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二九二章 卿不负我,我不负卿!
    夜色月光映照之下,依旧一身洋装的何正道,牵着有些心不在焉的陈思雅,往她居住的窑洞走去。≥頂≥点≥小≥说,x.今晚对两人而言,无疑是一个关系突破的特殊日子。

    先前在毛太祖那里,已经知道何正道过两天就要返回榆林。下次来总部,还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陈思雅突然觉得,她好象有些舍不得让这个人离开。

    眼看着即将到自己的家门口,陈思雅突然停下脚步,看着有些好奇的何正道询问道:“你后天就要回去了吗?那你下次什么时候,再来延安呢?”

    面对这样的询问,何正道想了想道:“这个可没准!没有中央的许可,我也不能无事跑到这里来的。更何况,根据地还有一摊子事情,等着我回去处理呢!”

    ‘那,那如果我想你了,可以去榆林看你吗?’

    红着脸说出这样的话,让何正道稍稍愣了愣却道:“当然可以了!不过,你真的想清楚了?跟在我身边的话,类似这样的危险,或许会经常出现哦!”

    经过晚上的事情,何正道多少能感觉到,眼前这个女孩已经倾情于他。至于他对陈思雅的话,只能说有好感。如果说爱上对言,何正道也觉得有些太夸张了。

    做为军人,那怕何正道自问实力还算不错。可在战乱纷争的年代,武功再高也难挡子弹或炮弹。这种情况下,何正道同样不敢保证,他能陪对方终老一生。

    眼下毛太祖将为何让他尽快成家的原因说了一下,虽说何正道也觉得,二十二岁成为候补委员,多少有些太夸张了。可他知道,这是毛太祖的一番好意。

    如果他能在政府中,担任一定的职务,配合目前在中革军委的委员身份。相信往后在八路军甚至中央这边,何正道都称的上一方重要的将领跟领导了。

    若是明年他想兼管一下钢铁厂方面的事情,没有政府方面的领导身份,多少会显得有些于礼不合。这种情况下,找一个爱自己的女人结婚,未尝不是一个选择。

    最重要的,从今天陈思雅表现出来的态度,何正道能感受到,女孩的一颗心已经在他身上。如果真的拒绝,会让那些红娘不高兴之外,也会让陈思雅伤心难过啊!

    最为要命的是,眼下在中央驻地这边,很多人都知道他跟陈思雅在谈对象。要是到最后,两人还是无缘在一起,别人会怎么看待他,又会怎么看待陈思雅呢?

    流言蜚语,在这个年代是很要命的事情。那怕何正道自问,他跟陈思雅是纯洁的男女关系。但问题是,嘴长在别人身上,人家会怎么说,他就控制不了啊!

    听着何正道微笑说出的话,陈思雅并未退缩的道:“我知道,或许我还没有优秀到,让你在这么短的时间爱上我。但今晚发生的事,却让我知道了自己的心。

    也许我没你想象的那样勇敢,但我从不后悔自己做出的选择。只要你愿意给我时间,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你一定会爱上我的。你能给我这个时间吗?”

    这样大胆的话,让何正道笑着道:“其实你真的很优秀,我又不是傻子,也不是什么风情都不懂的木头。只是你应该知道,身在其位,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关心。

    我跟其它的男人并无什么不同,看到美好的事物都会心生欢喜。而你的美丽跟智慧,也是根据地公认的。我只是不想,你将来为此刻的决定而后悔,也不想因我误了你的一生!”

    ‘从嫂子介绍我跟你认识那天,我跟你的命运已经系在了一起。不管你将来如何,我会尽快学会如何能做一个合格的妻子,将来为你做饭洗衣生儿育女。’

    说着这番话的陈思雅,似乎真的不想再隐藏什么,很主动再次靠进了何正道的怀中。对于她而言,今晚夜市街发生的事情,让她感觉到这个胸膛很温暖很安全。

    那怕当时她被压在何正道身下,可感受到何正道对她的关心,陈思雅觉得那些枪声,似乎也没想象中那样可怕了。相比子弹,她更害怕跟何正道从此变成路人。

    当一个女孩能将替你生儿育女的话都说出来,足以说明她对你的爱。那怕后世推崇不婚的何正道也明白,面对这样的表白,他同样无法拒绝。

    并未推开靠在怀中的陈思雅,相反环上对方的纤腰轻声道:“卿不负我,我不负卿!”

    就在这简短的八个字说出,陈思雅似乎显得有些激动之时。何正道突然听到前方传来的脚步声,很快道:“思雅,有人来了!应该是你父母吧?”

