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全能运动员 > 第二卷 奥运之光 第349章 目标:新的纪录
    张冠刚下飞机,就被贺一鸣堵了个正着。

    “贺哥,你怎么跑到新加坡来了?”张冠有些吃惊的问。

    “欧洲的比赛有些远,我去不成,新加坡这么近,你的比赛我当然要亲自过来看看啊!”贺一鸣一脸的笑容,有说有笑的将张冠拉到了一边,随后声音却突然变得郑重起来。

    “你小子是不是又得罪什么人了?”贺一鸣开口问。

    “得罪人?没有啊!我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得罪人啊!”张冠又仔细的想了想,接着道:“除了马里雅家族欠我那五亿美金,还有塞巴斯蒂安那家伙被我搞的焦头烂额,对了,还有本田公司被我坑了一把,其他的也没有什么人怨恨我吧!”

    “这还叫没得罪什么人?”贺一鸣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有人想和你打一场。”

    “打一场?什么意思?拳击么?是谁?”张冠连续问了几个问题。

    “鲁斯兰-查加耶夫,外号‘白泰森’,听说过了么?”贺一鸣开口问道。

    “听说过,一个乌兹别克斯坦的重量级拳王,WBA金腰带获得者,被誉为是泰森的接班人。所以人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白泰森’。话说回来,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应该没有得罪过他吧,他为什么要和我打?”张冠开口说道。

    “那这么看来查加耶夫说的话或许是真的的。”贺一鸣接着说:“查加耶夫给出的理由是想要见识一下你的蝴蝶步,所以希望和你打一场友谊赛性质的比赛,他知道你现在正在参加F1的比赛,所以他表示可以等,时间地点都有你来定。另外他还说你可以带上护具。听这架势,好像真的是要和你打友谊赛啊。”

    “还是考虑考虑再说吧,得弄明白这个查加耶夫到底有没有其他的意图。而且就算是真的要打,也得等到F1的赛季结束后吧。新加坡站可是夜战,我还没跑过夜战呢!”张冠开口说道。

    ……

    去年开始的新加坡大奖赛开创了一级方程式夜战的先河,在新加坡大奖赛之前,赛车的比赛是从来没有在晚上举行的。

    以赛车场的占地范围,想要用灯光将一个赛车场完全覆盖,显然是一件非常消耗财力的事情,而且以赛车场的使用率,为赛车场按路灯更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新加坡大奖赛之所以可以开启夜战的模式,最主要是因为这是一条街道赛。比赛场地位于环绕新加坡最南端的滨海湾,也是新加坡晚上最繁华的地方,即便是在夜间,这里也被灯光所包围。而为了适应F1比赛,新加坡专门为这里铺设了一条照明专用电缆,安装了超过1600个投光灯,赛道上的亮度可以达到一般体育场的四倍。

    既然是街道赛,自然有着街道赛的特点,赛道狭窄多弯,不容易超车。事实上也是如此,新加坡赛道一共有23个弯道,而且其中一个还是一挡弯,这在F1比赛中是很罕见的。以F1赛车手的水平,二挡过弯已经算是非常慢的速度了,除了起步之外,车手根本就不会挂一挡行驶,而新加坡的第13号弯,对于绝大多数车手来说都必须将档位降低到一挡才能过弯。

    这种多弯的赛道,赛车的下压力又成了比赛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显然这海沧比赛又变成了中国力量和红牛车队之间的争夺。中国力量拥有最完美的双层扩散器,可以让赛车获得更多的下压力,从而在弯道中获得优势,而红牛的赛车拥有最完美的空气动力学,在这种赛道上同样是优势巨大。

    在前两站的高速赛道上表现抢眼的法拉利,来到新加坡后便失去了竞争力,至少在练习赛中,法拉利的两位车手表现非常一般,即便是车王舒马赫,也没有展现出前两站的那种统治力。

    张冠是第一次在晚上参加比赛,不过当他登上赛道的时候,却发现和白天比赛没有什么两样,至少视线上面没有受到影响,甚至要比雨战的视线更好一些,唯一的区别是白天比赛天空石白的,而晚上比赛天空是黑的。

