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五七三章 茶馆听闻
    地处湖北东北部大别山南麓的黄安,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也称的上是一个兵家必争之地。东邻黄冈麻城,西接孝感大悟,南临武汉黄陂,北接河南信阳。

    那怕距离省城武汉,也不足一百公里的路程。或许正是这样的地理位置,让这里成为湖北的革命根据地。从这里走出走上革命路的战士跟烈士,同样不计其数。

    早年由红四方面军发起的黄麻起义,也是继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之后,在长江以北地区首次举行的规模最大的农民武装起义,其意义不言而喻。

    这场起义,揭开了鄂豫皖地区武装斗争、土地革命和苏维埃政权建设的序幕,为创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和红四方面军起了先导作用,在华夏革命史上也留下了光辉的足迹。

    或许正是这种情况,导致国民政府对这里实施的镇压革命政策,同样也是残酷至极。可越是这样,越是激发了一批批的热血青年,离开家园走向革命之路。

    负责镇压革命的那些人,找不到这些革命青年,便想办法找他们家人的麻烦。可很多参加革命队伍的年青人,很多时候在外面,有时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可即便如此,那些希望通过镇压革命,去向国民政府彰显忠诚的人,依旧不肯放过他们的家人。很多家里有人参加革命的,甚至被这些人活生生逼死。

    现如今,担任黄安城县长的赵大虎,便是很多黄安百姓都畏惧的对象。此人在红四方面军转战之后,加入国民政府组建的别动队,成为黄安最富知名的先锋人物。

    死在他手中的革命青年,还有那些革命者的家属,同样不计其数。这种无情的屠杀跟清理政策,让很多黄安百姓,闻其名便吓的浑身发抖。

    尽管何正道收到的情报不多,但来自后世的他,多少看过关于别动队在苏区清乡的资料。其中被别动队祸害最严重的,除了赣南苏区就是大别山地区。

    傍晚时分,何正道只带了两名特战队员,在临街的一个茶楼坐了下来。选择这座茶楼的原因,也是因为茶楼对面不远,便是黄安的县府所在地。

    至于这个县长赵大虎,或许知道自己罪孽深重,聘请了大量的家丁护卫。那怕住的地方,也是距离城防营不远的一座大宅院里。平时出门,都有护卫贴身保护。

    做为被国民政府授过奖,并提拔为一县之长的赵大虎而言。他同样清楚,一旦红军返回大别山,只怕他的好日子也要到头了。

    赵大虎很清楚,就他当年做的那些恶,枪毙他十回都够了。很多时候,那怕他自己都觉得死有余辜。可好不容易当上一县之长,地痞出身的赵大虎自然不甘就那样死去。

    在何正道命人秘密搜集赵大虎情报的时候,赵大虎同样收到下面一些乡绅地主的报告。当年那些参加红军的年青人,如今有不少都返回了黄安。

    得知这个消息,赵大虎自然有些担心。虽然他很想带领城防营,去抓捕这些返乡的革命青年。但他知道,现在是两党合作抗战时期,他不能这样做。

    相对的,有些担心的赵大虎,还是向湖北军统的负责人询问过,关于这些人到底应该做何处理。军统方面的负责人,给赵大虎的指示,同样是监控为主。

    同时也告知,这些返乡的年青人,都是八路军新六十七军的官兵。他们此次返乡,大多都是回家探亲。如果这些人在他的地盘出了什么事,还是会有麻烦的。

    至于赵大虎担心,这些人会不会找他报复。军统方面的负责人,同样告知赵大虎,这样大可放心。只要他自己不随意外出,待在县城里的话,八路军也不敢动他。

    如果八路军敢找他清算的话,那就有破坏抗战的嫌疑。为此,赵大虎长松一口气之余,更加注视平日自己的安全保卫工作。居住的宅院,晚上更是守卫森严。

    坐在茶楼上喝着茶的何正道,看着不时从街上经过的百姓,还有那些持枪巡逻的城防营士兵。朝倒水的店小二笑着道:“小二,真想不到,你们黄安城晚上还有兵巡逻啊?”

    这位客官说笑了!以往这些当兵的,除了站在城门口收钱,平时在城里也很难看到他们巡逻。这些兵开始巡逻,也就半月前开始的事情。

    据我们掌柜说,这是县尊大人为靖安城防所下的命令。实际上,我们城里的百姓都知道。当年那些闹革命的人回来了,这个县尊估计是怕有人找他清算吧!

