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二七六章 试训指标(月票加更)
    (ps:第一千六百票加更!请继续支持!再次呼吁正版订阅!这个月,蚊子真心拼的很尽力了啊!)

    做为全面抗战爆发后,八路军的首次军政会议,关注的人自然不少。在这段时间,也有不少有心人派遣人员打听相关会议的内容。很可惜,这种情报想打听出来太难。

    真正有资格参加军政会议的,无一不是八路军的军政要员。开会的时候,安全警戒都是由警卫师负责。对于这种拱卫中央的警卫师,外界都将其视为真正的精锐部队。

    甚至在前段时间,日军派遣侦察机进入延安实施侦察的时候,直接被警卫部队的防空营从天上给打下来。而这个防空营的武器,大多都是八路军缴获而得来的。

    相比历史上中央的驻地,还有一些百姓在这里居住。如今的中央驻地,也被设制为军事禁区。未经许可,想进入中央驻地所在处,都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之前有人还觉得,这样做不利于团结群众。可随着抗战爆发之后,负责中央驻地安全的警卫师,抓捕到大批潜入的敌特之后,也没人觉得这有什么错。

    用何正道的话说,做为中央的驻地,本身就需要一些神秘跟威严性。如果让百姓在驻地附近居住,对于负责安全的警卫师而言,防御起来非常的困难。

    最重要的,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一旦有人知道中央这些首长住在那里,对随时有可能来袭的日军飞机提供地面引导,那么后果无疑是不堪设想的。

    虽说窑洞具备一定防空洞的作用,可真要被轰炸机轮番轰炸,只怕窑洞也扛不住太多航空炸弹。经过何正道的一番分析,中央最终同意了这样的安排。

    伴随中央在延安办公的时间延长。总部所在的凤凰山,也成为很多延安百姓知道,不可以随便前往的地方。如果光明正大,或许还会被礼貌的劝回。

    如果偷偷摸摸进去,最终结果估计进的去出不来。也正是凭借这样的警卫制度,让很多敌特份子。想尽一切办法就为了摸进中央驻地所在的地方。

    很可惜,何正道一手训练出来的警卫师,除了战斗素质过硬之外,反侦察、反间谍方面的水平同样不差。想混进中央驻地窃取情报,难度不是一般的高啊!

    那怕居住在延安的各机关首长,出行的时候,都会有一个警卫班排负责安保。这些警卫有明面负责保护的,也有暗中负责保护的。这种警卫制度,也挫败多起刺杀事件。

    总而言之。随着警卫师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中央这些首长们也渐渐明白,当初让何正道组建这个警卫师,是多么明智的决定。这警卫水平,超乎他们的想象啊!

    只是他们根本不知道,何正道在警卫师所制定的警卫制度,更多都是根据后世国家警卫制度所制定的。这种警卫制度,在后世都很管用。更何况是如今这个年代。

    此次延安举行年底军政大会,警卫师无疑又处于二十四小时战备的状态。从各师指挥员的驻地。外到会议举办的地方,警卫师都进行了严格的安保措施。

    甚至在何正道抵达延安时,做为警卫师师长的陈庚,还特意将此次会议的安保计划,拿来跟何正道进行讨论。毕竟,这种会议上。出不得任何皮漏啊!

    面对陈庚的询问,何正道看过安保计划书道:“老首长,这份计划书制定的还是很详细。但关于会议举办地,还有这些各师首长的保护有待修正。

    虽说目前在延安,我们打掉了多个敌特的情报站。但这次军政会议。想来小鬼子应该也收到消息。阴雨天跟雪天,防空部队可以稍稍松口气。

    但天气一旦转晴,防空部队必须时刻待命。另外跟我们在延安前方的各防空观察点,必须做到一小时联络一次,询问这些防空哨有无日军飞机出现。

    其次关于会议举办地,我个人觉得最好多准备几个。这样做,也是避免日军知晓会议固定地点之后,实施突然性的空袭。多备两个会议室,有情况也能迅速转移。

    其次各师首长的到来,势必会有一些首长出门,到延安城中逛一逛。对于这些师首长的离开,除他们身边的警卫员外,最好安排一些随行的警卫。

    另外警卫师,有必要在延安城一些制高点安排狙击手,随时关注城中的动态。有可能的话,每隔半小时派人检查各狙击点安全,提防有敌特份子潜伏。”

    听完何正道的分析,陈庚也很认真的道:“嗯,看来我特意过来找你请教,还真的找对人了。这段时间,进入延安城的不明人员,确实比以前多了不少。

    只是这些人,大多都是以行商的名义进入。你也知道,马上要过大年了。这些商家,都盼着过年多做点生意。对于这些人,我们要一下监控起来,难度真不小。

    其次,住在周边的百姓,进城的也多了。对于这些百姓,我们要管理排查起来,工作量一样非常大。这大会马上就要开了,我这心里总觉得不放心啊!

