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四六五章 合则利,斗则伤!
    赶了一晚上的路,上午又跟着何正道参观了几个地方。初至榆林的代表团一行,入驻独立纵队替其安排的招待所之后,众人也开始陆续休息不再外出。

    相比之下,同代表团一行过来的周恩莱及左全,却住进了独立纵队设在指挥部不远的军招所。这种军招所,也是专门为八路军内部到访人员安排的。

    那怕以前毛太祖跟朱老总他们过来,也会被安排到里面休息。这种分开入驻的方式,也是为了方便何正道跟周恩莱他们谈事。若是住一起,终归会有些不方便。

    安置好到访的何应钦一行,何正道同样知道他们肯定也会举行内部磋商。甚至有可能的话,他们肯定会联络老蒋,商量一下后续关于移交俘虏的谈判事宜。

    还是那句话,何正道已经说的很明白。要光凭一点嘴上的许诺,将八路军俘获的日军俘虏带走,只怕不太可能。现在中央军要考虑的,就是花多少代价来索要这些俘虏。

    关于中央军方面如何商议,何正道自然也是不得而知。但亲自领着周恩莱跟左全,入住军招办之后,何正道并未立刻离开,去做所谓善后的事情。

    甚至刚一坐下,周恩莱就笑着询问道:“正道,那个人见秀三真的受伤了吗?如果我没记错,这批小鬼子只在先前参观的俘虏营住了两晚上吧?你们不是提前转移了吗?”

    ‘周副主席,好眼力!确实,人见秀三的伤是装的。更多的原因是,我不想将两个小鬼子少将都拱手相让。能移交给他们一个,他们也应该很知足了。’

    一听自己还真的猜对了,周恩莱立刻笑着道:“理由是什么呢?我记得在前番你发给中央的电报中,你说过只要中央军给的出合适的价格,俘虏都可以移交的啊?”

    第一次听到,先前那个处于昏迷中的小鬼子少将,竟然是装伤的左全,也着实有些不明白,何正道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这装伤,究竟有何用意呢?

    看着两位首长关注的眼神,何正道也适时的解释道:“周副主席,参谋长,事实上到现在我也没改变之前的初衷。只要他们出的起价格,人见秀三我也会拱手相让。

    但我敢保证,经过今天这样一做,只怕将人见秀三给他们,中央军那边都未必敢要。带着受伤的人上路,一旦路上有个好歹,他们如何跟老蒋以及国民交待呢?

    更何况,经过我个人的观察,人见秀三要比中村牧一更危险。我所指的危险,便这两个人中后者的胆量不大。若是通过引诱的方式,或许真能出卖国家利益跟个人尊严。

    相比之下,人见秀三在参军之前是做教师的,对于很多事情他有自己的理解主张。现在的他,已经进入一个思考的阶段。若是给予时间改造,或许对我们用处更大。

    如果改造不得力,人见秀三有可能成为打进我们抗战队伍的新威胁。中央军索要这些俘虏做什么,无非就是为了一些面子功臣,让人觉得他们抗战打的不错。

    用这种方式粉饰出来的功绩,就真的是他们的功绩吗?这种方式,只会令人见秀三这样有点文人脾气的家伙反感,甚至给他机会,他会逃之夭夭或释放一些不好的信息。

    因此,如果中央军真舍得花大价钱,也要将这个人见秀三带到重庆去。我敢保证,此刻装伤躺在医院的人见秀三,绝对没办法平安回到重庆去。此人太危险,不得不除!”

    这样的解释,令周恩莱有些迷糊的道:“既然这个小鬼子这样危险,那为何要放到我们这边呢?你的说法,不是有些自相矛盾吗?”

    ‘不会!首先,是他下达投降的命令。说的简单一点,他在我们面前已经是弱者。对于很多日钵人而言,追随强者跟胜者,就是他们的民族天性。

    待在我们这里,他就是个弱者,不敢起太多的其它心思。如果让他去了重庆那边,一旦感觉到重庆那边,似乎很在意他的存在,人见秀三这种人就会有别样的心思。

    我希望将他保留的另一个原因,便是目前中央准备成立的日钵反战同盟会。之前中央觉得让池野浩三当这个会长,我个人觉得影响力有点不够。

    如果能一个日军少将,担任这个反战同盟的会长,相信对于侵略者而言,也会更有打击跟说服力。最为重要的是,我希望这个反战同盟会控制在我们手里。

    根据目前的形势,或许这场抗日战争,我们还要持续上几年。但我相信,未来打赢这场抗日战争的人,必然是属于我们。那么做为战败的日钵,又应该何去何从呢?

