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全能运动员 > 第二卷 奥运之光 第345章 小胜一局
    8月30日,比赛日。

    天空中艳阳高照,但却不能排除下雨的可能性,空气温度只有16度,赛道温度也不到三十度,这对于轮胎来说显然是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才可以发挥出应有的效果,同时对于车手发车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随着五盏红灯熄灭,比赛正式开始,巴里切罗的赛车遇到了一些问题,起步慢了半拍,本身后的莱科宁超越。莱科宁顺势跟在了舒马赫的后面。

    舒马赫的发车反应也很快,至少对于一个四十岁的人来说算是很不错的了,但是和二十三岁的张冠比起来,舒马赫肯定是要稍逊一筹的,在发车的时候,舒马赫并没有占到便宜,张冠抢占到了有利的位置,进入到了1号弯。

    1号弯后是一条长直道,而且还是下坡路段,这个直道可以使用动能回收系统为赛车提供额外的80匹马力。油门到底、下坡加上额外80匹马力,可以让赛车迅速的开始加速,在这个阶段比拼的就是赛车的绝对速度。但接下来的2号弯,却是整条赛道中最危险的一个地方。

    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斯帕赛道一圈要超过十公里,而且有很多非常致命的弯道,仅仅是在1960年就有两位车手在斯帕赛道丧命,由于事故频发,在1970年后,斯帕赛道曾经被停用了一段时间,直到1983年重新启用的时候,赛道长度几乎减少了一般,而且最危险的一段赛道也取消了。但是依旧保留了罗恩格弯道,也就是2号弯。

    罗恩格弯是一个高速弯道,而且弧度并不是很曲折,赛车通过这里的时候车速可以达到三百公里每小时,但由于经过了一段下坡,赛车在过弯时很难控制,一旦发生事故,也是时速超过三百公里的事故,试想一下时速超三百公里撞墙,不死也是残废。

    事实上也是如此,曾经有一位名叫阿莱克斯-扎纳尔迪的车手,就是在这个弯道以超过时速三百公里撞到了墙上,他保住了一条命,但失去了半条右腿和一整条左腿。不过这位车手实在是太热爱赛车运动了,他于2012年参加了残奥会手轮车的比赛,还拿到了残奥会的冠军。

    这种有挑战性的弯道,车手肯定是最喜欢了,过这种弯紧张而又刺激,过弯时那种心跳的感觉最能够激发车手的热情。然而对一些缺乏经验的年轻车手来说,在这个弯道中若是不小心,就很有可能出事故。

    现实也是如此,雷诺车队的新人格罗斯让在这个弯道中失误了,他创造了一个连环追尾事故,直接让四辆赛车退出了比赛,其中还包括卫冕冠军汉密尔顿。

    安全车出动了带领大家在赛道上开始绕圈,张冠和舒马赫仍然分别排在第三和第四,舒马赫身后则是他的队友莱科宁,除非两者速度相差很大,否则莱科宁是不可能主动的去尝试超越舒马赫的,也就是说接下来,舒马赫不用担心后面有赛车超越,他可以全心全意的和张冠争夺前三。

    安全车引领大家跑了四圈,然后回到了维修区,在安全车回到维修区的那一刻起,赛道上也掀起了一片血雨腥风。

    舒马赫向张冠发起了进攻,后面的巴里切罗也紧咬着莱科宁,维特尔受到了阿隆索的挑战,几位明星车手瞬间杀的难解难分。

    至于第一名的丰田和第二名的宝马索伯,则被观众们所忽视,这两辆赛车之所以可以在排位赛中拿到前两名,主要还是因为他们的赛车汽油加的比较少,车重比较的轻。而安全车的出现对于轻载油的赛车显然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轻载油的优势在于可以利用轻车时候跑的快一些,多获得一些优势,但是在安全车的引领下,所有赛车都是一字长蛇阵,轻载油的赛车非但无法扩大优势,还会白白的废油。所以在安全车出现的那一刻,前两名轻车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如无意外,他们已经退出前三名的争夺。

    ……

    镜头对准了两辆红色的赛车,那是张冠和舒马赫,而在他们身后,同样是两辆红色的赛车,那是莱科宁和巴里切罗。红色成了电视机转播镜头内的主色调,远远望去甚至难以分清他们互相之间是对手还是队友。

    “舒马赫尝试超越张冠,他能超过去么?一个是最伟大的车王,他拥有世界上最棒的经验和技术;另一个是最天才的运动员,他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这是一场经验技术和天赋之间的对决,到底是谁能够获胜呢?或许马上就可以揭晓答案了!”

