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全能运动员 > 第二卷 奥运之光 第125章 赢了
    张冠和博尔特是同时进入到直道之中,而两人进入到直道后,也是并驾齐驱的态势。

    然而两人却并没有领先其他选手太多,有两名运动员只是比他们慢了一点点进入到直线跑道当中,分别是美国人斯皮尔曼和荷属安的列斯选手马蒂纳。

    进入直线跑道的时候,斯皮尔曼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张冠和博尔特。

    “我们之间的差距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大,这一场比赛,我说不定有希望战胜博尔特或是张冠,甚至同时战胜他么那两个人。”

    斯皮尔曼在美国国内几乎横扫了所有的200米短跑的冠军,被誉为是肖恩-克劳福德的接班人,特别是在2005年世锦赛亚军后,更是让人觉得他前途无量。

    然而这一切在2006年发生了改变,张冠进入到了200米短跑项目中,然后横扫了全世界,特别是在田径世界杯中,张冠更是当着斯皮尔曼的面破纪录获得了200米的冠军。

    2007年,张冠去打网球,短暂的离开了田径赛场,然而斯皮尔曼却并没有迎来自己的春天,因为博尔特崛起了,2007年和2008年,100米和200米这两个短跑项目,毫无疑问都是博尔特的天下,刚开始斯皮尔曼还只是输多赢少,但当博尔特进入到巅峰时期后,斯皮尔曼面对博尔特便再无胜记。

    而今天,在奥运会的赛场上,当斯皮尔曼面对张冠和博尔特两大强者时,他没有退缩,他毫不犹豫的向着两位世界上最强的选手发起挑战。

    “我是全美最强的200米选手,而今天,我要成为全世界最强的选手!我要找回美国短跑的荣耀!”斯皮尔曼眼神中透出一股精光,特别是当他发觉自己并没有被张冠和博尔特拉开太大的差距时,他愈加对自己自信起来。

    曾经,在田径短跑的项目上,全美最强就是世界最强,但这个定律却在雅典奥运会后改变了,张冠、鲍威尔、博尔特……一个个更厉害的选手出现,美国的冠军已经不再是世界的冠军。

    在全世界看来,美国的田径已经不再是独占鳌头,甚至已经开始没落,然而斯皮尔曼却不这么认为,他要将美国的田径重新带回巅峰,而这一切的开始,就是这枚奥运金牌!

    另一边,荷属安的列斯选手马蒂纳的心中同样对升起燃起了希望。

    荷属安的列斯是加勒比海上一个只有十几万人的小国,放到国内的话甚至比不上大一些的乡镇。而在这种人口很少的小岛国,马蒂纳毫无疑问是最大的体育明星,而他也是荷属安的列斯的奥运旗手。

    此时此刻,马蒂纳仿佛感觉到了胜利的曙光已经照向了自己,因为他和身边的博尔特只有不到半个身子的差距,这一点差距,或许在冲过终点时稍微把头伸的靠前一些,就能够超越过去。

    “我可以更快,我还可以更快!加油,超过去,超过博尔特,超过张冠,拿到这枚奥运金牌,我会成为英雄!”

    马蒂纳突然想起了在离开荷属安的列斯时,人们为他送行的那一幕,那一个个期待的目光,令他能够感受到,他承载着他们的希望。

    “或许在我的家乡,人们都在看我的比赛吧!所以我更不能输!”

    这成了马蒂纳前进的动力,但这无关于国家荣誉感。荷属安的列斯作为一个被殖民统治了数百年的殖民地,现在更是成为荷兰自治领地,那里的人民对于国家的荣誉感和认同感要低的多,然而在一个只有十几万人的岛国,更多人的“认同”,或许马蒂纳最希望得到的东西。

    ……

    博尔特并没有在意身边的马蒂纳,更没有在意最边缘赛道的斯皮尔曼,此时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战胜张冠。

    整个弯道当中,博尔特已经尽力的去奔跑,但是他最终依旧没有获得丝毫的领先,在弯道的较量当中,他和张冠只能算是比了一个五五开。

    在很多人看来,博尔特没有在弯道区域中获得优势,就意味着他十有八九要输掉这场比赛了。因为就在几天前,在男子100米短跑的决赛中,博尔特输给了张冠,那一次比的就是直道,所以人们也因此得到了一个结论,博尔特的直道不如张冠。

    可博尔特却不这么认为,他对自己的后续爆发能力非常有自信。

    “100米还是太短了,我才刚将速度提升起来,比赛就已经结束了,但是200米却不一样,我会有更多的时间保持住极限速度,我的后续爆发力,可以让我一直快下去!”

