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三零九章 竹筏VS炮艇!
    姑溪河,古称姑孰溪,又名姑浦。长江下游支流,今姑溪河东起丹阳湖口小花津与运粮河相接,西至当涂城西金柱关注入长江,为当涂境内之重要河道。

    这条河也是当涂与外界联络的重要河道,以往这条河上也可谓船运畅通。只是随着日军开始入侵苏沪两地,这些河道也被日军河防部队给控制接管起来。

    只要能通航的河道,日军都会派遣河防部队接管起来。任何从河道经过的商船,都需要接受日军河防部队的检查。而检查,往往意味着都需要花费一笔钱。

    那怕常年在河中打渔的渔民,随着小鬼子河防部队的到来,同样面临无渔可打的处境。那怕姑溪河只是条支流,却也能通行小吨位的浅水内河炮艇。

    了解到这个情况,为了配合从陆路进攻的部队,同样希望能有所建树的日军河防部队,自然不会错过抢功的机会。对他们而方,有河道的地方便是他们的天下。

    此次日军进攻皖南,原本没这些河防部队什么事。可对于主动请战的河防部队,日军方面自然也不会拒绝。不管怎么说,不能打击部队的请战热情嘛!

    更何况,河防部队若是能攻占当涂,也能有利支持进军马鞍山等地的日军部队。在这些河防部队的日军看来,只要他们能首先攻占当涂,那也算是抢了首功呢!

    看着侦察机在上空盘旋后离开,同样很谨慎行军的日军河防部队,也知道侦察机要离开了。但从目前情况看,进入当涂的河道似乎都很安全。

    ‘酒井君,自从我们进入支那,有那支部队能抵挡我们的进攻?在这内河之中,谁又能与我们相抗衡。要我说,加快行军速度,或许夜晚我们能入住当涂城呢!’

    站在一艘浅水炮艇的日军大尉,看着身边的一名日军大尉,笑着说出了这番话。对于此次河防部队出击,随行的日军河防部队官兵,似乎都显得兴奋异常。

    对于他们而言,很多时候只负责河道周围的警戒跟治安,打击内河之中的反抗力量。但问题是,随着华夏海军名存实亡,外加内河部队几近全灭。

    装备了内河炮艇的日军河防部队,在华夏的内河、长江之中,也可谓肆无忌惮。眼下他们还携带了两个中队随行,很多人都觉得此战必胜。

    反观指挥此次作战的日军大尉酒井一木,却很谨慎的道:“石田君,华夏有句古话叫‘小心使的万年船’,此次我们出征当涂,还是需要小心谨慎一些为好。

    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我们即将进入的姑溪河,有一段航道并不宽敞。炮艇经过的时候,需要多加小心才好。若是此战有所损失,我们回去不好向中佐阁下交待的。”

    ‘就这些支那军,你未免也太谨慎了。之前我们不是收到情报,马鞍山地区的支那正规军,都已经仓皇逃到江北那边去了吗?这马鞍山,对我们不设防了。

    就算有人在河道周围伏击我们,他们拿什么武器呢?仅凭几支步机枪,就想挡住我们的炮艇,酒井君觉得可能吗?在内河之中,我们可是无敌的呢!’

    听着旁边这名石田大尉的话,酒井一木却始终相信,不能小瞧任何对手。想想即将围剿的这支部队中,有能闯进南京城刺杀日军将领的士兵,这支部队实力肯定不小。

    更何况,此次他们开来的炮艇,相比在长江中游弋的大吨位炮艇,无论火力还是航速都远远不如。真要碰上炮兵齐射,他们这种炮艇同样扛不住几炮的。

    两艘炮艇打头,后面还有不少渡船拖曳着皮艇跟进。转入姑溪河河道之时,两艘炮艇上的日军机枪手,同样做好了防御作战的准备,警惕着河道两侧的情况。

    经过第一道在酒井看着很危险的河道时,突然河道周围传来一阵枪声。几名站在炮艇外的日军,直接被这些射过来的子弹打死,有些更是直接坠落河中。

    ‘八嘎,反击!’

    被突然响起的枪声吓一跳的石田大尉,立刻命令炮艇上的机枪手,朝河道两侧的枪手反击。跟在炮艇后面拖船上的日军,同样全部躲进了船仓之中。

    唯有堆在拖船甲板的机枪手,趴在沙包机枪阵地中,配合炮艇的机枪手进行扫射。而炮艇上装备的一门短管火炮,同样展开了炮击。

    看着岸边传来的炮弹爆炸声,躲进船仓的日军都显得很兴奋。在他们看来,这些袭击者想依靠步枪捍动他们的炮艇,真的是太不自量力了。

    没多久,船上的日军就看到,躲在河岸边的袭击者,很快就仓皇的从岸边山坡上离开。这一幕,看的船上的日军官兵,似乎都觉得很兴奋。

    ‘嗦嘎!酒井君,看到这一幕我也想起听过的一句华夏俗话螳臂挡车,应该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吧?想用步枪攻击我们的炮艇,这些支那军太可笑了。’

    对于石田大尉的话,酒井大尉总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可具体那里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发现袭击者已经离开,他还是很快下令炮艇继续前进。

    望着从河里捞起的三具尸体,酒井一木看着尸体道:“石田君,看来这些偷袭者的枪法还是不错的。只是他们既然知道我们要来,为何不多派些部队呢?”

