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五四六章 斗智斗勇!
    关于老蒋的谋算,此刻身处前线的何正道,自然无心情过多关注。(?〈 ? 那怕老蒋真调三师,加入围歼第十六师团的战斗,何正道只怕也不会完全听命行事。

    最重要的,如今第三师所处的位置,距离交战区域无疑有点远。‘远水救不了近火’的道理,何正道相信任何人都明白,再调三师过去参加,其中深意谁会不懂?

    好在老蒋还是在意党国的面子问题,不想何正道统率的新六十七军独享战功。只是这样一来,71军就需要做好被重创的准备。毕竟,小鬼子可是块真正的硬骨头呢!

    好在何正道很清楚,有多大锅下多大米。那怕目前他手中的部队不少,却也不想过多曝露出来。毕竟,前次围歼第十师团,他的六十七军可是‘伤亡’过万呢!

    要是让国民政府知道,他的部队其实没付出这样大的伤亡,到时又扯皮的话,估计也会有不小的麻烦。为此,一些不适应作战跟受伤的士兵,提前被转移出战场。

    看着51军负责的东面村庄,已然响起激烈的枪炮声。只是没过多久,枪炮声便停止下来。这也意味着,51军的轮进攻,还是以失败告终。

    对于这样的失败,何正道同样早有准备。若是51军真能一战冲破日军的阻击阵地,那才叫真的有鬼呢!所以,失败似乎是很正常的事情。

    朝站在身边的李向东,何正道很平静的道:“今晚我们的战斗原则,就是猎杀日军的有生力量。不用部队展开进攻,却要小心小鬼子的炮兵反击。

    先前侦察分队已经传来电报,覆盖我们这边阵地的日军山炮阵地,先前已经被51军催毁大半。想来这个时候,他们也不敢轻易开火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等下命令我们的山炮营做好炮击准备。一旦小鬼子炮兵再次炮击,就命令我们的炮兵坚决反击。至于重炮营,没有命令不得随意开火。

    这一次,我将侦察旅在这里的狙击手,还有枪法精准的战士都调配过来。因此,今晚的战斗,是一场狙击手的战场。告诫我们的战士,射击时注意随时更换位置。”

    ‘是,请司令员放心,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我想这个道理他们还是明白的。’

    听着李向东的回答,何正道又继续道:“先前51军在进攻的时候,吃了小鬼子照明弹的亏。等下狙击手展开进攻的时候,照明弹必须控制在我们这边。

    部队展开狙杀的时候,信号兵注意跟进。照明弹不要只打一个地方,要经常变幻位置,将小鬼子布置在我们前面的阻击部队位置曝露出来,再让狙击队实施远距离狙杀。”

    一番命令传达之后,李向东也开始命令临时组成的狙击队,开始以小队的形式往日军阻击阵地移动。只不过,这些狙击手所处的位置,大多都在三百米开外。

    而此刻小鬼子的阻击阵地上,同样驻守了不少官兵负责警戒。甚至根据侦察分队提供的情况,日军第十六师团在南面驻防的部队,比东西两面都要多上不少!

    这也意味着,小鬼子其实很担心何正道部的进攻。毕竟,几天战斗下来,他们已经见识过新六十七军的枪法,似乎比他们都要高上不少。不多布置兵力,也怕出问题呢!

    为了将小鬼子吸引到阻击阵地上,配合进攻的迫击炮部队,一样使用迫击炮展开炮击。听着‘嗵嗵嗵’的炮击声,阵地上的小鬼子其实也吓一跳。

    因为他们先前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东面的阻击阵地。却没料到,他们防守的阵地,这么快也遭受到袭击。一时间,不少在阵地上的小鬼子,都纷纷跑着躲避起来。

    也恰恰就在这个时候,正在跑动中的日军,也听到阵地前传来的枪声。还有不时在跑动过程中,倒地便不起的小鬼子。这令打算避炮的小鬼子,更是吓一跳。

    ‘八嘎!怎么回事?敌人抵进我们的前沿阵地了吗?’

    看到这一幕的日军基层军官,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在炮击的时候,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开枪的。最重要的,他们阵地前沿的火堆,并非现有人摸过来啊!

    连同炮声一起响起的枪声,确实令小鬼子有些犹豫。他们不太清楚,这个时候是进防炮洞避让炮火,还是待在阵地上准备反击呢?