    博尔特迈开了那两条大长腿,仿佛是一只追逐羚羊的猎豹,向着前方冲去。

    这一刻,博尔特拼劲了全力,他的速度也提升到了极致,每一次的挥舞手臂,每一次的迈开步伐,都展现出最强的爆发力,他的肌肉已经完全绷紧,那黝黑色中透着一种完美的线条,带着运动员特殊的美感。

    “博尔特的速度好快!”有人惊呼道。之所以会有人这么说,是因为博尔特每前进一步,都会拉大和马蒂纳之间的距离。

    半个身位、一个身位、一个半身位、两个身位、1米、2米、3米……两人之间的距离在眨眼间就已经拉开到了三米以上,而这一切来的实在是太快了,令马蒂纳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前一秒他还在诧异博尔特的速度,而下一秒,他就只能看到博尔特的背影了。

    “博尔特的速度好快,难道这才是博尔特真正的速度么?”马蒂纳眼神中透出了一股震惊,但心中更多的却是不甘。

    可马蒂纳也非常明白,他的速度已经达到了自己的极限,他不可能再快了。

    而在赛道的最边缘,斯皮尔曼内心中更是掀起了一股惊涛骇浪。

    “博尔特怎么会这么快?他比平时要快的多!原来他可以跑这么快,之前的他一直都在隐藏实力么?”

    这两年里,斯皮尔曼和博尔特之间有过不止一次的较量,而博尔特也从来没有表现出今天的这种速度来。也正因如此,斯皮尔曼在赛前对自己很自信,他认为自己有机会可以战胜博尔特和张冠。不过这时候,当博尔特展现出这种惊人的速度后,斯皮尔曼已然意思到,胜利对他来说已经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了,他不可能比博尔特更快。

    田径运动员一年里要经历十几场乃至几十场的比赛,特别是在六到八月之间,赛程比较密集的时候,运动员的状态也会受到影响,这也直接干扰到运动员的比赛成绩。但现在可是四年一度的奥运会,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一项赛事,所以运动员们必然会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他们要用最好的自己来迎接奥运会的比赛。

    平日里斯皮尔曼所遇到的并不是状态最好的博尔特,这也导致他对博尔特的真实实力有所误判,而今天的博尔特显然是进入到了最佳的状态,他发挥出了最好的自己,一个强大到前所未有的博尔特。

    “好快,真的好快!这样的博尔特,又有谁会是他的对手呢?”斯皮尔曼的心中充斥着无力感,然而此时,他却发现,在博尔特左侧的跑道中,始终有一个人和博尔特并驾齐驱。

    “那是张冠,他还能跟得上博尔特!”

    这时候,所有人都已经明白过来,这场比赛,又变成了张冠和博尔特之间的较量。

    ……

    赛场上,运动员们的服装五颜六色,运动服的款式也各不相同,但绝大多数的运动员都有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是黑人。

    黑色的皮肤在灯光下闪烁着矿石般的色彩,这成为了田径赛场上的主流颜色,然而唯一的一个不同颜色却是那么的显眼。那虽然是黄色的皮肤,但是和一众的黑人比起来,却显得格外的白润。

    如果所那一片黑色是刚从地底深处挖出来的品质最高的矿石,那么这白润就好像是矿石当中突然闪现出来的唯一的晶莹剔透的钻石!

