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五二七章 决死进攻!
    发生在公路上的阻击战,很快拉开了此次两军的拉据战。日军开始加快撤退的速度,试图合围的第五战区,则加快了进攻的节奏,试图多消灭一些日军。

    收到何正道发来的新情报,日军第二军已经派遣了部队增援,试图前来接应第十六师团,并且一个汽车大队已经提前出发,目前六十七军正在全力阻击中。

    看着这封电报的李宗仁,自然知道小鬼子有点着急了。得知何正道派遣的侦察部队,已经控制了固始到六安地区的官道,短时间日军只怕不能通行时,李宗仁也知道这是一个机会。

    再次致电战区部队道:“命令71军加快进攻速度,其余51军跟77军,根据之前布署的作战任务,对日军第十六师团展开全线反击,绝对不让小鬼子走的那般顺畅!”

    收到李宗仁发来的电报,已经对日军展开反击的宋希濂,看着顽强阻击的日军步兵联队,也意识到这个步兵联队,只怕已经成了日军的弃子,目的就是为了阻击他们进攻。

    想到这里的宋希濂很快道:“告诉陈瑞河,我再给他两个小时,必须将阻击的小鬼子给围起来。接下来,他们36师全力负责清剿这个顽抗的日军步兵联队。

    其余两个师,绕过小鬼子的阻击阵地,以急行军的方式,追击此刻已经撤退的日军师团主力。什么时候战斗结束,什么时候部队进行休整,给我往死里打!”

    听着这话的参谋长,有些担心的道:“军座,这样一来的话,我们只怕伤亡会不小啊!”

    ‘伤亡!打仗那有不死人的?你要知道,六十七军已经首战告捷,全歼了一个第十师团。要是在接下来的反击战中,我们还的战功还不如他们,别人会怎么看待我们?

    要知道,我们才是中央军主力,我们才是委员长器重的部队。到了这个时候,要是还顾及伤亡,最终又让八路军抢占上风。到时,你让我怎么跟委座交待?’

    从李宗仁转发的电报中,宋希濂已经知道,何正道指挥的六十七军,已然绕行到小鬼子的后方,正在准备阻击小鬼子。这意味着,他们将在战场抢战功了。

    先前对六十七军全歼第十师团,就多少有些羡慕的宋希濂,实在不想在这种情况再输给八路军。毕竟,战场之上强者称雄。什么是强者,能杀敌制胜者方为强者。

    这种情况下,宋希濂也顾不得保存什么实力。他要做的,就是指挥部队痛击全线撤退的第十六师团,并且从第十六师团身上,咬下那块最肥的肉来。

    收到宋希濂措词严厉的电报,三个主力师长那怕舍不得投入重兵,却也知道这个时候,容不得他们心疼。为了胜利,他们只能拼尽全力了。

    而此刻进攻日军步兵联队的第36师师长陈瑞河,看着宋希濂发来的电报,同样头疼的道:“不惜一切代价进攻,这要填上多少人啊!该死的小鬼子!”

    ‘师座,没办法了!这一次,想必军座也不想错失良机,趁着小鬼子的飞机还没到,让军座将炮兵部队拉到后面,给我们提供一下炮火支援吧?

    现在全军进行反击,炮兵部队只怕军座也用不上。小鬼子紧急修筑的工事,想来扛不住我们的山炮弹。无论如何,多用点炮弹,也要尽快将小鬼子的阻击阵地攻下来。’

    想到期我两个出击的步兵师,想来没办法拉着火炮上路。这就意味着,先前进行过炮击的炮兵部队,这个时候应该还是能派上用场的。做为进攻火力,也是非常不错的!

    ‘好!我这就给军座发报!’

    随着71军的炮兵部队,抽调了一部分山炮在36师后方建立了炮兵阵地,负责主攻的36师一团长,同样表情严肃的道:“命令各营,再次做好进攻的准备。”

    ‘团座,小鬼子防守还是有一手的。我们炮火一延伸,他们便钻出来。这样打下去,仅凭我们一个团,很难攻下小鬼子的阻击阵地啊!是不是问师座,要点援兵?’

    ‘援兵?去那里要援兵?师座能给我们要到炮兵支援,已经很不错了。娘的,老子还就不信,小鬼子就是钢筋铁骨。这一次,无论如何给我拿下他们的一线阵地。

    告诉一营跟二营,等下炮击的时候,就让他们给我冲上去。将进攻的距离缩短,老子这回要以命换命。我倒要看看,小鬼子敢不敢跟老子比狠!’

    ‘团座,那样会误伤我们的进攻部队!’

    ‘那也比进攻的时候,让小鬼子痛击来的强。把我命令传达下去,告诉一营跟二营的营长,别给老子舍不得把精锐投出去。这个时候不打,还想待在后方吗?

