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四四二章 优待俘虏的资格
    (ps:今日第五更了!求点月票支持一下喽!每天上万的更新,蚊子真心很拼了!还请给点动力支持一下吧!)

    战场之上,胜者为王!失败者,往往是没有话语权的!

    既然第十二师团的残部,最终选择放下武器停止抵抗,希望借此获得战俘待遇。那么八路军也用不着太过客气,提出先缴他们的械,再同其进行谈判的条件。

    当然,这在王天林的嘴中,便成为日军投降的诚意。至于武器被收缴之后,要怎样对待这些小鬼子,那还不是任由八路军说了算。

    面对王天林的坚持,代表第十二师团前来谈判的中村牧一,同样找不到太多拒绝的理由。既然他们选择投降,那自然也要证明他们的诚意。

    为了进入敌营收缴武器官兵的安全,王天林提出这样的要求,自然也是合情合理的。而王天林的这个‘合理’要求,很快被传达到了人见秀三这里。

    得知这个情况,人见秀三稍显意外的道:“负责谈判的,不是八路军的最高指挥官吗?”

    ‘是的,将军!听那些八路军讲,此次与我们作战的八路军最高指挥官,正是八路军独立纵队的司令员何正道。只不过,他并未参与先前的谈判。

    按照他们的介绍,负责此次谈判的人,是独立纵队的参谋长,一个姓王的将军。他们的军装看上去都差不多,很难分辨他们的真实身份。不过,看上去对方的身份应该不假!’

    回来汇报谈判情况的佐官,很快如实汇报了先前谈判的经过。听到这里的人见秀三,也知道八路军穿的军装,看上去虽然很统一,但同样很难分辨。

    此次出关之后,人见秀三知道穿八路军军装的,都是八路军的正规军。至于那些游击队,大多都只穿百姓的服饰。这样的军装佩戴,多少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至少相比中央军跟晋绥军,他们很多能够凭借军装领口的军衔,确立这些人的军衔跟职务。面对八路军的话,或许只能通过年龄去判断,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

    正是这种有点别扭的军装,让很多日军军官都喜欢称八路军为‘土八路’。而八路军的军装颜色,确实是比较常见的土黄*色。一堆人站一起,还真难分辨谁是军官谁是士兵。

    既然选择了投降,那就别想保留什么更多的颜面。事实上,做出投降决定的那一刻,人见秀三已经意识到,他没什么再跟八路军提要求的资格。

    想到这里的人见秀三,叹息的点点头道:“好吧!命令我们阵地上的部队,开始成建制向八路军投降。但是,希望八路军能够确保我们勇士的安全。

    至于医疗所那边的情况,还是等八路军进来之后,让他们派人将伤员转移吧!希望八路军能跟支那的百姓一样,多一份仁慈之心,善待我们受伤的勇士吧!”

    若是这番话被何正道听到,估计会吐这个老鬼子一脸。现在知道华夏的百姓仁慈,那以前对待华夏的百姓时,这帮小鬼子怎么就不知道善待华夏的百姓呢?

    有了人见秀三的命令,趴在最后一道战壕中的小鬼子,很快便在一些尉官的带领下走出战壕,在八路军拉起警戒线的区域放下武器投降。

    由侦察团担任的受降部队,在李向东的带领下进入孔家沟的核心营区,接收小鬼子的遗留的物资。至于一些机密的文件跟资料,人见秀三也提前让人烧毁了。

    等到李向东带领侦察团,进入伤兵满员的医疗所,看着那些似乎长松一口气的小鬼子医护兵,以及那些脸色惨态却渴望活着的小鬼子伤员,同样觉得有些头大。

    ‘旅长,我说这些小鬼子怎么会选择投降,原来有这么多伤兵。狗*娘养的,这么多伤员如果要我们帮忙治疗,那要浪费我们多少药品?’

    带队的团长,看到这一幕忍不住说出这番话。既然接受了小鬼子投降,那这些小鬼子的伤员,他们自然不好跟以前那样,直接省事的一颗子弹解决掉伤兵。

    反观看到这一幕,同样有些不爽的李向东,却只能道:“将这个情况,汇报给司令员。另外从后方筹集一批担架,找一些小鬼子的俘虏,让他们过来抬这些伤员。”

    ‘是,旅长!’

    正在关注受降事宜的何正道,听完侦察团的汇报,同样有些皱眉道:“娘的,我就说小鬼子那有这么好心向我们投降!敢情,他们现在是伤兵满员,想让我们救命。”

    听着何正道的抱怨,王天林也苦笑道:“司令员,看来我们接了一个烂摊子。近两千名小鬼子的轻重伤员,加上我们纵队受伤的伤员,那要准备多少药品啊!”