    ‘酒井君,打仗总会死人的。这三位勇士,只能说他们的运气不太好。等到攻下当涂城,我会杀三百个支那人,替他们报仇的。天快黑了,我们还是加速前进吧!’

    在石田看来,偷袭他们的这支小部队,应该是一个排级部队。虽说有点少,但在石田看来,这些人敢来伏击他们,就已经值得赞许了。

    随着炮艇继续前行,速度比之前还加快了一些。而这样的袭击,在接下来依旧遇到了两次。三次看上去有点无用功的袭击,似乎也让酒井一木意识到这是在阻击。

    想用这样的行动,阻击他们在河中航行的河防部队?这支部队的指挥战,未免也太愚蠢了吧?但这三次袭击,让酒井觉得应该让部队快速赶往当涂了。

    就在这支河防部队,距离当涂还有五里左右之时。站在一个河道口的宋玉平,笑着道:“好了!我们的客人要上门了!把我们扎好的竹排,放下去吧!”

    在宋玉平的命令下,配合作战的侦察营,很快将扎好的大量竹排全部放进姑溪河中。等到日军炮艇转过一道河弯,便看到河面上顺流而下的大量竹排。

    ‘八嘎,怎么会有这么多竹筏?想用这个阻止我们,太可笑了吧?’

    面对这些大量飘流过来的竹排筏,两艘炮艇似乎不怎么担心。可对于跟在后面前进的拖船而言,这些堵塞河道的竹排筏,多少还是有些危险的。

    最重要的,船上的日军发现,这些竹筏的两头都削尖了。对于铁壳的炮艇,可能构不成什么威胁。可对后方的拖船及皮艇而言,多冲击几次还是很危险的。

    ‘让二号炮艇跟我们并行开道,减速等拖船一起过来。看来对方用这样的战术,还是想拖延我们进攻当涂的速度。但是,这样也是没用的!’

    真的没用吗?

    看着两艘炮艇缓缓减速,后面跟进的拖船也跟了上来。待在岸边的宋玉平,看着身边的四名特战队员道:“怎么样?有把握首发命中吗?”

    ‘队长,这样的活靶子,要是还打不中,我们自己都会觉得害臊呢!放心,保证首发命中!这种铁王八,扛不住几炮的!’

    ‘好!看这天色,没多久就天黑了。收拾完他们,我们也赶紧离开吧!开始攻击!’

    ‘是!’

    在两艘炮艇将竹筏撞到炮艇两侧之时,岸上的特战队员已经调整好迫击炮的角度。等到宋玉平的命令下达,四门迫击炮很快发出了怒吼之声。

    站在炮艇船头的酒井一木,看着这些被撞开的竹排,尽管觉得有些头疼。但依旧觉得,只要给他们一点时间,相信还是能顺利开辟出一条通道的。

    结果就在这时,河岸两侧传来的炮击声,令酒井一木表情大变的道:“卧倒!炮击!”

    伴随酒井一木的大吼,站在他身边的石田大尉同样赶紧弯腰准备躲进船仓之中。可这个时候,四枚迫击炮弹已经从天而降,准确命中了两艘炮艇。

    ‘咣咣’的爆炸声,令炮艇的日军同样觉得胆战心惊。就他们这种小吨位的炮艇,防护力本身就不强,很多地方都只包了层铁皮而已。

    趴在岸边的侦察营官兵,看着特战队四发迫击炮弹,全部命中两艘炮艇,每个官兵都觉得佩服。这样的炮术,那怕他们会使用迫击炮,也自愧不如啊!

    三发急速射之后,其中一艘炮艇直接倾翻在河道之中。失去了前进动力的炮艇,也开始往后方的拖船撞击而去。看着这一幕的拖船日军,立刻显得有些惊慌起来。

    ‘掉头,赶紧掉头,离开这里!离开这里!’

    只是想要在这种本身水速就有点急,又是转弯的河道中掉头,难度自然可想而知。没等这些拖船顺利掉头,岸边的迫击炮弹已经从天而降。

    陷入进退维谷中的这支日军河防部队,覆灭的命运已经进入倒计时了!(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