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二四二章 两人有戏吗?
    舆论,是社会中一种普遍存在的社会心理现象,作为一种出现在没有组织或组织松散、人数众多的群体中的大众心理,无论对个体或是对群体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随着电台跟广播的兴起,意识到舆论重要性的红军,早在赣南苏区的时候,便创办过通讯社宣传革命主张以及红军的思想,借此稳定根据地的民心与军心。

    如今随着红军改名为八路军,要西北拥有一个稳固的根据地,这个原本在长征中几乎消失的通讯社,又重新创建了起来,并且建立起自己的广播频道。

    能够成为通讯社的记者,至少在忠诚度上是能经受住考验的。而眼前这个陈思雅,也是华北沦陷之后进入延安的。甚至之前,也是燕京大学新闻系的才女。

    从大一的时候接受**的思想,甚至秘密的加入了党组织。在中华通讯社重建过程中,被周恩莱亲自挑选,成为通讯社的一名记者跟播报员。

    最重要的,其父母都是进步人士,目前都在延安的大学中执教,也称的上是位书香门弟之才的千金才女。无论才情还有气质外貌,都堪称少有的大家闺秀。

    前番毛太祖提及此事之后,便交待夫人张罗此事。结果没多久,中央这些首长夫人们,似乎都很有兴趣当何正道的红娘,联手替何正道筛选合适的恋爱对象。

    经过一番筛选之后,陈思雅是大多数首长夫人们都认可的第一人选。只是众人都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包办婚姻这种事情,他们同样也做不出来。

    此次难得何正道主动送上门,自然免不了将两人安排见次面。可对于这样的安排,无论何正道还是陈思雅,多少都觉得有些抗拒,却又都不好拒绝。

    看着采访起来似乎很专业的陈思雅,回答采访的何正道同样显得很有涵养。甚至其谈吐跟造诣。让陈思雅也有些好奇,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没上过学吗?

    采访结束之后,陈思雅略显好奇般道:“何师长,能问你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吗?”

    ‘当然可以!我是革命军人。没什么事情是见不得人的!’

    ‘我听主席说过,你是孤儿出身。可先前我对你的采访,我觉得你似乎很了解国外的形势。你的眼光跟谈吐,一点看不出你是没经受专业教育的人!能说一下原因吗?’

    面对陈思雅的询问,何正道笑着道:“确实。如果要论文凭的话,我应该是个十足的泥腿子出身。至于上学的话,我对年少时期的记忆比较少,很多东西都是师傅教导的。

    但要说眼光跟谈吐,其实我觉得这也很正常,社会本身就是一所大学,每个人步入社会之后,便会形成自己的思想跟人格。在这所大学中,我们学会如何为人处事。

    除此之外,军队也是一所大学。它教会每个战士知道何为民族大义,知道什么叫纪律与服从。而我从小跟师傅游走四方,也称的上行了万里路。

    古语有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年少时,我已经走过万里路,领略过祖国的大好河山及风土人情。加入红军之后,我又经过两所大学薰陶,肚里多少也有点墨水。

    虽然比不上那些正规大学毕业的人,但只要肯学肯努力,其实那怕没上过学。也是能学到很多知识跟为人处事道理的。更何况,我有这么一群首长细心教导。”

    笑着说出这番话的何正道,很快就听到毛太祖也笑着道:“社会是所大学,军队是所大学。这话说的很有意思啊!小陈同志,你觉得何师长这番话如何?”

    ‘很有哲理,看来今天我真的受教了!’

    陈思雅笑着说出的话,让何正道却摇头苦笑道:“陈记者这话太言重了,我可不敢当。其实如何可以选择的话,我觉得能读上书。是一件很值得庆幸的事情。

    我们这个国家太穷,但归根结底还是知识太落后。大清朝多年的闭关锁国政策,让我们失去与其它国外先进思想竞争的优势。落后便要挨打,这话一点不假。

    至于我这脑袋里有多少货,我自己还是清楚的。学无止境,那怕我在闲时,同样喜欢看书,什么类型的都可以。看的书多了,明白的道理跟知识也就多了。”

    看似简单直白的一番话,却也令陈思雅对何正道刮目相看。至少今天这番接触,让陈思雅觉得何正道,一点不象那些只懂勇猛只会打仗的悍将,反倒更象个儒将。

    在采访结束,何正道又继续道:“陈记者,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关于我的采访,尽量少播报一些。有关绥远的胜利,我起到的作用其实并不大。

    相反,那些牺牲的战士,才值得你们多多宣传。那怕他们很平凡很普通,有些甚至大字不识一个。可就是这么一群人,在为我们未来解放事业贡献自己的生命。

    他们,才是最值得民众怀念跟敬佩的人。至于我这个师长,反倒没起到太多的作用。若非官兵用命,只怕我也不可能收获绥远战役的胜利。这点,还望陈记者采纳!”

