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四七九章 战争岁月的爱情!
    热恋中的男女,很多时候都希望彼此天天能沾在一起。偶尔分开一段时间,就会产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之感。这种感觉,对于陈思雅而言同样感受到了。

    得知何正道再次来到延安,那怕知道何正道有公事要忙。可吃过晚饭之后,陈思雅同样有些焦急般,不时看向自家门前的小路,希望看到何正道出现的身影。

    面对女儿这种一颗心,全部落到何正道身上的情况,陈思雅的父母多少觉得有些好笑。只是他们也清楚,女儿跟何正道的爱情,多少有点牛郎织女般的意思。

    那怕知道此时部队任务重,做为独立纵队司令员的何正道,每天也有忙不完的工作。自然不可能象其它男人一样,有时间天天陪伴在家人的身边。

    确切的说,如今的延安有很多将领的家眷,其实都是独自照应着家中的一切。有些在外的将领,同样跟何正道一样,很长时间才有可能回趟延安跟家人团聚一次。

    聚少离多,本身就是军人妻子必须适应的生活。若是没有这种心理准备,只怕这种很多时候需要独守空房的日子,也会活生生的将一个人折磨到崩溃的地步。

    在陈思雅焦急等待的时候,何正道跟毛太祖等人的讨论同样接近尾声。他们最终决定的一些出兵建议,同样需要交给老蒋进行商讨,最终再由双方进行协商解决。

    一句话,如今的中央军同样没有权力,直接调动八路军的部队参战。如果八路军不同意,并且能给出合理的理由,中央军一样没办法强迫八路军出兵。

    因此,想让八路军方面抽调一个军的兵力参与武汉会战,国府方面同样需要拿出一些诚意,并且同意些要求。不然,八路军也不可能随意派遣部队出战。

    而这也是两党在抗战之前,便签属过的协议。正是这种作战独立权,令当时的老蒋非常不满,才会一直将协议签属拖到松沪会战爆的时候才确定。

    但从现在的形式看,很多八路军方面的高层,对于毛太祖当初明确要求保证八路军独立作战权的事情,也非常的佩服。这让八路军,确实拥有了更多的自主跟话语权啊!

    会谈结束之后,看着神情略显疲惫的何正道,一同参与会议商讨的毛太祖等人也知道。从抵达延安开始,何正道根本没来的及休息,立刻加入了这场出征前的讨论。

    想到原本应该在六中全会前举办的婚礼,毛太祖多少觉得有些遗憾般道:“正道,去看看小雅吧!明天你就要返回部队,下次你俩见面又不知是何时了。

    关于你们举办婚礼的事情,只怕要等你凯旋之时才能操办了。你代我跟她以及她父母说一句抱歉,身为革命军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下次争取,给你们风光大办!”

    听着这话的何正道苦笑道:“主席,你这话我们可担当不起。正道身为军人,本身就应以国家任务为己任。岂以因儿女私情,而弃国家任务与不顾呢?

    小雅也是党员,同样穿着军装,关于这种事情,我想她能够理解的。好事多磨,或许这是老天有意多给我们彼此一点时间去相处跟了解呢!你也早点休息吧!”

    对于需要推迟婚礼的事情,何正道倒没觉得有什么好遗憾。只是他很清楚,听到这个消息的陈思雅应该能够理解,但心里多少会有一些遗憾。

    毕竟,对于每个女孩而言,结婚都是一件大事。原本应该在不久之后便能操办的婚礼,现在看来需要推迟。至于下次要等到什么时候,只怕何正道也不敢保证。

    最重要的,此次带领部队参加武汉会战,独立纵队的重炮部队跟坦克装甲部队,只怕都不能带过来。这也意味着,到了战场之后,火力上面日军将完全占据优势。

    好在何正道清楚,就目前新六十七军装备的全日式武器,相比其它中央军装备的武器,只怕也丝毫不差。只要能打几场胜仗,何正道相信此次他也会有所斩获。

    至于说此次出征的风险,何正道其实一直都有所准备。每次出战之前,何正道都做好随时投入战争,必须随时有可能为国捐躯的心理准备。

    军人能够战死沙场,至少在何正道看来,是身为军人的无尚光荣。能有幸亲临这个时代,亲眼见证这一场改天换颜的历史大变迁,何正道觉得他其实已经很幸运了。

    一直以来,若非陈思雅倾心自己,加上结婚成家也是衡量一个人成熟的标准,何正道事实上并不想这么早成婚。但更多的,何正道也不知道,他的未来到底会怎样。

    孤身一人来到这个时代,何正道喜欢这种无牵无挂的自由。若是有所牵绊的话,何正道也担心将来会留下什么遗憾。只是现在看来,这一切担心都显得有些多余了。

    带着几名贴身的警卫,看着时间也不算太晚,何正道便想着去趟陈家。不管怎么说,明天一早他便要返回榆林。若非晚上行路不方便,何正道都想今夜返回榆林呢!

