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二九零章 水滴之刑(求保底月票)
    (PS:五月过去,六月重新开始,又是一个凌晨,上传一章求本月保底月票!另祝大家,儿童节快乐了!晚安!)

    因为闹市街的一起爆炸,原本应该准备休息的中央跟总部首长,似乎都全部待在家中等待消息。反观再次遭遇刺杀的何正道,却很坦然待在现场指导堪查工作。

    虽然不清楚这家粮油店是何来路,可随着负责店铺登计的税务官被找来,有关这家粮油铺店的情况,很快就呈现在何正道的面前。从登记资料看,不存在什么问题。

    伴随店铺的大火被扑灭,何正道亲自带着朱月,以及赶过来的陈庚以及守备旅长,开始对爆炸现场进行堪查。没多久,便看到两具烧焦的尸体。

    从对方卷缩的身躯,还有尸体上残存的伤痕,何正道很直接的道:“这两个人,在爆炸发生之前,应该就已经死亡了。从伤口情况看,应该是死于刀伤。

    根据先前提供的登记资料显示,经营这家粮油店的掌柜,跟两名店员应该是住在店里的。将这两具尸体先搬进去,对其身份跟身体特征,再进一步进行调查。”

    很快跟着进来的警卫师官兵,就将两具还有些温热的尸体抬了出去。至于何正道,则继续带着众人在店铺废墟中进行搜索。结果很快发现,在店铺后面又有一具死尸。

    甚至在尸体的旁边,还有一支加装了瞄准镜的毛瑟步枪。看到这具枪,还有这具死尸,何正道几乎能认定,这应该就是枪击他的枪手。

    除了三个尸体外,何正道在粮油店里,并未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等到从废墟中出来的时候,那两具烧焦的尸体,很快被叫来的附近店掌柜给认出来。

    ‘八路军首长,虽然看不清他们的脸是什么样子。不过,这具尸体应该是米掌柜的。这手腕的伤痕,夏天的时候,我们都看到过,应该能确认的。

    这具尸体的话,虽然同样看的不是太清楚。但从身形判断的话,应该是米掌柜的远方侄子。那小子不大,所以身材也不高,看上去也跟瘦竹竿似的。

    至于最后一具尸体,面容好象有点对不上。米掌柜另外请的那个伙计,看身材应该要比这具身体高一点。不过,那伙计晚上吃饭时,我还看到在店里招呼客人呢!’

    听完这些旁边店铺掌柜跟伙计的讲述,何正道很快道:“周旅长,从现在开始,调查那名失踪的米店伙计。至于这个枪手,他的尸体应该还算完整,应该有人能认出来。

    让调查组,着重调查他的社会关系,以及他进入延安的时间。能偷偷将这种狙击枪带进来,没点秘密渠道肯定不可能。顺着这条线,揪出这个特务情报站。

    另外警卫师,在城外布置潜伏哨,注意观察深夜潜出城的人员。有行踪可疑的,先抓起来审问再说。这大晚上的,心里没鬼的人,也不至于偷偷摸出城去。

    至于那名引爆粮油店的特务,等下由我亲自负责审讯。陈师长跟周旅长,可以一起过去看看。借着这次机会,仔细盘查各店铺近期有无新招店员跟陌生人。”

    ‘是!’

    处理完爆炸现场的事情,何正道很快来到守备旅的审讯室。看着那位已经上刑的谍报人员,众人不在明白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用意。

    唯有何正道解释道:“这叫水滴之刑,这种审刑方式,不会造成受审讯人员的死亡,却能无限放大他内心的恐惧。看到罪犯手腕上那道伤痕吗?”

    众人点头后,何正道继续道:“那个伤口再割开之后,会让犯人感觉到疼痛,同时也感觉到自己的血再流。可实际上,这伤口不深,没过多久流出的血便会凝固。

    但罪犯蒙着脸,他根本不知道这一点。在寂静的环境中,他只能听到嘀哒不停的滴水声。可这种声音在他看来,就是他伤口依旧在流血的原因。

    如果这个家伙,真如我猜测是来自日军特高课的死士,那么普通的严刑拷打,根本不足以催毁他的心理防线。但这种无声的等待死亡,却会扩大他对死亡的恐惧。

    只要他心理防线被击溃,我们想要审讯出想得到的消息,会变得简单容易许多。甚至经过这种刑法逼供的罪犯,往后听到这种声音都会精神恐慌。”

    简单的解释之下,以前也坐过牢的陈庚,半响才道:“看似仁慈的刑罚,实际却延长了自我恐惧的时间。你是怎么发现,他是潜伏特务的呢?”

    先前经过询问,陈庚知道当时一群人站在爆炸现场,可何正道却能一眼认出,这位躲在人群中的特务。这种能力,在陈庚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面对众人的好奇,何正道却笑着道:“其实很简单,就一个字,诈!”

