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五七一章 适当端端架子!(八更)
    (ps:今天第八更了!蚊子够拼了吧?还有月票的书友,还请投张月票支持一下吧!当然,能打赏一点,也是可以的嘛!)

    相比普通的战士,做为八路军在华中的负责人,何正道明白什么叫‘大局为重’。而两党签属合作协议,却依旧面和心不和,跟两党早年结下恩怨同样有关。

    从南昌起义打响,到红军长征结束,这几年的时间里,也被后人形象称为‘白色恐怖’时期。很多选择跟红军踏上革命路的人,都倒在追求革命胜利这条路上。

    除了这些参加革命的人,还有很多红军的家属,也受到无情的压迫跟祸害。只是相比大别山这里的情况,其实赣南苏区的情况,无疑更加的严重。

    那怕很多走上这条路的革命战士都清楚,革命不是过家家,那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但此刻返回大别山,重建根据地的先遣队战士,大多都是熟悉当地情况的人。

    有些人,在获得部队许可返家探亲时,却发现家人在当年他们转移之后,已然被当地的驻军还有政府给迫害至死。很多革命战士,突然一下变成了孤家寡人。

    虽然民间有俗话‘祸不及家人’,可对于镇压红军的国民政府而言,他们很清楚不采取残酷严苛的管控手段,就不足以震慑那些反对他们的人。

    面对这些有家不能回,甚至已经找不到家的先遣队员,何正道做为他们的指挥官,要说完全坐视不理,他心里也过意不去,同样会影响这些队员的革命热情。

    可要是管的话,那些靠手上沾满红军烈士跟家属血的人,又都是国民政府提拔重用的对象。一旦对其实施报复,国民政府又会做何反应呢?

    看着陆续上报的情况,何正道跟萧进光同样觉得很为难。那怕做为政治主任的罗农桓,也是满心烦恼的道:“这事不处理,会影响部队的军心士气啊!”

    做为部队的政工干部,罗农桓自然知道现在有些游击队的骨干,都沉浸于家人被迫害的悲痛之中。不管怎么说,他们有为革命牺牲的热情,却没想过把家人也连累进去。

    现在他们重新回来,原本在他们看来是荣归故里。可看到倒塌的房屋,还有那冰冷的墓碑。甚至有些战士,根本找不到他们家人的尸骨,这种悲愤之心也是人之常情。

    听着罗农桓的话,罗锐青也苦笑着道:“若是以前,这事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放过他们。可现在是两党合作抗战期间,要是搞清算,就给了他们攻击我们的借口了。”

    身为政委的萧进光,同样点头道:“是啊!虽说眼下我们跟早年已经有所不同,真跟他们闹翻,我们也不至于跟以前那样担心。但现在的情况是,我们有需要共同抵抗的外敌。

    就我们现在的情况,真把那些人揪出来处决掉,国民政府那边会怎么想?根据我们这段时间的调查,有些人现在都担任一县之长的职务。

    要解决这些人不难,真正难的是,要如何摆平这事的影响。现在看来,当初我们挑选先遣队员的时候,似乎也有些考虑不周啊!”

    就在这个时候,罗农桓却道:“司令员,这事你怎么看?”

    那怕来新六十七军的时间不长,可罗农桓非常清楚,何正道在这支部队中的威望有多高。那些原本群情激愤的队员,在收到何正道的命令后,便忍住悲伤继续工作。

    这要换成没有威望的指挥员,只怕那些战士根本就不理什么上级的命令。替家人报仇,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连家人都保护不了,闹什么革命呢?

    被询问到的何正道,对于这种事情同样满脸无奈的道:“要是我知道怎么办,我也不至于请示上级了。但这件事,完全置之不理,只怕还是不行的。

    正如罗主任所说,这事处理不好,很影响军心士气。可要是处置的话,又会让国民政府抓到把柄。处理这种事情,着实需要小心谨慎,不能被怒火冲昏头脑。

    此事已经上报中央跟总部,包括周副主席那里我也发了一封电报。先听听首长们是什么意见,我们到时再做具体的工作。可我还是那句话,有些人必须受到应得的惩罚。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那怕我们两党两军,在这种事情上,结下的仇也不是这一些。但有些仇,终就我们还是要找他们清算的。”

    至少在何正道看来,有些人在执行这种清算任务的时候,完全是挟私报复。做出这种令人家破人亡的事情,确实应该受到相应的严惩。

    可话又说回来,红军革命时期,处置过的地主还有中央军同样不少。抄家这种事情,其实也没少做。这就意味着,有些仇恨只怕是无法消除的。

    收到何正道发来的请示电报,毛太祖看到电报半响没说话。做为党的领导人,毛太祖理解那些战士想替家人报仇的心情,却也明白这种事情不能乱来。

    别看眼下八路军的形势一片大好,可所需要面对的危机跟挑战一样不少。至少现阶段而言,毛太祖也不敢说,八路军有完胜中央军的把握。

    你杀我的人,我要报复。我要你的人,你要报复。这种事情,自革命在华夏流行之日,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问题是,这事不给个交代,官兵心里会怎么想呢?

