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五零四章 憋屈的步兵!
    伴随日军开始寻找后方支援,阻击阵地上的邱静山跟军训团一营的战士,虽然不太愿意离开。可面对马双兵的劝说,邱静山最终还是选择了提前撤退。

    尽管这样的做法,多少显得有些不厚道。可有过地下党经历的邱静山很清楚,在涉及到保密任务的时候,很多参与行动的队员,都会为保密人员奉献力量甚至生命。

    这样做的原因,就是知道保密人员很重要。而做为八路军派遣到77军的军代表,邱静山同样很清楚他的任务有多重要。那怕觉得不厚道,他却必须这样做。

    在宣布提前撤出战斗命令的时候,姜铁山虽然很不甘。可看到邱静山严肃的神情,还有侦察连长马双兵同样凌厉的眼神,他只能选择服从命令。

    毕竟,姜铁山也很清楚,这些侦察连的同志,是将更多活的希望留给他。而他要做的,就是执行好上级赋予他的任务,以此来回报这些照顾他的战友。

    ‘马连长,你们多保重!我们在后方等着你们凯旋归来,一营,向八路军的兄弟们,敬礼!’

    离开阵地的时候,邱静山以这样的形式告别。他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军训团一营其它尚未选择加入八路军的官兵,记住这一刻八路军所做的贡献。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只有让这些还对八路军抱有偏见,甚至于还有些警惕的战士,真正看到八路军敢做敢为的一面。邱静山相信,有时候亲眼看到的,会比听到的更管用,更具说服力!

    那怕军训团一营提前撤退,可侦察连一样压制着公路上的日军中队动弹不得。这也意味着,一营的离开,公路上的小鬼子,实际上也并不清楚。

    目前邱静山等人离开之后,马双兵同样显得长松一口气的道:“同志们,邱参谋他们已经离开了,剩下的战斗就交给我们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再坚持半小时。

    从现在开始,狙击小队自由射击,重点照顾小鬼子的军官跟掷弹手及机枪手。其它人,依托阻击阵地层层阻击。等下小鬼子应该会炮击,到时都注意着点。

    一旦小鬼子开始炮击,我们就从阵地左右两侧分散突围。撤离阵地之后,按照我们之前的布置,将赶来支援的小鬼子,带到我们提前预设的伏击圈。

    只要小鬼子敢追过来,相信营长他们会让这些小鬼子吃不完兜着走的。都记住了,一旦小鬼子炮击,手脚都麻利点撤,别触小鬼子炮弹的霉头,明白吗?”

    ‘是,连长!’

    下达完作战命令之后,马双兵又道:“把邱参谋留下的迫击炮架起来,等下若是看到小鬼子的援兵抵达,立刻给我实施炮击。打光炮弹之后,炮兵小队立刻撤离。

    后卫小队,提前到阵地两侧两侧布设诡雷。一旦部队开始撤离,将带不走的弹药,全部埋上设置诡雷。我要让小鬼子上来之后,再次感受一下诡雷的威力!”

    ‘是,连长,放心吧!这事就交给我们了!’

    几名精通诡雷设置的战士,在接到马双兵的命令后,很快撤出战场,扛着几箱手榴弹开始去布设诡雷。对于这种事情,侦察旅的战士自然也是轻车熟路!

    小鬼子的追兵,同样没让马双兵等人等待多久。在听到前面传来的枪声,跟在追击中队后面的日军步兵大队,便意识到前哨中队有可能遇到阻击了。

    等到两位追击中队的士兵返回,听到前方有一个中央军的阻击阵地,阻击火力很猛,看上去应该是一个中央军主力团的规模,日军步兵大队长未惊反喜。

    笑着道:“哟息,这些该死的兔子终于不跑了!命令其余中队,立刻赶往进行支援。同时让我们的炮兵,开始计算对方阻击阵地的方位参数,为炮兵联队提供炮击数据。”

    ‘嗨!’

    原本只是步行尾随的日军步兵大队,在接到支援的命令后,很多部队开始小跑着赶往枪声响起的地方。没多久,驰援的日军步兵们,就看到正在交火中的战场。

    同样看到大批日军步兵抵达的冯双兵,却笑着道:“命令炮兵小队,开始实施炮击!这么狭窄的公路,相信一炮下去,总能干掉几个小鬼子吧!”

    占据地形跟高度的优势,冯双兵将原本邱静山用于阻击的几门迫击炮也给要了过来。目的就是要通过炮击,多给追击的小鬼子制造一些伤亡。

    至于侦察兵的炮击水平,自然不会比军训团一营的炮兵水平差。在看到日军援兵抵达时,临时充当炮兵的侦察兵,已经将迫击炮的角度调整完毕。

    随着冯双兵微笑点头,负责指挥的一名排长立刻道:“先给小鬼子来个五发急速射,放!”

