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三四三章 小分队阻击战!
    对于驻扎大同的警备队官兵而言,他们得知要出城清剿八路军,很多官兵都觉得他们指挥官脑子烧糊涂了。前两个步兵大队怎么没的,这些人就忘了吗?

    说的难听一点,如今在大同的地面,已经不是他们说了算的时刻。尤其看到他们出城不久,城门就被重新关闭起来。很多官兵觉得,他们怕是有出无回了。

    踩在嘎吱响的雪地上,很多警备队的官兵,很清楚在日军眼中,他们就是炮灰部队。如今把他们派出来,到底是作战还是省粮食呢?

    天天待在城里,这些警备队的官兵何尝不知道城中储备的粮食不多了。相比日军联队跟他们警备队的日军,每天大多都能保证粮食供应充足。

    相比之下,他们这些受整编的普通士兵,原本一天两顿干的饭,如今都变成一顿干的。甚至还限定了数量,不似之前那样能吃多少就吃多少了。

    有些脑子活的士兵,看着城外略显荒凉的景色,有些郁闷的道:“这样的天气,让我们出来清剿八路,也不知道那些人脑子想什么。还清剿八路,不被清剿就万幸了!”

    ‘少嘀咕了!让那些鬼子听了,保证没你好果子吃。等下打起来,脑子都放聪明一点。听说八路优待俘虏,若是我们被包围了,一定记住投降。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站在这位新兵身边的老兵油子,很快便说出这样一番话。对于他们这些警备队的士兵而言,给小鬼子扛枪同样也是为了能吃饱饭,真拼命也未必用心。

    说到底,警备队也好,伪军也好,他们都是一群善于趋利避祸之人。对于他们很多人而言,在这乱糟遭的世道里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这段时间,天天窝在大同城的他们,何尝不知道如今大同的天变了。以往嚣张跋扈的小鬼子,不也跟乌龟一样缩在大同城不敢随意外出吗?

    那怕这些习惯听到华夏部队被日军打的溃不成军,可突然发现这世道变了,不少士兵的心思也开始变了。追随强者,方能保存性命啊!

    在很多人看来,警备队被日军训练的时间长,忠诚度要比新扩编的伪军部队要高一些。可实际上,除了一些铁杆的亲日份子外,普通士兵其实都一样。

    所谓的忠诚度,都是看日军能否保持绝对的优势。如果不能,这种忠诚很快便会烟消云散。而警备队的战斗力是不错,但这样的部队更适合打顺水仗。

    顺风顺水的时候,他们也知道痛打落水狗。一旦遇到难啃的骨头时,他们便会恢复二线部队的特质。畏缩不敢上前,大多数的官兵都以保命为第一想法。

    就在日军派出警戒部队,担当本部大队的前哨,看看城外八路军到底做为布置之时。刚刚出发没久的前卫哨兵,就听到前方依旧能看到绿色的山上传来一声枪响。

    ‘啪’的一声枪响,让这些同样小心前进的日军哨兵,很快便趴在路上。被击中的小队长,也很干脆的被一枪毙命。从他脑后流出的血,很快染红了原本洁白的雪。

    在这支前卫哨队中,日军的比例自然要高一些。真让这些收编的华夏人开路,跟在后面的日军同样担心被坑。因此,在前卫哨队中,至少有三分之一都由日军组成。

    ‘八嘎!小队长玉碎了!偷袭的枪手,就要对面那个山坡上!’

    也顾不的地上太凉,其中一个日军军曹立刻指着前方看不出什么异样的山坡说出这样一番话。在其指挥下,立刻有几名日军开始猫腰前进。

    可同一时间,山上的枪声再次响起。前进的日军,那怕看到身边有人倒下,却依旧迈步快速的往山坡上前进。只可惜,小罗圈腿在雪地行进,无疑更加的困难。

    趴在后方的军曹看着自己的手下,被山坡上的枪手一枪一个的干掉。立刻大骂道:“八嘎,你们还趴在这里做什么?起来,给我冲上去,杀死那个该死的偷袭者!”

    就在军曹指挥这些迟疑不前的手下,加入冲锋山坡的士兵时,一发子弹同样很精准的将其额头打爆。军曹连哼一声都来不及,原本抬起的头直接砸进雪窝中。

    看到这一幕的前哨卫兵,也觉得内心有些打颤。毕竟,从山坡到他们这个位置,少说也有三四百米的距离,对方能做到一枪毙命,枪法好的没话说啊!

    那怕从枪声听上去,埋伏在山坡上的枪手似乎只有一个。但这一枪一命的枪法,依旧让他们觉得心虚。人在多,也经不起人家枪法好啊!