    ‘诈?’

    ‘不错!当时看到爆炸的现场,我觉得这爆炸应该不是从内部引爆,还是从外部进行引爆的。这就意味着,在粮油店外面,肯定有一个启动爆炸装置的人。

    当时朱月他们,正准备进入那家粮油店。可我多少觉得,对方敢这样做,势必想好了退路。因此,我及时喝止住他们,并第一时间冲到了粮油店后面的街道。

    看到那么多围观的百姓,其实我也有些蒙,因为我也没看到是谁引爆埋在粮油店的。可引爆的人,逃跑的时候,肯定也不知道我有没有看到他。

    就这样我喊了一句老百姓,如果不是罪犯的人,第一反应就是四处张望。反观做贼心虚的家伙,势必会以为他被发现,加速逃跑也是一种心理反应。’

    看似简单的话语,却令陈庚等人知道,要做到这样临机应变,需要一颗非常冷静而敏捷的头脑。只有这样,才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做出最准确的应对。

    望着绑在椅子上,开始扭动身躯的被俘特务,何正道朝朱月道:“你们几个,从现在开始往那里走一圈。脚步可以放重一点,却切记不要开声,明白吗?”

    ‘是,大队长!’

    就在众人觉得,这样做又有何道理之时。被蒙着头的特务,听到脚步声传来。突然又安静了下来,可从不时挪动的双脚能看出,他心里很烦燥。

    而这个时候,何正道又将朱月叫到身边道:“等下你们可以小声讲一下,就说‘这家伙好可怜,有可能要被活活放血致死’的话。再给他增加点心理压力!”

    果不其然,在听到这话的时候,这位被蒙着头的特务,突然忍不住大声道:“杀了我,你们赶紧杀了我吧!”

    听到这样的话,何正道笑着道:“两位,随我进去看看吧!”

    等到三人走进审讯室,何正道声音冷酷的道:“怎么?想求死吗?很可惜,你的毒牙已经被我摘了。敢在延安制造混乱,你死有余辜,我要让你在痛苦跟恐惧中死去。”

    ‘你是谁?你们八路军不是优待俘虏吗?’

    ‘你是俘虏吗?你是特务,人人皆杀的特务。对于你这样的特务,你享受不到我军的俘虏待遇。不过,你必须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

    就在这个时候,特务似乎很刚烈般道:“你休想从我嘴里知道,任何一点情报!”

    ‘我根本就没想过,要从你嘴里知道什么情报。我只知道,米掌握跟他的伙计死的很冤枉。你就是导致他们死亡的无凶,你就应该给他们偿命。等列吧!

    来了,将他的伤口再割大一点,这样下去他一身的血要流到什么时候?放血,这就是给小鬼子放血,你们都听仔细了吗?’

    ‘听仔细了!’

    在这种声音之中身躯依旧扭曲的特务,很快再次感受到手腕传来的剧痛。甚至令特务崩溃的是,他所能听到的嘀哒声,似乎比之前速度更高了。

    这也意味着,他距离死亡到来,真的为期不远了!

    而何正道充满魔力跟诱惑的声音响起道:“据我所知,你应该是日军特高科的人。配合你在延安潜伏的同伴,我们已经抓到一个。你想杀人灭口,很可惜你失败了。

    现在,我割开你的血管,让你感受到慢慢流血致死到底是什么滋味。只可惜,你看上去很年青,或许有亲人还等着,你有一天能回去跟他们相见。

    既然你是死士,那么我们注定没办法从你嘴里得到什么口袋。让你感受一下临死前的恐惧,感受一下身体慢慢变冷的滋味,也是对你的一种惩罚!”

    不急不缓说出这番话的何正道,能感受到这名死士紧绷的身躯,突然慢慢的松驰下来。没多久,这名死士声音哽咽的道:“我不想死!给我包扎伤口,我知道的我全说!”

    如此一句话,令在场的人都觉得欣喜若狂。甚至在他们看来,这种水滴之刑真的有这么恐怖吗?连一个小鬼子的死士,都有些忍受不住这种痛苦。

    唯有从特战大队出来的人,都感受过这种无边的恐惧。这种刑罚,只有亲身感受过的人,才真正其给人带来的恐惧有多大。

    而特务交待的情况,很快证明何正道的猜测是正确的。包括这位特务在内,整个延安城竟然还潜伏着四名日军安插进来的特高课死士。

    这些人,大多都有不怕查的身份进入延安。至于枪支的话,也是他们通过秘密渠道运进延安城的。这番交待说完,何正道也觉得很庆幸。

    毕竟,有几个这样的死士潜伏在延安城,对于不时会上街的中央跟总部首长而言,无疑风险太大。一个不小心,都有可能饮恨于这些小鬼子的死士之手啊!(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