    伴随一颗颗迫击炮弹被塞进炮筒之中,一声声‘嗵嗵’的触发之声,将一枚枚带着炽热火焰的炮弹推出炮管。刚好进入迫击炮射程的日军,似乎也没意识到阻击部队有炮。

    毕竟,在他们看来,阻击部队使用的火炮,在他们的炮兵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可问题是,这样突然的情况下,迫击炮的射程跟杀伤力,还是非常惊人的啊!

    望着一枚枚从阻击阵地上飞下的迫击炮,还没来的及喘匀气的小鬼子,立刻尖叫道:“八嘎,通通躲避!寻找隐蔽物躲避!对方有火炮,对方有火炮!”

    负责指挥战斗的日军中队长们,很快便吼出了这样的话。伴随不少小鬼子惊慌的选择地方隐蔽,这些炮弹也很准确的掉进来援的日军队伍之中。

    看着一颗颗被引爆的炮弹,还有在爆炸中痛苦惨叫及逃窜的日军,阵地上的侦察连战士都觉得很高兴。可对于来援的日军步兵,他们自然觉得非常痛苦。

    尤其看到对方阻击阵地上,炮弹一批接着一批的砸下来。原本不宽敞的公路上,很快变成屠宰场一样。这样的情况,令来援的日军知道,他们似乎跑的有点太快了。

    以至近千名步兵,待在这近两公里的路上,完全只有挨打的份。那怕有中队长,命令他们的迫击炮小队准备反击,但射程上面明显有所欠缺。

    有步兵中队长立刻吼道:“快快的,回去告诉大队长,敌人有一个迫击炮小队。对我们进攻构成巨大威胁,我们需要炮兵联队提供火炮指导,快!”

    只是等到日军的炮兵联队,很快在后方架设起火炮的时候,阻击阵地上的炮兵小队,也很干净利落打光了先前邱静山留在阵地上的迫击炮弹。

    看到小鬼子的炮兵还未实施反击,知道这几门迫击炮对77军也很重要。冯双兵想了想道:“你们等下撤的时候,把这几门迫击炮扛上,到时一并转交邱参谋吧!”

    ‘是,连长!’

    虽说扛着迫击炮撤退,多少会耽误时间浪费体力。可身为军人,他们都知道迫击炮也是很值钱的武器。对于77军这样的杂牌军而言,这就是他们的重武器啊!

    就在炮兵小队将迫击炮拆分,并且带着这些拆分的零件撤退时。冯双兵也命令一线阵地的部队,开始往后面两道阵地中撤退,稍稍减轻一点对公路上日军的压力。

    将部队分散开来,也能在接下来的炮击中,减少有可能被炮击的风险。至于想趁机攻上来的小鬼子,自然有狙击手收拾他们。

    明白必须要等到炮兵进行打击之后,他们才能攻进上坡上的日军步兵,也只能老实的等待他们的炮兵反击。而赶来支援的日军,看到对面山上不再炮击,也长长的松了口气。

    只是看到公路上,随处可见的伤兵以及被当场炸死的尸体,很多赶来支援的日军步兵都觉得非常憋屈。至少在他们看来,这一次似乎又是他们吃亏了!

    等到炮兵联队快速构建的炮兵阵地,终于展开了对阻击阵地的炮击。压制在公路上的日军都觉得非常兴奋,反观山上的冯双兵却知道,他们是时候撤退了。

    ‘各分队,按之前确认的撤退计划,撤!’

    第一批炮弹,并未完全准确的落到炮兵阵地上。而这种炮击,更多都只是试射。负责观察炮弹落点的日军炮兵观察员,也需要通过试射确定火炮需要调整的参数。

    这就意味着,第一次试射跟第二次正式炮击中间,也有一定的间隔时间。而恰恰就是这个时间,便足够侦察连从阵地上撤出战斗,往阵地两侧快速撤离了。

    等到小鬼子再次展开炮击时,整个阻击阵地都陷入一片爆炸声中。看着被笼罩在爆炸声跟硝烟中的前方阻击阵地,公路上的日军终于觉得出了口恶气。

    趁着炮兵开始炮击的时候,日军也开始收拾公路上的残局。幸运逃过一劫的日军步兵,也开始做着炮击结束便进攻的准备。

    在这些准备进攻的日军步兵看来,等下冲上对面的阻击阵地之后,一定要杀光那些阵地上的军人。很可惜,他们这个期望是注定不可能实现。

    等到他们冲上阵地的时候,看到的只有空空如也的阻击阵地。当然,还有侦察连临走时,给他们准备的‘特殊礼物’。令他们再次感受到身为侵略者,时刻都要做好送命的准备啊!(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