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四六三章 可以拍照吗?
    当何正道告知何应钦,被俘的两名日军少将,有一名负伤已经住院治疗时。身为‘病人’的人见秀三,一早便被告知,他在中央军代表团未离开前,都必须躺在病床之上。

    对于何正道给自己想的这个主意,人见秀三虽然不太明白,何正道为何让他装病。但他同样不想成为中央军,用来彰显战绩的炫耀品。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人见秀三觉得待在八路军这里,或许会更安全一些。至少从目前他的感觉来看,八路军应该不至于太为难他,而且这里的保卫警戒更安全。

    若是去了中央军的地盘,那里被日军特高课渗透的更厉害。一不小心,他的性命很有可能不保。这种情况下,也许继续待在八路军这边,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而且从内心深处,见识到八路军在根据地如此受百姓拥挤,了解过一些华夏历史的人见秀三。同样明白在华夏,有句‘得民心者得天下’的俗语。

    有时候,那怕当个战俘,人见秀三同样希望当真正强者的战俘。毕竟,败个一个强者不丢人。而且中央军索要战俘当宣传的方式,其实他内心多少有些瞧不起的。

    就在人见秀三刚刚享用医院送来早餐时,在后方医院已经有些熟悉的军医池野浩三,略显紧张的走进房间道:“人见先生,中央军的代表团已经抵达榆林了。”

    做为最先向八路军投降的池野浩三,在独立纵队待了近一年后,已经很习惯在这里的生活。更令池野浩三欣慰的是,他如今也穿上了八路军的军装。

    以往有点瞧不起他的八路军战士,如今都知道纵队后方医院,有一个医术精湛的日钵军医叫池野浩三。伤员们看到他,也会笑着敬礼称其为‘池野医生’。

    这种被尊重,令池野浩三同样觉得很高兴。而这一次,从绥远战场带回的俘虏伤员,如今大多都由池野浩三跟一些日钵军医帮忙照顾。

    当然,为了杜绝意外的情况发生,相比八路军的后方医院有女护士。在这个专门为日军战俘而开设的后方医院,则看不到一个女护卫的存在。

    这样做,虽然会增加一些照顾上的不周到,可何正道同样不敢拿女护士的生命开玩笑。谁知道这些负伤的小鬼子,什么时候突然发疯做出伤害女护士的事情呢?

    可即便如此,看着替自己治疗的医生,都是来自本国的军医。那些受治疗的伤兵,同样都很配合治疗。而这样的特殊照顾,同样让人见秀三也很感激。

    毕竟,独立纵队能想到照顾伤员的情绪,特别征调池野浩三这些人过来,已经算是很不错了。换成其它部队,对待他们这些伤员,也许很多人都会选择一枪了事吧!

    虽说现如今,医院还是不时有伤员,因为伤口感染而最终没挺过去。但不少伤员,因为得到妥善的治疗,目前身体恢复的情况,还是值得令人欣慰的。

    在对待这些伤员的伙食上,八路军不说给他们最好的,却也让他们能吃饱。至少用池野浩三的话说,独立纵队已经做了他们所能做到最好的照顾了。

    听到这话的人见秀三,愣了愣道:“中央军的人到了?那他们等下会来这里吗?”

    ‘应该会的!考虑到后续伤员的用药情况,何司令前番跟我提过一次,希望中央军给提供一批药品。不过,据我了解,这个要求只怕有点困难。

    只是何司令也希望,到时让中央军的代表来这里看一下,让他们知道八路军照顾伤员的难度有多大。至于最终能不能要到药品,就要看最终的谈判结果如何了!

    至少以我对中央军的了解,医院这些伤员,只怕他们一个都不会想接收。他们最感兴趣的,除了人见先生跟中村先生外,应该就是那些身体情况还好的人了。’

    收治敌方伤员,很多时候都是比较繁琐的事情。那怕日军在战场上,对待华夏的伤兵。如果伤势太严重的,往往都是一刺刀下去,根本不会想着收治。

    除非伤势看上去不严重,只需要简单治疗就能康复的伤兵。这样简单救治一下的话,在他们看来还有救治的价值。在这一点上,八路军还是显得比较人道一些!

    ‘池野君,那我应该怎么做?’

    既然中央军的代表团,等下会来医院这边查看。那么被安排在这里装病的人见秀三,自然也会有人过来查看情况。好在这个时候,人见秀三腿部也做了伤口伪装。

    听着人见秀三的询问,池野浩三想了想道:“如果等下他们过来,你还是装睡吧!其它的事情,我觉得交给何司令处理会比较好,也省的你跟他们接触。”

    ‘好!那等下我就休息吧!’

