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二四三章 要抓紧机会!
    任何年代,漂亮女孩总会受到更多的关注。做为中华通讯社里,最年青漂亮的女记者,陈思雅在延安总部的人气跟知名度同样不小,渴望一亲芳泽的自然更不少。

    只是很多人都知道,出身书香世家的陈思雅,其父母都是延安大学的老师。对于这样的知识份子家庭,连毛太祖对他们都器重有加,谁又敢做出冒犯的事情呢!

    眼下看着一路护送的何正道,不少认出何正道的人,都觉得非常惊讶却多少有些好奇。在很多人眼中,何正道无疑是很多适婚女孩最佳的结婚人选。

    不说何正道如今的身份跟战功显赫,单单何正道的人品长相,在红军里出也算出类拔萃的。加上很多人都知道,这是毛太祖的心腹爱将。

    说的难听一点,只要何正道不自己作死,未来他的前途将一片光明。能嫁给这样的男人,相信对很多女孩而言,都是一件值得庆幸的好事。

    等到将陈思雅安全送到通讯社驻地,何正道也苦笑道:“陈记者,看来这一趟下来,我不知道要受多少人的怨恨了。看来你在这里,比我想象中的更受欢迎啊!”

    面对这样的话,陈思雅也笑着道:“是吗?我怎么没觉得呢!现在不是在采访,如果可以的话,以后叫我思雅吧!你也说过,我们或许可以试着当个朋友,你觉得呢?”

    ‘好吧!那我就托个大,以后称呼你思雅吧!往后有时间去榆林的话,我再好好招待你一下。如果不出什么意外,今天我就会返回榆林,下次有机会再聊吧!’

    ‘好,那就提前祝你一路顺风了!’

    两人一个友好的握手之后,何正道便转身离开。看着慢慢消失在视线中的何正道,对自己容貌还是很自信的陈思雅,第一次觉得有种挫败的感觉。

    从先前的了解跟观察中,她能看出何正道并非那种假清高之人。这意味着。何正道跟她说的话都是实话。虽然那些话谈不上被拒绝,但这种感觉依旧让她觉得很失落。

    甚至陈思雅也知道,就何正道这样的男人,相信很多跟他接触过的女孩。都会对他心存好感。如今举家搬迁至延安,陈思雅同样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男人保护。

    做为年满二十岁的女孩,她父母其实也很操心她的婚事。只可惜,很少有人能获得陈思雅的认可。在陈思雅看来,她嫁的人必须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英雄。

    虽说这样的少女梦。很多人都有。但今天跟何正道接触一番,陈思雅真心觉得何正道很不错。若是对方不排斥的话,或许陈思雅觉得这会是个良配。

    可眼下何正道表现出来的态度,却令陈思雅觉得,她并没有想象中那样优秀。至少在这名年青的红色战将眼中,她只是一个值得交往的异性朋友。

    而回到毛太祖住所的何正道,对于这些首长的调侃眼神还有询问,多少觉得有些无奈。可事实上,他对于感情的事情,暂时真的没考虑太多。

    那怕何正道觉得。陈思雅是个非常不错的女孩。可在如今这种情况下,何正道同样不敢过于分心,更不想过早涉及感情这种事情。

    在他看来,目前摆在八路军面前的困难依旧很多。做为纵队的司令员,他需要承担的责任跟义务同样很重。将时间花费在这种事情上,多少显得有些奢侈啊!

    吃过中午饭,何正道也跟毛太祖等人辞行。此次分别之后,何正道便要正式启动虎口夺食的计划。到时候,这或许又会是一次耗时不断的大会战。

    尽管在总部这些首长面前,何正道表现的信心十跳。可计划终归是计划。执行过程中会遇到什么意外,同样是无法提前预知的。

    这就意味着,启动计划之前,何正道需要将很多事情都考虑的周详一点。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此次虎口夺食计划圆满成功,为兵工厂发展注入新动力。

    在何正道踏上归程之时,结束工作返回自家窑洞的陈思雅,看着父母略显询问的眼神,多少知道他们眼神中流露的是什么意思。但这事,多少显得有些难以启齿啊!

    反观很关心女儿婚姻大事的母亲。却主动询问道:“小雅,听说今天你在主席家,见过那个师的何师长了。你觉得对方怎么样?”

    ‘妈,你怎么也关心起这种事情来了,我还小,不想过早谈这种事情!’

