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二八五章 组建教导团
    伴随延安举办的公祭活动结束,这座位于延安城内的烈士陵园公墓,也成为很多警卫师官兵心中的圣地。身为军人,他们都希望将来能躺在那里。

    这样的愿望听上去有些扯,可对于很多普通的警卫师战士而言,他们觉得烈士公墓便是最好的归宿地。如果在战斗中牺牲,他们都希望能将遗体埋进那里。

    甚至让很多在延安的中央各部领导意外的是,往后他们在延安驻扎的时间里,延安城的百姓都会自发前往拜祭。形成这样的局面,或许是之前谁都没有想到的。

    只是对于倡导者何正道而言,来自后世的他,很清楚未来和平年代,这些为国捐躯的英灵,往往都得不到应有的祭奠。很多人,甚至根本将他们遗忘。

    未来这些烈士陵园,有些甚至被以阻挠经济发展为名推平,又或者出现年久失修无人问冿的局面。前世看到这些报道,何正道就有种深深的悲哀跟愤怒感。

    如今有机会来到这个时代,他觉得应该为此做些什么。至少何正道希望,未来有一天他倒下,埋进这些陵园当中的时候,不希望在地下看到自己的墓碑被推平。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否认罪责就意味着重犯。这句话,何正道觉得很有道理。从抗战初期开始,用这样的教育告知每个人,和平得来不易。

    同样也希望借助这样的公祭,告诉每个还活着的人,他们都需要铭记历史经验教训,不要重蹈覆辙。同样不要辜负,这些为国家、民族、人民而战的烈士。

    结束公祭仪式,前来参与军政会议的各师军政指挥员,也陆续从延安离开。至于何正道,需要处理一些善后事宜,也被多留在延安几天。

    尽管这个春节,何正道需要回榆林去过,甚至年前还需要下部队进行视察。但在延安的这段时间,毛太祖跟朱老总也经常找他谈话聊天。

    在问及对明年作战布署有什么建议时,何正道也很直接的道:“主席,总司令,如果让我说建议的话,我还是认同主席所说的,明年还是以战略防御为主。

    就目前我军的情况跟实力而言,再扩大根据地的话,也只能扩大敌后根据地。稳固现有根据地的情况下,将我们有番号的主力师,不断往华北方向渗透。

    至于扩编的新部队,进入根据地的前沿区域,同进攻我根据地的日军轮战。通过这种防御战,不断锤炼摔打我们的部队,为将来反攻做准备。

    其次,这段时间我跟各师的老首长经过商讨之后,觉得目前我们的抗大招生规模有限。更多都只培训师团一级的军官,营连的军官培训却有所欠缺。

    我倒有一个设想,希望主席跟总司令可以考虑一下。那就是成立一个教导团,招收各师及守备部队的营连级军官,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军事指挥培训。

    未来若是有条件的话,再将这个教导团扩大。至于教导团的指挥员,挑选作战经验丰富的指挥员担任。再次抗大这边,挑选教员对他们进行授课。

    一年下来,我们便能进行四期培训。经过培训的营连指挥官,返回部队之后,相信对于营连部队的作战指挥,也将结合学到的作战理论进行作战指挥。

    如果这些营连长未来晋升后,短时间也不用急于将他们调到抗大这边来学习。这样的话,也能有效加强我军骨干指挥员的作战指挥素养,为将来扩军打好基础。

    甚至我觉得,那些目前收编的西北军、东北军部队,都可以将他们的营连长进行抽调。有三个月的教导团学习,相信他们对我军作战方式,也会有更深的了解。

    这样也有助于,他们更好更快的融入我们的部队。将来真要将他们拉上前线的时候,相信也不会出现因为作战理念不同,而导致部队衔接配合失误的情况。”

    听着何正道的话,毛太祖很适时的道:“类似老蒋手下那支教导队一样的部队吗?”

    ‘是的!但我个人觉得,教导团应该是个培训基层军官的部队,而不是类似宪兵队一样的部队。以营连长为骨干的部队,战斗力自然不方而喻。

    可我个人觉得,这样的部队分散到全军,发挥出来的作用更大。这些基层指挥官,下放到基层部队担任营连指挥员,其实能起到的作用更大。

    还有一点我觉得应该组建的原因是,这能有效的提升我军基层指挥员的综合指挥跟配合能力。也有利于,我们掌控基层部队的指挥层,让部队能真正听党指挥!’

