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权国 > 第三卷 霸王的大陆 3623 死门(二十五)
    随着太阳的完全升起,金色的光线彻底驱散云层的阴霾,犹如在大地之上流动,一道道阳光偶尔从天的缝隙照下来,天河倾泻,就是在这样的天光下,马丁利牙护卫骑兵发出自杀式冲击,烟尘卷腾,刀光如雪,随着对面帝国重弩车旁边站立的军官手臂高举起任何猛力一沉,在一阵机械的咯吱响动声中,六十九架帝国重弩车发出撕裂一般的声音,数十道白光越过百余米的距离一下扎进护卫骑兵的冲锋群众,一连串的血水爆开

    ”啪啪啪“在一连串爆开的声音中,护卫骑兵仿佛被一个无形的巨人用大梳猛然扫过,战马轰然倒地的场景蔚为壮观,天空也在这一刻突然一下变得黑了行下来,无数的箭簇从高处迅速坠落,数以百计的马丁力牙护卫骑兵在巨大地嘶叫声中不甘地扑倒、翻滚,进攻的队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出现了无数的缺口,变得稀疏起来。

    “向前啊,护卫骑兵!“

    猛扑向前,那排山倒海的声音,直震得地面都在颤抖。在拼死般的呐喊中,冒着如暴雨一般扑杀的箭雨,护卫骑兵一个接一个地倒地,他们插满箭簇身躯覆盖了褐色的浅滩之地,鲜血浇进了水潭里边,马丁力牙护卫骑兵,马丁力牙人最后的一点颜面,面对上万帝国弩的钻射,只有轻型铠甲的护卫骑兵就像是被重力猛力撞出去,纷纷落马,冲锋的道上,尸体堆积,发起冲锋的数千马丁力牙骑兵,在距离帝国军阵前方五十米位置,已经再无前进的可能,十几分钟后,数千护卫骑兵全数战死,最终只剩寥寥十几个个被战马甩出去的跟踉跄跄前进的伤兵

    帝国西南区总督撒隆脸色冷峻,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说道”停止吧!“

    所有的声音一下停滞下来,四周更是安静的怕人,在数万双眼睛的注视下,浑身上下插满了箭枚却依然高举着被射成了破布般军旗的护卫骑兵,还在朝着帝国军阵前进,那些倒地在地上翻滚着挣扎着向前一步步爬行前进的伤兵们,所过之处,在地上留下的长长血痕,也不由悚然动容。

    ”准备!“

    撒隆那只浑浊的灰色独眼闪动了一下,嘴角紧抿,手再次抬起,上万把帝国弩齐刷刷朝向那十几名伤兵,后面那些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意志的马丁利牙溃军更是一个个脸色惨白,充满了羞愧和不忍,都成这样的了,还打什么啊,全死了才好吗?他们也曾经是悍不畏死的战士,但是现在他们却失去了死战的勇气,相比之下,他们更加感到难堪尴尬,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凝固,撒隆高举起来的手迟迟没有落下,面对这样悍不畏死的劲旅,即使如冷血屠夫撒隆也油然起了尊敬之心。

    马丁力牙人崛起不是没有理由,作为从中部马丁力牙大草原上挣扎而出的彪悍民族,马丁力牙人的血脉里天生就流淌着战斗的因子

    ”够了,不要再杀了,你们不是就在这里等我吗!“

    人群中,一人一马从里边出来,正是一脸憔悴的大军统帅,伊尔族王储斯派克,跟他一起的还有几名马丁力牙领主,此刻看见他独自出去,连忙喊道“殿下,不可”斯派克神色平静的继续向前,上万把把帝国弩前端的钢箭头在阳光下闪烁寒冷,斯派克脸色毫无惧色,缓缓向前,将手中的佩刀解下来丢在地上,朗声说道”我就是马丁力牙军统帅斯派克,帝国皇帝要的是我,这些溃败的士兵用处不大,饶过他们吧“

    撒隆脸色阴沉,目光在斯派克上下看了一下,隐隐闪过一丝欣赏,这小子不错啊,在这种关头还能够看出皇帝陛下的用心,皇帝确实是只让他在这里拦阻从上游逃亡的漏网大鱼,特别是马丁力牙军统帅斯派克,至于这些溃军,对于帝国来说,杀了远比不杀要更有利的多,因为这些溃军会将主力溃败的消息带回去,不要忘了,足足五十余万马丁力牙军,还有近三十万毫发无损,一旦这些溃军逃回去,一定会对马丁力牙军的军心士气造成沉重打击,而主帅斯派克被俘的消息,更是对于马丁力牙军领主们有着巨大影响,从哪一方面看,帝国让这些溃军逃回去,远比在这里全数斩杀更有用!

