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全能运动员 > 第二卷 奥运之光 第273章 阻挡张冠(17/20)
    空气温度2o摄氏度,赛道温度19摄氏度,这种温度下,轮胎显然是需要跑好几圈才能够正常工作的,而且所有车手都已经换上了大雨胎,因为规则要求,安全车引领之下车的情况,所有赛车必须要换上全雨胎。

    如果雨量只是一般的话,赛会是断然不会出动安全车引领的,而今天的雨真的很大,为了安全的考虑,赛会只能出动安全车,所有赛车按照顺序跟在安全车后面,而安全车带领下的圈数将计入比赛全程。也就是说前几圈比赛,所有的赛车都必须用一个比较低的度跟在安全车后面围着赛道绕圈圈,直到赛会确认能见度可以正常的比赛,安全车返回维修站为止。

    这种情况对于张冠来说显然是无比有利的,因为张冠准备不进维修站一口气跑完全程,所以他使用的是最重的载油量,跟在安全车后面既可以消耗油量,也不会因为车辆过重而损失圈。

    同时安全车带领之下,车比平时慢,对于轮胎的磨损要轻的多,张冠的这一套全雨胎也能够多撑几圈。

    一圈、两圈、三圈、四圈……都已经到了第五圈,安全车依旧没有回去的意思,而有些车队却已经按耐不住了。

    有部分车队是轻载油,他们原本的计划是准备使用较轻的载油和一套软胎,在比赛一开始就冲到前面,一般情况下轻载油大概会在第十二圈到第十五圈进站,软胎也差不多能够支撑那么长的时间,但是没想到一场大雨,完全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即便是安全车带领下开车会比较省油,但是对于那些只加了十一二圈油量的赛车来说,他们是消耗不起的,他们原本的计划是在比赛一开始冲到前面,没想到现在却是和大家一起慢绕圈,轻载油的优势完全体现不出来,反而在白白消耗油量。

    现在已经到了第五圈,安全车还在外面,若是安全车再多跑个十圈八圈的,轻载油的赛车反倒是会率先消耗完自己的汽油。在这种低绕圈的状态下消耗完汽油,毫无疑问是一种非常不明智的选择,于是有的轻载油赛车干脆选择在这个时候进站加油。

    率先进站的是威廉姆斯车队的罗斯伯格,然后是阿隆索,而这两辆赛车出站之后毫无疑问的只能排在末尾,张冠则很幸运的前进了两个名词,来到了第十八。

    终于,在第七圈的时候,赛道上的情况要好了许多,赛会宣布安全车将会在第八圈返回维修区。

    第八圈,安全车回到维修站,比赛正式开始。

    如果是静止车的话,前几个弯道必然会使得车手狠狠的争夺一番,但是动态车就没有这个问题,前面几台赛车入弯都显得比较顺利。

    杆位车的维特尔和队友韦伯成功的守住了前二,而他们身后就是虎视眈眈的巴里切罗。后面迈凯伦的汉密尔顿轻松的越了法拉利的莱科宁,而莱科宁则表示自己的赛车引擎出现了异常。

    而后面,张冠也开始加,他率先要面对的就是印度力量车手费斯切拉,而费斯切拉前面,则是印度力量的苏蒂尔。

    “挡住一圈一万美金,不知道前几圈安全车引领之下,算不上挡住张冠呢?”费斯切拉暗自想道,他向着前方1号弯的方向看了看,但是他的队友苏蒂尔赛车溅起的水花,却让他的视线有些模糊。但是苏蒂尔赛车闪烁的红色尾灯,却异常的显眼。

    “差不多该刹车了吧!”苏蒂尔听着引擎的声音选择了一脚刹车。

    f1的赛车是没有仪表盘的,不过身为一名职业车手,但凭着感觉和动机的声音就能够判断出赛车的度和引擎的转情况,同时做出不同力度的刹车。

    上海国际赛车场车直道很长,直道末端的尾可以达到每小时31o公里,这个时候赛车是挂着六档的,而后的1号弯则需要迅的减到四挡,所以需要一脚大力的刹车。

    然而就再费斯切拉刹车的那一刻,在他的身旁,一个红色身影突然出现。

    “是张冠!”费斯切拉瞬间明白过来,张冠是利用了一个较晚的刹车点,追上了自己。

    “这么晚刹车,进不了弯道的!”费斯切拉也是经验丰富,他迅的调整赛车角度进入了1号弯,想要在出弯的时候将张冠压在身后。

    但是眼前红色的车影一晃,在费斯切拉面前又多了一盏车尾灯。

    第一个弯道,张冠顺利的越了费斯切拉。

    中国力量的赛车安装有双层扩散器,下压力方面本来就有优势,所以弯道中可以有更好的度,张冠的刹车点虽然比费斯切拉要晚,但是他利用轻微的转向不足来确保了自己的入弯度和出弯度,因此轻松的越了费斯切拉。

    这不仅仅是赛车有优势,更是技术的碾压。

    此时在头盔下,费斯切拉的表情已经变得非常的难看,前一秒他还在憧憬挡住张冠一圈可以赚到一万块,而后一秒直接被张冠越。

    然而张冠并没有停下来,他机直接冲入了二号弯,对印度力量的另一台赛车动了攻势。

    ……

    二号弯、三号弯和四号弯算是这条赛道的第一个难点,这三个弯道连成一个连续的卡弯,而整条赛道的最高点就在二号弯的位置,也就是说这个连续卡弯是上坡进弯,下坡出弯,整个过程中赛车会从四挡连续的减到二挡,车也得迅的从2oo公里降低到1oo公里。

    上海国际赛车场有坡度,从数字上来测量的话,赛道的最低点是绝对高度4.5米,而赛道的最高点也就是2号弯的位置,绝对高度是11.24米,赛道最低的位置和最高的位置相差了整整6.74米的距离,等于是三个大姚的身高。只不过扑在好几平方公里地方,6米多的落差也算不得什么。

    但是对于车手来说,下雨天跑这种带上下坡的连续卡弯,也是有一定的操控压力的。

    而如今,印度力量车队的苏蒂尔正准备经过这个连续卡弯,然而他所面临的压力还不仅仅是弯道、坡度以及雨天,后面已经贴近的张冠才是他压力最主要的来源。

    天在下雨,道路难行,弯道难拐,后面还有追兵,这的确是一个很悲剧的情况。

    “费斯切拉是干什么吃的!让他挡住张冠,怎么连一个弯道都没有坚持住!”苏蒂尔心中不由得暗骂起来。(未完待续。)8

    ...( 全能运动员 /0_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