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四五一章 俘虏的用处!
    酒,对于很多军人而言,都是很喜爱的东西。←,当然,这个东西也是很令军人头疼的事情。尤其对于战斗部队而言,酒这种东西更是被明令禁止不得在战场上出现的东西。

    可在独立纵队,很多时候酒也是庆功的好东西。对于很多血战一番的官兵而言,能喝上一碗酒那就是最大的嘉奖。而这年头,粮食都略显不足,更何况用粮食来酿酒。

    对于请两个小鬼子少将喝酒,何正道虽然有些不情愿。可他知道,酒桌之上沟通交流一些东西,要比干巴巴坐着谈话好的多。酒桌文化,对于军人而言都通用。

    邀请两人坐下之后,何正道笑了笑道:“这样的酒局,想必两位也觉得有些古怪吧?对于我而言,酒是用来招待朋友的,而两位却是被我俘虏的敌人。

    一般而言,对待敌人我更喜欢用手中的枪,而不是杯中的酒。只不过,两位也是一军之将,那怕此刻你们的身份是我的俘虏,但我觉得还可以陪你们喝两杯。

    原因也很简单,你们最后做出的决定,尽管让我觉得有些遗憾。但我们都是领兵之人,同样知道继续交战下去,只怕我的进攻部队,同样需要付出不小的伤亡。

    这一次,为了反击你们对我军根据地的进攻,我独立纵队同样伤亡不小。可以说,如果不是你们主动投降的话,此次进犯我根据地的敌人,我会一个不留的消灭。

    不论你们是出于何种用意,最后做出放下武器的决定,做为指挥员,我也应该谢谢你们最后做出的决定,让我指挥的部队,能避免继续扩大伤亡。

    虽然我们是敌人,但我们的身份应该也是一样,那就是军人更是将军。让听从我们指挥的士兵多活下来,这个目的我想应该也是相同的,两位觉得是这个道理吧?”

    说完这番话的何正道,拧开酒瓶将一瓶地瓜烧平均分到三个大瓷碗中,将其中两碗推了过去道:“我知道你们喜欢喝清酒,不过我们华夏军人更喜欢喝烈酒。

    这酒虽然没什么名气,但我军的官兵都比较喜欢,觉得这酒够劲,最重要的还是这酒便宜。可就算如此,我军当中能喝上这种酒的官兵,事实上还是不多的。

    这个时间也太晚,我也不想劳烦我的部下去做什么下酒菜。剥点花生下酒,希望两位将军也别觉得有损你们的身份。那怕我军的主席跟总司令,平时喝酒也是如此。”

    伸手示意之下,两名少将那怕觉得有些意外,却也道谢之后将酒碗接了过来。闻着碗中白酒散发的浓烈酒香之气,他们同样知道这种酒,在华北跟西北很常见。

    只是做为日军少将,他们以往也有喝烈酒。但那些酒,大多都档次比较高。这种没什么包装跟讲究的地瓜烧,大多都是他们部队普通士兵偶尔偷喝的酒。

    那怕他们比较热衷喝国内生产的清酒,但那些的清酒普通士兵的冿贴,只怕也买不起。有条件喝清酒的小鬼子,大多都是日军的一些军官。

    接过酒的人见秀三,似乎有些意外般道:“你们的毛太祖跟朱总司令,都喝这种酒吗?据我所知,这种酒是用红薯跟高粱简单酿造出来的,这酒应该很低廉的吧?”

    ‘看来人见先生,对我国的酿酒工艺也有所了解啊!红薯跟高粱,本身就是我国百姓常用的主食。价格低廉不意味着酒就不好,相反这酒在我看来很不错。

    虽然口感不是很好,但那怕喝酒也不会上头。相比一些用酒精勾兑的白酒,我觉得这种小酒坊生产出来的地瓜烧,其实真的很不错,我们主席跟总司令都很爱好。

    可即便如此,一般情况下,我军的高级指挥员跟领导,其实也很少喝酒。不是说他们不懂得享受,或者说不喜欢喝酒。而是他们知道,自我约束纪律的重要性。’

    自我约束,对于很多身居高位的人而言,是个很需要素质才有可能做到的事情。身居高们,权力的提升,也会滋生各种各样的问题,这时就显示出自我约束的重要性。

    虽说现如今的八路军条件比红军时期好不少,可从上到下依旧提倡节俭的生活方式。那怕毛太祖跟朱老总等人,除了冿贴相对高一点之外,其它待遇跟普通干部没什么区别。

    至少在何正道看来,如今中央跟八路军绝大多数的干部跟军官,都称的上人民公仆。只是林子大了,会滋生出一些腐败的问题,也是再所难免的。

    只是在这一块,目前中央跟八路军方面都监管的很严。对于那些大吃大喝,或者敢贪污受贿的干部或军官,对待他们的处理,也是极其严厉的。

    腐败这种东西,那怕从后世而来的何正道依旧知道,这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甚至现如今的国民政府,最后会兵败如山倒,跟他们军政两界盛行腐败也有很大关系。

    上行下效之下,腐败问题烂到骨子里的政府跟军队,又如何指望他们代表国家跟百姓的利益呢?想想老蒋后期组织的反腐,最终不一样不了了之了吗?