    望着打着手电被特战队员拦下的夫妇,耳力不错的何正道,很快听到这对夫妇的解释。一听父母来了,陈思雅同样吓的跟兔子一样,猛然从怀抱中挣脱开来。

    看着前方路口望过来的父母,陈思雅脸红的跟红布般道:“啊!真是我爸妈,他们怎么出来了?刚才,我跟你那样,他们是不是看见了?”

    ‘怎么?我跟你的事情,他们不知道吗?’

    ‘不是了!只是,只是,算了!我已经到家了,你先回吧!不过,你离开延安的时候,记得跟我说一声。到时候,我也想送你一件礼物。’

    ‘你这是什么话?我又这样不堪入目吗?既然都见到你父母了,我难道招呼都不打离开吗?这也太不礼貌了!行了,赶紧过去吧!天也不早了呢!’

    对于何正道的镇定自如,甚至还很大方表示要见自己的父母,陈思雅觉得不好意思之余,却也知道父母其实也很早,便想跟何正道见面了。

    只不过,两人的关系始终未确定,他们邀请何正道过门多少有些不合适。眼下虽然是夜间,可难得在门口碰到,若是招呼都不打,多少还有失礼的。

    这一点,何正道清楚,陈思雅自然也是明白的。结果只能低着头,怀揣着蹦蹦跳的心情,来到了父母身边。事实上,父母一直都在家里等待她的回归。

    那怕之前已经有人回来通知,说陈思雅暂时在毛太祖那里还有点事情,可能要稍晚才会回来。可今晚延安城的爆炸,两夫妻自然也是听到了。

    想到跟何正道上街的女儿,两人确实有些担心,女儿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尽管夫妇俩都是从事教书育人的工作,却也知道何正道的身份不同寻常。

    一直守在家门口的夫妇俩,听着自家门口的小路上有声音,很快便打着手电走了出来。结果没走多久,便被突然出现的特战队员给拦下。

    透着月光,夫妇俩很快看到似乎靠在一个男人怀里的女儿。觉得有些惊讶之余,却知道女儿跟这个八路军最年青师长的关系,怕是有了一个不小的进步。

    听着陈思雅细声的喊爸妈,没等两夫妇说话,何正道便很客气的弯弯腰行礼道:“伯父,伯母,你们好!晚上因为出了点事情,所以耽误送思雅回来,让你们担心了。”

    ‘你是何师长吧?出事,出什么事情了?’

    ‘其实也没多大的事情,只是今晚可能让思雅受到了一些惊吓。原本吃完饭,我们就准备回来。结果回驻地的时候,遇到一个小鬼子的枪手,就耽误了一点时间。

    说起来,我跟思雅认识也快有半年,一直没到府上打扰,还请两位见谅一二。今天时间太晚了,只怕也不方便打扰你们。若是两位不介意,明天我想上门拜访一下。

    关于我跟思雅的事情,相信伯父伯母也知道。只不过,正道孤身一人投身军旅。本有一浪迹天涯的师傅,可如今同样不知其身在何处。

    最重要的,还是我身为军人,危险只怕无时无刻都存在。思雅是你们的女儿,她有多优秀,相信你们比我更清楚。说实话,我是不想耽误她的幸福。’

    如此直白的话,让站在何正道旁边的陈思雅立刻道:“我不怕!这是我心甘情愿的!”

    自家女儿说出这样的话,让身为父亲的陈文韵最终道:“关于我跟我夫人还有思雅的情况,相信何师长应该也了解。我们就这一个女儿,确实有些太宠她了。

    虽说思雅有文化,我们对其的教育也还不错。但她现在的年龄,确实还有些不太懂事。关于你们的事情,我们也不反对,更多还是需要你们自己拿决定。

    有关何师长的事迹跟情况,我跟我夫人也听说过,知道何师长是八路军中能征善战的将领之一。对于你的人品跟爱国心,我们都是非常敬佩的。”

    就在陈文韵还打算说时,何正道赶忙摆手道:“伯父,你这番话,我可真的愧不可当。吾辈军人,保家卫国乃本份。些许薄名,真不敢当伯父如此夸赞。”

    尽管觉得跟这位有可能成为岳父的教授初见面,没想象中那种大眼瞪小样的情况。可对方一口一个何师长,让何正道多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在这种有可能成为长辈的人面前,何正道觉得还是谦虚一点比较好。而且一旦他真跟陈思雅结婚,那么眼前这对夫妇将来也要他们一起侍奉养老呢!(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