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五零七章 挖墙角的心思!
    本想替那些炸成碎块或碎肉的骑兵报仇,没成想刚刚启程便挨了这么一通炸,骑兵联队长的心情自然可想而知,可偏偏追击的命令又是他下达的。

    等到剩下的骑兵不再往前冲,这要命的爆炸声终于平息时,这条公路上再次充斥着惨叫声。甚至在这些惨叫声中,还有不少战马的悲鸣之声。

    看着冲在最前面的骑兵不死也伤,后面的骑兵不敢再继续追击。谁也不知道,八路军布置的雷场有多长。不把路上的地雷排干净,估计他们是不敢再往前骑行了。

    待在后面的日军步兵大队长,无疑是个眼力劲不错的军官,适时的道:“工兵中队,立刻前往排雷。步兵中队立刻前往救援,把我们的勇士都救出来。

    医护兵,赶紧上前进行包扎跟救治。另外通知后方医院做好急救的准备,有重伤员的话,以最快的速度送往后方医院进行手术治疗。快快的行动起来!”

    望着骑兵联队长一脸吃了大便般憋屈的脸,步兵大队长也适时的下达了命令。赶来排雷的工兵,看到公路上被炸出的坑洞,同样觉得有些心里发虚。

    对于他们而言,在战场上也碰到过中央军布设地雷。可类似于今天这样,地雷阵至少有几百米,而且除了公路中间,连道路两旁都有布设地雷。

    这样的布雷手段,对于排雷的工兵而言,同样有很大的风险。一旦撞入地雷阵,很多时候进到雷区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最倒霉的情况是,这些骑兵先前都以冲锋的速度往前冲。结果很显然,那怕有些骑兵想扼马停止前进。可这种情况下,他们又怎么可能停的下来呢?

    望着有些骑兵被活活踩死的惨状,这些工兵跟后续救援的步兵,没来由的觉得很庆幸。要不是这些骑兵提前趟雷,估计这会被炸的就有可能是他们了。

    反观此刻待在雷场前方几百米的几名侦察兵,在看到追击他们的竟然是骑兵时,当时便觉得非常好笑。他们几乎能预想到,这些小鬼子骑兵进入雷区的下场会是什么。

    这一次他们从榆林携带的物资当中,其中就有不少地雷。甚至如今在大别山建立的小型兵工厂,同样能够生产地雷以及复装部队所需要的子弹。

    根据何正道来时确定的计划,这个开设在大别山的兵工厂,更多从事维修枪支,以及生产一些简单的弹药。至于地雷的话,何正道也希望将来配发给各游击大队使用。

    只要教会这些游击队员如何正确使用地雷,何正道相信有了这些地雷的游击大队,也能够跟小鬼子周旋一二。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能震慑住经常劫掠村庄的小鬼子。

    望着小鬼子的工兵开始排雷,几位侦察队员立刻道:“给他们增加一点扫雷难度吧?”

    ‘行,这么远的距离,只要我们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只要小鬼子炮击,我们就离开。他们不炮击的话,我们就射杀他们的扫雷工兵。’

    几人一番商量之后,除了狙击手在六百米外便停下,其余的侦察兵则又猫腰往前面靠了一点。他们很清楚,其实让骑兵这样一踩,雷区实际上已经剩下不多了。

    射杀这些工兵的话,无疑又能争取一些时间。这样不时打一打,既能消灭一些小鬼子,又能替后方撤离的部队争取到宝贵的时间。

    毕竟,小鬼子越晚抵达第五战区设制的阻击阵地,那些正在构筑工事的阻击部队,也能有更多的时间加固他们的工事跟防御力量,也能拖延日军进军武汉的时间。

    随着几位侦察兵摸到距离工兵两百米左右的距离时,他们便停了下来。等到带队的班长一身令下,这些侦察兵一人负责一个,几乎在同一时间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啪啪’几声枪响过后,在最前面扫雷的几位工兵,便一头栽倒在地上。其中一个工兵很倒霉,在栽倒的时候,脑袋嗑到了一枚埋设的地雷。

    结果很显然,这枚地雷瞬间被引爆。旁边几位跟进的工兵,也很倒霉的被弹片击中,倒在了血泊之中。枪声跟爆炸声,令正在收拾残局的日军步兵同样吓一跳。

    ‘八嘎!这些该死的支那军,他们竟然还敢挑衅!机枪小队,驱离他们!’

    伴随一名负责收尸的日军中队长,听到枪声并不密集,便知道这些侦察兵又躲在山上射杀那些扫雷的工兵。如果不进行火力掩护跟压制,工兵根本没办法专心扫雷。

    打了几发子弹之后,看着气势汹汹赶来支援的小鬼子机枪手,侦察小队长也很明智的道:“好了!我们撤,小鬼子的援兵来了,让我们的狙击手干掉他们!”

