位连长,同样接到了秘密的通知。

    就在王以哲踏出办公室,打算前往处理此事的时候,那位警卫连长突然道:“长官,对不起!”

    眼看着对方就要开枪的时候,众人却突然发现,他们的屋顶传来一声枪响。这位警卫连长便感觉肩膀一阵剧痛,扣出的子弹打偏,将一位警卫给当场击毙。

    两声枪响,对于王以哲而言无疑非常的震惊。可就在这个时候,屋顶的枪手很快道:“王将军,我是负责暗中保护你的人。你的连长,我们早就有所怀疑了。

    还请你的部下,暂时不用太紧张,也不要随意的开枪以免走火。也请王将军放心,西安城今天乱不起来。那些受挑唆的年青军官,等下都会在大校场等待你的训话。”

    ‘你是什么人?’

    ‘红军纵队侦察旅!我只能告诉你这些,其它的事情,等事情稳定下来再说。我也奉劝你们当中,那些居心不良的人,不要受别人挑唆,做出害人害己的事情来。’

    简单的一番话,令将王以哲保护在中间的警卫,显得震惊之余又非常的庆幸。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平时保护王以哲的警卫连长,竟然会想枪杀王以哲。

    在死亡线转了一圈的王以哲,跟着被警卫控制的警卫连长,非常难以置信般道:“志久,我自问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结果这位连长,一脸苦涩的道:“长官,你枪毙我吧!”

    正在这个时候,在门口担任警卫的东北军哨兵,显得一脸难以置信般道:“长官,红军纵队的何司令正在门口,他想拜见一下长官。这是拜贴!”

    ‘什么?纵队的何司令,你能确定?’

    ‘不能!不过,他不是一个人来的,有一个骑兵连保护,这是他警卫说的话。这拜贴也是他递交的!那个警卫,前日红军的周代表来时,我也见过的。’

    ‘快请!不,我亲自去迎一下吧!看来今天我能捡回这条命,想必要欠这个何司令一个大大的人情了。如果我所料不差,这位何司令只怕是有备而来啊!’

    相同的情形,也在其它几位东北军及西北军将领的身边上演。但有些可惜的是,依旧有两个老将在此次刺杀当中遇难。至于行凶者,有的被当场打死,有的则被抓。

    那些联合请命逼宫的年青人,在军营实施串连的,很快被得知消息的东北军将领派兵镇压抓捕。与此同时,在外面联合的年青军官,则被侦察旅的一锅端。

    同一时间,许友常在得知两位东北军将领被刺杀,显得异常愤怒。直接带领一个警卫团,将中央军的代表处团团包围。这样的举动,令中央军代表处的警卫异常紧张。

    可就在他们打算发报请求支援的时候,却发现电台几个身份不明的人,已经控制了他们的电台。甚至这些蒙面人,很快将中央军的代表一并扣押。

    当许友常带领警卫走进代表处时,中央军的代表异常愤怒的道:“许友常,你要造反吗?”

    ‘造反!原本我还不想反,若是你们真不怕死的话,那我还就反了。把那几个败类带上来,策动东北军的骨干刺杀我们东北军高层,这一招玩的绝啊!’

    伴随几个伤兵被拖到这位中央军代表面前,他直接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吗?不急!等下,我想你什么都懂了。昨天晚上,相信你们很多人都没睡好觉吧!少帅已经被你们扣了,如今你们又想将我们彻底瓦解吗?

    告诉你,这样的阴谋是不会得逞的。我们有人证也有物证,届时我们东北军二十几万将士,到要问问委员长,他是不是要将我们东北军彻底逼反才满意!带走!’

    在许友常的警卫,接管中央军代表处之时。先前那几个抢夺电台,并将这些中央军代表给控制的蒙面人,很快便从他们的视线中消息。

    唯有许友常知道,那是何正道带进西安城的秘密部队。但此刻,他对于这些人的身手跟精锐,真正感到无比的震惊。有一支这样的部队,真的能抵千军万马啊!(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