    那怕何正道有意识到,八路军有意树立一个英雄人物当典型。可在何正道看来,他不太愿意出这种风头。如果可以选择,他更愿意当个低调的无名英雄。

    但这番话落在陈思雅的耳朵里,却让她觉得何正道是个很怜惜士兵生命的将领。一个如此爱兵的将领,也确实容易得到手下士兵的信赖跟爱戴。

    所以笑着道:“好的,何师长的建议,我会考虑的。谢谢你今天接受我的采访,希望下次有机会,再跟何师长请教。这一次,真的打扰了!”

    望着起身告辞的陈思雅,同其握手的何正道,很快就听毛太祖道:“小何,我跟老总他们还有事要谈。你送送小陈同志吧!记得,将她送到通讯社,知道吗?”

    ‘是,主席!’

    那怕知道这是毛太祖替自己创造机会,可何正道同样觉得有些无奈。虽然经过一番聊天,陈思雅给他的感觉也不错。但目前,何正道真没心思谈及儿女私情。

    原因很简单,谈恋爱是件容易让人分心的事情。做为纵队的司令员,他必须保持冷静的头脑还有充沛的体力跟精神,才有可能带领部队打胜仗。

    最重要的,他们纵队比他年龄大的师级干部同样不少。那样人都没结婚,他做为司令员年龄最小就结婚,多少显得有些不合适啊!

    望着并肩离开的两人,毛太祖笑着道:“老总,你觉得两人有戏吗?”

    面对这样的询问,朱老总笑着道:“这事我可说不准!不过,小何人品跟才气摆在那里,我想是个女孩,应该都知道这是良配。这两人,我看还是有希望的。

    至少先前这个女孩,她对小何似乎很感兴趣。相比之下,小何这小子却显得有些抵触。只是两人刚见面,有些事情还是让他们年青人自己去处理好了。”

    听完朱老总的话,周恩莱也笑着道:“是啊!主席,这事还是让他们先相处一下再说吧!不管怎么说,小陈是个好同志,她的条件也是非常不错的。

    若是能促成这段好事,我们乐观其成就是。若是促不成这段好事,那只能说明两人有缘无分。这种事情,无论是小陈还是小何,我们只怕都勉强不了的。”

    在众人谈及两人有没有可能时,送陈思雅前往通讯社的路上,何正道多少显得有些沉默。这种沉默在陈思雅看来,让两人之间的气氛多少有点尴尬。

    没多久便道:“何师长,如果你有事的话,可以先回去的。这里是总部,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而且通讯社,距离这里也不远,我自己可以过去的。”

    ‘没事!主席交待的任务,我可不敢打折扣。要是现在回去,等下一准挨训!’

    对于何正道表现出来的无奈,陈思雅却佯装有些生气般道:“何师长的意思是,让你送我回通讯社,委屈你了吗?还是说,我让你不太满意?”

    说出最后这句话的时候,陈思雅多少显得有些脸红。尽管先前两人的采访有问有答,显得很正规。但实际上,这也是两人对彼此的一种考验及试探。

    结果听到这话的何正道,稍稍愣了一下道:“你知道今天主席叫你来的意思?”

    ‘你说呢?为了你的事情,总部的首长夫人们,都将根据地适龄女孩看了个遍。其实来之前,我对这种事也很排斥的。但现在看来,你跟我想象中的很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一个脑袋两条腿,那都一样。既然你知道主席他们的意思,那我也就直言不讳。感情的事情,我暂时真的不想考虑。

    说这话,并非是说你不好,相反你这样的女孩,整个根据地只怕找不出几个人。只是目前抗战正处于最关键的时候,我不想为儿女私情这种事情分心。’

    很直白的一番话,让陈思雅也觉得,眼前这个比她大一岁的何正道,真的什么都明白。只不过这些话说出来,依旧让她觉得有种被拒绝的感觉。这滋味,好象有点难受啊!(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