    ‘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的无情杀戮,确实令很多追随红军的革命者,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可现在的情况是,他们的革命依旧未成功,还需要继续努力啊!

    思索半天后,毛太祖最终道:“给独立纵队回电,就四个字,大局为重!”

    其它收到请示电报的朱老总还有周副主席,给予何正道的回电大多如此。看着这些收到的回电,何正道也很清楚,他需要去安抚一下那些信任他的战士。

    想了想道:“政委,参谋长,最近部队的事情,你们多费点心。在招兵的事情上,政审工作一定做的细一些。新兵训练的工作,也要尽快实施起来。

    接下来,我会抽时间走访一下各游击队的基地。一来了解一下各游击队的发展情况,二来也是了解一下当地的民情,还有百姓对于我们的评价。

    趁这次视察的机会,我会亲自给那些战士做思想工作。既然主席指示我们要以大局为重,那我们只能忍辱负重,先以联合抗战为重。但这个事,我必须给他们一个交代。

    罗主任也不要跟我争,虽然我不是政工干部,但我了解我带出来的这些兵,我也相信他们会听我这个司令员的话。先把士气问题解决,我们下一步的工作才好开展。”

    听到何正道要去视察各游击大队,萧进光跟罗锐青想了想,也觉得这或许是个不错的解决办法。那怕萧进光也必须承认,这支部队何正道才是真正的主心骨。

    这一次上报的人员当中,绝大多数都是当年长征路上,跟随何正道战斗的老兵。这些老兵对于何正道的话,还是会听的。这样做起工作来,也会相对容易一点。

    想明白这些,罗农桓也只能道:“那好吧!不过,你要是外出的话,到时有军事任务怎么办?毕竟,现在小鬼子并未退去,接下来我们只怕还有战斗任务啊!”

    ‘无妨!根据目前我们侦察到的情况,小鬼子的第二军,已经龟缩在六安一带展开防御。他们若是再想发动进攻,至少要等到他们从后方抽调的援兵赶来才行。

    短时间,估计他们的援军一时半会也赶不到。至于再抽调我们部队上前线,那也要等我们休整的差不多才行。毕竟,这一次我们的伤亡可不小呢!

    老蒋若是再下令让我们出战,到时给总部发封电报,就说我们还未完成休整,希望他们多给一点休整的时间。总之,再想让我们出战,也不能答应的太痛快了。’

    听着这话的罗锐青笑了笑道:“司令员的意思是,我们也要端点架子?”

    ‘当然!虽然我们不想破坏联合抗战的协议,但这一次我们打出的战绩也是有目共睹的。但国民政府最近的宣传,对于我们的胜利果实,完全就是忽略不计嘛!

    我们是军人,服从命令是我们的第一职责不错。但我们过来参加,名义是借调协助。现在抹杀我们的功劳,我们不应该闹点脾气吗?不拿豆包当干粮,真当我们好欺负不成!’

    等说完这番话之后,何正道又继续道:“拿捏他们一下,才会让他们搞清楚,我们不是51军也不是77军,我们是拥有独立作战权的八路军新六十七军。

    想要马儿跑,又不想给马儿吃草,那有这么好的事情。适当端端架子,往后我们问他们要物资跟补给的时候,他们才会给的干脆痛快一点。

    更何况,我们也有自己的难处。这一战结束,我们近六万人的部队,可以损失了将近一半。这样大的损失,不应该多给我们一点休整的时间吗?”

    想到陆续上报的夸大战损,萧进光等人也笑了笑。实际上,这个战损至少夸大了三倍。而多出来的两万多人,实际已经扩散到目前被小鬼子控制的敌后。

    当然,在大别山地区,同样有不少部队化整为零分散了出去。这就意味着,组建华中敌后抗日根据地的计划,其实已经在实施当中了!(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