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四六四章 谁想算计谁?
    如果说战俘营的参观,让代表团一行感觉到自豪,甚至有点沾沾自喜。那么接下来,参观城外日军战俘医院的经历,却令代表团觉得有些表情难看。

    何应钦最想见的人见秀三见到了,不过是在昏迷之中。医院方面给出的解释,同样令何应钦有点头疼。那就是,人见秀三的伤情有点不容乐观。

    目前纵队的抗消炎药不多,虽然给人见秀三用了一点防感染的消炎药,但从伤口的情况看不太乐观。一旦伤口发生感染,那也意味着人见秀三想活下来只能造运气了。

    其次那些断腿断脚的日军伤兵,不时哀嚎的惨状,同样令代表团成员看的心里毛毛的。从这些伤兵的情形,也能看出这一点纵队打的很艰苦。

    就在代表团成员打算回城时,何正道却适时的道:“何部长,既然已经来城外了,那去看看我们师的伤员吧!这次反围剿作战,那些人都是我们师的功臣。

    有些话,也许不适合在这个时候说。但我还是要跟各位直言一句,此次反围剿我们能让小鬼子最后放下武器投降,这些伤员都功不可没,他们才是此战的英雄。

    眼下为了救治这些小鬼子的伤兵,我们储备跟缴获的药品,大多都用于救治这些小鬼子。说实话,做为他们的师长,我觉得很惭愧。但这些小鬼子伤兵,我们也不能撒手不管。

    关于何部长此次的来意,我也听总部及中央的首长们说过。如果何部长想要带走这些俘虏,我自然也是双手欢迎。只是我希望,何部长能给我那些伤兵一个安慰。

    你们在前线抗击日寇,我们在敌后同样与小鬼子浴血奋战。你们的官兵,大多有国府的补给跟军费支援,我们在敌后什么都要靠缴获,有时子弹打光只能靠白刃战。

    做为他们的师长,我确实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们。既然你们觉得,我们八路军也是抗战部队中的一员,那我希望国府方面不要太厚此薄彼,让我们八路军抗战将士心寒才好!”

    淡淡的一席话,令何应钦还真不好说什么。那怕他心里明白,八路军远没有何正道说的那样苦。但事实是,他们国府真没给八路军拨发过物资跟军饷。

    既想马儿跑,又舍不得给马儿吃草。眼下看到一点好处,他们便想占便宜。于情于理,确实显得有些不仗义。在这种事情上,何应钦连推脱的借口都不好说。

    沉思片刻才道:“请何师长放心,对于真心抗战的将士,我们还是会给予一定奖励的。至于你们缺的药品,我到时会跟委员长说,看能不能调些药品过来。

    只是何师长也应该知道,我们在前线跟日军弈战几月,参战部队的伤亡同样不少。加上小鬼子对我们的封锁,我们的药品储备同样不多,但我会尽量调剂一批药品过来。”

    ‘多谢何部长!虽说目前小鬼子对我们的海岸线进行封锁,但也并非封锁住我们所有的救援物资通道吧?至少我知道,苏联方面给你们的援助就不少。

    我们党我们八路军,为了顾全统一抗战的大局。对于苏联方面提供的军援,也很少去说什么。但据我所知,苏联方面在援助的时候,也有声明援助的物资有一批是给我们的。

    可现在的情况是,物资你们全部接收了。不说将我们应得的发给我们,那怕苏联方面希望你们调拨给我们的物资也借用。这样做,传出去只怕也会令抗战军民心寒吧?’

    面对何正道这种有点指责的话语,站在一旁的周恩莱适时道:“正道,慎言。国府自然有国府的打算,关于物资调拨的事情,我想委员长还是有计划跟考量的。”

    ‘希望是这样!不然光想着伸手要好处,却又舍不得给一点好处。这种赔本买卖,我何正道还是不会做的。真要这样,往后我如何领兵打仗呢?’