    根本不用小队长吩咐,看着这些架设机枪的小鬼子,一直在寻找狙杀目标的狙击手,在六百米外便开始点名射击。这些正在架设机枪的小鬼子,很快便一个接一个被击毙。

    ‘八嘎,去,把我们的迫击炮拿过来,干掉那该死的狙击手!’

    似乎知道狙击手躲在他们机枪跟步枪,甚至于掷弹筒的射程外。如果不把迫击炮搬过来,很快乐驱赶走这些跟恶狼一样,见到好处就扑上来的侦察队员。

    随着小鬼子的迫击炮小队就位,狙击手也很果断的收枪走人。这样打一通,再怎么着也能浪费小鬼子半小时左右的时间。能争取到半小时,他们已经觉得很不错了。

    通过望远镜,看着沿着山坡开始开溜的八路军侦察小队,指挥战斗的日军中队长有些气急败坏的道:“懦夫,你们还是不是军人?怎么能这样不战而逃呢?”

    对于中队长的怒斥,已经加速撤退的侦察小分队自然没人理会。就算听到这话,估计侦察兵也会给这个中队长一句‘此时不溜,当老子傻’的话!

    结果很显然,损失了十几名工兵还有步兵的日军中队,把迫击炮拖过来也只开了两炮,便被这名中队长下令停止炮击。原因很简单,侦察小分队已经从他视线中消失了。

    可即便如此,步兵中队长还是下令,将这个迫击炮小队留在中队里。一旦这些八路军的侦察小分队去而复返,到时他也不至于,又让对方找到机会打他们的冷枪。

    重新组织起来的工兵,很快将公路上剩余的地雷排除。让骑兵联队长吐血的是,工兵排出的地雷并不多。只要先前他们的骑兵再拼一下,估计就冲破了这个地雷阵。

    只是担心这个地雷阵很长,结果他们便停止追击。而这个时候再追,估计也追不上已经脚底抺油的八路军侦察部队了。而这种情况,在接下来也陆续上演。

    安然无恙返回77军后方休整地的邱静山,同样得到冯治安的高度表扬。但同一时间,冯治安也从军部的侦察部队那里,得知了前线的情况。

    对于部队未能按照计划撤退,差点形成被小鬼子沿途追杀的局面,冯治安同样觉得很丢脸。他很清楚,这一次真的托何正道的福,挽救了他们77军的颜面。

    若是真的形成溃败之势,刚刚还被国府通报嘉奖的77军,也将大大的丢脸一次。到时候传出去,估计很多百姓都会怀疑,他们之前的胜利到底是怎么来的。

    想到这里,冯治安也适时的道:“邱参谋,有机会的话,麻烦帮我问一下,看看何军长什么时候方便,我想亲自去拜访他一下。这一次,真的多亏他们了。”

    ‘军座,我会将你的问候传达的。只不过,何军长有没有时间,我真的不知道。前番小鬼子的空袭,听说给六十七军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这一次他过来帮我们,更多也是找小鬼子报复。虽然我们之前损失了不少兵力,可在追击的过程中,小鬼子只怕比我们伤亡更惨重。真要说起来,我们也赚了!’

    ‘是啊!不愧是八路军独立师的老底子,看来有机会,我们真要跟他们好好学习一下技战术。能不能跟你们上级说一下,从何军长的部队挑些军事教员给我们呢?’

    想到邱静山这些人,虽说都是八路军的优秀军政干部。可在冯治安看来,这些帮他们阻击小鬼子的侦察兵,才是真正的战场精英,单兵作战技能真的很强。

    若是在他的军部,能够培训出这样一支精锐的侦察部队,对于将来他们跟小鬼子作战,也将起到重要的作用。为此,冯治安也主动提出,希望八路军能派遣教员过来。

    对于这样的邀请,邱静山自然乐观其成,但嘴上还是道:“军座,这个事情我还需要请示上级!不过,据我所知,何军长的这些部下,我们其它主力师都非常喜欢。

    此次协助我们打阻击的这些部队,都是何军长一手训练出来的精英部队,每个人都有过硬的军事素养。若是下放部队,他们都基本上能担任作战军官。

    要想从何军长手里挖到这些人过来给我们当教官,只怕多少还有些困难。不过,看在我们现在是友军的份上,或许何军长会值得割爱派些教员给我们吧!”

    做为八路军派遣到77军的代表,邱静山自然希望这样的派遣能更多一些。这样的话,未来他们在77军拥有的支持者无疑就更多,能掌握的77军部队也就更多了!(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