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四六七章 新六十七军!
    其实来之前,国民政府就为如何奖赏八路军展开过讨论。对于独立纵队此次所取得的功绩,做为指挥员的何正道,凭借战功再晋升一级也很正常。

    若是指挥这一战的将领,是中央军的某位少将师长,或许老蒋直接将其晋升为上将,都是很有可能的事情。说起来,晋升何正道倒也合乎情理。

    可这种事情摊到八路军这边,那就有点恶心人甚至给何正道添堵的味道。堂堂八路军总指挥才是上将,现在一个主力师长便官拜上将,让何正道情何与堪?

    这种有点道理却又能无形添堵的晋升命令,便在一众参谋的研究之下给讨论出来。只是何应钦没有想到,何正道的反应会如此激烈。

    俗话说‘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何正道直接掀桌子不干,多少有点令他们惊讶甚至措手不及。反观听到这个晋升命令的周恩莱,表情同样显得有些不快。

    但对何正道请求退出的申请,还是很严厉的道:“小何,坐下!做为中央任命的谈判副使,你岂能因为这点事情就退出谈判小组呢?

    何部长,关于晋升的命令,为何没有事先跟我们中央还有八路军总部知会一声呢?之前我们希望国府方面多给我们一些编制,你们却表示无能为力。

    现在你们晋升小何为上将,我也承认他的功绩确实足够担当这个上将之职。只是有一点我想请教何部长,在我们两党两军之中,你见过一位上将师长吗?”

    同样清楚老蒋是有意给八路军添堵,离间八路军各主力师长对何正道的敌意。但在周恩莱看来,只晋升军衔未免有点说不过去。这年头,上将师长算怎么回事呢?

    面对周恩莱难得的严肃表情,何应钦也知道对方给自己台阶下。若是何正道真的甩手走人,那这刚刚进行不到半小时的谈判,只怕就要陷入停顿的状态了。

    看着何正道同样有些眼神不善的表情,何应钦笑着道:“周主任,何师长,有功必奖,也是委员长一直强调的事情。何师长是年青,却也有功于国,有归于抗战。

    说实话,给何师长晋升的命令,我们也是经过多次讨论的。虽说何师长的年龄确实有些太年青,但何师长自抗战之后的功绩,也是国民有目共睹的。

    鉴于这种情况,委员长力排众异,决定晋升何师长为国民上将,同时独立师扩编成新六十七军。由何师长担任新六十七军的军长,这也算是给何师长的嘉奖。

    另外委员长也是考虑到何师长,自抗战爆发以来,面对日军屡战屡胜。我们也希望,将来国府有需要的时候,何师长能够率领部长配合我们一起作战打击日寇。”

    新六十七军的军长?

    对于何应钦说出的事情,周恩莱跟左全又震惊了。只有何正道,听到这个新番号的时候,神情稍稍一凌。如果他没记错,这个番号原本是属于东北军的。

    甚至在松沪战场,原本应该褒奖表彰,却被别有用心的宣传机构诬蔑为‘率部叛乱,67军临阵投敌’。实际上,六十七军在松沪战场打的很英勇。

    根据何正道所了解的情况,被中央军视为叛乱的原67军军长,实际是被小鬼子一支精锐小部队给遭遇之后不幸中弹落水身亡,也是抗战首位为国捐躯的中将军长。

    将这样一个被老蒋取消了番号的军,现在赏给何正道,多少有点恶心人的意思。那怕在何应钦的话中,这个67军前面加了一个‘新’字,但对外谁会多加这个字呢?

    只是对于这样的晋升,还有给何正道一个军的番号,何正道却觉得可以考虑一下。至少在他看来,如今的独立纵队,实际的部队编制已经远远超出一个师的规模。

    就在这个时候,何正道却突然开声道:“看来蒋委员长还真大气!给我一个上将军长的嘉奖,甚至还给了一个被国府宣布为‘临阵投敌’的军级番号。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兵员以及军饷还有装备,都需要我们自行解决。一句话,国府方面只给我们一个番号,还有一些师旅的编制。对吧?”

    何正道的开声,让周恩莱跟左全再次将视线看向何应钦。在他们看来,对于八路军而言,如果能多得一个军的番号,相信中央跟总部方面都不会拒绝的。

    至于何正道晋升上将,并且担任一个军的军长职务。以何正道在消灭日军数量,以及扩张八路军根据地的事情上,何正道确实功劳最大,晋升也不算过份。

    那怕何正道的年龄,是十个主力师长中最年青的。可有志不在年高,更何况何正道的功绩是实打实的。现在国府方面给予这样的提拔,真的丢掉吗?

