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三九八章 卓资防御战(2)
    在独立三师阻击阵地前沿,已经集结待命的日军坦克装甲车,隆隆的发动机声淹没在猛烈的炮火声中。而阵地上的八路军战士,同样咬牙忍受着重炮的洗礼。

    从日军拂晓便开始如此猛烈的进攻,阵地上的八路军官兵都知道,炮火平息之后,便是日军的大举来袭。这意味着,残酷的阵地防御战便会打响。

    考虑到第十二步兵旅团之前碰到的地雷阵,日军重炮实施炮火打击的时候,甚至连八路军的前沿阵地都炸了一遍。不时引爆的地雷声,证明他们的猜测很正确。

    配合坦克部队行动的步兵,看着前方硝烟弥漫的阻击阵地,同样觉得这样的场景看着很舒服。对担任进攻突破任务的他们而言,八路军越倒霉,他们越高兴。

    反观躲进防炮洞的八路军官兵,看着不断坠落的土石,同样知道重炮在他们的阵地上肆虐。但提前建立了坚固防炮坑洞的他们,也不用担心坑洞被炸塌。

    除了这些防炮坑洞之外,为了构筑这些阻击阵地的工事,前段时间独立纵队运输了不少水泥跟钢筋。加上土石叠加,那怕重炮打上去,也不用担心坑洞的承受力不够。

    ‘娘的,小鬼子的炮弹不要花钱吗?这打起来,怎么没完没了啊!’

    躲在坑洞中的八路军战士,听着阵地上已经响彻了近半小时的炮击,同样觉得为耳朵都有点被震聋的错觉。但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也是不敢走出坑洞的。

    蹲在旁边的战士笑了笑道:“估计小鬼子是想一次性解决战斗呢!不知道,等下让他们灰头土脸的时候,估计这帮小鬼子又要抓狂了。看到那几个人背的大长筒子吗?”

    ‘看到了?咋了?’

    ‘听连长说,等下小鬼子的坦克,不用我们对付。那些背大长铁筒的,都是纵队侦察旅的,司令员亲自派到我们师支援我们作战的。估计,肯定是什么新武器。

    真羡慕侦察旅的那帮家伙,纵队有什么好武器,都是提前先装备他们。若是他们能对付小鬼子的坦克,接下来的阻击战就要好打的多啊!’

    那怕在何正道看来,小鬼子现在装备的坦克,大多都是豆丁系列的坦克。可对于阻击部队的战士而言,面对这种坦克,他们的步枪机枪都无能为力。

    就拿三团在卓资边境进行的阻击战,面对小鬼子坦克的突击,他们能做的就是提前埋伏好爆破手,隐藏在战壕或弹坑之中,等到小鬼子过来的时候抱着炸药包引爆。

    这样做,成功机率还不高。毕竟,掩护坦克进攻的步兵,同样不会让人轻易炸毁对他们同样提供掩护的坦克。爆破手引爆炸药包,有时也变得很困难。

    听着坑洞外传来的爆炸声,坑洞里的八路军战士同样在交头接耳闲聊。也有一些战士,则擦拭着手中的武器,随时等待命令冲出坑洞,打击突击阵地的小鬼子。

    随着半小时的炮击结束,日军的炮兵开始进行火力延伸,已经发动的坦克也开始缓缓向前推进。而此刻,坑洞中很快传来刺耳的哨声。

    ‘出,出,出!赶紧上阵地,抓紧时间修复工事,准备战斗!’

    负责指挥的班排长们,指挥着各自负责的部队,进入他们先前负责的战壕之中。看着有炸塌的工事,潜入战壕中的战士,很快拿起铁铲开始修补工事。

    在这个过程中,进击的日军坦克开始向八路军的阻击阵地发动炮击。尽管只是口径不大的坦克炮,可依旧令阵地上的八路军,不得不小心躲避这些炮弹。

    好在阵地上的战壕挖掘的够深,只要炮弹不是落到战壕之中,也不用担心被爆炸的弹片击中。可进击的坦克数量不少,总有炮弹能直接命中战壕中的战士。

    看着被炮弹击中的战士,有些当场牺牲,有些却被弹片击中。阵地的战壕之中,不时响起大吼声道:“卫生员!卫生员,这边!来两个人,给他按住伤口。”

    对于这些被击中的战士,现场指挥的班排长都显得很心痛。毕竟,只要有伤亡,这些战士都将退出战斗。这也意味着,尚未接战他们便有了战斗减员。

    只是让进击小鬼子有些意外的是,这一次八路军布设的雷区,似乎比他们想象的更大。有坦克刚刚进入一公里的距离时,便不幸遭遇八路军埋设的反坦克地雷。

    ‘轰!’

