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四一七章 夜袭乌城(上)
    (ps:今天又是五更!求点月票支持啊!月票越多,这更新动力就越强啊!)

    关于城中伪军开小差的情况,在城外设卡的八路军自然也是知道的。敢出城的伪军,其实大多都是知道八路军政策,知道他们不会受到什么严厉处罚才敢逃出来的。

    这些伪军逃跑的时候,也没忘记把枪支一并给带走。到了城外,看到拦住他们的八路军,根本没二话大多都举手投降。而这些枪,就是伪军所谓的买路钱。

    随着这些伪军的逃跑,城外的八路军对于城中的形势,自然也知道不容乐观。那怕他们知道伪军不堪重用,却也不会找这些伪军的麻烦,对他们大多都是缴枪了事。

    看着这些很老实投降的伪军,负责设卡的八路军连长,也很严肃的道:“虽然你们是主动投降,按照我们八路军的政策,可以给予一定的宽大处理。

    只是对于你们这些人,在担任伪军期间,有没有做出伤害老百姓的事情,我们还需要进行更细致的调查。对了,你们当中谁的职务最高?”

    被询问的伪军,很快一个中年人小心的举手道:“长官,你好!我是他们的排长!我们都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这些人,其实都是被小鬼子抓壮丁的。”

    ‘行了!你们有没有问题,还需要经过更细致的调查。现在你们需要跟我们的书记员做一番登记,说明你们是那里人,在伪军中又当兵多久,这些都需要如实交待。

    至于你,跟我们走一趟吧!有些事情,我们首长需要听一下,如今城里的具体情况。放心,不会把你怎么着。只要你们真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就不会把你怎么着的!’

    望着差点被吓尿的伪军排长,将他们拦下的守备连长,觉得有必要把这个伪军排长带到后方的营指挥所。毕竟,身为伪军排长,知道的事情肯定比普通伪军多一些。

    看着这些八路军战士,虽然对他们表现的很警惕,可动作还算温和。决定当逃兵的伪军,也很老实跟着这些八路军,去做什么所谓的身份鉴别登记。

    当这个伪军排长,很老实告知城中他所知道的情况之后。守备营长将其交待的情报,又传递到上级指挥部,直到最后汇总到张诚的指挥部。

    这样的情报,近段时间一直都有。这封审讯报告现在被送到指挥部,更多还是因为今天晚上就要发起总攻。城中日伪军有何动静,也是张诚需要关注的。

    但从现在看起来,城中的日伪军似乎并不知道,今晚城外的八路军将发动总攻。这就意味着,他们今夜发动的突然袭击,相信会打城中日军一个措手不及。

    ‘看来城中的伪军已经军心泛散了,这段时间逃出城的伪军,只怕已经有上千人。现如今,城里的小鬼子,都不敢让这些伪军上城墙参与守城。看样子,是不放心!

    今晚总攻打响之前,让炮兵旅用75野炮照例炮击几下,麻痹一下城中的小鬼子。命令其它参与进攻的部队,行动的时候尽量小心一点,不要过早推到城门口。

    等到炮兵旅展开总攻炮击之后,部队再向城中推进。至于装甲团,在东门口待命。一旦城里的侦察营打开城门,看到信号弹之后,命令他们立刻发起突击。

    配合装甲团作战的一团,要保证我们坦克跟装甲车的安全。如果晚上我们想少出现一些伤亡,就必须依靠坦克跟装甲车的突击跟攻坚能力,步兵一定要配合好。’

    ‘是,师长!前番装甲团合练的时候,除了侦察旅跟他们训练过步坦协同战术,我们一团也是训练时间最长的部队,相信一团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随着时间慢慢接近傍晚,看着跟前几天一样,陆续开始返航的日军战机。在隐蔽点休息的八路军,也开始陆续起来等待吃饭,准备晚上的总攻战斗打响。

    五点钟,参与总攻的各部队,在各团团长指挥下,陆续向乌兰察布城进发。等到夜幕降临之时,同样将火炮推出隐蔽点的炮兵旅,野炮营率先展开了炮击。

    看着城外传来的隆隆炮声,躲在城上的日军立刻拉响警报道:“炮击!”