    ”撒隆大人,这些马丁力牙人双手染满了我教团国人的鲜血,他们每一个都是屠杀我教团国人的凶手,一定要全部杀了他们!”旁边的胡撒脸色憋屈,看出撒隆在动摇,有连忙急促说道,他有些后悔只带了三千圣殿军来了,如果多带些人来,至少也不会如现在这样的局面,主导权完全在帝国手中,这些马丁力牙溃军最少也有一两万人,不是他区区三千圣殿军能够消灭的,也就是说,撒隆如果决定放走这些溃军,他胡撒也只能干看着

    “胡撒大骑士长,请你搞清楚,我是帝国西南区总督,不是教团国的总督,你还没有资格来命令我”撒隆脸色带着浓烈的不快,帝国军队进入圣都之地的这段时间,帝国军与圣殿军的冲突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双方小摩擦不断,

    教团国是****的国家,特别是教团国的圣殿骑士,更是对于帝国将教团国变成帝国势力范围表现的极力反对,要知道,南北大战,圣殿骑士团的主力就是被帝国所覆灭的,其中战死战伤圣殿骑士多达四万多人,对于圣殿骑士团是一个沉重的打击,现在帝国要将教团国纳入帝国势力范围,圣殿骑士团自然是不肯的,两军在圣都还闹过相当的不开心,

    就在半个多月前,为了借机将帝国军势力从圣都驱赶出去,胡撒故意挑动圣殿军官和帝国军官在圣都酒馆里爆发群架,最终早有准备的圣殿军仗着本土优势,人数足足是帝国军官的四倍多,导致十七名帝国军官受伤,其中两人重伤,这一事件让帝国军与圣殿军的矛盾从台下浮到了台面,甚至传出教团国要与帝国决裂的消息,这对于当时正处于局面劣势的帝国而言,可谓是极为不利,最后是帝国皇帝亲自下令,帝国军队从圣都撤出,并且承诺圣都二十里内不会驻扎任何帝国军队,才算是让这件事的影响平息下来

    所以马丁力牙军突袭圣都,帝国军队无一兵一卒在圣都,当时并不无一人能够猜到,其实皇帝在利用此事布局圣都,所有撤出圣都的部队,全都被特意安排在河道沿途,

    圣殿军这帮混蛋,老子早就看不顺眼了,撒隆对于当日事件内心早憋着一股子气,虽然爆发仓促,但是经不起有心的调查,各种迹象都表明,这不是一件突发事件那么简单,如果胡撒不说这话,他撒隆可能还真的就下令将这一两万溃军全数斩杀,可是现在,他却是朝着前面斯派克抬起手”我帝国军人也不是滥杀之辈,只要殿下不抵抗,束手就擒,我可以答应放过他们“

    “撒隆,你擅自放走马丁力牙军,就不怕贵国皇帝陛下追究吗!”旁边的胡撒听到此话,内心忍不住就是膈应了一下,他没想到撒隆会这么做,这是赤裸裸的公报私仇,眼睛圆鼓,直接就喊撒隆的名字

    “胡撒大骑士长,我军为了救援圣都已经激战两天,士兵疲惫不堪,连握住武器都困难,如果能够不受损失而生擒对方主帅,我为什么不接受,而且我军素来遵守承诺,既然对方统帅愿意牺牲个人,我自然也会遵守承诺,如果贵军有意见,可以自行追击嘛”

    撒隆不以为意的微微一撇,耸了耸肩膀,杀掉这些溃军只是多砍下一两万人头而已,但因为是溃军,在战功只能折半,可是杀掉这些溃军的后果,可能就是帝国军队需要面对满心复仇的三十万马丁力牙军,撒隆脑袋灵光一闪,突然察觉到皇帝为什么将这个任务交给自己了,腰杆子就更加直了,因为自己与圣殿军不合人尽皆知,所以自己无疑是做出此事的最佳人选,杀掉这些溃军得到好处只是教团国,反倒是杀掉溃军的后果,却是完全要由帝国承担,而皇帝让自己邀请圣殿军参与此战,看来是早就算到了这一点