    先前我请示了主席跟总司令,我希望在会议期间,能借调一下你带来的特战分队。我们负责内部的安保,外部安保由你的人负责。如何?”

    ‘行!这当然可以!’

    ‘好!多谢了!等开完会,我请你喝酒!’

    在很多人看来,警卫师长是个很重要的位置。可只有陈庚自己清楚,坐在这个位子上,所需要承受的压力,也不是一般的小。越是这种时候,压力越是大。

    过来参加会议的军政领导,任何一个出现问题,那他就要担很大的责任。但问题是,做为警卫师长,这本身就是他职责范围之内的事情啊!

    前世也担任过中央安保工作的何正道,自然清楚这份差事不好做。越到举办大型会议的时候,负责安保工作的警卫部队就越紧张,生怕那个环节出问题。

    听着陈庚的话,何正道却笑着道:“老首长,用不着这样担心,你应该相信警卫师的官兵,有能力完成这样的任务。这次大会,也可以当成一次大练习嘛!

    现如今,真正能对我们会议构成威胁的,无疑就是日军的空袭部队。现在他们知道,你们手里有一个防空营,相信不会派遣小股空军过来偷袭,知道那样没用。

    这就意味着,日军一旦决心实施空袭,来的空军部队肯定不少。前段时间,我从太原缴获的防空炮,这个时候也可以拉出来做准备了。只要小鬼子来,就狠狠揍它一顿。

    除此之外,无非就是扩大警戒范围,避免有精锐小部队实施远程炮击。这些都是我们侦察旅玩剩下的,想要解决起来,相信也不是什么难事。

    外围的话,多布置一些巡逻跟潜伏哨,相信不会出什么问题的。至于排查嫌疑人员的工作,完全可以交给延安守备部队负责。这事,他们来做更合适。”

    经过何正道这样一解释,陈庚也放心很多的道:“好,那我再把这会议计划修正一下,等下交给主席还有总司令他们过目。希望这次大会,能一切平安才好啊!”

    望着挥手离开军招办的陈庚,过来开会的贺老总也饶有兴趣般道:“小何,陈庚这个时候找你,有什么事情吗?”

    ‘关于会议安保的事情!最近城里来了不少有心人,警卫师在安保方面显得有些吃力。事实上,我倒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能拨除不少潜伏的钉子啊!’

    听着何正道的话,贺老总也笑着道:“也就是你能这样宽心啊!不过,说实话,前番的忻州战事,我也真正明白你小子练兵真的很有一套。

    我听说,你那个军刀训练营,又开始在挑选试训人员。怎么样?能不能跟我们师一些指标?从你那个训练营出来的兵,真心的个顶个好用啊!”

    结果在一旁倾听的刘志单同样笑着道:“贺老总,你可不能吃独食哦!何司令,我们116师也有不少好兵苗子,要不你也帮忙选拔几个过去试训一下如何?”

    正如贺老总所说的那样,军刀训练营如今在各师指挥员的眼中,那都是一个香勃勃。那怕最后未能通过六个月的试训,能在那里坚持三个月的兵都很精锐。

    凭借这些被淘汰的士兵,各师都组建了师直属侦察部队。那训练效果,无疑都是显而易见的。在敌后作战,这样的侦察部队作用真的太大了。

    看着这些一个个索要训练指标的师长们,何正道只能讨饶道:“各位老首长,军刀训练营确实是个摔打精锐的好地方。但每训练一个兵,那花费都不小呢!

    不过,各位老首长都开口了,我也不好拒绝。等春节过后之后,我争取给各师三十个训练指标。只是最终入选军刀特战队的,那各位老首长要忍痛割爱哦!”

    ‘好!有三十个骨干,我们也能组建一个直属侦察营了。’

    事实上,也有师长考虑过,组建一个类似的军刀训练营。可问题是,他们都知道组建这样的训练营,单单物资消耗就不小。很多主力师,根本就支援不起这样的消耗啊!

    眼下把人送到纵队,让何正道帮忙训练,最终人还归他们。这样的好事,去那找呢?(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