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一九一章 稳定最重要(月票加更)
    (ps:一千月票加更!这更有点晚,先前有事出去了一趟!剩下的一更,只怕要等到凌晨或明天了!继续求票求支持!)

    对于很多关注国内军事动态的百姓而言,知道何正道的人只怕真不多。那怕在纵队的防区,更多百姓只知道,掌管榆林的红军将领姓何,百姓称其‘何司令’。

    可在西北战区,以及中央军跟其余地方军阀那里,何正道却已经有了‘红色战将’的美誉。甚至在中央军那里,何正道更是必须除掉的红军重要人物之一。

    在许友常亲自带兵,将中央军的代表给扣押起来之后。原本大开的西安城门,也随着城中响起的枪声重新关闭起来。一支支城防部队,更是开到街面进行巡逻警戒。

    任何敢在城中制造混乱的人,都将成为城防部队首要打击的目标。这样的严峻场面,令很多担心再起乱事的百姓,也赶紧跑回家中关起门,静静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当何正道换上红军的军装,出现在东北军核心指挥员王以哲的指挥部门前时。很多躲在暗中的人,立刻意识到事情只怕有麻烦了。

    等到何正道被王以哲亲自领进指挥部,其余东北军的官兵,看着这位年青的红军纵队司令员,确实觉得太过惊讶。可看上去,何正道似乎也没什么不同。

    来到后院看着已经被包扎的特务连长,王以哲很是感激的道:“何司令,房上那个兄弟是你麾下的兵吧?先前若非他那一枪。只怕我今天真的栽了。”

    ‘那里,王将军不怪我把人派到你屋顶就好。出于安全跟保密。我只能进行这样的秘密保护。因为,现在贵军的指挥部及部队里。渗透的很厉害,也唯有出此下策了。’

    笑着回了王以哲一句的何正道,心里却说道:“要不是我的话,今天你还真的栽了啊!”

    历史上,做为东北军老将,也是张学良心腹爱将的王以哲,很是憋屈的死在自己的特务连长手中。真是知道这个历史,何正道才交待狙击手注意王以哲的身边人。

    就在王以哲挥手让警卫,将这个特务连长拉走的时候。何正道却叹息一声道:“王将军,如果可以的话,还是饶他一命吧!如果有选择,他也不会做这事。

    实际上,他会做这事,也是迫于无奈。昨晚,我的人端掉城外日军的几个情报站,也知道他为何会背叛你。原因是,他的一家老小都被小鬼子给抓起来了。

    其实他也是个可怜人。那怕他的做法不值得原谅。但面对一家老小都落入小鬼子之手,相信他在做这事前,已经抱着必死之心了。此人,虽不忠却至孝!”

    说着话的何正道。将一份关于这名特务连长被策反的审讯材料递给王以哲。看到这份资料,还有嚎啕大哭的特务连长,原本对其行为愤怒的警卫。却再也生不起愤恨之心。

    ‘该死的小鬼子!竟然还做此等下作之事!’

    面对王以哲的愤怒,何正道却很认真的道:“王将军。对小鬼子而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也是经常干的事情。区区一个绑架威胁,又算的了什么呢?

    只是陈志久,我想告诉你的是。今天就算你杀了王将军,用你自己这条命,你同样换不回你家人的命。相信小鬼子,还真不认相信鬼。你家人,只怕凶多吉少了。

    如果你是男人,如果你能从这次的事情中活下来。我希望,下次你能象个真正的男人,拿着你的枪去干小鬼子。而不是,用手里的枪对准自己的长官。”

    有了何正道的这番话,王以哲长叹一声道:“放开他吧!说起来,他是少帅身边的警卫连长,也是我们东北军中最值得信任的基层军官。只是谁会想到,唉!”

    ‘王将军,或许有些话我说了你不爱听。可我还是想说,小鬼子对于东北军,只怕做过很详细的情报调查。一个警卫连长的资料都知道,何况其它人呢?

    类似陈志久这样的东北籍军官,家人被遗弃在东北的,绝对不至他一个人。如果不引以为鉴的话,将来这样的事情还是会上演。小鬼子,是不会心慈手软的!’

    听完何正道的话,王以哲也很认同的道:“是啊!看来如今我们东北军,真的是软柿子,谁都敢捏两把。该死的小鬼子,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们血债血偿。”

    就在这个时候,何正道也很快道:“王将军,此次我特意过来找将军,也是希望将军能出面,代表张少帅给东北军做训诫。此时的东北军,只能求稳切记不能乱。

    从延安过来的时候,我党的毛委员跟朱总司令已经做出承诺。如果中央军敢撕毁签属的协议兵进潼关,那我们红军就会同你们战斗到底。

    虽然我对此次的事情,做了一些细心的布致。但是很遗憾的是,在先前的袭击当中,你们的徐参谋长以及霍师长,同样被身边的近卫给偷袭致死。”

    ‘什么?老徐被杀了?’