    只是现在何正道这样一说,无疑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只能军衔以及一个名声不太好的番号,不解决军饷还有装备,国府方面似乎只需要一张任命书跟一个空头番号就行。

    这算盘,打的还真精啊!

    对于何正道眼神中流露的鄙视表情,何应钦很想大骂一句‘小子,别太嚣张’。可他知道,除了一些晋升的命令跟一个番号,国府还真的什么都不打算给。

    更何况,就他们所了解的情况,眼下挂着独立师番号的独立纵队,实际的兵力已经比一个军还多。给何正道这样一个番号,实际上不也是让独立纵队更明正言顺一些吗?

    而且何应钦跟国府方面最终的打算,就是希望何正道接受下这个番号之后,将来如果有战事的话,便抽调何正道南下参与会战。

    若是有机会的话,便会想尽办法坑杀领兵参战大会战的何正道部。毕竟,到了他们的眼皮底下,老蒋他们都相信,何正道再有本事也难逃被阴的下场。

    所以面对何正道的询问,何应钦也只能无奈的笑着道:“何师长,你也要体谅国府的难处。毕竟,自抗战以来,我们失去了原本拥有的赋税之地。

    现在我们储备的物资,还有支撑扩军的军费,都是我们从国外借贷而来的贷款。这么多部队要照顾,国府方面也确实有心无力。

    虽说六十七军在松沪战场犯了错,但他们毕竟也是国民革命军的番号。我们也希望何师长,未来能带领新六十七军再振国威,重振六十七军的威名嘛!”

    空空其谈的多,干货却什么也没有!

    听着何应钦的回答,何正道很快流露出一付‘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但眼神,更多还是看向周恩莱,希望他做出最终的决定。

    实际上,对于何正道而言,拒绝上将这个事情他必须做。毕竟,居功自傲的人,还是很让人讨厌的。但他同样清楚,这个军级的番号,对于八路军很重要。

    还是那句话,军长不军长,上将不上将,何正道真的不稀罕。对他而言,只要能担任独立纵队的司令员,就算是个少将又如何呢?他手下的部队摆在那里,一点不少!

    望着何正道投来的眼神,周恩莱也心领神会的道:“何部长,关于这个事情,我需要请示一个中央跟八路军总部。不过,对于委员长的嘉奖,我们还是表示欢迎的。

    只是有一点我必须重申,国府方面给编制给番号却不给军饷,确实有些说不过去。自抗战至今,除了我们整编的时候,你们给了一点军饷外,后面都拖欠着不给。

    我知道国府的难处,但也希望你们能体谅我们的难处。若是不给我们任何军饷的话,就算给我们番号又有什么用处呢?你们在前线杀敌,我们又何尝不是呢?”

    面对周恩莱再次提及拖欠的军饷,何应钦最终流露出一丝苦笑道:“周主任,关于徐州会战的情况,相信你们也看到了。国府这边,真的拿不出钱啊!”

    ‘何部长,既然你提到徐州会战。那你应该知道,开战前期我们八路军117师,在冀鲁战场也配合打了几次阻击战,延迟了日军对战场的补给运输线。

    你们的部队在前线与日寇撕杀,我们的官兵又何尝不是呢?你们有国府调拨的武器弹药补给,我们的部队在后方,只能凭借血肉之躯跟日寇对弈。

    大家都是军人,我们能体谅你们的难处。可你们,是不是也应该体谅一下我们的难处呢?总不能老是拿有困难当借口,却让我们的官兵动不动跟小鬼子进行白刃战吧?’

    做为八路军的参谋长,左全也适时敲了敲边鼓。那怕117师在冀鲁地区进行破袭给阻击,没他说的那些凄惨。但诉苦的话,谁不会说呢?

    望着八路军三位代表的眼神,何应钦最终只能道:“关于军饷的事情,我会给委员长请示一下。但最终委员长能否申批,那还需要等待他的答复。”

    有了这一句话,周恩莱觉得多少总会有一点。有了这个基础的话,他觉得谈判可以继续下去。但何正道却直接道:“这个事情,还是问清楚一点比较好!”

    以这样的理由,申请暂时停止谈判。打铁趁热的道理,何正道又岂会不知呢?最重要的,对于晋升跟番号的事情,他们同样需要给中央还有总部请示啊!(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