    那是张冠,他没有落后,他始终和博尔特并驾齐驱,即便是博尔特已经发挥出了极致的速度,已经展现出了最强的自己,张冠也没有丝毫的逊色。

    张冠的步伐距离没有博尔特那么的大,但是他的节奏却要比博尔特更快了一分。在博尔特加速的时候,张冠同样也在加速。当博尔特领先马蒂纳三米,领先斯皮尔曼三米的时候,张冠同样也领先了这两名选手三米的距离。

    而且这个差距仍然在变大,不足喘息之间,这个差距已经到达了五米。这场比赛的格局也因此确定,冠军将会在张冠和博尔特之间诞生,而斯皮尔曼和马蒂纳将要争夺季军。

    “这仿佛又是100米的决赛的重演,比赛还没有结束,张冠和博尔特已经远远的领先了其他的选手,冠军将在他们两人当中产生,其他的六名运动员虽然很强大,但也就无法对这两人造成威胁。”无数的人心中升起了这种想法,张冠和博尔特之间的大战,更是所有观众希望看到的事情。

    呐喊的声音在赛场上空回荡,有的人已经忍不住在手舞足蹈起来,但他们的表情却都是一个样子,兴奋、焦急、紧张、冲动、忘我,以及热血澎湃!

    人们在喊加油,人们在呼喊张冠的名字,人们在等待着张冠超越博尔特的那一刻。

    一个个声音迅速的被淹没在咆哮的浪潮中,没有人在意张冠能不能听到他们的喊声,但一个人都希望,张冠可有更快一些,哪怕只是快一点点。

    “加油”,这是一种期望,一种很单纯的期望!

    自从张冠在田径世界杯上获得了200米的冠军后,两年来有太多的人期望着这一枚奥运会的金牌,特别是张冠在100米短跑项目上破纪录夺冠后,这种期望已经达到了顶峰。

    而在地球另一端的牙买加,在电视机前,人们却在喊着另一个名字:尤塞因-博尔特!

    他们知道,隔着一个地球的距离,博尔特不可能听到他们的叫喊声,但是他们还是在纵情的高叫,他们希望博尔特可以战胜张冠,可以获得冠军,那将给整个牙买加带来荣耀,更重要的是一枚奥运会的金牌,就像是一座灯塔,将为无数即将进入到田径领域的牙买加年轻人指明前进的方向。

    这是一场谁都不愿意的输的较量,对运动员如此,对两国观众更是如此。

    然而这是竞技体育,所以两人之间必然会有一个失败者。

    距离终点只剩下五十米,张冠和博尔特依旧是并驾齐驱,他们谁也没有获得领先,哪怕是曾经的领先。按照他们两个人现在的速度,比赛将会在四秒钟后结束。

    最后的四秒,即将决定胜负的四秒。

    这一刻,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盯着这两名选手,生怕会因为眨眼而错过什么。

    最后三秒,张冠和博尔特仍然并排在一起,完全看不出他们中其中一个会有领先的趋势,仿佛比赛就要这样一直持续到终点。

    博尔特知道,此时的自己有着最好的状态,有着必胜的决心,而且他已经拼尽了全力,他的速度已经到达了极致。

    他更知道,现在的是他战胜张冠的绝佳机会。

    然而令博尔特失望的是,即便是这种状态下的自己,仍然无法取得领先,比赛或许要到最后冲线的时刻,才能够决出胜负。

    张冠同样也感觉到了博尔特的强大,他在赛前也没有想到,博尔特会跑的这么快,哪怕是自己已经用尽全力,仍然只能和博尔特维持一个平手的水平。

    最后两秒,他们距离终点更近了一步。

    此时的张冠却觉得时间仿佛静止下来,眼前的一切在这一刻变得那么的清晰,红色的跑道,绿色的草坪,映衬在他眼中,却仿佛变成了灰色。唯有一条白线,时而清晰,十二模糊。

    那是终点线!

    一个声音突然从张冠的脑海中响起。

    “冲过去,冲过去!”

    那个声音是如此熟悉,仿佛是张冠自己在对自己说话。

    那是张冠内心的声音,是他在向自己诉说。

    那是渴望胜利的声音。

    然后,这种对胜利的渴望化作张冠唯一的意识。

    “冲过去!”

    张冠和博尔特的身体终于不再并排,他们终于错开了半个身位。

    最后一秒,张冠领先了!

    然后,他低头冲线。

    “赢了!”(未完待续。)( 全能运动员 /0_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