    这样的一番话,令何应钦再次意识到,八路军这边真正唱白脸的,恐怕就是何正道了。要想从何正道手上要到这些战俘,只怕真的不容易。

    毕竟,何正道对于国府方面的态度很明确,发生过炮击贵阳城的事情,已经注定他跟国府站不到一起。相信对于蒋委员长而言,他也没有那样大度能容之心。

    除此之外,那怕在八路军这边很多人都知道,何正道加入八路军便是毛太祖的警卫员。做为毛太祖的嫡系部下,何正道只要脑子不傻,都不会做出投靠国府的事情来。

    在何正道的带领下,何应钦一行最终还是参观了一下纵队的后方医院。看着若大的后方医院,住着几千名轻重伤员,何应钦也知道这一仗打的有多艰难。

    更令何应钦跟代表团有点难受的是,很多受伤的八路军战士,对于他们过来参观慰问,基本上都不怎么理会。很多人直接一句‘你们是中央军的’过后,便不再说什么了。

    这种抵触跟警惕的情绪,令何应钦一行很清楚,对于这些头顶青天白日徽的八路军而言。他们依旧没把中央军当回事,他们跟中央军之间,很难真正成为友军。

    但不管如何,真如何正道所说的那样。如果八路军方面,将俘虏的小鬼子移交中央军,却又无法给这些士兵一个交待,这些士兵又会作何感想呢?

    至少何应钦能够看到,八路军对于这些伤兵很重视。看到一同前来的周恩莱跟左全,很多伤兵都很兴奋。至于身为上将的何应钦,反倒被这些伤员给无视了。

    一圈访问视察结束,将何应钦一行送到招待所的何正道,也很客气的道:“何部长,诸位一路车马劳顿,下午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

    昨天不光我们榆林,那怕绥远等地,都受到小鬼子的报复性轰炸。除此之外,关东军的轰炸机编队,还携带了对房屋跟人员有致命威胁的燃烧弹。

    因此,下午我只怕没时间招待诸位,我还需要处理一下善后的事情。关于战俘移交的事情,我也希望何部长考虑到我们的困难,多替我们考虑一下才好!

    说实话,如果何部长打着拿小鬼子俘虏做宣传的借口,想直接带走这些战俘,只怕我很难跟参与会战的官兵交待。不光是我,我们中央跟八路军总部都是如此。

    此次为了配合我们绥远的反围剿战事,那怕在山西跟河北的我军敌后部队,都有派遣部队参与跟配合。你们想把人带走,也需要考虑一下我们全军指战员的想法。

    我们八路军穷,也是人所皆知。可即便这样,我们还是尽到了守土抗战的职责。为了履行我们统一抗战的使命,我们也愿意配合国府方面做一些有利于统一抗战的宣传。

    但这不意味着,你们只要开口,我们便会拱手相送。我理解国府方面,在徐州战场的艰难。可相比你们有美国跟苏联的军援,我们八路军又有什么呢?

    说句不过份的话,我们现在的武器弹药,都只能从小鬼子里面抢夺。那怕现在支持我们的百姓不少,但何部长应该知道,西北本身就是贫瘠之地。

    百姓除了能给我们提供一点吃的,想提供其它更多的,恐怕百姓也是有心无力。要想维持接下来与日军的对峙局面,我们也希望能得到国府方面更多的支持。

    毕竟,我们在西北跟华北,拖住的侵华日军部队同样不少。所以,我们还是希望国府方面能够多释放一些诚意,想做一些有损统一战线的事情。”

    这番话何正道说的看似很真诚,但给何应钦的感受却有些不淡定。只是想想何正道说的这番话,他还真的不好反驳什么。只能说,何正道这人很直白。

    两军私下提防这种事情,众所皆知。可彼此见面的时候,也很少说的这样明白。结果碰到何正道这种有点愣头青的人,何应钦还真不知道怎么应付。

    生气?这是在何正道的地盘,他想处罚何正道也要有理由才行。更何况,何正道的话也没说错。国府方面对于八路军,本身就是戒备心大过合作的心。

    若非为了全面统一抗战的局面,只怕国府方面根本不会放任八路军在西北这样发展。那怕现在蒋委员长,不也是希望通过限制军费跟物资的事情,压制八路军的发展吗?

    只是有心限制,八路军最终还是发展成这个样子。这一路走来,何应钦虽然没探清八路军的虚实。但他同样知道,纵队应该是八路军实力最强的部队。

    要想控制这么多的根据地,还在应付与其对峙的日军,没点实力可能吗?

    这种情况下,真跟八路军交恶,对于中央军是利是弊同样值得考虑。中央军想借助日军消耗八路军的实力,八路军何尝不是希望借助日军,消耗他们的实力呢?

    相比八路军越打越强,他们的精锐却越打越少。长此以往下去,未来华夏由谁说了算,还真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真撕破脸,最高兴的又会是谁呢?

    中央军想给八路军摊上一个破坏统一抗战的罪名,八路军又何尝不知道呢?既然知道中央军打的什么主意,八路军又怎么可能没有应对之策呢?

    这一次,谁想算计谁,只怕尚未可知啊!(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