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三六一章 毛巾配尿的作用
    (ps:感谢书友‘武水的小鱼’万赏,加更一章了表谢意!后面还有更新,求各种票票订阅支持!)

    特种弹,主要是指在特殊气候条件、特殊地形条件和遇有特种目标物或为达到某种特定杀伤效果而在战斗中使用的专用弹,一般它不是部队的主用弹。~,

    如现代战争中常常出现的燃烧弹、失能弹、信号弹、毒气弹、细菌弹、烟幕弹及照明弹。还有一种‘臭名昭著’的达姆弹,也可称之为特种弹。

    可在抗战时期,日军所谓的‘特种弹’,其实就是指毒气弹。而且抗战进行到后期,尝到特种弹甜头的日军,可谓每战必用,甚至投降还掩埋了不少在华夏。

    这些掩埋的毒气弹,也给解放后很多东北的百姓带来致命的伤害。对于这些事情,来自后世的何正道,自然也是非常清楚。却知道,这事八路军早晚会用上。

    做为国际社会明令禁止使用的毒气弹,抗战初期日军也少量配备给部队。除了担心国际影响之外,更多的也是毒气弹使用需要特别小心,一不留神有可能误伤自己。

    可对此刻急于突围的第九旅团而言,为了避免被追击的八路军主力围歼,他们只能选择铤而走险。对阻击他们的侦骑营阵地,开始使用特种弹进行炮击。

    看着依旧响彻山林的炮击,突然多了几枚哑弹,不少侦骑营的战士都觉得有些不解。可随着这些炮弹哧哧作响,并且喷出黄*色的烟雾,很多战士立刻脸色大变。

    ‘不好!小鬼子使用毒气弹,快!将毛巾解下来,撒尿打湿毛巾,快!’

    做为独立纵队的精锐部队,侦察旅平时的训练中,也包括如何防御毒气弹的知识。甚至在侦察旅,还有不少部队装备了缴获的防毒面具。

    只不过,对于此刻阻击日军第九旅团的侦骑营战士而言,他们却没有携带这种防毒面具。根据他们所学过的防毒知识,也只能进行简易的防毒措施。

    ‘娘的!这帮小鬼子,看来是要玩命啊!快,都给我快点撒尿,憋着气千万别吸这些毒气。身体尽量趴在战壕里,等毒气散去就安全了。’

    若是今天负责阻击的部队,不是侦察旅的部队。或许这些毒气弹,将重创阻击的部队。可对于侦察旅的官兵而言,他们都有过防毒科目的训练。

    那怕很多官兵知道,用尿打湿毛巾捂在鼻子上的滋味不好受。可相比吸入毒气带来的后果,这点不好受他们都能忍。

    甚至很多捂好嘴跟鼻子的班排长,还适时的道:“把裤腿都扎紧一点,手全部给我缩住袖子里。尽量趴低身子,减少呼吸次数,把脑袋都给我窝起来!”

    事实上,侦察旅的官兵很清楚,小鬼子使用的毒气弹,有些能通过皮肤直接伤害接触者。但目前日军使用的毒气弹,并非真正意义上比较致命的芥子气弹。

    看着山林上漂起的黄烟,山下的步兵联队长同样很意外却很满意般道:“哟息!让这些土八路,尝一下我们帝国陆军的特种弹,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好了,命令我们的工兵,继续上去排雷。不把这些地雷排掉的话,我们今天很难通过这里。速度,一定要抓紧时间。步兵大队,随时做好进攻的准备。”

    ‘嗨!’

    在工兵有些提心吊胆继续上前排雷的时候,令他们长松一口气的是,先前致命的枪声终于不再响了。这说明,山上的枪手,也被他们的特种弹给消灭了。

    实际上,随着野炮中队的特种弹发射完毕,原本浓度很高的山林上,也不时吹来一些微风。在这些风吹之下,原本浓厚的烟雾很快飘散开去。

    对于趴在战壕跟猫耳洞中的侦骑营战士而言,听何正道讲过几种日军常用毒气弹的他们,知道这不是最为致命的芥子气弹。只对吸入者,会带来致命的伤害。

    等到山林中弥漫的毒烟消失,负责阻击的连长立刻道:“各排汇报情况,有咳嗽的战士立刻到后方去接受检查。没情况的,也小心一点!”

    让侦察连长稍稍松口气的是,除了几位在毒气弹周围,吸入几口毒气的战士觉得身体不适,被紧急送往后方医院进行治疗,其余大多战士都逃过一劫。

    针对这样的情况,看着继续在山下排雷的日军,侦察连长同样发狠道:“把我们的掷弹筒拿出来,给我反击一下。娘的,想痛快排雷,没门!”

