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五一一章 破釜沉舟一战!
    从阜阳一路进攻到淮滨城,第十师团基本都没受到什么有力的阻击。为了确保武汉的安全,中央军的主力大多都集中在武汉外围,包括位于侧翼的信阳地区。

    前番在李宗仁手中吃亏的第十师团,也希望这次能找回场子,一报在徐州会战差点被全歼的耻辱。而这也是筱冢义男上任之后,做为师团长需要争取到的事情。

    只有洗刷前次在徐州战场失败的耻辱,他这位新任师团长,才会得到师团跟日军本部的认可。若是不能做到这些,只怕别人也会怀疑筱冢义男这个师团长的水平。

    收到战车中队发回的电报,筱冢义男表情阴沉的道:“八嘎,看来这些守城的部队,是打定主意要死守了。敢挑衅我们的威严,必须让他们这个后果。

    命令步兵第十联队,配合战车中队实施攻城,另外将师团的炮兵部队一并派过去。告诉他们,今天晚上我要进城吃晚饭。破城之后,取消一切禁令!”

    ‘嗨!将军,这样好吗?’

    传令官似乎知道,取消一切禁令的意思是什么。真要这样做的话,只怕整个淮城的守军,都将不会有活着的。但他同样知道,这对师团的官兵而言,也是至高的犒赏。

    面对传令官的询问,筱冢义男却冷笑道:“无妨!此次我们大军初抵战场,接下来还需要攻破几个县城。如果不加与震慑,只怕也会延误我们的进军速度。

    适当给这些支那抵抗部队一些威慑,他们便会知道抵抗我们的后果。这样一来的话,我们或许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司令官交待的任务,封堵住在固阳地区的抵抗军。”

    做为师团长,筱冢义男何尝不知道,取消禁令的后果,会让师团的官兵彻底变得疯狂。可他同样知道,部队征战这么久,确实需要找点什么事情好好发泄一些。

    既然淮滨城的守备部队,无视他们的劝降,那么他们就要做好被屠城的准备。相比这一次编入第二军的第十三跟十六师团在南京做的,筱冢义男觉得这不算什么。

    毕竟,一座小小的淮滨城,又有多少百姓呢?再怎么杀,只怕也就几万人而已。况且根据他们所了解到的情况,如今的淮滨城并没多少百姓,大多都是抵抗他们的部队。

    既然是抵抗部队,那他将其全歼又有什么问题呢?

    随着日军第十师团的一个先遣步兵联队,以及一个炮兵联队赶赴淮滨城外开始准备进攻。待在城中的守备部队,同样做好了接战的准备。

    如果此刻有空军在淮滨城上空侦察,他们便会发现如今的淮滨城,已然沦为一个巨大的阻击战场。很多街道都被封堵了起来,那怕城门洞的出口也被沙包堵住了。

    虽然这样的做法,令守备部队不少官兵都非常反对。因为堵住了城门洞,到时候他们想要撤退的话,又应该从那里撤退呢?

    前来接管防务的李向东,却很平静的道:“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牵制日军三天,其次才是考虑撤退的事情。不堵住城门,小鬼子的坦克开起来怎么办?”

    淡淡的一句反问,让守备旅的军官也有些愕然。在这些守备旅的军官看来,小鬼子的坦克装甲车,无疑是他们根本无法力敌的钢铁怪兽。

    可很快也有军官道:“李将军,虽然我们东西两而的城墙比较高,但南北两面的城墙都比较矮。如果小鬼子把城墙炸塌的话,他们的坦克不是一样可以开进来吗?”

    ‘既然小鬼子的坦克都能开进来,那我们还怕找不到撤退的路?就算他们要炸塌南北两而的城墙,我们这两天在城南跟城北建立的阻击阵地,不正好派上用场吗?’

    又是一句反问,让这些守备旅的军官才恍然大悟,敢情李向东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这也难怪,他将指挥部都安置在淮城一个地下防空工事中。

    这段时候,也有视察全城防备情况的军官们,多少知道如今整个淮城都变得了一个巨大的阻击战场。若是小鬼子真的进城,想要短时间拿下淮城,只怕也不太可能。

    最有可能变成的情况,那就是淮城变成一个巨大的绞肉机战场。如果城破,那么从城外涌进的小鬼子,同样将面临打巷战的局面。这样的话,两方的伤亡只怕都少不了。

    看着上午劝降的小鬼子被击毙,封堵住淮滨城的日军坦克并未进攻。守城的官兵,多少觉得有些意外。在他们看来,这些坦克应该立刻发动进攻才对啊!