    这一次,其余两个师已经被军座全部派出去了。我们师,就只能盯着眼前这块硬骨头。若是我们团啃不下小鬼子,到时让师座换人担任主攻,老子丢不起这个人!’

    发狠的一团长,很快下达了这种看上去,确实有点刀尖跳舞的进攻方式。而日军阻击阵地上的小鬼子,看到中央军对他们开始展开炮击,同样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呼叫师团赶紧派遣飞机进行支援之时,很多阵地上的小鬼子,也再次躲进了防炮工事。可就在这炮声震天的时候,阵地上的小鬼子却看到中央军开始进攻了。

    望着不断向阻击阵地靠前的中央军进攻部队,负责阻击的小鬼子指挥官,同样怒吼道:“八嘎!他们这是要发起决死进攻吗?该死的,不能让他们再靠近我们的阵地了。”

    ‘联队长,可这个时候,他们还在炮击啊!’

    ‘抽调一部分部队出来,一定要将他们阻击的百米范围外。不然,等下炮击一结束,我们根本来不及进行反击准备。八嘎,他们的指挥官好残忍啊!’

    看着有些炮弹,竟然也掉进进攻的中央军队伍中。阻击阵地上的小鬼子,同样觉得这些中央军突然变得如此疯狂起来。但一样明白,不能让他们再靠近了。

    等到他们的阻击部队,不得不从防炮战壕中钻出来,开始进行反击之时。一颗颗从天而降的炮弹,同样不断收割着阻击小鬼子的性命。

    待在后方指挥部的一团长,看着不断被炮弹炸飞的小鬼子,同样很解气的道:“炸的好!给炮兵部队发电报,让他们重点炮击小鬼子的一线阻击阵地。

    同时命令我们的部队,进入百米范围内开始匍匐前进,都多带点手榴弹。只要进入手榴弹的投掷范围,就给我用手榴弹进行近战,撕开他们的防御口子。”

    对于36师一团的亡命进攻,待在后面观战的36师师长,同样握紧了拳头。看着有颗炮弹,再次坠入进攻的部队中,陈瑞河同样觉得心疼。

    转身朝参谋长道:“告诉炮兵部队,给老子打准一点。娘的,他们刚才炸到老子的兵了!”

    面对一团采取这种搏命的方式进攻,陈瑞河自然也知道,那是他逼急了。可实际上,他也没有办法。对于军部下达的作战任务,他不得不将压力下放到作战部队。

    反观阵地上的阻击日军,看着不断被炮弹炸死的守军,同样觉得非常惊恐跟无奈。相比炮弹落到中央军的数量,掉进他们阻击阵地的炮弹无疑数量更多。

    原本用于阻击的重机枪,也在中央军的炮击下,一挺挺的被催毁。不少趴在战壕上步兵,也在炮击之中不断被掀飞。这种阻击战,对日军而言同样头疼。

    但不派兵阻击的话,阵地前方的进攻部队,则能不断靠近他们的阻击阵地。一旦让他们拉短了进攻距离,让对方一举攻进他们的阻击阵地,后果可想而知了。

    就在一营跟二营的进攻部队,终于爬到距离小鬼子阻击阵地,仅有三四十米的距离时。看着身边幸存不多的战友,带队的班排长也终于下达了投弹的命令。

    看着一颗颗坠入小鬼子战壕的手榴弹,观战的陈瑞河立刻道:“命令炮兵,开始进行火力延伸!”

    一直趴在地上等待炮火开始延伸的进攻部队,看到炮火突然间歇的停顿了一下。距离小鬼子战壕已经不远的敢死队战士,立刻吼道:“兄弟们,冲啊!”

    随着敢死队终于成功冲进小鬼子的战壕之中,待在后方展开进攻的中央军大部队,同样展开了冲锋。源源不断的涌入阻击阵地的中央军,跟阻击阵地残存的日军展开了殊死搏杀。

    ‘团座,冲上去了!’

    ‘好!把预备队也派上去,我们要不断扩大战果,抢占小鬼子的一线阻击阵地。要是能一举拿下小鬼子的阻击阵地,我们团一个头攻跑不掉了。’

    看着自己冒险实施的战术竟然成功,一团长自然非常的高兴。但他同样知道,小鬼子这个时候也会疯狂反扑,夺回被他们占据的一线阻击阵地。

    这个情况,不光一团长知道,待在后方指挥进攻的陈瑞河也知道。为此,担任预备部队的其余两个团,很快在陈瑞河的命令下,相继展开了进攻。

    望着源源不断涌入己方阻击部队的中央军,日军联队长也很清楚。距离他们联队被全歼的时间,只怕已经剩下不多了。毕竟,他们人数远远不及进攻的中央军啊!(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