    “怪不得都说新加坡的夜战只是个噱头!”张冠暗自想道。

    对于一名赛车手来说,晚上比赛和白天比赛没有什么两样,甚至路边的路标路标因为反光的原因变得更加显眼,新加坡站所剩下的也只是“夜战”这一个噱头罢了。

    赛前的预测都认为新加坡站又将是中国力量和红牛车队的两强争霸,然而排位赛中却杀出了一个搅局者——迈凯伦车队的汉密尔顿。最近媒体上对张冠那种铺天盖地的赞誉显然是刺激到了汉密尔顿,张冠是提前四站夺冠,汉密尔顿去年则是在最后一战比赛才侥幸夺冠的,而且还是建立在法拉利车队失误的基础上。同时张冠创下的第一年参加比赛就夺冠的纪录,也打破了汉密尔顿所保持的第一年参加比赛获得亚军的纪录。人们不由得将张冠和汉密尔顿比较起来,最终的结论无不是张冠要胜出汉密尔顿一筹。

    汉密尔顿本来就是一个要强的人,他是那种可以为了自己获胜和队友闹掰的车手,所以无法接受自己不如张冠的这种结果,于是他在这一站比赛中跑的很拼,他要用一个新加坡站的冠军证明自己。

    汉密尔顿的速度真的很快,而且他跑的很极限,有几个过弯甚至是紧贴着护栏墙拐过去的,要知道这是街道赛,又是在寸土寸金的新加坡,道路周围没有正常赛道那么大的缓冲区,基本上赛道边缘紧挨着的就是墙。其他赛道上要是不小心冲出赛道,顶多会进入到缓冲区,虽然损失一些时间但是还可以把车开回来,但是在新加坡,冲出赛道就意味着会撞到墙上。

    汉密尔顿这种高风险的跑法也带给了他足够高的回报,没有人敢于像他跑的这么的大胆,而他也成功的拿到了排位赛的第一名,将要在杆位发车。

    第二名是张冠,第三名是维特尔,第四名是威廉姆斯车队的小将罗斯伯格,第五名则是红牛车队的韦伯,巴里切罗在排位赛中发生了撞车事故,好在他已经跑出了一个打底的成绩,排在第六名,只不过更换赛车部件要后退十位发车。

    次日的正赛中,汉密尔顿发车的时候成功的守住了第一名,而张冠则在比赛一开始遭遇到了维特尔的进攻。这条赛道右侧的赛车抓地力要更强一些,所以右侧起跑的车手会更有优势,维特尔正是利用这一点优势,想要在发车的时候超越张冠。

    张冠成功的防守让维特尔没有得逞,而跑在最前面的汉密尔顿虽然一直都在按照自己的节奏去跑,但是却无法甩开后面的张冠。

    这就是新加坡大奖赛,一圈23个弯道,还没怎么加速就得刹车准备过弯,想要将对手甩开的确是非常的困难,在这条赛道上套圈也要比其他的赛道来的晚的多。

    同样,在新加坡赛道也不好超车,弯道太窄了,防守者可以轻易的守住自己的路线,从21号弯到大直道末端这段距离,或许是整条赛道唯一有机会超车的地方。

    张冠也深知这一点,而且以汉密尔顿的性格,或许他宁愿拼一个两败俱伤双双退赛,也会强行的守住的自己的位置,于是张冠并没有急于超越,而是在不断的像汉密尔顿施压,特别是在临近21号弯的时候,更是努力的迫近汉密尔顿,让给汉密尔顿一种自己要超车的假象。

    汉密尔顿当然不会给张冠超越的机会,为了阻挡张冠,他每一圈的路线选择都非常的极限,而这也是张冠想要的结果。汉密尔顿的这种跑法实际上是一种容错率很低的跑法,他不能有一丁点的失误。

    人又不是机器,当然会出现失误,张冠就是在等待汉密尔顿出现失误。

    汉密尔顿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不过他的运气很不错,第21圈时赛道上的一起事故让安全车出动,车手们纷纷利用这个机会进站换胎,汉密尔顿也借着这个机会缓了一口气。

    四圈之后,安全车回去,比赛重新开始,张冠继续向汉密尔顿施压。在第三十圈以后,张冠始终将两人之间的差距1秒以内,这么短时间的差距在某些弯道中几乎是前车贴后车了。

    汉密尔顿防守动作越来越大,而他的轮胎也因为他过于激进的防守,磨损的与也来越厉害,在比赛中,轮胎磨损的越厉害代表着抓地力越差,赛车就越是难以控制。

    第33圈,车队已经给出了汉密尔顿指令,让他保护自己的轮胎,不过汉密尔顿的性格显然不是一个会认真遵照车队指令的人,他有过多次违反指令的前科,所以他自然而然的将车队要求他保护轮胎的指令当成了耳边风。