    车王舒马赫出现在赛场上,本来就意味着无数目光的关注,而张冠则是这个赛季中最强的赛车手,上演过无数奇迹般的胜利,这可以说是一场新老车王之间的对抗,使得镜头无法离开两人。

    舒马赫对于斯帕赛道无比的熟悉,他知道斯帕赛道的超车点在哪里,更知道在斯帕赛道该如何更容易的超车。

    “中国力量的赛车真的很快,至少在这条赛道上,我们是旗鼓相当。不过前面却有个机会,可以先将张冠诱导到内侧,利用稍晚的刹车点超越他!”

    舒马赫脑海中回忆起当年他在这里超越了一个个的对手,其中不乏有世界冠军级别的人物,所以他决定在下一个赛段对张冠发起进攻。

    舒马赫稍微向内侧车道移动,而张冠果然做出了防守动作。

    “好的,上钩了!真是令人怀念啊,当年也是在这个弯道,我用这个方法超越了哈基宁,距离现在已经有十几年了吧,没想到十几年后,我还会有同种方法超越另一个车手。”

    舒马赫跟着张冠后面,利用着张冠赛车的尾流不断的加速,而在下一刻,他准备将赛车甩到外侧时,张冠却领先一步向外侧稍微一动了半个车身的距离。

    “咦?”舒马赫暗中惊叹一声,张冠这是等于将他外侧超车的机会给封死了,也就是说他计划中的超车方案已经破产,但同时张冠的这个防守动作却将赛道内侧又让给了舒马赫。

    “难道是我的意图被张冠识破了么?不过这样的话,赛道内侧却给了我可以超越的空间,无论你是否是识破了我的战术意图,我都可以从内侧超越的!”舒马赫将赛车摆到了赛道内侧,发动了他对张冠的第一次进攻。

    由于受到前车尾流的影响,舒马赫在这一瞬间的速度的确要更快一些,然而张冠却不为所动,他继续按照原本的线路前进,仿佛没有看到将要超越自己的舒马赫。

    “噢……”观众们发出一片呼声。

    “不可能超过去的。”罗斯-布朗看到这一幕,却显得异常冷静,赛道内侧的刹车点本来就要更提前一些,如果在进入弯道之前,刹车踩晚了的话,入弯的时候会冲出跑道,所以内侧跑道超车必须有足够大的优势才行。而现在法拉利的赛车和中国力量的赛车性能上差距并不大,只要张冠走稳自己的线路,舒马赫是不可能超的过去的。

    这种情况,对于前车来说最忌讳的就是偏离的原本的线路,横向移动会降低赛车的速度,从而给对手提供机会,所以张冠以不变应万变,老老实实的走在自己的路线上。

    “完美的应对!”舒马赫也知道,张冠做出了最佳的选择,而对于他来说,强行从内侧超车的话并不是一点儿的可能性都没有,但超过去的难度非常的大,而且还要承担冲出跑道的风险。

    对于舒马赫来说,难度比较大的技术动作,在其他车手看来,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

    舒马赫还是没有选择强行超越,他提前刹车,又一次的跟在了张冠的身后。

    ……

    “我猜就是这样,舒马赫不可能从内侧强行超车,难度实在是太大了,他只是故意在吓唬我。”张冠学习的是舒马赫的经验书,所以他对舒马赫的驾驶风格了如指掌,他能够猜得到舒马赫的战术意图,同时也可以针对性的做出调整和应对。

    后面的舒马赫显然不会料到这一点,不久后,他有找到了一个自己认为很不错的机会,开始了又一次的超越。

    “又被张冠识破了?”舒马赫心中有一种轻微的挫败感,然而这种挫败感很快的转化为舒马赫的斗志,越是无法超过去,舒马赫就越是想超过去。

    舒马赫进攻,张冠防守,一次又一次,两人在赛道上追逐着,颤抖着,舒马赫不断的尝试,失败,再尝试,再失败……前面的张冠总是能够识破舒马赫的战术意图,让舒马赫每一次超越最终都是无功而返。

    渐渐的,舒马赫心中开始有些一丝恼怒,随后恼怒逐渐的扩大,然而他的理智却没有丧失,只不过眼前张冠表现出来的一切让他觉得有些无法理解。

    “又是一次完美的防守,张冠好像又看穿了我接下来的动作,他直接封死了我下一步的路线!怎么总是这个样子?”舒马赫望着前车,心中第一次升起了一股无奈。

    “张冠的驾驶风格和我很相似,他也懂得控制油门,这在比利时这在陡峭的赛道上可是一大利器,在他面前,我的技术好像并没有什么优势。我本以为我可以使用经验击倒他,现在看起来,他在比赛经验这方面也做的很好,他的过弯选择做的恰到好处,而且他总是能够识破我的意图。可是他哪里来的那么多比赛经验?”