    “如果我圣殿军有追击的力量,还用看帝国的脸色!”胡撒气急败坏的深吸气,手指猛地握紧,马丁力牙军突袭圣都,让圣殿军伤亡惨重,本来足有十余万人的圣殿军,仅仅圣都一战就死伤了四五万人,还有两万多人被困在据点

    撒隆嘴角不屑的一撇,圣殿军不是一直都想要表现自己才是此地主人吗,那就干脆让圣殿军自己来感受下,如果没有帝国的支持,没有帝国军队作为后盾,他们这个主人就是笑话,他抬起了抬手,立即就有几名帝国骑兵过去

    斯派克果然没有抵抗,阻挡的帝国军队开始收拢,河道之南的上万马丁利牙溃军朝着南线而去,而在河道之北,被河道阻挡的近三万马丁利牙军,在斯派克出面,证明帝国军队放过了南岸溃军后,第十二军的军团长也极为痛快的齐齐放下了武器向帝国军队投降,反正已经没有了退路,最后要么是战死,要么是投降,向帝国军队投降,总比向圣殿军投降好,从圣殿军那一个个冒火的恨不得将他们生吞活剥的眼神就可以知道,如果落在圣殿军手中,必然是生不如死!

    格太亚目城,阳光明媚,碧蓝色的天空犹如刚刚洗过一般通透

    “大人,陛下的命令”一名身穿黑甲的帝国军官手里拿着一份军报急匆匆的走上格太亚目的东侧高塔

    “哦,圣都之战已经有结果了吗?”

    瓦里西恩从远处收回目光,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如果不是城下那一路延绵近十里,由四座大型木城构成的大要塞太过扎眼,帝国伊斯坦与费珊联合地区总督瓦里西恩认为自己一定会很惬意的渡过这几天,为了困住格太亚目城,近二十万马丁力牙军在四座大木营的支撑下下,终于将格太亚目城包围的水泄不通,连续发动了十几次进攻,在付出了伤亡六七千人的代价后,才算是彻底死了想要趁机攻克格太亚目的心思,只是在外面死死的困住城池,其实这对于帝国军队来说几乎没有什么效果,格太亚目城本身物资储备极多,而且背靠山体,引山中泉水灌入城内水渠,城内的平民也都全数转移,不要说围困上三四天,就是一两个月也没问题,

    虽然通路断绝,但是与外界的联系还可以通过信鸽,对于马丁力牙人最终的目标竟然是突袭圣都,瓦里西恩也在内心震撼了一次,实在是太胆大包天了,这个斯派克如果不是天才就一定是疯子,瓦西西恩曾经向皇帝请示过,是否需要从格太亚目突围,毕竟这一次马丁力牙军冲击的太快,帝国军队如何反应都是来不及,唯有格太亚目方面才有牵制的可能

    皇帝的命令只有两个字,等待!

    两天过去了,圣都到底是什么情况?从一名部下手中接过刚刚收到的军报,瓦里西恩内心揣测的打开看了一眼,握着军报的手还是微微颤抖了一下,目光随着军报一路看完,瓦里西恩眼睛开始亮的怕人,圣都赢了!皇帝亲自出手,帝国军队奇迹一般顺河道压入圣都战场,后发先至,在河道之侧拦阻马丁力牙军从圣都回撤的十万骑兵,俘获马丁力牙军统帅斯派克,大领主等六人,将军十一人,杀死杀伤马丁力牙骑兵多达八万余,放任溃军逃回,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到马丁力牙军,必然会引起马丁力牙军的巨大震动,

    而皇帝对于格太亚目的作战指令只有三个字,安璐苏!

    “安璐苏!”

    将手中的命令书合上,瓦里西恩目光落在城外巨大延绵的木城,低声喃喃,上一次南北大战,皇帝在安璐苏一把火烧死二十万南方联军主力,震惊整个大陆,也被视为帝国残暴的巅峰,安璐苏那一场大火,直到现在,对于南方诸国来说都是一种肉疼的感觉,这安璐苏之意,已经呼之欲出了!

    :。:( 权国 /0_76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