    在何正道看来,松沪会战的时候,老蒋把教导队拉上战场,甚至在南京保卫战时,也对这支部队寄予厚望,多少显得有些浪费。

    教导队,是一支王牌部队不假。可若是将这些教导队的军官,下放到其它基层部队的话。这些基层部队的战斗力,相信也会得到极大的提升。

    除此之外,这支王牌部队被推到日军主力正面进行对抗,多少也是不理智的。说起来,何正道觉得这支部队的综合战斗力,只怕跟纵队的侦察旅差不多。

    这样的部队,应该以小分队的形式作战,深入敌人进行袭扰破坏。这样他们发挥的作用,会比挡在日军主力进攻路线上,充当防御部队来的更有用。

    面对何正道的建议,毛太祖同样觉得非常有必要。在目前八路军的编制中,营连长无疑是各主力部队的骨干指挥力量,这些军官的能力强弱,也决定部队的战斗力强弱。

    虽说目前抗大,已经扩大了招生规模。可眼下单单团一级的军官,都多少有些培训不过来。更何况,数量更为庞大的营连级军官呢?

    想到这里毛太祖询问道:“老总,这事你觉得怎么样?”

    ‘很有必要!目前抗大,算是我们八路军的一所大学,但中学、小学同样很必要。没有中学跟小学,大学就很有可能断了生源,甚至出现有些新生跟不上。

    如果组建教导团,那怕我们八路军就有了一所中学。未来在各师,也组建一个教导队,专门培训那些排长或军事骨干,就可以将其视为小学。

    小学里的优秀毕业生,进入教导团上中学。从这所中学出来的优秀毕业生,未来再来抗大深造。这样培训出来的军事指挥员,相信底子更好,更能提升部队战斗力。

    只不过,这种带有军校性质的教导团,放在延安只怕不太合适。放在西安的话,似乎也有些不合适。不如这样,首期教导团就放在你们榆林军区。

    你是八路军训练大纲的撰写者,也是我军公认的百胜将军。其次,你训练出的军刀特战队跟侦察旅,同样堪称我军精锐中的精锐。首任团长由你兼任,我觉得很合适。

    最重要的,榆林有兵工厂,若要进行武器培训的话,你那里也更方便一些。至少我知道,那些师长此次开会,都有意让你给军刀训练营的名额。

    既然他们都认可你练兵的水平,那么由你组建首期教导团,我觉得应该合适。这样的话,你将来也可以给这些营连长上上课,又不耽误你在根据地的工作。’

    其实说出这个建议的时候,何正道也清楚将这个教导团,放在延安多少有些不合适。最应该放的地方,应该是目前八路军总部所在的西安。

    但要说最合适的话,何正道觉得还在榆林最恰当。至少何正道相信,在作战理论经验上面,他不会比任何人差。毕竟,他穿越前就是学这个的!

    无数的作战经验案例,都能让何正道将其讲述给教导团的学员听。通过分析各种作战案件,让这些学员多掌控一些战场处置的理论知识。

    若是将来在战场,碰到这样的情况,他们也能适时做出相应的解决办法。但这种事情,何正道不能毛遂自荐,还是需要服从中央跟八路军总部的命令。

    听着朱老总的话,毛太祖其实也觉得,将这支教导团交给何正道带,他也更放心。因此,毛太祖很快便认可了朱老总的话。

    对此,何正道也没推脱,直接道:“既然两位首长,都觉得我合适,那我也不推辞了。春节前,我会将教导团的架子搭起来,教员方面也请中央跟总部帮忙。

    首期学员的话,还是从我们十个主力师中优先挑选。如果有多出的名额,再优先考虑加入我军的西北军跟东北军基层军官。两位首长觉得如何?”

    ‘可以!关于组建教导团的事情,你到时写一个详细的计划,届时我会跟常委们商量。至于人员选拔的事情,就交给八路军总部全权负责吧!’

    ‘行!这个命令,到时我回西安,便会向全军进行发布。相信那些主力师长们,听到这个消息也会很高兴的。能跟你学习三个月,那些学员也会觉得受益非浅的。’

    事实上,对于兼任教导员的团长跟教员,何正道同样也是乐意接受的。毕竟,有这个团长跟教员的身份,未来他跟这些营连长,也算有了一层师生般的关系。

    这也意味着,这些学员毕业之后,也要铭记他这位团长兼教员的恩情啊!(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