    闹革命的?什么意思?我也是初次来这里行商,就好听一些故事。不介意的话,你跟我聊聊这个事,怎么样?浩子,给小二一点辛苦钱。

    笑着说出这话的何正道,朝充当护卫的徐浩使了个眼色,徐浩也很干脆的掏出一张法币递了过去。看到这张法币的店小二,脸上也是笑的很灿烂。

    看了看略显空荡的茶馆,店小二有些小心的道:“客官,这事你就当听个故事就成,到了外面千万别乱传。我们这位县尊大人,可听不得别人说他坏话呢!

    虽然有些事,我也是听来茶馆喝茶的那些客官说的。但我也是黄安本地人,前几年城里闹革命党的事情,我自然也是知道的。这城里,当年有很多人都参加了革命。

    早年这黄安城,还被那些革命党给攻下来过呢!只可惜,他们没能在城里待太久,最终还是失败了。我说的那些闹革命的,就是当年那些从黄安城走出的人。

    前段日子,听几个来城里喝茶的乡绅说,那些当年被政府通缉的要犯,如今都回家探亲了。只可惜,他们很多人几年没回,现在回来估计连家都找不到了。

    我们这位县尊大人,当年就是街上一个地痞无赖。靠着替政府办事杀人,最终才当上这个县尊的。现在那些闹革命的回来了,指定会找他算帐的。

    前段时间,县里突然实施什么宵禁,又让城防兵开始巡逻,估计就是怕有革命党进城闹事。不过说来也奇怪,这县尊明明知道那些人回来了,却也不敢派兵抓捕。

    这要换做以前的话,估计他早把城防部队拉出来抓人了。每次他们出城,总要有人遭殃。唉!对于这位县尊,我们城里好多人,都是敢怒不敢言啊!”

    从店小二的话中,何正道不难听出,赵大虎在黄安积累的民怨还是不少。只是他的残酷手段,还有掌握了黄安的军政大权,才让很多百姓不得不忍气吞声。

    现在先遣队的那些官兵回来了,想到当年自己做过的那些亏心事,赵大虎担心小命难保,加强县城的治安警戒,似乎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趁着这个机会,何正道同样很好奇般道:“既然这个县尊这么霸道不讲理,就没人管管他吗?这里距离武汉也不远,就没人去省里告他吗?”

    客官说笑了,这年头民告官,有能告赢的吗?指不定今天刚告,明天就有可能意外身亡。这些年,不是没人去告,而是这省城的人,根本就不会管我们这些百姓的死活。

    更何况,当年赵大虎是替政府办事,立了大功的。据说在省城,他也有关系。世道艰难,有时候忍忍也就过去了。不过,现在那些人回来,估计他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店小二又有些小心的看了看周围。这举动,令何正道也多少能看出,这位赵大虎在县城,看来也是耳目众多啊!

    就在何正道还打算继续询问时,楼下传来的叫声,让店小二赶忙弯腰道:“客客,对不住,掌柜在叫,若是没什么吩咐,我就先下去招呼客人了。”

    行,辛苦了!

    说着话的何正道,又示意徐浩给了一张法币。对于何正道而言,法币这东西不值钱。反倒是大洋跟黄金白银,何正道都不会轻易拿出来消费,那是硬通货。

    这些通过打仗缴获到的硬通货,如果没什么花费的话,一般都会押送回陕西交由中央处理。毕竟,前段时间从苏联采购的大批货物,其中不少都是用真金白银买的呢!

    看了看时间,何正道没在茶楼久待,带着徐浩便从茶楼走了出来。随意逛了逛之后,担任何正道贴身保护的徐浩,快步几步上前道:“少掌柜,我们后面有尾巴!”

    无妨!这些人,应该都是小角色,我们继续往前走。找个巷子,把这两个人给逮住。难得逛次黄安城,终归还是要留下点什么的。

    既然这个家伙这样丧心病狂,就算不为我们的同志,为了这方百姓,我也要将那家伙给处决掉。有时候,杀人未必就一定要动刀动枪的。

    说出这番话的何正道,已经想到一个解决赵大虎的办法。做为后世的古武者跟特战精英教员,他掌握的杀人方法,只怕连何正道自己都数不清。

    想要找一种杀人不见血,甚至还不会让人怀疑的杀人方式,何正道同样有无数个办法。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想一个办法,如何能把这个赵大虎给钓出来。

    若是他一直躲在那大宅院之中,想要暗地解决掉对方,只怕还是不容易的啊!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