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四五三章 招待与哭穷(四更求月票!)
    陪同何应钦进入陕西的代表团成员,大多都是军方的代表。~,除了何应钦的贴身卫士之外,还有几家报社的记者。当然,这些报纸都是替中央军摇旗呐喊的报纸。

    看着此次八路军用来迎接他们的火车,不少前来做访问的记者,都觉得有些意外。那怕他们也没想到,八路军现在竟然连火车都有了。

    虽说民国之后乘座火车出行,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可抗战爆发之后,华夏境内修建的铁路,大多都被日军所控制。想乘座火车出行,也变得很不容易了。

    傍晚的时分上车,抵达西安火车站的时候,整个火车站已经处于戒严的状态。看着站立在火车站台的八路军,不少记者同样忍不住举起相机进行拍照。

    从火车上下来的何应钦,看着八路军的副总指挥跟参谋长都到站台迎接,同样显得有些意外。毕竟,在没来的时候,何应钦觉得八路军不冷落他,已经很不错了。

    至少何应钦相信,以八路军的情报能力,不难知道问八路军索要日军战俘,就出自他的建议。眼下老蒋派他过来谈判,八路军对他还不恨之入骨。

    可眼下的情形,怎么看都不像是冷落他的样子。反倒让何应钦觉得,八路军给他这位军政部长很高的迎接待遇,让他都觉得看上去似乎有点不真实。

    同彭老总还有左全握手之后,左全也笑着道:“何部长,我们在城里已经给你们安排了住所。另外诸位代表团的同志,一路舟车劳顿,等下还请一起用个便饭。”

    ‘劳烦左将军了!’

    在站台简单闲聊几句之后,从重庆赶来的国民代表团一行,在总部警卫团的护送下,很顺利的入驻了八路军提前替他们准备好的招待所。

    看着安排的房间还有准备好的晚宴,何应钦跟代表团一行都觉得很满意。而做为地主的朱老总,同样笑着道:“诸位,我们八路军条件有限,没准备什么太多的好东西。

    这些饭菜,都是比较常见的家常菜,我让厨房的人多弄了几个,大家晚上就将就吃一顿。没什么大鱼大肉,但这样的宴请标准,已经是我们最高规格的了!”

    同样简单洗漱的代表团一行,看着每桌摆满的八菜一汤,其余八个菜还是三荤五素,确实称不上什么丰盛的宴请。但对于肚子有点饿的代表团众人,还是觉得很满意。

    只是听到朱老总说,这个已经是他们最高规格的招待宴席,不少人都觉得有些意外。毕竟,这样的宴席放到国民政府宴请人的时候,就会显得太过寒酸了。

    反观何应钦则笑着道:“玉阶兄,让你们破费了!”

    ‘破费谈不上!这些猪肉、鸡肉,都是我们部队自己养的,这些鱼也是让人从河里捞的。只不过,平时这些东西我们也舍不得吃,大多只有部队会餐或加餐的时候吃。

    我们的军费有限,能让部队的官兵吃饱,我们就很高兴了。至于想吃好的话,只怕是没办法做到了。没办法,我们也只能自立更生,养的东西偶尔打打牙祭了。’

    事实上,朱老总的话倒也没忽悠。但目前部队所用的肉食,大多都是部队养的,倒也是实话。只不过,养这些东西的部队,实际上就是何正道创办的军垦农场。

    到榆林视察过的朱老总,看到这些由伤残士兵管理的军垦农场,做到自给自足之外,还能给部队后勤减轻不少压力,甚至还能创造不少收入便动心了。

    派遣专人到榆林军垦农场学习之后,很快在西安等地找了一些地方,建立起军垦农场。一些在前线作战负伤退役的官兵,大多都被安置在军垦农场。

    虽然军垦农场,平时更多做的是农事。但对于这些伤兵而言,他们依旧有枪依旧穿军装。甚至平时,还会组织出操等训练。对于这些伤兵而言,他们依旧觉得在部队。

    甚至为了让这些退役的伤残军人,安心的在军垦农场做事,部队也专门组织人,替一些年龄大的伤残老兵娶媳妇。这样一来,伤残士兵对部队无疑更加忠诚。

    相反的,对于八路军而言,这些伤残士兵有了好的安置,也减轻了部队的压力。甚至随着这些军垦农场不断建立完善起来,八路军的后勤压力也减轻了许多。

    以往都需要地方政府供应粮食物资的他们,如今有了军垦农场,部队官兵的生活条件无疑改善了许多。而军垦农场的存在,让很多官兵都少了许多后顾之忧。

    对于很多当兵的年青人而言,他们不怕死。毕竟,死了之后一了白了,部队也会给他们的家属发放一笔抚恤金。可残了的话,则有可能拖累家人。

    现在有了军垦农场,那怕他们在战场上负伤致残,依旧能在军垦农场找到养活自己,甚至于补贴家人的事情做。甚至现如今,很多官兵都有些羡慕军垦农场那些伤残老兵。

    只是朱老总这番话,落到何应钦等人的耳中,却多少有些意外的道:“朱总司令,你们的部队还养猪养鸡吗?”

