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全能运动员 > 第二卷 奥运之光 第343章 老板的奖励
    周六下午是f1欧洲大奖赛的正赛时间。

    瓦伦西亚赛道可以容纳超过十万名的观众,不过在今天,赛道周围的看台上早已经是座无虚席。

    西班牙人绝大多数当然是阿隆索的车迷,所以现场有很多阿隆索的支持者,他们挥舞着西班牙的国旗,支持者自己的同胞。而外国观众,几乎都是为了见证舒马赫的复出。可以说这一站比赛,作为舒马赫的复出之战,早已经牵动了全世界体育迷的心。

    下午两点,维修区绿灯亮起,第一节排位赛正式开始。

    当舒马赫驾驶着那辆红色的法拉利出现在赛道上的时候,立刻吸引了所有观众的眼光,此时无论是赛道上正在跑着的其他车手,还是在维修区等候出车的车手,都沦为了舒马赫的陪衬,电视转播镜头也是全程跟拍舒马赫的画面,跟拍舒马赫的计时圈。

    “舒马赫看起来宝刀未老啊,虽然已经四十岁了,可他的速度并不落后于那些年轻人。”

    “阔别了三年重新回来,本来以为舒马赫已经失去了对比赛的感觉,但是现在看来他至少已经恢复到一般车手的水平了。”

    赛道上,舒马赫一圈圈的刷新着自己的最快单圈速度,从1分42秒以内,到1分41秒以内,再到1分40秒以内,舒马赫已经摸到了第二节排位赛的门槛了。

    终于,舒马赫跑出路宇哥1分39秒082的成绩,这个成绩在瓦伦西瓦赛道,足以让他进入到第二节排位赛,车王对这个成绩也很满意,他没有继续冲击更好的成绩,而是选择回到了维修区。

    第二节排位赛,舒马赫的发挥依旧稳定,他不仅成功的跑进了1分39秒以内,而且还排进了前十,成功的进入到了第三节排位赛,舒马赫赛前给自己制定的第一个目标已经达成。

    法拉利的赛车在瓦伦西亚还算是比较有竞争力的,但并不是最强的。在瓦伦西亚赛道,最强的两支车队是中国力量和迈凯伦。值得一提的是这两支车队使用的都是梅赛德斯奔驰的引擎。

    梅赛德斯奔驰的引擎非常适合这条赛道,即便是到了第三节排位赛中,赛车都已经加了比赛用油,他们的赛车依旧可以跑进1分39秒5以内。比如巴里切罗,他的成绩正好是1分39秒500,这个单圈速度要比第五名的维特尔快了0289秒。

    不过巴里切罗最终只是拍在了第三名,卫冕冠军汉密尔顿以0002秒的优势超过了巴里切罗。但是汉密尔顿距离第一名的张冠却有着接近接近01秒的差距。已经连续两站没有尝到冠军味道的张冠又一次的拿到了杆位。

    中国力量和迈凯伦包揽了前四名,第五名是维特尔,法拉利的两台赛车分别排在第六和第七,之后是雷诺车队的阿隆索。

    阿隆索作为西班牙本土选手,主场作战却只排在了第八的位置,这对于一位世界冠军级别的车手来说显然算不上优秀,不过以雷诺赛车今年的水平,能够拿到第八名也算是不错的了。

    至于车王舒马赫,却给了大家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他排在第七名,对于一个阔别车坛的三年,而且已经四十岁高龄的老将来说,能够驾驶着一辆不属于他的赛车,战胜一众可以当他儿子的年轻人,进入到前八的积分区,已经是一个不小的成就了。

    而且明天的正赛李,舒马赫和阿隆索两人是在同一排发车,这两位老冤家时隔三年之后的再次交手,也足以让媒体炒作出很多的话题。

    ……

    8月23日,f1欧洲大奖赛的正赛拉开了序幕。

    汉密尔顿斗志昂扬的坐在赛车上,排位赛的第二名,是他在本赛季取得的排位赛最好成绩。而这个名次也让他对拿到这一站的冠军有了期盼。

    汉密尔顿毕竟是上个赛季的世界总冠军,原本他是信心满满的想要那一个两连冠,然而中国力量和红牛的崛起,让他在积分榜上只能排在第五的位置。如今赛季已经进行过半,汉密尔顿已经无缘总冠军,但他却非常希望可以拿到一个分站赛的冠军,来证明自己不是昙花一现。

    受益于梅赛德斯奔驰的引擎,迈凯伦车队在这一站比赛中表现出了很强的竞争力,不过受益者并不只有迈凯伦,还有中国力量,而且张冠还是汉密尔顿获得分站冠军最大的竞争对手。

    “我要赢,这一站我一定要赢,好不容易拿到了头排发车的机会,我要拼一次!”汉密尔顿内心中不住的给自己鼓劲。

    五盏红灯熄灭,比赛开始,汉密尔顿第一时间起步,而旁边的张冠与之相比也不遑多让。

    “弯道是我的!”汉密尔顿强硬的去抢占入弯的路线,他与张冠的赛车几乎碰在了一起。

    “危险!”连解说员都情不自禁的高喊起来。

    汉密尔顿如此强硬的抢道,也让张冠心中一惊,他知道汉密尔顿可是有危险驾驶的前科的,这个黑小子不要命起来真的敢拼个两败俱伤,而已经两站没有品尝过冠军滋味的张冠显然不希望在比赛一开始就被撞出去,他选择将入弯的位置让给了汉密尔顿。