    相比迫击炮这样的武器太重,配发给侦察旅的日式掷弹筒,携带起来却非常的方便。居高临下的侦察连,也能将掷弹筒发射的炮弹,直接打到正在排雷的工兵队伍中。

    结果就在日军联队长觉得,山上阻击他们的八路军,应该都牺牲的差不多时。山顶上突然响起的‘嗵嗵’声,却令他再次觉得脸色大变。

    伴随声音响起,几枚用掷弹筒发射的榴弹,很准确的坠入扫雷队伍中。先前只插了小旗的地雷,也很快被榴弹给引爆。一时间,公路上扫雷的工兵再次损失惨重。

    ‘八格雅路!他们怎么还没死干净?通知后方的野炮部队,继续使用特种弹,加大剂量。我倒要看看,他们还能坚持多久。’

    看着狼狈逃窜的扫雷工兵,阵地上的侦骑营战士也显得很解气。可阵地上的指挥员都知道,接下来小鬼子的报复肯定又到了。

    ‘回猫耳洞,做好防护准备!估计这个时候,小鬼子又要使用毒气弹了。都给我小心一点,千万别吸进那些毒气。只要把毛巾捂紧,这种毒气弹也不会致命的。’

    经过对先前几名士兵的观察,侦察连长觉得日军发射的毒气弹,是通过呼吸道伤人的。而他们尿浇毛巾的简易防护,效果还是不错的。

    这也意味着,日军想用特种弹催毁他们的战斗意志,也是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几番折腾之后,派来扫雷的工兵基本上死绝了。阵地上负责阻击的侦察营战士,也陆续往后面送了十多人回去。这些人,同样都是毒气弹的受害者。

    面对这种情况,负责进攻的日军联队长,最终只能道:“命令炮兵中队,给我对前方的路面实施炮击。我倒要看看,八路军到底埋了多少多远的地雷。

    还有,去跟后勤大队借几匹骡马跟马车,我有用。等下步兵大队,跟在骡马车后面发动进攻。相信经过几轮打击之后,山上的支那军也不剩多少了。”

    用炮弹跟骡马开路,也是他唯一能想到破除雷阵的办法。既然特种弹没起到期望的作用,那他也只能选择这种,有点浪费炮弹的方式进行排雷。

    不把地雷排干净,他的步兵大队别说进攻,就连冲到山上都会有困难。而炮兵实施首轮轰炸,尽量引爆地下的地雷过后,骡马车则进行第二遍扫雷。

    通过先前的排雷,日军联队长知道埋在路上的地雷,大多都是反步兵地雷。这意味着,如何骡马车经过碾压一下,相信也会将路上埋的雷尽可能清干净。

    相比损失几辆轮车跟几匹骡马,联队长觉得还是士兵的性命金贵一些。最重要的,他们此次带出来的骡马车队,很多都不是他们旅团自备而是抢来的。

    既然是抢来的,又何必太过舍不得呢!更何况,部队每天消耗的物资,也会空出不少骡马车来。用这些骡马车,换手下士兵趟雷,还是非常值得一试的!

    待在山上的侦察连,看着山下日军选择这样的方式排雷,多少也有些无奈。好在先前赶来支援的骑兵营已经到了,这意味着他们阻击的兵力也多了。

    想到这里的侦察连长,适时道:“让骑兵营派两个连长过来,另外把他们带来的迫击炮也带过来。狙击手,等下重点打击小鬼子的骡马车,不能让它们冲到公路上去。

    既然小鬼子想要骡马替他们趟雷,那我们就将公路变成这些骡马屠宰场。堵住这条公路,我看接下来这些小鬼子,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娘的,这次我们非跟他们玩命不可!”

    先前几轮毒气弹的攻击,让守卫阵地的侦察连,同样付出了不菲的代价。从阻击阵地上,几乎被炮弹炸了一遍的现场,便能看出先前日军往山上倾泄了多少炮弹。

    眼下小鬼子的野炮终于不吭声了,侦察连长也不管对方是不是还有炮弹。他只知道,眼前他们守卫的这条公路,必须想尽一切办法给堵住。

    坚持的越久,他们的胜算就越大。相比打算突围的第九旅团,部队只会越打越少。率先赶到庙沟地区的侦骑营,相信他们的兵力会越打越多。

    有这样的自信,守卫隘口的侦察连,大多都无惧生死。在他们看来,如果能用一个连长换一个日军旅团,他们都会觉得很值。

    而赶来增援的骑兵团,还给他们增派了一营的兵力。这意味着,此刻守卫隘口阻击阵地的部队,已经从一个连增加到一个加强营。

    但相比此刻,已经用过餐却等的有些心焦的第九旅团而言,守卫隘口的部队无疑还是少了一些。可既然如此,日军想要顺利攻下隘口阵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