    虽说我们现在没有海军,但几年之后谁敢保证,我们没有能力踏进日钵列岛呢?如果我们以胜利国的身份踏足日钵,那么如何获得我们的战后利益,同样也很重要。

    就是因为他们的到来,将我们的山河搞的支离破碎。那么我希望,将来在日钵战败之后,反战同盟会的这些人,能够在日钵未来战后重建中发挥领导作用。

    虽然我有些瞧不起小鬼子,但我们必须承认,日钵的经济还有他们的工业都是我们需要学习的。若是有一个亲华的政府帮助,或许我们能掠夺他们的经济跟工业果实。

    借助这种掠夺,尽早也尽快恢复我们的国家实力。落后便要挨打,这已经是铁一般的事实。我们若是想杜绝这种侵略的事情再次重演,就必须尽早建立一个富强民主的国家。

    那怕我这个设想,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但我相信,只要我们有这个信念,我相信有些事情早做准备,总比不做准备强上一些。这便是我让其装伤的初衷跟缘由!’

    超前的思维!

    听完何正道的这番话,周恩莱跟左全都想到这个对何正道的评价。在很多人看来,何正道行事布局,似乎都很有前瞻性,总会把一些事想到别人前面去。

    但眼下,他们还在与侵华日军对弈之中,何正道却已经将事情想到日钵战败重组政府的事情上。但两人都必须承认,一旦这个设想成立,何正道的布局就至关重要。

    毕竟,扶持一个亲华的日钵新政府,对于届时同样需要海量资金重建的华夏而言,只怕也非常的重要。至少短时间内,不用再担心日钵给华夏恢复重建下绊子。

    就在两人尚末消化何正道这番超前的准备时,何正道又继续道:“周副主席,参谋长,我知道中央跟总部都有些担心国民政府那边,拿破坏统一抗战说事。

    可事实上,他们有把我们当成过友军吗?主席说的对,有时打铁还需自身硬。一谓的忍让,只会让中央军觉得我们好欺负。有时,我们也有必要秀秀自己的肌肉。

    更何况,老百姓也不都是傻子。前些年,他们往我们头上泼的污水还少吗?这一次,他们若是能拿出诚意来,我不介意将一些俘虏移交给他们。

    实际上,对于这些被俘的日军,除了一些有技术的之外,其余的全部交给他们,我也不会有什么舍不得。养这么一帮人在这里,只会浪费我们的粮食跟精力。

    现如今,我们也有将近三省之地的根据地,治下的百姓也有几千万。如果中央军真跟我们闹翻,或许会让小鬼子渔翁得利。但对于中央军而言,他们就真的是好事吗?

    远的不说,如果中央军敢撕破脸,我保证立刻将河南全境收复。到时候,北方的一切事务都跟他们无关。抗战至今,我们杀伤的小鬼子实际上比他们还要多。

    所以我对于此次中央军代表团过来,不想一谓的忍让。既然他们觉得我年青,那我猖狂一点又何妨。就算进行舆论战,我们又真的会输给他们吗?

    至少目前我们八路军,通过这几次的胜利,以及对绥远及察哈尔等地的收复,国内国外的影响力都在增强。我们也是时候,索要更多的话语权跟决策权了。”

    此话一出,周恩莱想了想道:“正道,我承认你说的这些话还是有道理的。只是目前全国都在统一抗战,真让两党再起摩擦。最终损失的,还是我们华夏的抗战实力。

    关于你的这些想法,等下我会给中央方面建议。来的时候,主席也说过,此次谈判的事情,明面上由我主导,实际条件由你提。总之,不能让我们太吃亏就行。

    虽说我们现在的情况,比以前好了很多,各部队发展的情况也不错。但主席还是觉得,目前这种情况下,我们两党两军,合则利,斗则伤,隐忍一下有必要。”

    听到周恩莱的话,何正道也点头道:“请中央跟总部放心,任何时候,我都会服从中央还有总部的决策。对于此次谈判的事情,我觉得先等他们出价比较好。

    只是有一点,我们必须先见到钱或者物资,再让他们将俘虏转移走。如果只是停留在嘴上跟纸面上的东西,我是不会认可的。他们赖帐的天赋,说实话我信不过!”

    见何正道给出这样的回答,周恩莱跟左全都显得很满意。随着何正道在国内及党内军内的影响力加大。有些事情上,何正道也确实有了一定的决策权跟话语权啊!(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