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五五五章 炮兵袭扰战(二更)
    得知第五战区的部队,已经将第十六师团围困在小镇。同样关注战场形势的日军第二军指挥部,也对接下来的战事充满担心。

    相比之下,参与武汉会战的中央军各路部队,却对这个消息非常的兴奋。若是第五战区,真能全歼第十六师团,那对武汉保卫战而言,也将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甚至担任主攻武汉任务的冈村宁次,得知第二军进攻受挫,已经损失了近两个师团的部队时,同样显得非常震惊。毕竟,这样的损失太过巨大了。

    做为日军中的‘华夏通’,冈村宁次对于华夏有多年的了解。在他看来,第二军此次出现这样的事情,明显就有点打破常规,甚至会影响整个武汉会战的形势。

    虽说进攻武汉的主力部队是他指挥的日军第十一军,麾下的部队也达到五个半师团。但他需要进攻的部队,同样也是中央军的精锐主力部队。

    原本在冈村宁次看来,第二军担任侧翼进攻,就有可能打破中央军的密集阻击线。而眼下第二军别说进攻,能不能保住第二军出战前的部队,都是一个值得担心的事情。

    让情报官将最近有关第二军的情报收集了一番之后,冈村宁次表情有些凝重的道:“看来我们真的低估了八路军的实力,他们现在竟然有实力参与武汉会战。

    关于这个何正道的情报资料,我们收集的太少了。这个人,非常危险!看来我们有必要,让帝国的情报部门,重点收集此人的信息,务必想办法将其清除。”

    做为早年便进入华夏收集情报的日军将领,冈村宁次对于八路军的了解其实也不多。事实上,在早前军阀混战的岁月里,红军一直都被很多人给无视。

    相比早前的东北军、西北军、晋绥军跟桂军、湘军,只在赣南等地活动,甚至还承受中央军一次接一次围剿的红军,日军并未投入太多的情报资源。

    一个在日军看来,随时有可能被中央军清剿的部队,如今却成为北方抗日的顶梁柱,这种转变确实令日军情报部队感觉到惊讶。

    但最令日军感觉惊讶的,还是出现在抗日战场的八路军,对于日军的作战风格似乎很了解。很多时候,八路军的作战布署,都让日军打的很别扭。

    这种情况说明,在抗战爆发之前,八路军就对日军有过分析跟针对性的训练。虽然这个猜测,多少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似乎已经证明了这种猜测。

