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全能运动员 > 第二卷 奥运之光 第351章 我们要美金
    从张冠手中要钱,周教练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所谓雁过拔毛,在不久之前,张冠刚刚回国的时候,享受到了最热烈的欢迎,当然还有一张张伸出来要钱的手,田协、篮协、网协,甚至体总,都希望可以从张冠的口袋里掏出一笔。

    那五亿美金的赌约早已经是全世界皆知,所有人都知道张冠刚刚从马里雅家族手里赚了五亿美金,这么大的一个数字,自然有太多的人想要分一杯羹,哪怕是剩饭后残渣过滤掉的泔水,能够捞上一点也是好的。况且这是五亿美金,就好像紫禁城里皇帝家的饭食,即便是剩下的泔水,也比平民百姓家的大餐要好的多。

    现在的张冠就好像是一个突然中了彩票头等奖的穷小子,亲戚们蜂拥而至,无论是常来往的还是经久不见的,纷纷挂出一张张笑脸,希望可以“借”一点,当然这个所谓的“借”自然是有借无还。

    而且这种情况还很麻烦,不借的话得罪人,人说你中了那么一个大奖,有那么多钱,反正自己也花不完,帮你花花又怎样?若是借的话也有麻烦,七大姑觉得自己应该比八大姨借的多,八大姨有觉得自己应该比三婶子借的多,三婶子又说凭啥你给七大姑八大姨三万,到我这里反而成了两万?一碗水端不平,钱借给人家反倒成了得罪人的事情,那些得了好处的人不会感恩,说不定背后还会嫌弃你给的少。

    当然现在的情况会好一些,因为钱不值钱了。中了个彩票头等奖,在一线城市怕是连一套像样点的房子都买不到,打发亲戚也有了借口。

    诸如田协、网协等等,当然不会真的“借钱”,他们连“借”字都省了,直接用“发展基金”这四个字就能把张冠给打法了,钱拿出来,给张冠个收据,算是张冠为体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这就是所谓的“报恩钱”。

    国内的体制下,国家培养了你,当你赚了大钱的时候,就应该掏出了一部分“报恩钱”,这笔钱想省也省不了,你若是省了,就等于是和整个体制对抗。

    况且张冠也不打算省这笔钱,有的钱的确该花,区别只是花多花少而已。

    张冠并不缺钱,五亿美金是几辈子都花不完的。有个成语叫九牛一毛,用这个成语来比较的话,张冠就是那种长满了毛的牦牛,哪怕是一把拽下一撮毛,顶多是秃一块皮难看一些罢了,没啥实质性的伤害,几天就涨回来了。况且张冠做了这么久的运动员,享受着国家队提供的便利,接受者国家队的培养,要说和国家队没有感情,那是假的。国家队中的那些领导对自己也不错,张冠要是一毛不拔,也真的对不起国家的培养了。

    从另一个方面说,国内的体育事业发展真的很需要钱。正如周教练所说,首都奥运会结束之后,各个项目的经费都在削减,某些已经商业化的项目,诸如篮球和足球,离开了国家的拨款还能很滋润,但是绝大多数的奥运项目离开了国家的拨款,发展也就停滞不前了,甚至还会逐渐落后。至于非奥运项目,那就更惨了。

    像是张冠原本所在的这支省队,因为培养出了张冠这种运动员,每年能够得到的上级拨款要比别的队多一些,而省体育局作为张冠的注册单位,每年也都能拿到不菲的广告分成,所以他们的日子相对要好过的多,能建起自己的蔬菜种植基地和畜牧养殖基地,教练员的福利待遇也算是不错。可其他的省队并没有这么多“外快”,在经费削减之后,只能开始过起了苦日子。

    面对周教练这位打秋风的“亲戚”,张冠放下了筷子,开口说道:“队里的经费还有多少缺口?”

    “差不多得有七八百万吧!”周教练一边说着,一边颇为殷切的望着张冠。

    饭桌上,其他人也都停下了筷子,全都望向了张冠。而张冠则是默默的点了点头,仿佛是陷入到了思考当中。

    旁边几人交换了一下眼色,神色各异,想法也是各不相同。

    “张冠一年赚那么多钱,分给我们七八百万应该没有问题吧。”

    “我就觉得要多了吧!能有个五百万就算是很不错的了。”

    “张冠应该不会一分不给吧。好歹是队里出来的,要是一分不给,有点儿太说不过去了。”

    张冠向着周围看了一圈,仿佛是监考老师在审视考生一样,望着一张张颇为严肃而又充满了紧张的脸,张冠突然一笑,开口问道:“七八百万够么?”