    在这一点上,本身在赣南苏区就过惯了苦日子的毛太祖等人,同样知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吃苦’的道理。现在,还远不到让他们享清福的时候。

    看着喝一口就呛到的中村牧一,何正道也笑着道:“中村先生,这酒可是烈酒,需要慢慢品尝才行。趁着还有点时间,我们一边喝一边聊点事情吧!”

    ‘好!’

    呛到的中村牧一,也没想到这酒竟然这么烈。一口喝下去,感觉被刀刮一样。可不得不说,经历那阵火辣的阵痛之后,他同样觉得这酒够劲。

    相比之下,细细品了一口的人见秀三,虽然觉得这酒确实很烈。但对于此刻的他而言,也知道今后想喝酒的机会,只怕真心不多了。

    剥着花生米喝着地瓜烧,何正道也没隐瞒直奔主题的道:“两位,今晚找你们喝酒,一来是了解一下你们对俘虏营有什么意见,二来就是想提前告诉你们一件事。

    关于你们被俘的事情,如今只怕你们军部都已经知道了。前几天我们返回的时候,白天都有大批你们的飞机在天空搜索,至于搜索的目的是什么,相信不用我明言。

    也许你们在做出那个决定时,便已经意识到会有这种结果。但我还是要说,既然你们成为我军的俘虏,那我军就会保证你们的安全,尽量不让敌人找到刺杀你们的机会。

    但有关你们的处理,目前只怕我军还不能完全说了算。相信你们都知道,我们是国民革第八路军,同样律属于国民政府的国民革命军序列。

    对于我军跟国民革命军的关系,相信不用我多明言什么,两位也应该有所耳闻。为了保证统一战线,我们有些时候,也需要响应他们的一些意见。

    而这次,他们或许是觉得,两位将军率部放下武器的意义,对于我国的抗战有很大的意义。因此,他们希望我们将你们两位,以及被俘的一批官兵移交给他们。

    当然,这件事情我们不是很愿意,却也不愿破坏统一抗战的局面。为此,我提前将这个消息告诉你们一下,也是希望你们能有个心理准备。”

    一听这话,人见秀三也有些意外般道:“何将军,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这些人要被送到重庆去?可是我们是向贵军投降的,怎么又要被移送到那边去呢?”

    ‘人见先生,关于我党我军与国民政府联合统一抗战的事情,相信你们应该不会不知道吧?至少在现阶段,领导华夏的政党是他们,我们只是一个独立政党。

    虽然我党我军的政策,跟他们有不少的区别。甚至在你们没发动全面侵略战争之前,我党我军跟他们还处于敌对交战状态。但现阶段,我们是友军,是合作的。

    在抗战统一这个大环境下,我党我军不会做任何破坏这种合作的事情。虽然你们是向我军投降的,但他们目前名义上,也是属于我党的指挥机构。

    既然他们是打着宣传抗战的名义,向我们提出索要你们这些俘虏的事情,我们也不能太过拒绝。但如何移交你们,接下来我们也会对他们进行谈判。

    今天我来找两位,就是希望提前告知你们一下。接下来,我也将担任谈判代表团的副团长。你们若是有什么意见跟要求,也可以提一下。

    还是那句话,合理的要求我们会考虑,不合理的要求我们同样不会理会。另外我也希望,接下来你们能配合。可以说,真去了他们那边,你们或许会过的比待在这里更舒服。’

    事实上,对于何正道而言,如何让他在两个将军中选一个,他愿意把中村牧一送出去。至于想留下人见秀三的原因,还是跟中央一个大计划有关系。

    那就是,不断吸收那些接受八路军思想改造的俘虏,成立日钵反战同盟。有可能的话,培训出一批‘日钵八路’来。这对八路军未来对敌攻势,也将起到重大作用。

    如果将来真有一天攻进日钵本土,何正道觉得这个被八路军扶持起来的同盟会,或许会在未来日钵战后重建政府的事情上,发挥出很大的作用啊!(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