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一九三章 难得发次飙
    常言道‘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眼前摆在东北军面前的,似乎就是这种情况。西安事变的影响,令东北军变成即得不到中央军信任,又很难自我救赎的部队。

    面对校场上那些有后悔有坚持,表情各异的东北军年青军官们,何正道很清楚这些军官现在很迷茫。即是对现在的东北军形式迷茫,也是对自己未来军旅生涯的迷茫。

    而何正道更加相信,这种迷茫不单单仅出现在东北军当中。事实上,对于此刻很多渴望上战场抗日,却得不到允许的官兵而言,他们都觉得迷茫。

    望着王以哲痛心的样子,何正道走到周恩莱面前道:“周副主席,我能上去说两句吗?在我看来,此刻的东北军很危险。他们很多人,心态已经失去了平衡。

    那怕这次我们插手稳定了东北军内乱的局势,但不改变这种军心泛散、士气低迷的情况,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是会发生的。更何况,还有人故意火上浇油。”

    被何正道瞄了一眼的中央军代表很恼火般道:“何司令此话何意?做为国民革命军的部队,他们的统帅犯了这么大的错误,难道我们不能惩戒一二吗?”

    听到这话的东北军老将,再次变得怒火冲天。可他们都没想到,何正道走到他面前,一把将其揪起来道:“错!那你现在当着他们的面,说说少帅有何错?”

    ‘你想做什么?你这是以下犯上?就是,成不了大器的!’

    那怕表情有些慌张的郑主任,依旧死撑着说出这样一句话。结果让人更意外的情况出现,何正道直接一个大耳光扇了过去。这一幕,令现场顿时陷入寂静当中。

    很少看到何正道这样恼怒的周恩莱,很快上前道:“小何。冷静!”

    ‘周副主席,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有些话,我实在憋不住,不吐不快。对于今天的事情,回到总部我愿意接受惩罚。但今天,你若再敢说二字。我就毙了你!’

    说着话的何正道,竟然将枪给拨了出来。那怕有很多东北军老将觉得,这个巴掌打的很解气。可问题是,这可是中央军派遣在西安的代表,代表中央军的脸面呢!

    望着杀气冲天的何正道,这位只会长袖善舞的郑主任,同样不敢再吭声却依旧道:“何正道,你要明白你现在在做什么,我是国民政府派遣到这里的行营主任。

    你现在的行为。不光是给你自己带来麻烦,还会给你身后的人带来麻烦。你这样做,是在破坏抗日统一战线。周主任,这事我一定会据实禀报蒋委员长的。”

    结果何正道却冷笑道:“破坏统一战线,这个罪名说的还真轻巧啊!只许州官放火,还不许百姓点灯,这就是你们中央军的作派吗?行,你要据实禀报是吧!

    好。那今天当着这么多东北军将士,还有你行营的众多官兵。咱们就能听一下,是谁在破坏统一抗日战线。希望接下来,你还能说的这样义正言辞!李向东!”

    ‘到!’

    ‘传我命令,将昨晚抓捕的日军谍报人员,以及中央军的情报人员,全部给我拉到校场这边来。今天。我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揭穿你这个行营主任龌龊的一面。’

    伴随何正道的彻底发飙,虽然周恩莱觉得何正道有些冲动。可站在他旁边的宋玉平,适时上前道:“周副主席,司令员让我们稍安勿躁。这样做。他肯定有理由的!”

    负责保护周恩莱的宋玉平,看着何正道打出的手语,很适时的跟周恩莱解释了一下。听到这话的周恩莱,也明白眼下的形势,就算暂时压制也压制不了太久。

    命人将其郑主任扣住,何正道站在校场之上表情平静的道:“我,工农红军纵队司令何正道,一个在你们看来,或许年青的有些过份的红军高级指挥员。

    你们当中,很多人都是被我的部下押解来这里的。可以说,你们今天组织的请命,就是我给破坏的。所以,请你们记住我,下次有机会可以找我报仇。

    但我希望,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们都能够听仔细。你们都是东北军的未来,相信你们也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希望接下来,你们能拍着胸脯说‘我没错’。”

    有点拉仇恨的话,瞬间引起全场的注意力。那怕站在后面的东北军将领,也有些不明白何正道为何会这样说。在他们看来,东北军应该感激何正道才对啊!