    爆炸声响起,日军坦克的履带很快就断裂开来。坦克中的驾驶员,同样被剧烈的冲击波,炸的晕头转向。跟在坦克旁边的步兵,同样有几个被弹片给击中。

    从坦克中钻出来的坦克兵,看着断裂的坦克履带,同样很气愤的道:“八嘎!该死,他们怎么连反坦克地雷都有。一定是苏联人,给他们提供了这种技术!”

    做为关东军的坦克兵,他们一直觉得能称为对手的只有苏联远东军。类似这样的反坦克地雷,他们在华夏战场,还真是第一次接触到。

    除了反坦克地雷,坦克不时引爆的反步兵地雷,令随坦克行动的小鬼子步兵,同样觉得胆战心惊。在他们看来,八路军在前沿阵地布这么大的雷区,有些丧心病狂啊!

    那怕知道前面布了不少雷,可已经发动进攻的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往阵地上面冲。阵地上的八路军,承受着小鬼子坦克炮的打击,小鬼子则承受着地雷的打击。

    这样一来,双方尚未短兵相接,彼此的伤亡似乎也一样。看着那些趴窝的坦克,后方指挥战斗的日军指挥官们,同样觉得有些心头恼怒不已。

    毕竟,每辆坦克对于日军而言,都是弥足珍贵的东西。损毁一辆坦克,对于他们而言远比损失一些步兵更心疼。可问题是,这就是战争啊!

    伴随着坦克终于突破那些没被引爆的雷区,看着趴窝在前沿阵地的坦克,还有死伤不少的步兵。陆续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日军,同样觉得有种兔死狐悲的哀伤。

    进入四百米距离之时,不少坦克上的机枪也开始发出了怒吼之声。在机枪轰鸣之声响起,阵地上的狙击手们,同样展开了无情的猎杀。

    相比小鬼子的机枪,更多是针对阵地上的八路军进行盲射,希望压制八路军的火力,替步兵进攻创造机会。阵地上的狙击手,却很冷静成稳猎杀着小鬼子的步兵。

    冲在最前面的步兵,都成为狙击手首要击杀的目标。这种情况下,很多冲在最前面的日军坦克旁边,掩护他们的步兵已经所剩无几。

    而阵地上的八路军战士,更多都躲在战壕之中不敢随意抬头。毕竟,小鬼子坦克机枪的威力,还是不容小视的。挨上一发,不死也重残啊!

    躲在阵地上的八路军战士,看着此刻冷静躲在战壕之中,将一枚炮弹模样的东西插进那铁筒之中。甚至不让人靠近铁筒的后方,战士们也好奇这武器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在小鬼子的坦克,进入一百多米距离的时候,担当观察手的侦察兵立刻道:“瞄准!”

    操控火箭筒的战士,死死盯着越来越近的坦克,等到坦克进入射程之后。立刻按下手中的扳机,巨大的尾焰喷吐而出,令围观的战士也吓一跳。

    看到喷出的火焰,他们终于知道先前为何这些侦察旅的战士会说,身后不要站人。被这样的火焰给烧到,估计也够呛。但这些火焰,正是将炮弹推出的动力所在。

    反观此刻躲在坦克里的小鬼子,看着前方八路军的阻击阵地上,突然传来巨大的呼啸声。负责操控机枪的小鬼子,能够看到那飞速袭来的黑影。

    ‘八嘎!这是什么武器?快躲!’

    很可惜,坦克这样笨重的家伙,又是在行进当中。如何能够在短时间内,做到移动位置呢?伴随炮弹跟坦克接触,巨大的爆炸声瞬间响起。

    看着被打出一个洞眼的坦克,先前被坦克压制火力的八路军战士,也情不自禁的道:“打的漂亮!这铁筒子,还真厉害啊!小鬼子的坦克,跟纸皮做的一样。”

    一颗颗致命的火箭弹从八路军的阻击阵地上飞出,被那些小鬼子步兵寄以厚望的坦克,一辆辆的被击毁。更致命的是,爆炸似乎都是在坦克内部被引爆。

    相比先前被反坦克地雷炸趴窝的坦克,此刻被火箭弹攻击过的坦克,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被催毁。趁着这一波的反击攻势,八路军指挥员也下达了反击的命令。

    ‘轻重机枪,全面开火!给我狠狠的打!’

    伴随这些指挥员下达全面开火的命令,跟随坦克移动的日军步兵,也成片成片的被收割。这一幕,令山下原本等待阵地被突破消息的日军目瞪口呆。

    ‘八嘎!他们到底使用了什么武器?战防炮吗?他们怎么有战防炮?’

    类似这样的惊叹之声,却也扭转不了那些坦克覆灭的命运。本身就在爬坡当中的坦克,在前面的坦克趴窝之后,那怕他们想掉头退出战斗,却也不可能做到了。

    这一幕,令山下的小鬼子指挥官,顿时觉得这一仗怕是真正难打了!(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