    “啊?”这次反倒是周教练愣了起来。

    “我个人向队里捐赠一千万的发展基金。”张冠接着说道:“凑个整数。”

    “一千万啊!”所有人望向张冠的眼光全都不一样了,下一刻,周教练愈加殷切的挥舞起了公筷,转眼之间就将张冠的盘子里塞得满满的。

    对于一个人来说,一千万很多,足够一个人安安微微富足一辈子了;但是对于一支省级的田径队来说,一千万并不多。

    田径有着足够多的小项目,100米、200米、400米、800米、1500米、5000米、10000米、马拉松、110米栏、400米栏、3000米障碍、竞走、跳高、撑杆跳、跳远、三级跳远、铅球、铁饼、链球、标枪、十项全能,每一个小项上少说也得有八到十名运动员,多的则要有十几个运动员,二十多个项目光运动员就有二三百人。

    这还仅仅是男子项目,女子项目虽然有不同,跨栏是100米栏全能则是七项全能,但运动员的数量上却只多不少,男队女队加起来那么多人,一千万若是按照人头平分,每个运动员也就是不到两万的经费。

    多出来的两万块钱经费能做什么?若是都买成牛肉的话,还不够一个运动员一年吃的。六十块钱一斤的熟牛肉,一个壮小伙子一顿饭吃两斤很轻松,运动员吃的就更多,假设一天吃一百块钱的牛肉,十天一千,一百天一万,二百天就吃没了。而事实上国内绝大多数的运动员,不可能顿顿有牛肉吃,食堂提供的营养均衡的配餐,还是以淀粉和维生素为主,说白了就是馒头白饭加蔬菜,肉类的话都是限量供应的。

    ……

    所谓谈钱伤感情,那是谈的数字还不够多。张冠的一千万撒出去,瞬间收获了省田径队浓浓的感情,接下来的饭局也变得无比的愉快。

    几日后,化身散财童子、撒了好几千万钞票的张冠终于打法完了所有的“亲戚”们,而这时候,一些不认识的人又找上门来。

    站在张冠面前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材瘦瘦的,带着一个银框眼睛,看起来颇为干练的样子。

    “你好,我是雪协的副秘书长陈冬。”中年人笑着伸出了手。

    “陈秘书长,你好。”张冠心中虽然隐约的有些疑惑,但是也能够把对方的来意猜测七七八八。他与滑雪协会向来没有什么瓜葛,对方贸贸然的找来,十有八九也是来要钱的。

    “陈秘书长,您找我到底是有何贵干?”张冠明知故问道。

    “实不相瞒,我这次来找您,是希望您能够给我们雪协捐助一笔发展基金,作为我们雪协的训练经费。”陈冬倒是开门见山,他操着略带东北腔的口音,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张冠点了点头,前些天好几千万撒出去,也算是坐实了自己“散财童子”的名号,特别是给省田径队一千万捐助以后,其他的省份也派人过来,寻求张冠的捐款,其中当然有些人是把张冠当成了冤大头,但绝大多数也是真的需要经费。

    其实国内搞体育的互相之间都是知根知底,哪个省队日子好过,哪个省队日子不好过,大家心里都有数,每年国家给多少经费是很透明的,各省队之间也互相盯着,上面给多给少,大家心里都有数。

    对于那些真的缺钱的,张冠会适当的给一些捐助,而对于那些找“冤大头”的,张冠一律是给十万二十万的把人的打法了。有点人来找自己,路费住宿都是要花钱的,让人家空着手回去总是不太好的。而且来找张冠的也不是那种无名小卒,多少都有些职务,所以就算是来找“冤大头”的,张冠也会给人家一点,也算是让对方在面子上可以过的去。

    能混到职务的都不是傻子,本来双方并不认识,张冠肯给十万二十万算是卖个面子,他们也不会继续强求自找没趣。

    只不过之前来的大多是一些和张冠有关联的运动协会,像是滑雪协会这种和张冠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还是第一个。