    左看右看之时,其余接替军曹指挥权的日军,却依旧愤怒的道:“你们这些怕死的家伙!对方就一个人,你们怕什么?冲,都给我冲过去,分散敌人的注意力!”

    面对这些在警备队中,永远要高他们一头的日军,加入警备队的华夏籍士兵,那怕心不甘情不愿,也只能从趴着的地方起来,硬着头皮加入往山上冲的行列。

    就在这群前卫哨兵,开始呈散线往山坡上搜索前进,并不时开枪射击之时。山坡上,突然一下子响起了激烈的枪声。甚至其中,还有一架轻机枪的声音。

    ‘哒哒哒’的枪声,将冲在最前面的几名小鬼子,直接给打翻在地。而山坡上同样多出来的步枪声,让前卫小队的伤亡率,一下子提升了数倍。

    ‘八嘎!掷弹兵,干掉他们的机枪!’

    其中一个接替指挥权的伍长,很快指挥身边的掷弹兵开始架设掷弹筒,打算对山坡上的机枪实施炮击。可掷弹兵刚刚找好位置,正准备架起掷弹筒时,枪声再次响起。

    看着捂着胸口惨叫倒地的掷弹兵,这名伍长忍不住又骂了一句。而另外一名小鬼子,却很麻利的准备捡过掷弹筒,继续将掷弹筒给架设起来。

    不解决山坡上的机枪,他们这样冲上去,只怕整个前哨队都要死的差不多了。但问题是,一发子弹很快将他的想法,再次给浇灭干净。

    甚至让伍长有些气愤难平的是,随着一声接一声的枪响,围绕着这个掷弹筒,他们添进去十多人的性命。那尸体看过去,都叠加到一起了。

    相比小鬼子的气愤,趴在山坡上的狙击手,却笑着道:“小鬼子,想架炮,问过你大爷没有。来,继续去捡啊!大爷我都省的费心瞄准了!”

    在固定的位置,击毙相对固定的目标,对于狙击手而言无疑是最省事的事情。装备了瞄准镜的改装狙击枪,在四百米射击都能保证精度。

    因此,这些掷弹兵想要架起掷弹筒,真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阻击的侦察小队,机枪手跟步枪手替其充当掩护,让其余日军没办法进入百米距离内。

    看着山坡上横七竖八的尸体,那怕日军伍长很不愿意下达撤退的命令,也只能道:“宫本,你的返回本部,请求中队长派兵协助,调一门迫击炮过来!”

    ‘嗨!’

    其中一名幸存的日军,也知道在前方山坡狙击的小分队,应该是八路的精锐小分队。如果不解决这支阻击小队,他们大部队能顺利从山下的公路上经过,很危险!

    没等这个回返求援的日军跑出多久,就看到一个日军中队在跑步前进。原来跟在后面前进的步兵大队,同样听到前方传来的枪声,立刻加派一个中队赶来支援。

    得知情况之后,带队的中队长立刻道:“八格牙路,就这么些人,也想阻击我们,支那人未免太嚣张了。所有人都加快速度,赶去增援,杀了那些阻击我们的敌人!”

    待在山坡上的侦察小分队,同样看到有人往后方跑去了。去做什么,侦察小分队自然也知道。而带队的侦察小队长,见山下小鬼子趴窝,立刻让机枪手转移阵地。

    甚至每名步枪手,都转换了一下位置。至于狙击手,自然将狙击阵地也给转移了。对于侦察小分队而言,他们还是想看看,接下来小鬼子会派来多少援军呢!

    没多久,看着上百名跑步而来的日军中队,侦察小队长笑着道:“哟!援兵来的蛮快嘛!一个中队,还有一门迫击炮,看来是要一股作气拿下我们啊!”

    ‘队长,看来我们要准备跑路了吧?小鬼子,可是有炮呢!’

    ‘嗯,是啊!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还是要准备撤啊!不过,都给我躲好一点,机枪手等下不要开枪,你先撤!步枪手,每人打一轮,迅速撤!’

    ‘是,队长!’

    虽说看到小鬼子来了一个中队,立刻就选择撤退,多少显得有些丢人。可侦察小队长同样知道,他们这个小分队的战士都是精锐,还是要避免出现伤亡。

    反正他们阻击的时间,也差不多够主力部队进入阻击阵地。仅凭一个步兵大队,就想突破他们的狙击阵地,无疑就是痴心妄想。

    更何况,先前的阻击战中,他们消灭了三四十名小鬼子,已经算是捞到了不少的功劳。现在这个时候,应该见好就收才对。毕竟,这仗应该只是个开始啊!(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