    一听这话,王以哲整个人都显得异常震惊。他很清楚,做为张少帅特意任务的留守之臣,他跟代理参谋长的徐方,都是稳定东北军军心的存在。

    如果他们真的被枪杀,那么东北军的命运可想而知了。刚刚为自己活着而庆幸的王以哲,却对老战友的牺牲,忍不信虎目落泪。这种内乱,无疑是最令人心痛的啊!

    ‘还请王将军节哀顺变!就在先前的混乱当中,贵军的何将军、于将军其实都受到了偷袭。只不过,幸亏他们身边的警卫保护得力,才没让凶手得逞。

    根据我们昨晚抓捕的谍报人员审讯,已经知道杀害他们的凶手是谁策反的。而这个时候,负责城防的许将军,只怕已经将他们给抓起来了。

    但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请王将军联络东北军的老将们,迅速商讨眼下的局势。还有我需要你们联名下达一条命令,因为这同样关系到我提前布置的一道命令。’

    ‘请何司令名言!’

    ‘根据我们昨晚审讯的结果,目前贵军驻蒲城的骑十师,已经答应中央军的招揽,打算投靠中央军。除此还有你们的105跟106师,都已经谈妥了脱离东北军的条件。

    为了保证东北军的稳定,不让某些人的计划得逞,我希望你们尽快商讨出一个对策来。解决那些为一己之私的人,我的部下可以负责处理。

    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指派接任这三个师的师长。一旦他们的行径得逞,对于目前的东北军而言,形势将是非常致命的。只要你们不乱,中央军也无济可施!’

    ‘何司令,你说的都是真的!’

    一个骑兵师,两个主力师,三个师若是投靠中央军的话,对于此刻东北军的打击只怕是致命的。那怕王以哲知道,如今东北军在西北,真心过的很艰难。

    这种艰难,会让部下产生投靠中央军的心思,其实也能理解。但也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做出自毁东北军城墙的事情来。若是自己先乱,将来他们还如何自处呢?

    看着何正道又递上几份审讯的资料,王以哲同样觉得触目惊人。但更多的,还是觉得心痛。对于这些东北军的将领反叛,觉得非常的心疼。

    立刻道:“通信兵,去将何将军,于将军、蒋处长他们找来。就说有紧急的事情相商,让他们一定要赶紧过来。何司令,等下你能否留一下?”

    ‘可以!只是我要说明的是,这件事情,我们红军只充当帮手。但具体东北军如何做,我们不干涉。我来西安授令的任务,就是确保东北军跟十七路军余部不乱。

    相比远在潼关想进来的中央军,如果你们不想力阻他们进入陕西。那么我们红军,也将挑起这个头来。毕竟,我们不想在根据地外,有这样一个恶邻。

    这也是,为何我此次会出现在这里,并插手这种事情的原因。任何破坏抗战统一战线的行为,我们不想去做,却也绝对不会坐视你们被分裂吞并的事情发生。’

    ‘好!这次他们做的太过份了!真当我们东北军是丧家犬吗?那我们就要让老蒋知道,若是不放少帅回来,我们东北军还就真的跟他血拼到底。’

    听着王以哲发狠,何正道却苦笑道:“王将军,若是能和平解决此事,我们暂时只怕还需忍让。放心,只要你们能坚持抗日的决心,我想会有温和的手段解决此事。

    如今要做的,除了保持东北军的军心稳定之外,便是杜绝这种反叛的事情发生。若是真让中央军拉走部队,对于你们剩余的部队而言,也将形成恶劣的影响。

    至于远在潼关的中央军,我已经想到办法对付他们。此刻你们要做的,就是拿出不惜一战的决心,让老蒋彻底打消吞并你们跟西安的打算。

    马上快要过年了,这或许会是我们接下来唯一相对平静的新年。以其想着打仗,还不如想想让官兵过个好年。我想,老蒋也不敢直面我们三方联手反击的!”

    这样的一番话,让王以哲惊讶之余,却也开始相信何正道此番为东北军所做的,似乎并不是希望收编东北军。这样的做法,确实令其觉得钦佩。

    毕竟,这年头雪中送炭的少,落井下石之人却多啊!(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