    正如池野浩三说的那样,抵达榆林的中央军代表团,并未跟往常赶路一样,一到安排的住处便休息。而是提出,希望去看看那些被俘虏的战俘。

    见何应钦跟这些中央军代表如此感兴趣,何正道也没拒绝的道:“好!既然何部长跟众位有如此雅兴,那我们就去战俘营看看吧!”

    昨天空袭结束之后,那些战俘又被连夜转移到城西的战俘营。等到何正道一行抵达,看着已经列队站好的一众日军战俘,代表团的成员也蛮震憾的。

    陪同采访的记者,这个时候也知道不能乱来,询问道:“何师长,这些人我们可以拍照吗?”

    ‘除了中村牧一这个参谋长之外,其它人最好不要拍。目前日军方面,尽管知道我们俘虏了他们这么多人。但具体是那些人,其实他们并不清楚。

    如果你们想拍照,我也不会过于拒绝。但有一点,我希望你们能注意。那就是,你们在战俘营拍摄的相片,最好不要登报跟外泄。因为,这会给战俘带去极大的危险。

    从昨天日军组织的大规模空袭便能看出,小鬼子对于这些战俘,无疑也是极度痛恨的。若是让他们知道,都有那些人活着,他们的家人或许也会受到惩处。

    你们是记者,你们有采访跟拍照的自由。但我觉得,记者同样是有国籍的。至少我希望,你们身为华夏的记者,拍摄的照片也不要有损华夏的利益跟安全。’

    ‘那给中村牧一照相就没关系吗?’

    有记者又多嘴问了一句,听到这个询问的何正道则笑着道:“这个应该没关系!在我们的报捷电文中,虽然没说明具体俘虏那两名少将,但日军那边应该知道。

    毕竟,我们是在最后一次围歼战中将他们俘虏的。在此之前,他们一直跟关东军还有华北方面军有联络。因此,日军应该知道,被俘的两名少将到底是谁。”

    简单解释一下之后,何应钦也适时的道:“小秦,何师长的建议很好,你们往后都要注意。有关这次我们到八路军这边采访的相片,到时都需经过军政部审核才能登报。”

    ‘是,何部长,我们知道了!’

    看着这些对何应钦很恭敬的记者,何正道却略有深意的笑了笑。让战俘营的翻译,给中村牧一介绍了一下何应钦的身份。对于这样的华夏上将,中村牧一同样不敢慢怠。

    况且,此刻的他已经知道,何应钦是冲着他们而来的。如果他们未来想过的舒服一点,多少还是要给何应钦一点面子。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国民上将嘛!

    做为军政部长,何应钦跟小鬼子打过的交道不少。可看到这样恭敬的小鬼子少将,还真是头一次。对于中村牧一此刻的恭敬,何应钦觉得蛮享受。

    在交谈当中,何应钦也笑着道:“中村将军,你们在这里过的怎么样?”

    ‘很好!何将军对我们,也很照顾的。’

    听到这话的何应钦看了看一旁微笑不语的何正道,同样觉得这个刚刚打交道不久的年青人,确实是个难缠的角色。但不得不说,他又是个厉害的角色。

    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让这些死硬傲气的小鬼子战俘如此听话,足以说明何正道的手腕不简单。要从他手里拿到这些俘虏,想必有点困难了。

    陪同何应钦一行视察战俘营的何正道,身边一直有两个人保护。让不少记者郁闷的是,他们很多时候想偷偷的拍照,都发现镜头中有人挡住了何正道。

    这也意味着,他们想要将何正道形象公之与众,只怕是个有点困难的事情。想来国民政府想‘借刀杀人’的图谋,只怕很难得逞了。

    每次看到何正道那略有深意的笑容,这些记者心里同样心里犯嘀咕。得罪这样一个狠角色,他们能不能讨到好,同样也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视察完战俘营,又看了一下昨天空袭中被炸的几幢房子,以及战俘营不远处,明显能看到爆炸遗留下的痕迹。代表团一行,也知道昨天这里还真发生了激烈的交火。

    好在眼下战俘营的俘虏,多的有点令代表团成员难以置信。这么多小鬼子列队任由他们随意打量评判的事情,在这些代表团成员看来,这年头还真不多见啊!(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