    就在这个时候,何正道又继续道:“这里有东北军,有西北军,有中央军,也有我红军。但现在我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是军人吗?觉得自己是军人吗?”

    说完这番话,何正道似乎又自嘲般笑着道:“我们对于小鬼子,都会给他们一个相对官方的称呼,那就是日军。难道在小鬼子那里,我们却被贴上好多标签。

    从甲午战争,到九一变再到目前小鬼子侵吞热河、察哈尔,属于我们的领土正一点点从我们的地图上消失。在别人眼中,我们是军人,应该承担起保家卫国的责任来。

    可为什么,我们本应同为华夏军人,却穿着四种不同的军装呢?拥有几百万陆军的我们,为何面对兵力比我们弱小数倍的小鬼子,却依旧节节败退呢?

    有人会说,小鬼子武器比我们好,国家实力比我们强,士兵训练比我们更严格。要给自己找一个安慰的理由,好象很多很多。找到后,我们就会显得心安理得。

    可你们知道,小鬼子国土面积,还不如我们一省大,为何却敢发动蛇吞象的侵略战争吗?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知道,我们无能,我们只知道窝里反。

    从民国建立至今,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就从来没有一刻安稳过。军阀混战,地方割据,为了争权夺利,为了抢地盘,往往都会打的你死我活。

    对于这样一个擅长内斗的国家,对外却总会软骨头的国家,别说小鬼子瞧不起我们。甚至于,连我们的老百姓,都瞧不起我们,总觉得我们就是一帮兵匪。

    这话或许很难听,但我相信你们都听过,甚至还有百姓觉得兵不如匪。所以,听到中央军的郑主任叫我,我其实蛮高兴的。总比遭殃军的名字,更好听一些吧?”

    笑了笑的何正道,看着校场众人目光都凝聚才继续道:“关于张少帅跟杨虎城将军,发动的西安事变。如果你们要问我,他们做的对不对,我给他们这个评价!”

    望着竖起两根大拇指的何正道,众多东北军跟西北军的官兵都觉得心里暖暖的。这应该是目前,他们听到最直接的评价。而评价的人,还是这位红军中的红色战将。

    可站在后面的周恩莱,心里多少明白何正道这样做的用意。但他几乎可以确信,为了抗战统一大局,回到总部的何正道肯定会受处分。

    ‘西安事变发生之后,很多人都觉得张、杨两位将军做的不对,他们身为国民革命军的将领,绑架最高统帅多少有些过份。为此,承受一些惩罚也是应该的。

    可现在,杨虎城将军已经辞去军职出国流亡,张少帅升官了却不得回营。按理说,他们为所犯这错误,也付出了应得的代价。那他们对国家的功劳,谁又给过呢?

    若不是他们站在避免内战,团结抗日立场发动的这场兵变。你们有想过,此刻的大西北会变成什么样吗?我敢说,只会是硝烟四起,民不聊生,血流成河的场面。

    真出现这样的情况,谁会最高兴呢?谁又会最难过呢?张、杨两位将军,为避免发生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他们又何错之用呢?立场不同,看待问题的态度也不同。

    但我相信,无论是蒋委员长,还是你们当中的大多数人,至少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华夏人,还是一个炎黄子孙,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军人吧?

    我们或许有不同的信仰,或许为了不同的理想而战斗着。但你们当中的有些人,却根本不配做一个军人,不配做一个炎黄子孙,更不配做一个华夏人。

    郑主任,原本我还想给你们保留一点情面,毕竟我们两党正在为联合抗战做努力。但我知道,我这个想法似乎太过天真。你们从根本上,就不会真心与我们合作。

    既然这样,那我也不用给你们什么脸面。当着今天你们中央军也有官兵在,那我就要揭穿你们的面目。我到要看看,你们蒋委员长到时会不会说,我今天做错了。’

    随着何正道这番掷地有声的话说出,很多人都看到,先前被何正道派出押解谍报人员的李向东,已经押解着很多人抵达了校场。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红军战士抱着几个大箱子过来。看到被押着走在最前面的人,郑主任突然意识到,何正道想要做什么了。

    只是眼下这种情况,他根本做不了什么。现在他能期望的,或许就是这些复兴社的情报人员,能比他想象的更忠于党国一些吧!不然,今天这一巴掌怕是白挨了!(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