    “我成功了!先入弯,抢到了第一!”汉密尔顿心中一阵狂喜,他觉得自己今年的第一个分站赛冠军已经开始向他招手。

    然而汉密尔顿的高兴却没有维持太久,因为下一秒他就发现张冠已经贴上来,开始尝试超越。

    “想反超么?我不会让你超过去的。”汉密尔顿马上开始回忆张冠的超车技术特点,然后准备做出针对性的防守,然而此时他才发现,他对张冠超车的技术特点一无所知。

    ……

    每位车手的驾驶风格不同,超车时候的技术特点也不同。有的车手喜欢抢线路,有的车手喜欢晚刹车点,有的车手则喜欢使用战术性的晃动来迷惑对手。而如果知道了对方善于使用那种方式进行超车,就可以进行针对性的防守,这可以减少攻防战中防守者的劣势。

    张冠目前为止所获得的八个f1分站赛冠军当中,除了马来西亚站用一套轮胎跑雨战之外,其他的都是领跑完赛,也就是第一名发车,然后一路领先跑到终点。至于马来西亚站的冠军主要是依靠不进站换胎来获得优势,算是一种策略型的超越。

    可以说张冠展现出了优秀的领跑水平,但是在超车方面,并没有表现出来太多。所以汉密尔顿的记忆当中并没有张冠在超车方面的技术特点。

    “张冠那家伙一直都是领跑者,即便是超车也是朝掉被套圈的慢车,该死的,f1都过去大半个赛季了,我竟然还不知道排在第一名的车手是如何超车的!”汉密尔顿心中升起了一股荒唐的感觉。

    张冠开始给汉密尔顿施加压力,施压并等待对手主动犯错,这是一些经验丰富的老车手常做的事情。汉密尔顿也深知这一点,但是他却无可奈何,因为他压根不知道张冠的在超车时候的技术特点,所以也就无法判断张冠会在什么时候超车,他只能时时刻刻都防备着。

    所谓不怕被贼偷,就怕被贼惦记,特别是知道自己被贼惦记上了,就会时刻想着如何防贼。现在的汉密尔顿也是如此,他虽然是领跑者,却无法按照自己的节奏去比赛,张冠始终吊在他后面,让他不得不分出大量的精力来防守。

    f1的比赛中,领跑者是很容易甩开身后车手的,因为领跑者前面没有其他的赛车,他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去跑,不用担心被其他赛车压制。而排在第二的人受制于前面的领跑者的同时,也会受到后面第三的进攻,第二防守第三会消耗一些精力,从而速度会变慢,被领跑者甩开。

    不过今天排在第三的是巴里切罗,巴里切罗显然不可能去超越自己的老板,而且他还要尽可能的帮助老板挡住后面的赛车,所以张冠完全不用担心后面的超越,可以专心致志的对付汉密尔顿。

    巴里切罗身后是科瓦莱宁,这位年轻小将很有冲劲,但是经验方面比起十几年f1比赛经验的巴里切罗来差的太多。经验这东西在防守当中可以成倍的发挥出作用,在两辆赛车差距不大的情况下,科瓦莱宁很难超越巴里切罗。

    跑在前面的赛车在缠斗,后面的赛车也就自然而然的追了上来,就像是马路上开车一样,限速五十公里的道路,最前面的一辆车非得照着三十公里跑,后面压车是必然的。而比赛当中,压车就意味着超越的机会,意味着更多的追逐,意味着更多的缠斗。

    ……

    赛道上到处都是赛车之间的缠斗,你超我、我超你,几乎每一辆车都处在激烈的竞争当中,这让观众们看花了眼,转播方的导播也不知道该将镜头对准谁,只能插入一个又一个的慢镜头。

    而赛道上,车手们也是激情满满。赛车运动最吸引人的地方不是速度,而是超车时候的那种刺激的感觉,对观众是如此,对车手也是如此。任何一个赛车手都有一颗超越前车的心,否则的话也做不了赛车手。而如今赛车之间的距离相隔很近,让车手们找到了发挥的空间,他们每一个人都虎视眈眈的盯着前方,尝试着进行超越。

    唯独汉密尔顿没有感觉到速度带来的激情。别人都是在尝试着超越前车,可唯独他是一直防备着后面的张冠。

    汉密尔顿看了看后视镜,预估了一下他和张冠之间的距离,心中有一些烦躁。

    “刚才那两圈,我走的路线已经够极限了,可是依旧没有和张冠拉开距离,看起来完全无法甩掉他!不行,我得跑的更极限一些才行,我一定要甩掉他!”