    犹豫之中,不时落下的炮弹,却开始不断炸死炸伤阵地上的守军小鬼子。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这种别扭的战斗,着实令日军阵地指挥官,也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反观有经验的日军基层指挥官,看到阵地前方并非现有敌人进攻,但子弹一定是阵地前方打出来的。这就意味着,开枪的人躲在他们射程之外。

    想明白这点,不少军官就吼道:“贴着战壕跑,先避让炮火。敌人在我们的射程之外,暂时还不会动进攻。跑动时都注意,不要随意露头,敌人枪法很厉害!”

    而在阵地指挥部的日军大队长,听完军官的汇报立刻道:“八嘎,看来进攻我们这一面的,应该就是负责阻击我们的八路军。该死的,他们怎么会进攻我们这一边!”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现如今的第十六师团官兵,都不想跟八路军作战。连番的战斗接触下来,他们已经知道八路军的实力,丝毫不比他们弱。

    甚至可以说,八路军在这里展现出来的战斗力,某种层面上还要比他们强。摊上这么一个对手,日军步兵大队长又岂能高兴的起来,会有所担心也很正常。

    一听进攻阻击阵地的是八路军,不少军官也略显担心。看着依旧响彻阵地上的炮火,有军官就道:“大队长,我们需要师团给予炮火支持。不然,阵地上的伤亡会很大!”

    ‘哟息,给我接师团指挥部,我需要师团提供炮火指导。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师团能动用重炮。从这些炮声跟射程看,敌人怕是动用了山炮进行炮击。’

    实际上,那些射程比较远的,只不过是大口径的迫击炮。真正的山炮部队跟重炮部队,何正道又岂会这么快便拿出来呢?

    在对敌攻略上,何正道跟许友常的想法一样,那就是尽可能催毁日军的炮兵。只要能打掉小鬼子的炮兵,接下来他们动进攻的时候,便会显得更加轻松一些。

    顶着小鬼子的炮弹动进攻,伤亡跟代价都会很大。对于这种情况,何正道跟许友常一样,都不希望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所以,需要引诱出日军的炮兵。

    收到前线来请求炮兵配合的电报,同样还做出了判断,进攻南面的部队,有可能是八路军。先前同样看过‘京观’堆的藤江惠辅,却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想了想道:“给南面阵地再增加一个步兵大队,命令山炮部队进行反击,催毁他们的炮兵阵地。如遭遇他们的炮兵反击,命令重炮联队必须以最快的度进行反制。

    该死的,他们对我们玉碎的勇士,做出这样的不可饶恕的事情,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好过。等明天天亮之后,让我们的空军,重点打击南面的八路军。”

    ‘嗨!将军!’

    虽说京观令不少小鬼子心存畏惧,可对于藤江惠辅这个师团长而言,他岂会不知这是八路军的报复。但做为师团长,他必须无视这种畏惧,并命令部队一定要复仇。

    清楚日军炮兵反击度很快,何正道给炮兵的炮击时间同样不多。几分钟之后,原本密集的迫击炮阵地,炮火便开始变得稀疏,有些迫击炮已经开始转移阵地。

    阵地转移,不意味着这些迫击炮退出战斗,相反换一个地方他们便开上几炮。这种炮兵游击战,对于侦察旅的炮兵们而言,已经是驾轻就熟的事情!

    没多久,日军的反制炮火果然打响。看着零散的几门山炮进行反击,何正道看了看道:“从炮火的位置看,应该是先前反击51军的炮兵阵地。用这点炮反击,不对劲啊!”

    ‘确实有点!根据侦察分队提供的情报,小鬼子在小镇外围,布置了三个山炮阵地。其中两个,负责北面跟西面。离南面相对近的,应该是小鬼子的重炮联队才是。’

    已经看过情报资料的李向东,也觉得这样的反击,似乎不象小鬼子的作风。说出自己的怀疑之后,何正道也笑着道:“命令山炮营,动用四门山炮进行反击。

    另外,每门山炮最多射击五炮弹,炮击结束立刻进行结束。如果我的预料不错,小鬼子想用这几门山炮,将我们山炮营所在的位置引*诱出来,最后用重炮给予致命一击呢!”

    打仗有时候双方的指挥员,在排兵布阵上同样需要斗智斗勇。那怕何正道清楚,若是一个山炮营全部展开反击,小鬼子那反击的几门山炮势必会被催毁。

    可这样一来,就曝露了他们山炮营所在的炮兵阵地。而小鬼子真正的杀手锏,还是他们的重炮联队。重炮不出,何正道又岂会轻易曝露己方炮兵的所有位置呢?(未完待续。)8(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