    “张冠应该是第一次参加比利时的比赛吧?斯帕赛道并不是适合新手跑的赛道,经验在这里很重要,很多车手要在这里跑四五次的大奖赛,才能够在这里跑的比较顺畅。经验这东西是要积累的,我参加了十几年的F1比赛,有着数百场比赛的经验,可张冠算上比利时大奖赛,也才跑了十二站的比赛,可看他的样子,完全像是一个跑了十几年的老车手!怎么会有这种情况,前面的该不会是巴里切罗吧,难道他和张冠换了头盔?”

    舒马赫心中升起了这个荒唐的念头,但随后他又否决了这个想法,舒马赫与巴里切罗做过多年的搭档,他对巴里切罗也很熟悉,他能够感觉到,前面的张冠对这条赛道的熟悉程度要比巴里切罗强的多。

    ……

    第12圈,部分车手开始了他们第一次进站,由于赛道温度比较低,赛车刚刚换上的新轮胎无法马上适应工作状态,再加上加油增加了赛车的重量,所以走出维修站的赛车速度降低了非常的多。

    前两名的丰田和宝马索伯相继进站,与此同时舒马赫的进攻也暂时告一段落,他的轮胎经过十几圈的磨损,已经不允许他做出奔放的超越动作来。而张冠则利用轻车,开始刷新起了最快的圈速。

    第16圈,张冠和舒马赫同时进站换胎加油,两个人一个用时9.8秒,另一个用时9.7秒,双方还是保持着原来的顺序,一前一后跑出了维修区。

    两圈之后,随着轮胎温度升高,舒马赫又开始尝试着进行超越。然而结果却是和刚才一样,张冠的防守坚如磐石,全程没有任何失误更是让舒马赫看不到任何的机会。

    “张冠开的真棒!已经二十多圈了,竟然没有一丁点儿的失误,简直就像是2002年时候的我,没有丝毫的弱点。”舒马赫心中不由自主的叹道。

    2002年是舒马赫状态最好的一年,那一年法拉利的赛车并不像后面那两年那么的给力,但是舒马赫却依旧一次次的刷新了各条赛道的各种纪录,也就是在那一年,人们开始习惯起身披红色战衣的他一次又一次跳跃在F1领奖台的最高层。

    第31圈,张冠和舒马赫再次同时进站加油换胎。

    比利时站的比赛一共需要跑44圈,也就是说这将是两人最后一次进入维修站,而留给舒马赫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要放手一搏。

    35圈,舒马赫开始了尝试超越。

    37圈,在这一圈之内,舒马赫对张冠发动了五次进攻。

    40圈,舒马赫的攻势可以说已经接近了疯狂。

    41圈,舒马赫仍然没有超过张冠,而此时第四名的巴里切罗遇到了引擎故障,他不得不放慢了车速,莱科宁则摆脱了巴里切罗的纠缠,成功的迫近了前面的两个人。

    42圈,舒马赫终于决定冒一次险,他在8号弯利用内侧强行超越,入弯的时候甚至已经超过了张冠。但是较晚的刹车点还是让他在出弯的时候没有控制好赛车,被张冠反切内道后率先出弯,舒马赫的超车尝试以失败告终。

    43圈,巴里切罗的引擎冒出了蓝色的烟,他的速度越来越慢,开始被后车超越。

    斯帕赛道这种高速加陡坡的情况,会让赛车引擎承担着比较大的压力,四十多圈三百多公里的路程,引擎几乎是一直保持着满负荷的工作状态,在这里出现引擎爆缸也是很正常的情况。

    而这也提醒的舒马赫。2006年,舒马赫正是因为日本站中引擎爆缸,最终与总冠军失之交臂,那个时侯他位置领先于阿隆索,总积分也领先于阿隆索,只要顺利完赛,他就可以拿到总冠军,但是却因为引擎爆缸而功亏一篑,被阿隆索反超了积分。

    或许是对引擎爆缸有心理印象,在比赛还剩下最后一圈的时候,舒马赫放弃了超越,而且也放慢了自己的车速。

    44圈的比赛结束了,张冠第一个冲过了终点,而1.8秒之后,舒马赫也紧随其后的冲过了终点。

    法拉利的莱科宁获得了第三,维特尔第四,巴里切罗虽然坚持到了终点,但只拿到了第七,而且通过终点后,他就将赛车停了下来,此时他的赛车引擎上已经有火苗冒出,消防人员也第一时间冲了过去,不用说这台引擎肯定是废掉了。

    比利时站的比赛就此结束,张冠和舒马赫之间的第一次较量,以张冠小胜而告终。而张冠本人也拿到了他在本赛季第九个分站赛冠军。( 全能运动员 /0_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