    一直坐在家中等待的陈思雅,原本很想去机关大院那边找何正道。可她很清楚,那里是军机重地。那怕她有何正道未婚妻这个身份,却也不好随意去那里闲逛。

    更何况,打扰到何正道处理公务,终归不是什么好事。以至那怕很无聊,陈思雅也只能老实待在家中,等待着不知道会不会过来的心上人!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院子中纳凉的父亲,看着前方小路上的灯光,很快便从院子中坐了起来。实际上,换成以前的话,他们一家只怕也开始准备休息了。

    毕竟,这个时代的人,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大多很早便会休息。那怕延安已经有了电厂,可电灯的使用率并不高。除了机关外,百姓大多都使用油灯。

    那怕毛太祖等人,有时也习惯点燃油灯在深夜进行办公。电厂供应的那些电,更多都用到商业街那边。当然,那些商家夜晚用电灯,同样需要交给一定的费用。

    这种情况,节约用电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至少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延安能用上的地方,大多是机关学校这种地方。反观私人的话,那怕很多中央*长的窑洞,依旧点油灯。

    同样不时张望家门前那条小路的陈思雅,看着父亲突然起身的样子,眼神立刻飘向那条期待了一晚的地方。不时晃动的光线,意识着有人往自家走过来了。

    尽管还没看到人,但陈思雅已然从房子里冲了出来。看到这一幕的父母,同样觉得有些无奈。从这样的动作便知,这个女儿的心,已经全部系到别人身上了。

    就在陈思雅站到院子门口时,何正道便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而陈思雅那期盼跟欣喜的神情,同样很快落入何正道的视线中。他很清楚,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脚下稍稍加快了几步,看着有些脸色兴奋的陈思雅,走到她面前的何正道也笑着道:“今天开会开的有点晚,我还以为你休息了呢?一直在等我吗?”

    ‘嗯,我以为你今晚不会来了呢?’

    那怕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可陈思雅还是很老实说出了这句心里话。对她而言,待在延安这里,一年能见到何正道的时间,真的不多啊!

    听到这话的何正道,内心一暖之余,伸手牵着陈思雅的纤手道:“往后不要这样傻等了!若是真的想见我,你也可以去机关那边找我。等太晚,也蛮累人的。”

    笑着说出这番话的何正道,也没给陈思雅太多说话的机会,直接牵着有些娇羞却很幸福的陈思雅走进了院子,同样很礼貌的跟陈思雅的父母行礼打招呼。

    等到落座之后,何正道聊了一些家常里短的闲话,才略显歉意的道:“伯父,伯母,小雅,有个事情我可能要说声对不起。关于举办婚礼的事情,可能要推迟一段时间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望着陈思雅有些愣住的表情,反倒是陈父很关心的询问了一句。而何正道也明白,这个一心想早点嫁给自己的女孩,估计是有些误会了。

    握着她的手拍了拍道:“傻瓜,别瞎想!你看我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吗?推迟婚礼的原因是,我接下来需要带兵出征,短时间只怕不能回来了。

    根据中央及八路军总部的命令,我明天便要返回榆林,准备带领新组建的六十七军南下参与即将打响的武汉保卫战。这一次的出征,只怕需要一段时间。

    有关这个事情,你们知道就行,暂时也不要对外多说什么。我相信,过上一段时间,中央跟总部应该会公开这个消息。这也算是,我们跟中央军次一携手抗战吧!”

    笑着安慰了陈思雅一句之余,何正道也简单说了一下,自己需要带兵出征的事情。得知是因为这样才要推迟婚礼,陈思雅虽然觉得有些遗憾,却也不好多说什么。

    毕竟,从她认定何正道是终生伴侣那天起,她就知道做为军人的妻子,聚少离多是她必须适应的生活。乱世之年,想过花前月下的生活何其不易呢!(未完待续。)8(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