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四六九章 环环相扣的阴谋!
    在等待中央跟八路军总部的指示之时,何正道的内心其实是很沉重的。⊙,做为军人,尤其是八路军方面的高级将领,何正道明白不涉政完全是不可能的。

    从长征途中到长征结束,从无到有拉起独立纵队,何正道都想离中央跟总部远一些。这样做并非是说他想另起炉灶,而是希望能少搅进一些是非之中。

    只是此时此刻的何正道,终于明白什么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意思。那怕他一直为人低调,却依旧要提防来自内部跟外部的明枪暗箭。

    可以说,在何应钦抛出上将晋升令之时,何正道便知道中央军的不傻,不会玩这个低劣的把戏。适度给予八路军一直想要的番号,也就变成情理之中的事情。

    揽下这个上将的头衔,接下这个新六十七军的番号,意味着他正式踏进了是非的漩涡之中。未来除了内部对他的质疑之声将增加外,还需提防与中央军方面的交锋。

    那怕何正道知道,在如今的八路军跟党内,信赖他的高层首长还是很多。只是很多时候,那怕是毛太祖跟朱老总,他们也有力不能及的时候。

    枪打出头鸟,此刻的何正道终于意识到,他被架到最前面充当起挡箭牌。八路军需要他站到前面,去彰显跟证明八路军的存在,去获取更多的军民支持。

    老蒋他们同样希望,借助晋升跟给番号的事情,取得下次调何正道参战的意图。若是拿了老蒋给的番号,将来有需要他出征的时候,他只怕不好推辞不去。

    拿人手短,吃人嘴短,谁人都知的道理。一旦独立纵队改编为第六十七军,将来中央军需要调动的话,那怕同样需要八路军同意,却也更有理由了。

    调一个师参战南方的会战,或许起不到什么作用。可调八路军中的一个主力军南下参战,甚至还是一个屡立功勋的主力军,至少很多百姓都会支持。

    望着窗外依旧忙碌却安宁的榆林城,何正道却觉得这块他守护的地方,也许很快就要平静不在。只怕接下来打响的武汉会战,他要做好出征的准备了。

    反观坐在房间跟中央以及总部联络的周恩莱以及左全,更多的注意力都放在中央及总部的回电当中。直到两人发现,进到房间之外的何正道,突然显得很沉默。

    这种沉默之中,还透露出一丝不甘的消沉,令周恩莱很关切的道:“正道,怎么了?你是在担心中央跟总部,对于这次晋升的事情吗?”

    ‘不是!多谢周副主席,只是想到一些事情,有些惆怅罢了。不管中央跟总部做何决定,我是军人也是党员,我都会服从中央跟总部的决定。’

    被打扰了沉思的何正道,很清楚中央跟总部需要这样的番号。正规军的番号越多,证明八路军在抗战中拥有的正规部队就越多,就可以拥有更大的舞台。

    有了中央军给的番号及编制,八路军的扩军便合理合法。有些部队,也用不着再顶着纵队或独立团这样的编制。那怕没有军饷,至少在别人看来那是合法的正规军。

    听到何正道的回答,周恩莱也意识到,关于中央军的这个晋升命令,看似何正道获益最大。但实际上,却将何正道推到风口浪尖之上。

    无论是八路军内部,还是中央军的参战部队,甚至于小鬼子都会对何正道额外关注。一个二十二岁的上将军长,那怕在国际上也是非常少见的吧!

    意识到这些的周恩莱,最终开口道:“正道,不要有什么思想包袱,我相信主席跟朱老总都是相信你的。他们这种挑拨离间的手段,最终也不会得逞的。”

    对于这样的安慰,何正道苦笑的摇头道:“周副主席,这些并不是我所担心的情况。事实上,我真正担心的,则是我独立纵队整编之后的走向。

    原本按照我们的原定计划,我们纵队希望借助目前占据的前沿阵地,顺势将部队发展到察哈尔及热河一带,并最终打开进军东北的战略大通道。

    但以目前的形势而言,这个计划只怕将要延迟。一旦接受了中央军的番号,我这个老蒋眼中的肉中刺,想要待在北方进行抗战,只怕是不太可能了!”

    一听这话,左全皱眉的道:“就算我们接受了他的番号,这个新六十七军依旧在我们八路军的管辖当中。他要想调动的话,同样需要取得我们的同意啊!”

    ‘参谋长,相信你有关注中央军在徐州的会战吧?’