    这番话说出来之后,陈母立刻道:“都二十岁的大姑娘,你还小啊!当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都已经出生了。难不成,你没看上对方?

    我听总部那些首长夫人说过,这个何师长年龄应该只比你大一岁,长的也很英俊,个子应该有一米八左右。甚至在抗大,还担任过教员,文化水平也不错。

    小雅,不是妈催你结婚嫁人,我只是希望你,能真正开始考虑这个事情。我跟你爸,就你这样一个宝贝闺女,我们都希望能看到你结婚嫁人那一天。

    而且我还听说,这个何师长好象是个孤儿,早年跟一个游方道士,后来跟在主席身边当警卫员。若是你们能在一起的话,或许我们两个将来养老也有指望了。”

    听着母亲的一番话,原本撒娇讨欢的陈思雅,突然有些泄气般道:“妈,这种事情那有这么快,我跟他只是第一次见面。而且他还很直接的表示,暂时不考虑感情的事情。”

    结果听到这话的陈母却显得很高兴般道:“这样说的话,你对他还是很满意,对吧?说起来,你也是接受过新式教育的女孩,结婚的年龄确实可以再推推。

    这位何师长,年龄不过二十一岁,就贵为八路军的中将师长,有点心高气傲也很正常。你若真觉得对方不错,往后就多用点心,你以前不是很自信的吗?”

    被母亲打趣的陈思雅,多少觉得有些无语般道:“妈,那有你这样说自己亲闺女的!”

    反观陈思雅的父亲,却显得很稳重般道:“小雅,关于你的婚姻大事,我跟你妈都说过,尊重你自己的选择。但这种事情,你也确实应该考虑一下了。

    如今这个世道不太平,我跟你妈就你这样一个女儿,只要能看到你平安幸福,我们就真的放心了。你的眼光,爸不怀疑,他真的让你觉得不错?”

    ‘嗯!今天去主席家里的时候,朱总司令跟周副主席,还有八路军的彭老总都在。我看他们对何师长,似乎都很重视。而这个何师长,跟我之前想象的有点不同。

    以前我也接触过一些带兵打仗的将领,但这个何师长给我的感觉,见识非常的独特跟与众不同。最重要的,他竟然会好几国的语言,全是自学的。

    抛开他的为人跟样貌不说,待人接物也是非常得体,一点不象没读过书的呢!之前我觉得他应该是个悍将,接触之后发现,他更象一个儒将。

    言谈举止都很自信大气,说话也很风趣,确实是我碰到过,最与众不同的军中将领。只可惜,他知道今天我们见面是做什么,却也直接表示暂时不想谈儿女私情。

    甚至他还直言,不想在感情的事情上分心。但他也说过,可以先跟我做朋友。只是就眼下的情形,跟他做朋友,只怕一年都见不到两次面呢!’

    这样一番话说出来之后,陈思雅的父母多少听出,一向傲气的女儿似乎有点沮丧。好不容易看到个心仪的男生,结果人家对她不感兴趣,会失落也很正常。

    听完女儿的话,陈母依旧很高兴般道:“思雅,既然你觉得对方不错,那就多花点心思。目前根据地已经能够通信,没事你也可以给他写写信嘛!

    虽说女孩子这样做,多少显得有些不谨持。但这样的男人,错过了或许会后悔一辈子。至少我知道,你是总部那些首长夫人们,最看好跟他般配的女孩呢!

    若是你不抓紧这个机会,再等上一段时间,只怕就会有别的女孩抢占先机了。在恋爱这种事情上,女孩有时也可以主动一点。当年我跟你父亲,不就是这样的。

    幸福是自己的,如果觉得对方真的不错,能带给自己幸福,那就要主动争取。被动,只会错过大好的机会,看着本应该属于你的幸福从眼皮底下溜走。

    更何况,我的女儿这样漂亮气质又这样好,我相信他只要不是顽石,肯定会喜欢上你的。那怕他不愿为感情分心,但你们多交流沟通也是可以的啊!”

    面对自家母亲说出的话,陈思雅虽然觉得有些害羞。但她知道,从何正道送她离开那一刻起,她确实有些动心了。因为,何正道真的很优秀!

    如果能嫁给这样一位优秀的将领,在陈思雅看来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至少目前她接触过的八路军将领中,何正道是最符合她择偶标准的。

    那么剩下要做的,或许就是给何正道写写信,希望建立两人私下的信件联络。虽说主动给一个男人写信,多少显得有些丢人。但朋友之间通信,应该不算丢人吧?(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