    当年红军进行长征,喊出的口号是‘北上抗日’,那时已经侵占东北的日军,更多以为这只是红军为了政治宣传,喊出的一句口号罢了,他们没有实力对日军形成威胁。

    而日军当时真正会有所担心的,就是红军有可能继续北进,到达与民国与苏联接壤的地区活动。也正因为这种猜测,日军将注意力放在阻止红军跟苏联合作的事情上。

    只是谁也不会想到,当初抵达陕北的红军,会在抗日爆发之后,拥有一省之地的管控权。除此之外,他们在甘肃跟山西,都陆续扩大了根据地的规模。

    更令日军万万没想到的,还是他们视为自留地的绥远地区,尽管会被何正道一举攻陷。这样也导致,他们无力在封堵八路军通过蒙古,跟苏联进行联络的途径。

    太多的想不到,才会导致今天的八路军,不但令中央军觉得非常意外,那怕日军方面同样大为吃惊。这支部队在逆境中爆发的发展潜力,超乎很多人的想象。

    可真要说意外的,还是独立纵队跟何正道的出现。这支在长征中建立起来的部队,一路不断发展壮大,几乎是每战皆胜,令红军的军心士气也是大振。

    做为熟悉华夏情况的冈村宁次而言,何正道这位在抗战中渐渐被华夏抗战军民所熟知的‘红色战将’,确实是他们必须解决掉的危险人物。

    年青、神秘、作战指挥水平高超,还是八路军的重要军政干部,这样的年青人,意味着未来将有更无穷的潜力。不尽早解决,还真有可能成为日军的重大威胁。

    不管日军方面如何提高对于自己的重视跟警惕程度,布置完作战任务的何正道,同样难得的休息了两个小时。做为军人,他已经习惯帎着枪炮声入眠。

    相比何正道跟幸苦作战许久的侦察部队,开始陆续的进入隐蔽点跟坑道中休息。待在镇中准备休息的日军,却发现他们今晚无人入眼。

    原因很简单,每隔半小时在距离他们最近的南面阵地,便会打来九枚索命的炮弹。而这炮弹,往往都是没有规率可寻的。东一发,西一发,令日军苦不堪言。

    那怕藤江惠辅将师团指挥部,设在镇子一个挖掘出来的防炮坑道中,不用太过担心山炮弹对其形成的威胁。可其它在镇中的部队,自然享受不到这种待遇。

    兵营、仓库、炮兵阵地、甚至前沿阻击阵地,都无一例外受到八路军山炮部队的炮击。每次九发炮弹,一发不多一发不少,打完之后便停止炮击。

    等到日军的炮兵部队反击时,下一刻的炮击又会在半小时后准时打响。但这三门炮所在的位置,又跟之前他们反击的位置不一样。

    这就意味着,日军又需要重新推算这三门山炮所在的位置,又需要重新调整他们的炮击参数再给予反击。往往他们一切准备就绪,短暂炮击便提前结束了。

    这种炮兵袭扰战,令藤江惠辅同样苦不堪言的道:“八嘎!该死的,我们的炮兵部队怎么回事?都进行了这么多轮的炮击,为何还没催毁敌人的炮兵阵地?”

    对于这种怒吼,参谋长也一脸苦涩无奈的道:“师团长阁下,八路军的山炮部队,应该分成了若干个小队。每次他们只使用三门火炮,对我们实施炮击。

    每次炮击每门火炮只发射三枚炮弹,这意味着他们炮击的时间,甚至连一分钟都达不到。而我们的炮兵部队,要推算出他们的位置,需要的时间比这个更长。

    想来这种战术,应该是步兵袭扰战术的延伸。他们希望通过这种炮击战术,达到令我军疲惫的目的。现在看来,我们这个对手,真的很狡猾也很难缠啊!”

    若是之前他们没被八路军抢占南面阵地,以山炮的射程,也对他们形不成有效的威胁。但已经抢占了南面阵地的八路军,完全可以将山炮弹打进小镇中来。

    这种炮兵袭扰战术,确实有点无解。如果是白天,他们有空军配合作战的话,或许能在短时间找出炮兵阵地,并且将这些炮兵阵地给催毁。

    但问题是,现在是晚上,他们只能通过计算弹道的方式,推算八路军的阵地所在位置。要计算位置,还要调整火炮射程跟角度,自然需要一点时间的。

    而这个时间差,同样足以令发射完炮弹的山炮部队,拖着山炮转移到另外的炮兵阵地。这种炮兵游击战术,在夜间使用出来,自然令小鬼子苦不堪言。

    很多原本打算堵住耳朵休息的士兵,面对山炮弹爆炸形成的响起,堵耳朵也没用。最要命的,还是这些炮弹根本不知道,下次会落到什么地方。

    无规则的炮击,尽管获得的效果不是太理想。但对于日军士气的打击,无疑也是巨大的。同样看到这一幕的51军跟77军将士,却觉得这种炮击太解气了。

    甚至看到南面阵地,日军跟八路军你来我往的炮战,51军跟77军的前沿警戒官兵,也很羡慕的道:“以后谁敢跟老子说八路军穷,老子抽不死他!”

    在这些官兵看来,那怕是他们部队,也没办法做出这样的事情。对于77军而言,虽然有一些山炮,但山炮弹的数量同样很少,基本上是打一发少一发。

    而此刻八路军的山炮部队,从深夜到天明的这段时间里,几乎没中断对日军的炮击行动。甚至清晨醒来的宋希濂,听着镇中传来的炮声依旧有些意外。

    询问道:“八路军那边,还在跟小鬼子进行炮战吗?”

    值班的参谋笑着道:“是的,军座!昨天晚上,他们跟小鬼子的炮战就没停止过。每隔半小时,八路军便会进行一次炮击,而小鬼子也会进行一次反击。

    只是有些意外的是,八路军的炮兵部队,似乎没受到什么打击。他们的炮兵部队,从昨晚首轮炮击到现在,足足进行了九轮炮击,而小鬼子的反击也一样。”

    ‘那昨晚小鬼子有什么反击的行动吗?’

    ‘报告军座,暂时没收到这个消息。虽然51军跟77军,昨晚也没中断对小鬼子的进攻,但从枪声跟火力判断,他们的进攻更多是袭扰,未发动大规模的进攻。

    同样的,小鬼子一直处于防守状态,没有轻易派遣部队实施防守反击。虽然昨晚我们没休息的太好,我估计在镇上的小鬼子,肯定是一夜未睡啊!’

    听着值班参谋的汇报,宋希濂虽然觉得这种战术,多少有点耍无赖的味道。但他同样知道,若是能让日军得不到充分的休息,对于他们今天的进攻还是大有帮助的。

    这也意味着,无形中他似乎也欠了八路军方面一个不小的人情啊!(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