    听着何正道的询问,左全点了点头却没说话,似乎不太明白何正道为何将话题转到徐州会战的事情上。在他看来,老蒋应该不至于在这个时候调何正道上阵吧?

    让外面的警卫员,找来一付军事地图之后,何正道将地图摊开道:“周副主席,参谋长,你们觉得以目前的情况看,中央军参与徐州会战的部队还能坚持多久?”

    ‘从现在的情况看,中央军确实成了疲兵之师,但他们的精锐尚在。如果继续打下去的话,只怕还能坚持一段时间吧!他们在河南的兵力,还是有不少的!’

    面对左全的回答,何正道却笑着道:“参谋长,正如你所言,中央军的这场徐州会战,已经打的太久了。很多部队,都急需时间进行休整,日军只怕也一样。

    可现如今,日军控制了南方一些战略重镇,他们的物资补给也不再走北方这条线。这就意味着,日军不用担心后方不稳的情况,可以稳步推进他们的进攻布署。

    相比之下,徐州会战打了这么久,有点出乎中央军的意料。那怕为了准备这场会战,中央军同样做了不少的准备。但他们储备的战略物资,只怕已经供应不上了。

    从目前中央军已经陆续将精锐主力往后调,便能看出他们已经有了退怯之意。这意味着,或许徐州会战离结束为时不远,中央军准备进行下一场会战了。”

    ‘等等!如果中央军真的打算撤退,日军会让他们从容撤退吗?’

    ‘是不会!但我想,中央军方面应该有所准备了。目前徐州已经陷落,除了进入河南的日军主力外,其余参战的日军主力,其实也准备进军另一个地方。便是这里!’

    ‘武汉!’

    看着何正道指出的地方,周恩莱跟左全都觉得心中一震。他们很清楚,武汉对于此刻国民政府的重要性。一旦武汉陷落,那待在重庆的国民政府只怕真的危险了。

    反观何正道感叹历史顽固之余,适时的道:“从我们掌握的情况,目前第九战区的陈诚,以及跟我们也算老对手的第一兵团薛岳所部,已经在为接下来的武汉会战做准备。

    对于日军而言,他们想要尽快结束这场战争,他们唯有将兵锋推进我们的大西南。至少对他们而言,远在重庆的国民政府,是他们必须想办法解决的。

    有国民政府在,全国抗战便会持续下去。那么打开进军大西南的战略通道,对于日军而言同样至关重要。因此,对于武汉只怕小鬼子也志在必得。

    另外武汉对于国民政府以及抗战的重要性,相信就不用我多言明什么。我想说的是,一旦武汉会战打响的话,老蒋只怕不会再任由我们待在后方作战。

    如果抽调我们一个主力师参与武汉会战,了解我们两军之间纠隔的人,也会觉得中央军是在坑人。但抽调一个主力军参加会战,那就会变得合情合理。

    最重要的,我自领兵以来,对日寇作战获胜不少。在这一点上,如果中央军做一些宣传的话,我想老百姓也会希望我们参加会战。这意味着,我要做好参与武汉会战的准备。”

    随着这样一番推断说出,周恩莱立刻恍然大悟般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们为了消耗我们的力量,还真是煞费苦心啊!这计划,还真是一环扣一环。”

    ‘最重要的是,那怕我猜测出中央军后续的坑人计划,我却没办法改变。身为军人,保家卫国是我的职责。那怕知道武汉会战是个坑,我也必须跳。

    说这是阴谋,却也是阳谋。明白人都知道,老蒋是打算将我这个新六十七军坑在武汉会战的战场。但老百姓只怕也会希望,我们八路军部队参与正面抗战。’

    听完何正道的分析,周恩莱跟左全都意识到,这种可能性很大。毕竟,徐州会战之时,周恩莱便知道中央军便计划过,调八路军的部队参与会战。

    只不过,那时中央军觉得他们有一定胜算,也不希望八路军将势力发展进南方。若是此刻为了保卫武汉,或许他们不会再顾及这些。

    然而对于八路军而言,何正道不单单是个军事将领。眼下兵工厂能有现在的局面,何正道也是功不可没。若是他离开,兵工厂的各项生产计划怎么办呢?

    找一个不懂的人去管理,只怕会将兵工厂大好的局面葬送。从某种意义上说,何正道对于如今的八路军而言,已经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人物。

    除此之外,如果中央军真的调何正道去武汉战场,那么目前独立纵队的防区怎么办呢?抽掉一个军的部队,势必会影响目前独立纵队在前面的防御战力啊!(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