    ‘去跟那个小鬼子的参谋长说,要我们接收这些伤员可以,但药品必须由他们自备。我们八路军穷,储备的那些药品,救我们的兵尚且不足。那有多余的药救他们!’

    ‘好吧!我跟他说一下!’

    等到中村牧一听到王天林的话,同样道:“请王将军放心,上午的时候,我们已经向华北方面军索取了一批药品。这些药品,应该足够救治我们的伤员。

    接下来这批药品,我们也会全部上交给你们。只是希望,在救助我们伤兵的事情上,王将军能多费一点心。在治疗的事情上,我们师团的医护兵会负责的。”

    听到这话的王天林,有些心情不好的道:“敢情你们是早有准备啊!”

    而这个时候,担任翻译官的何正道却开口道:“中村参谋长,救治伤员是个漫长的过程。那怕你们准备了药品,但你们应该知道,你们的伤员数量太多了。

    我们八路军穷,药品更是稀缺品。此次因为你们的进犯,我们同样付出了不菲的代价,同样有很多伤员需要等待治疗。对于这种情况,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

    面对何正道的反问,中村牧一也知道,治疗这么多伤兵,其中还有不少重伤员,确实是件费时费力的事情。最重要的,治疗期间人力物力都要八路军支持才行。

    受了伤的伤员,大多都需要补充营养。这种情况下,若是八路军给这些小鬼子的伤员提供营养品。那受了伤的八路军官兵,又会做何感想呢?

    尽管承认有些坑了八路军一下,可中村牧一多少觉得有些脸上挂不住。直接道:“王将军,你的部下是不是太放肆了?这种事情,他一个翻译官能随便发表意见吗?”

    听到这话的何正道,却冷笑道:“我们八路军讲究官兵平等,我做为参谋长的随行参谋,我自然有权力提出我的意见。想让我们免费救助你们的伤员,你们未免想的太好了吧?”

    而这个时候,听到中村牧一这番话的王天林,也很认真的道:“不错!在涉及谈判的事情上,他也可以替我发表意见。你们确实需要,给我们一个接收的理由!”

    见王天林要自己给一个理由,中村牧一也觉得有些无奈。若是不给八路军一个合适的理由,将来这些伤兵落入八路军手里,想怎么做不都由八路军说了算。

    三天两头治死几个,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这年头伤员的死亡率还是蛮高的。看来他们想算计八路军一下,还是有点难办啊!

    等到让人将人见秀三给带来之后,中村牧一做了一个介绍。这位少将旅团长,看了看王天林跟何正道,突然说出的话,却令中村牧一吓一跳。

    ‘何将军,你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理由?对于你们八路军的一些政策,我们也是有所了解的。面对已经放下武器投降的我们,你们真的能不管不顾吗?’

    看着人见秀三对自己说话,并且叫破自己的身份,何正道确实觉得有些意外。那怕中村牧一也觉得,人见秀三是不是叫错人了?这不是王天林的翻译官吗?

    更何况,眼前这个年青的八路军,看上去比这支部队很多士兵都要年青。这样年青的人,真是眼前这支强大部队的最高指挥官吗?

    见对方识破自己的身份,何正道也没觉得有些尴尬,笑着道:“看来你应该看过有关我的资料,竟然你现在是第十二师团的最高指挥官,那我也可以给你一些答复。

    自从你们发动侵华战争那天起,被你们俘虏的华夏战俘都获得什么下场,你们应该比我们更清楚。你们对待我们的战俘残忍无比,现在却让我对你们抱以仁慈。

    你觉得,你们有什么资格,索要这种不对等的特殊待遇呢?还是那句话,你想让我们尽力救助你们的伤员,你们就必须给我们一个救助的理由。

    不要用我们优待俘虏的政策做要挟,你应该知道你们现在是向我独立纵队投降。如果处理你们,也是由我说了算。救助一个伤兵的成本,你应该也是清楚的!”

    看着何正道不卑不亢的说出这番话,人见秀三多少能感觉到,何正道不是一个好说话的将军。做为八路军实力最强的一方将领,他也确实有说这番话的资本。

    最重要的,如今的八路军在对待日军俘虏的政策上,并没跟历史上那样给予特殊优待。八路军的优待俘虏政策,其实更多是早前红军时期的政策。

    对于身为侵略者的小鬼子,很多八路军将领也都同意何正道建议的,只对真心投降的小鬼子给予优待。这所谓的‘真心’如何评判,那自然由八路军说了算!(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