    “陈秘书长,要经费的事情,您应该去找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吧?或者是找体总,怎么找上我了?”张冠饶有兴趣的望着陈冬。

    陈冬咧着嘴干笑了一下,这笑容却显得颇为尴尬,随后他开口说道:“我不知道您对冬季运动了解多少,我先给您介绍一下吧!简单地说冬季运动除了冰就是雪,而在冬季运动的管理上面,我们有个冬季运动中心,中心下面有四个协会,滑冰协会、冰球协会、冰壶协会和我们滑雪协会,所以在经费方面,中心也是分给我们四个协会的。其中滑冰协会和我们的经费要比冰壶协会和冰球协会的经费多一些,主要是因为冰球和冰壶的比赛项目比较单一,所以训练的花费也会少一些。”

    陈冬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们和滑冰协会的项目比较多,滑冰主要是速度滑冰、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和俯式冰橇,这些也都是在场地内进行的。而我们滑雪项目包括高山滑雪、越野滑雪、单板滑雪、跳台滑雪、自由式滑雪、有舵雪橇、无舵雪橇、冬季两项、北欧两项……”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你们项目比较多,所以比较缺乏经费?”张冠打断了陈冬的话,陈冬介绍了一圈项目,张冠并没有记住几个。

    “项目多知识一个方面,我们所有的项目都是在室外进行的,场地实在是太花钱了。冰上项目只要有个滑冰场就行,哪怕是一年四季都开着冷气也顶多是多花一些电费,他们夏天还可以训练,但我们不行!我们得找有雪的地方,得有正式的滑雪场,而且还需要比较大的场地。”陈冬开口说道。

    张冠点了点头,滑雪运动需要的场地的确要比滑冰运动大的多,而且也更加难以维护。一个滑冰场,打开制冷机,驾驶着专用的机器走一圈就能够造出合格的冰面来,但是滑雪场地不仅对于地形有要求,对于雪的厚度和质量也有要求。从成本上来说,滑雪场地肯定要比滑冰更费钱。

    只见陈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着说道:“说起来也惭愧,这些年我们在滑雪运动上其实并没有取得什么成绩,而滑冰方面,花样滑冰和短道速滑,都在国际级的比赛中拿到了很棒的成绩,所以在经费方面,冬季运动中心更倾向于拨款给冰协。经费一共就那么多,给冰协多了,给我们就少了,少掉的那部分我们就只能自筹。说实话,现在我们的日子过的很紧张,原本我们在东北的训练基地,现在只保留了两个山坡,其他的都开放给了游客,收门票来贴补一下我们的训练经费。”

    见到张冠听的很认真,陈冬又详细的介绍了一番,或者说是在诉说滑雪运动有多么多么的困难。

    “我听说你回国之后,给田协捐助了一笔专项发展基金,后来又听说一些省体育局也从你这里拿到了捐助,所以我才来试一试,向从来找你化化缘,看看你能不能也给我们协会捐一点,好歹让我们运动员不要断了正常的训练……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来找你的。”陈冬显得很诚实的说。

    望着陈冬略带尴尬而又尽显期待的眼神,张冠不由自主的开口问道:“你们的经费缺口有多少?”

    陈冬伸出了两根手指,同时开口说道:“二百万,我们需要二百万。”

    张冠默默点了点头,二百万对于财大气粗的他来说并不算多。再联想到对方是一个全国性的机构,二百万的经费就更不多了。省队都从张冠这里拿了一千万,一个全国雪协只要二百万,张冠甚至都觉得有些拿不出手了。

    “看起来雪协真的挺困难的。不过想想也是,我印象中国家队的女子短道速滑倒是挺厉害的,可是相比起来,滑雪真的是从来没有出过成绩,或许是********太久了吧。如果二百万能够帮他们渡过难关的话,这钱出的倒也是不亏。”

    张冠想到这里,开口说:“陈秘书长,听起来在咱们国家的滑雪运动的确很困难,如果您说的这些属实的话,我倒是愿意赞助二百万作为滑雪运动的专项基金。”

    “谢谢,太谢谢啦!”陈冬显得很兴奋,而后他仿佛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马上又显得尴尬起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陈秘书长,您怎么了?”张冠开口问。

    “我刚才忘了说,我说的二百万,是美金!”陈冬接着补充道:“我们需要美金!”(未完待续。)( 全能运动员 /0_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