    ‘是啊!这听上去可能有点丢人,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八路军是穷出了名的,平时战场缴获的那点物资跟钱,大多都不够花。想改善部队伙食,没钱可不行!

    没办法,那就只能安排一些不适宜上战场的士兵,专门养养猪喂喂鸡。革命分工不同,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这样的话,我们也能减少一点军费上的开支嘛!’

    用来打仗的部队,还养猪养鸡听上去确实有点丢人。至少这种事情,在如今的民国部队中很少见。在很多军人看来,养猪喂鸡这种事情根本不是军人应该做的。

    但听了朱老总的话,很多代表团的人也不好笑话什么。毕竟,他们都很清楚,八路军的一应军费都是自我筹集。扩充这么多部队,单单要养活这些部队的花费就不小啊!

    而一旁陪同出席的彭老总,也适时的道:“何部长,难得此次你过来视察。关于我们八路军的军费问题,你们是不是应该给点表示啊!这拖的时间也太长了吧?

    虽说我们八路军,作战指挥权自立。但我们在抗日战场的作用,相信你们应该不会看不到吧?单单此次徐州会战,我们投入了三个主力师配合你们作战。

    尽管我们知道政府也不容易,但这一年多的时间,你们一毛军费都没下拨,这多少让人有些心寒吧?国府再穷,总不至于一毛钱都拿不出来吧?”

    根据中央还有八路军总部的决定,这一次对待中央军的代表团,他们要做到礼貌欢迎。只不过,只要有机会就要提一下军费的事情。

    说的次数多了,相信何应钦也不能无视八路军的不满。既然他想带走独立纵队抓到的战俘,那就必须拿出诚意来。这军费,怎么着也要下拨一点。

    就算能要到一个月的军费,对八路军而言也是额外赚到了的。如果国民政府方面,真能做到一毛不拨。到时候,也别怪八路军方面,拿这件事情做文章。

    根据朱老总的建议,总部这边还是他唱红脸,彭老总唱白脸。毕竟,彭老总做为八路军的副总指挥,他的脾气有点爆也是人所皆知的事情。

    现在彭老总能对何应钦一行表示出足够的欢迎,那已经很难得了。那怕这个时候提军费,彭老总也忍住心里的火气,并未直接嘲讽何应钦的代表团一行。

    面对彭老总拿军费说事,何应钦同样表情无奈的道:“彭将军,国府的情况,相信你们也是知道的。关于军费的事情,国府这边也很难。毕竟,那支部队现在都要饷。

    就拿此次的徐州会战,我们前线的参战部队,大多都没领过饷。国府挤出的钱,大多都换成了物资跟弹药。我能理解你们的苦衷,但也希望你们理解一下政府的苦衷啊!”

    对于八路军哭穷,何应钦也早有准备。关于给八路军补发欠饷的事情,初到陕西的何应钦自然不会松口。而这一点,八路军方面似乎也有所准备。

    就在彭老总还打算开口的时候,朱老总却摆手道:“小彭,此事往后再议。我相信,何部长应该不会让我们寒心的。我们苦点没什么,但前线的官兵才是真正的苦。

    若是国府真让那些参与抗战的部队寒心,那我们也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有些事情,我觉得适可而止还是比较好。我也相信,何部长跟国府方面应该会有所打算的!”

    简单的一句话,看似给了何应钦等人台阶下。可只有何应钦知道,这一次想要让八路军移交俘虏到的日军,不给八路军方面一点诚意,估计事情很难办。

    说到底,如果八路军真把这种事情捅出去,对于国府跟老蒋而言,也将大大的失分。毕竟,如今援助华夏抗战物资跟资金最多的,无疑就是老美跟苏联方面。

    眼下随着八路军取得的胜利越来越多,他们援华的物资跟资金,若是不分一点给八路军,只怕两国都会有意见。这一点,只怕老蒋也是心知肚明了。

    但这事没挑明,大家都心照不宣。若是挑明的话,就算八路军就算跟中央军分道扬镳,别人也只会说国府做事太不讲究,别人也不好说八路军的不是!(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