    汉密尔顿本来就是一个很喜欢利用路肩的车手,也就是他的线路会走的比较极限,所以他的速度很快,但随之而来的是他牺牲了自己的轮胎,他的这种跑法也很消耗轮胎。

    而且八月份的西班牙,天气也是很炎热的,就比如今天,气温达到了三十度,赛道温度更是超过了四十度,虽然这有利于赛车轮胎很快的进入到工作状态,但同样也使得轮胎的磨损变快了许多。

    果然到了第16圈,汉密尔顿的耳机中响起了车队策略工程师的提醒。

    “刘易斯,你的车胎衰减的很快,如果你不希望过早进站的话,还是跑的保守一些吧!”

    “保守?这怎么可能,张冠在后面追的那么紧,他的赛车很快。”汉密尔顿开口反驳道。

    然而汉密尔顿话音刚刚落下,却看到张冠将自己的车头甩了出来。

    “他要超越?还是一次试探?”汉密尔顿立刻做出了一次防守动作,然而他的赛车却没有他预料的那样,走到应有的位置。

    “糟糕!轮胎的抓地力已经开始衰减了么?”汉密尔顿只觉得一道红色的身影追到他身旁,然后超了过去。

    “张冠,超过去了,在第16圈,他超越了汉密尔顿,夺回了第一!”

    ……

    排在第三名的巴里切罗今天的状态非常好,而且由于赛车的载油量越来越少,车重越来越轻,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连续两圈,他都刷出了最快的圈速。

    二十圈左右,轻载油的赛车开始了第一次进站,而排名上并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变化,同时车手之间的距离也没有被拉开太多。高速赛道上可以将对手甩开,但想要领先太多是不可能的。

    第24圈,维特尔的赛车爆缸了。他的这台引擎还是在七月初德国站换上的,经过了德国站和匈牙利站,到了欧洲站的比赛,高速赛道加上炎热的天气,让引擎不堪重负,也让维特尔不得不退出了比赛,他和张冠之间的差距也将越拉越大。

    第37圈,巴里切罗再次刷新了最快的圈速,同一圈,汉密尔顿进站,然而技师换胎出现了失误,汉密尔顿的换胎时间达到了134秒,这比预估的时间慢了四秒钟,而后面的巴里切罗,则利用轻车不断的刷新最快的速度。

    第40圈,巴里切罗进站加油,当他走出维修区的时候,刚好领先了汉密尔顿四秒钟,也就是说迈凯伦技师换胎失误损失的四秒,让巴里切罗完成了对汉密尔顿的超越。而完成超越后的巴里切罗更是越跑越快,慢慢的拉大了与汉密尔顿之间的差距。

    照着这么跑下去,张冠第一,而巴里切罗第二,中国力量会再次包揽前两名。

    ……

    第42圈,张冠也选择了第二次进站加油,用时103秒。

    然而让张冠没想到的是,他跑出维修区的时候,一辆红色的赛车刚好从他身边超过。

    “红色的,法拉利么?”张冠仔细一看,却发现那是自己的队友巴里切罗。

    “乖乖,今天老巴里切罗打鸡血了么,跑的这么快,都把我给超过去了!”张冠心中暗道。

    “你前面是巴里切罗,我会让他慢一些,在下一个直道末端让你超过去。”耳机中传来了罗斯-布朗的声音。

    车队指令是赛车运动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二号车手给一号车手让车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更何况张冠还是车队的老板,巴里切罗自然会把第一名让出来。

    然而张冠却开口说道:“让他全力的跑下去吧!”

    “什么?”罗斯-布朗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也不知是他没有听清楚张冠在说些什么,还是没有明白张冠的意思,又或是两者皆有。

    “我是说让巴里切罗全力的跑下去吧!他也是车队的一员,他一直在努力,一直在为车队付出,他应该品尝一次冠军的味道。”张冠默默的望着前方,脸上却不由自主的出现了释然的笑容。

    ……

    巴里切罗仔细的看了看后视镜,辨认出后面跟跑的正是张冠。

    巴里切罗下意识间觉得自己应该把第一的位置让出去,于是他开口对无线电说道:“我会在下一个直道末端早一些刹车,把入弯的位置让出来的。”

    “不用了,你全力的跑吧!”罗斯-布朗的声音响起。

    “什么?”巴里切罗同样很不可思议的问出了同一个词,也不知是他没有听清楚张冠在说些什么,还是没有明白张冠的意思,又或是两者皆有。

    “我是说让你全力去跑,争夺冠军!”罗斯-布朗接着说道。

    “让我拿第一?你在开玩笑么?”巴里切罗开口说。

    “这不是我的决定,是张冠的决定!”罗斯-布朗解释道。

    “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该不会要炒了我吧!”巴里切罗顿时有些慌张。

    “张冠说了,你一直在努力,一直在为车队付出,所以应该品尝到冠军的味道。”罗斯-布朗接着补充道:“恩,这是他的原话!”

    “老板这是什么意思?”巴里切罗愣了一秒钟方才问道,此时他连对张冠的称呼也变成了“老板”了。

    “什么意思?呵呵呵,意思是欧洲站的冠军是你的了!你就当做是老板给你的奖励吧!”罗斯-布朗一边说着,一边笑了起来。

    ...( 全能运动员 /0_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