    第35圈,汉密尔顿为自己的任性付出了代价,在一次过弯中,他出现了一次失误,眼看着张冠就要超过去了,汉密尔顿马上急切的想要修正,然而他那不堪重负的轮胎却无法让赛车完成他需要的技术动作。

    汉密尔顿没有控制好自己的线路,他的赛车和防护墙来了一次亲密接触,赛车的前鼻翼和轮胎直接蹭到了防护墙上,摩擦后的火星在夜空中散落四周,当汉密尔顿控制住赛车的方向后,他所付出的代价是一个前鼻翼,一个轮胎以及第一名的位置。

    汉密尔顿并没有放弃,他还在赛道上坚持,他希望可以跑回维修区更换零件后再来过,然而新加坡站的冠军已经和他没有了关系。

    张冠完成了第二次的进站,换上一套崭新的超软胎足以让他跑到比赛结束。

    ……

    新加坡大奖赛,张冠最终还是获得了冠军,紧接着的日本大奖赛是一场背靠背的比赛,车队在周一就马不停蹄的飞往了日本。

    对于张冠来说,日本站将有着特殊的意义,国际汽联要在这里为张冠颁发年度总冠军的奖杯。

    以往的颁奖典礼都是在欧洲举行的,时间也是在赛季结束,不过今年首次诞生了一位来自亚洲的车手总冠军,而且连车队冠军也和欧洲没啥关系,国际汽联非常知趣的将颁奖典礼提前,而且安排在了亚洲。

    今年之所以选择日本,是因为这里距离中国比较的近,中国的车迷可以亲自抵达现场去见证这历史性的一刻。当然新加坡也不远,但是新加坡是夜战,比赛结束后都已经是深夜了,时间上不利于中国观众的收视习惯。而日本和中国只有一个小时的时差,日本大大奖赛结束后正好是中国观众的晚饭时间,而且又是周末,收视率是有保障的。

    正值十一黄金周,观众席上涌入了很多中国的车迷,有的旅行社甚至推出了专门的“赛车游”,而门票也早已一票难求。

    日本算是亚洲唯一一个有着赛车历史的国家。一来是日本汽车工业非常强大,有着丰田和本田拿着两大世界级的汽车制造商;二来就是日本的经济发达,所以更早的开始了赛车运动。亚洲唯一的方程式赛车比赛也是出现在日本。

    曾经的日本大奖赛在富士赛道举行,富士赛道是丰田公司所有,后来因为不安全,被铃鹿赛道取代。而铃鹿赛道的所有者正是本田公司。

    不过今年的日本大奖赛对于本田公司来说却是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张冠将要在这里加冕,中国力量也会在这里拿到车队冠军的奖杯,而这支拿到双料冠军的中国力量,却恰恰是本田甩出去的包袱。

    自己不良资产,到了别人的手中却成了双料冠军,而且还要在自己的地盘上加冕,这对于本田公司来说,真的是一件很讽刺的事情。

    而张冠也像是特意的给本田公司找麻烦,他获得了日本大奖赛的冠军。自比利时站开始,张冠又创造了一次四连冠。

    颁奖仪式仿佛成了张冠的独角戏,先是作为日本大奖赛的冠军,开香槟庆祝,然后他又要参加另一个颁奖仪式,捧起象征着年度总冠军的奖杯。

    10月19日,巴西大奖赛,主场作战的巴里切罗拿到了排位赛的第一,他良好的状态也延续到了正赛,不过在比赛的后半程,巴里切罗主动将第一的位置让给了张冠,张冠成功登顶。

    巴里切罗是巴西人,他愿意在自己主场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显然是有目的的。在巴西站获胜之后,张冠在这个赛季中已经拿到了13个分站赛冠军,这追平了舒马赫2004年创造的纪录。而F1的比赛还剩下最后一站,收官战阿布扎比大奖赛,如果张冠有能够夺冠的话,将超越舒马赫,完成赛季14胜的纪录!( 全能运动员 /0_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