    相比这些守备官兵的紧张,前来驻防的侦察团战士却很淡定的道:“别自己吓自己!这种豆丁坦克也没那么恐怖,没有步兵配合的情况下,他们不敢进攻的。

    有这样害怕的心情,还不如好好的休息一下。小鬼子如果真的要进攻,肯定少不了要找上几轮炮击。在炮火跟步兵的掩护下,这些小鬼子的坦克才敢发起进攻。”

    对于侦察团的战士而言,经历过跟小鬼子无数的战斗。面对这种令中央军恐惧的坦克装甲车,他们已经不怎么担心。更何况,他们还将火箭筒给带来了。

    只是为了避免曝露火箭筒的威力,何正道也交待李向东,在对待日军坦克装甲的时候,也能更多用其它的炮火。例如******或反坦克地雷,其实都能对付小鬼子的薄皮坦克。

    等到中午的时候,紧张了一上午的守城部队,发现日军真的没进攻。那怕他们的坦克,不时朝城门展开过炮击跟进攻,却也没讨到太多的好处。

    原因是,李向东过来的时候,同样携带了几十门大小口径的迫击炮。面对这些迫击炮的反击,驾驭坦克的小鬼子同样知道,碰到密集的炮击,他们也别想讨好。

    虽说他们的试探性进攻,同样让城中的守军紧张了几个小时。但他们的两辆坦克,同样趴了窝。真要说起损失的话,日军坦克中队的损失无疑更大。

    清楚此次分配到第十师团的三个坦克中队,每辆坦克装甲车都很珍贵。面对这种不划算的买卖,带队的日军坦克中队长,那怕很想抢头攻也不敢冒险。

    直到城中的部队,开始陆续用餐继续等待日军的进攻时。一直观察城外日军动作的守城部队,很快发现城外远处出现的日军步兵。

    对于这个情况,李向东很快道:“命令城中的守备部队,全部进入地下工事跟掩体中。没有听到哨声,不许随意走出工事。看样子,小鬼子的炮兵应该也到了。

    等下城墙上,交给我们的部队进行守卫,配合守城的几个主力营,全部转到城中的各个阻击阵地。这一次,我们要做的就是凭借城防,跟小鬼子慢慢的耗。”

    听到这话,守备旅长稍显意外的道:“李长官,让你的守城,我们的人休息,不好吧?”

    在守备旅长刘诺生看来,精锐不都应该保留到最后才派上去吗?换成他是李向东的话,肯定会将守备部队派去守城,让其消耗小鬼子的进攻锐气。

    而李向东却摇头道:“不用,你们守备旅老兵不多,实战经验同样很少。而城墙上,也不能布置太多的守军。这样的话,只会成为小鬼子的活靶子。

    我的部队,跟日军交锋过数次,对于如何对付小鬼子的坦克装甲车,他们也是有经验的。只是接下来我也希望,你们能拿出无畏的勇气,指挥部队跟小鬼子打。

    新兵不经历实战,永远成为不了老兵。你我虽然都是指挥官,可我们何曾不是在战场上杀出来活到今天的?凡事都是第一次,只要接战就不许害怕跟后退,明白吗?”

    急重险的任务侦察团挑下,剩下相对轻松的阻击跟偷袭,却交给守备部队。这样的做法,让这些守备旅的军官同样很感动,知道他们之前多少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看这样子,这位战区派来的督导少将,并没想让他们当炮灰,消耗小鬼子的实力啊!

    ‘请将军放心,接下来我们都会亲赴战场进行督战。没有你的命令,谁敢后退,一律军法从事。虽然我们是守备部队,但我们也是军人,并非软蛋!’

    ‘好!输人不输阵,只要我们同心努力,相信这一次小鬼子也别讨到好处。只要完成这次的阻击任务,到时我会跟李长官发电报,给诸位向国府跟蒋委员长请功!’

    ‘谢谢将军!’

    将心比心,李向东也想过拿这些守备部队顶上去。可他同样清楚,这样做的后果,惹来守备旅官兵的抱怨不说,还会让他们产生逆反的情绪。

    现在做为战区督导团,他们身先士卒挡在对付小鬼子的第一线。用这样的方式,告诉这些守备旅的官兵,他们是真心来打小鬼子的,而并非耀武扬威来的。

    而之前,李向东提前将四道城门给堵起来,就是要断绝那些想当逃兵人的念想。如果不想成为小鬼子的俘虏,不想被督导团以逃兵论处,那只能跟小鬼子拼命。

    这种破釜沉舟,下决心跟小鬼子死嗑的决心,也必然激发这些守备部队的血性。只要部队的血性激发出来,相信到时攻进淮滨城的小鬼子,也决计讨不到太多好处!(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