    这样的情况,对于城中的日军而言,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基本上,每天只要天黑的时候,白天空军找不到的八路军炮兵,就会对他们实施炮击。

    那怕每次炮击的时间不长,可就是这种动不动来上一轮的炮击,还是让城中的日伪军担惊受怕。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今晚这轮炮击的目标,到底会是那里。

    至于城中的炮兵联队,在前几晚的反击中,已经被炮兵旅的重炮营催毁的差不多。仅剩的几门山炮跟野炮,日军同样不敢轻易还击,生怕再次遭到八路军重炮的打击。

    听到警报声响起的日军守备官,同样忍不住骂道:“八嘎!每天都是这样,这些八路军到底想做什么?难不成,他们以为每天往城里打上几轮炮弹,就能让我们屈服吗?”

    ‘大佐阁下!只怕八路军的炮击,不完全是针对我们的。他们这样持续的炮击,是用来催毁我们士气的。虽然对我们没用,可对那些皇协军还是很管用的。

    先前山本少佐从皇协军那里回来,又带回几百名皇协军携带枪械逃跑的事情。这段时间,皇协军的军心士气可谓跌到谷底。想要他们配合作战,只怕没指望了!’

    参谋官的话,令日军守备官同样骂道:“这些不中用的东西!八路军还没攻城,他们就吓成这个样子。若是他们真攻进城里来,估计他们肯定会主动向八路军投降。

    对了,武装我们侨民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指望这些皇协军,还真不如指望我们的侨民帮忙守城。发放给皇协军的武器,不如全部用来武装我们的侨民。”

    ‘大佐阁下,这事只怕不行!如果真这样做的话,只怕整个配合我们守城的皇协军师,将会真正的大乱。在这支部队中,还是有一些人值得信任的。

    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那些当逃兵的皇协军,大多都是他们抓的壮丁。平时没经受太严格的训练,更多都是用来守城巡逻,很少派他们执行作战任务。

    现在依旧在城中的皇协军,不少都是配合我们进行过下乡扫荡任务的皇协军。这些人,只怕得不到城外八路军的优待政策。因此,他们只能依赖我们的保护。

    如果他们落到八路军手中,只怕他们当中很多人,都会受到八路军的公审枪决。所以,对于这些当逃兵的皇协军,其实我们也不用太过在意。

    这些逃兵都是懦夫,他们根本派不上用处,甚至有可能在战斗中给我们添乱。等到这些意志不坚定的懦夫走干净,剩下的皇协军就是我们值得信赖的人。

    只要给予他们一些承诺,我相信这些皇协军一定会英勇作战的。对于这些人的嘴脸,我想大佐阁下应该比我更清楚。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多给他们一点宽容!’

    在两人闲聊的时候,城外打进来的炮弹,似乎又一次的打空了。除了几个倒霉的伪蒙汉奸房子被炸之外,守城的日军倒是一根毫毛都没事。

    收到巡逻队员上报的情况,守备官也很高兴般道:“哟息!让皇协军派队人过去,替他们收拾一下残局吧!我想这样的差事,皇协军应该不会拒绝吧!”

    ‘那么收拾的东西?还是老规矩吗?’

    ‘这个当然!不过,鉴于目前的形势,可以让他们多得一成!’

    ‘嗨!’

    对于这些被炸死的伪蒙官员,城中的守备官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可惜。实际上,真正值得日军重视的伪蒙官员,大多都被接进军营这边居住,很少出现被炸的可能。

    至于那些居住在城中民居的伪蒙官员,大多都是伪蒙政府中的一些下属官员。在八路军攻打乌兰察布的时候,他们都是第一时间带着家财跟家人,逃进乌兰察布期望得到庇护。

    光明正大抢劫这些伪蒙官员的财富,小鬼子自然不好做。如今这些汉奸的屋子被炸,让皇协军以堪查跟解救的名义去帮忙,搜刮掉他们的财富,则显得更聪明。

    就算有伪蒙官员抗议,最终日军只需要处罚几个伪蒙军官,他们分到的财富,自然也是属于他们的。说到底,脏活都由皇协军干,日军只需要坐享其成就好。

    这些被日军任命的守备官,或许行军打仗不算精通。可随着他们担任守备官,看到这些不时给他们送钱的土豪劣绅,这些人也开始变得**起来。

    相比那些部队中的军官,他们可以凭借战功得到晋升。这些守备官,他们则需要治安成绩,以及一定的金钱去上交给更高级别的守备官获得晋升提拔。

    可以说,如今对于很多日军佐官而言,担任一些县城的守备官,无疑也是一个美差。只要搜刮的手段高明,他们在卸任的时候,个人财富都会得到巨大提升。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日军守备官这种**,也意识着日军战斗力也在退化之中。而实际上,驻守各城的日军守备部队,跟经常参战的野战部队,战斗力确实有所不足。

    说到底,小鬼子也是人,贪婪之心这种东西,他们也是存在的!(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