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三千一百二十章 逼迫
    第二个选择的话,下一层世界的超脱,显然依然有机会选择汇入道尊之路。下下层世界的超脱又有一次……如此这般,一直到这岛屿之中的所有世界都被超脱过一遍了,方才会彻底的失去汇入道尊之路的可能性。

    当然,对于修士来说,保留进入这一座岛屿的希望价值显然并不会太大。至少,相比于真正踏入道尊之路来说,价值并不算什么。

    若是真的理智选择的话,第一种选择,直接汇入道尊之路,显然依然是更加明智的选择。至少,节省了一定的时间……

    但,很显然的,这种真正理智的选择,也只有用宏观视角能够看清一切的存在才能够真正做得出来。

    在这时候,对于那绝望者来说,摆在他面前的两个选择是什么呢?

    其中一个明晃晃的告诉你好处在哪里,而另一个,却是神神秘秘,什么好处都没有告诉你,似乎就像是等着你去探索,等待你踏入其中才亲身去收获什么。光是这样,就已经足以让他感到犹豫了。

    更别说,那神神秘秘的,完全没有告诉你有什么好处存在的选择居然还有着大量不可思议的强者选择!相比之下,那明晃晃告诉你有什么好处的选择虽然似乎也有什么强者走,但相比于那神神秘秘的选择来说,差距却是悬殊到极致。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会做什么选择,却就很难说了。

    最终,在一番犹豫之后,这绝望者却不出意料的,选择了第二个选择……

    跟随着那些不可思议的强者,踏入了这一座岛屿的第三层世界之中!

    就像是,当初那巅峰至高皇者一般……

    一般人都以为选择是公平的,摆在一起的两条道路价值应当是相当的。既然第一个选择有着明晃晃的好处存在,那第二个选择,显然也应当有着不差于第一个选择的好处才算是正常。不然的话,就不会将这两个选择摆在一起了。

    显然的,这绝望者和当初的那至高皇者也是这样想的。

    因此,他们方才会做出这么一个看似并不高明的选择。

    事情的发展和当初那巅峰至高皇者差不多,当这绝望者踏入第三层世界之后,悔恨,瞬间便充斥他的心神之间。

    却是同样是为自己在一个无比光明的前途与一个极为昏暗的前途之间选择了那昏暗的前途而悔恨不已。

    只是,米已成炊,他哪怕是心中再悔恨,也已经再无法改变现实了。

    第三层世界依然是一个世界,甚至,相比于这绝望者出身的那个世界未曾蜕变为天地之前都要弱上一些。

    至少,他出身的那个世界在未曾蜕变为天地之前便能够同时容纳数十名假圣在其中生存、修行,而这个世界他只是稍稍感应便发现,整个世界顶多只有七名假圣而已。

    至于更高层的绝望者,却是想都不要想了。

    “他们哪里去了?”良久之后,从悔恨之中恢复过来的这绝望者开始寻找本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的那些不可思议的强者。

    他事实上,也正是因为那些不可思议的强者并没有出现在这里方才使得他只是悔恨,而并非绝望。

    在这时候,当初他与那巅峰至高皇者见面的整个过程却已经是在他的心中重新浮现出来:“看来,我出身的那个世界并不是最外层的世界,在外面或许还有无数层世界,或者天地存在……”

    心中相这样想着,他的身形已经是直接来到了这世界的时空极深之处,来到了一处类似之前他脱身离开那一方天地的最后所在之处。

    “是不是这里?”感应着这一片区域的内内外外,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却是,虽然按照道理来说那些不可思议的强者离开这一个世界的最后所在应当是这一处位置,也即是说,这里应当会有些超脱韵味存在。

    但,可惜的是,在这里,无论他怎么感应,却都没有发现任何超脱的韵味存在。

    就仿佛,有着某种事物将他与那些超脱韵味隔开,又像是,根本没有任何超脱韵味在这出现过一般。

    这两种可能到底是哪一种,很难确定。

    而这绝望者却更倾向于第一种。

    毕竟,超脱韵味不管是不是存在于这里,以他之前仔细感应世界的结果,只要其存在于这世界之中,而又是自己所能够感应到的,自己便应当会有所察觉。

    而显然的,在之前,自己虽然没有如同这时候这般深入的研究这一处时空深处一般研究其他众多位置,但终究是已经彻底感应过了这世界一遍,却依然没有发现任何超脱韵味存在。这显然就表明,超脱韵味极有可能是存在于这里,却因为某种缘故,不被自己感知到。

    至于为何会不被自己感知到,那原因似乎很是简单。

    除了因为这个世界只是世界,而并非天地之外,怕是没有其他可能了。

    “没想到已经感应过一遍了,居然依然受限于世界。”在这时候,这绝望者心中却是极为不甘。

    之前他在自己出身的那个世界受限于世界而不能感应到超脱韵味,这算是理所当然。

    毕竟,当时他连超脱是什么都不知道,超脱韵味之类的,更是半点感应都没有。

    但现如今的情况显然已经极为不同,现如今,那超脱韵味到底是什么存在,他早已是记得清清楚楚。

    如此这般一来,再遇到超脱韵味,他本该就能够瞬间注意到才对。

    就像是一个人学会游泳之后,只要将其丢入水中,他自然便会不由自主的游起来一般。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居然依然在那超脱韵味之前却依然无法发现那超脱韵味,完全无法感应到那超脱韵味。

    这显然就是他依然无法摆脱世界限制的缘故。

    “我还是太弱了……”想清楚究竟之后,他便显现出苦笑之色。

    他想起了当初那巅峰至高皇者的情况,当初那巅峰至高皇者却是在找到正确的位置之后,根本不需要感应什么超脱韵味,直接便以自身的能力激发自身不可思议的超脱威能,直接超脱而去了。

    若是自己有那巅峰至高皇者的实力,这时候也同样能够直接超脱而去。

    却哪里还需要在意那什么超脱韵味不超脱韵味的?

    在这时候,一股股感知从各处传来,直接将这一片时空深处笼罩住。

    这些感知之中蕴含了一种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韵味,对于这样的韵味,这绝望者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唯有假圣这等级数的存在,方才可能让自身的感知也拥有这样的韵味!

    显然的,这些感知,却是来自这世界之中所存在的那七名假圣!

    这样的七股感知,若是一般假圣被其包围,哪怕是并不恐惧,也必然会心头戒备非常。但,对于这绝望者来说,这种感知却就不算什么了。

    绝望者既然可称为绝望者,自然便有资格让假圣绝望!

    此时此刻,这绝望者眉头一挑,顺手一抓,那七股感知便被他直接抓在手中,紧接着微微用力一拉,在这世界的各处,那七名在自身道场之中修行的假圣便瞬间受到一股无法想象的恐怖拉力,身形一闪之间,直接跨越时空,出现在了这绝望者面前。

    整个过程之中,那些假圣在自己道场之上所布置的那无数一旦发动哪怕是其他假圣都要吃不了兜着走的种种手段根本没有半点反应。

    就仿佛那些手段本就不存在一般……

    “我欲助世界蜕变为天地,希望七位道友助我。”那绝望者在这时候对着这七名假圣这样淡淡的说道。

    神色之间却是没有半点客气,更不曾自我介绍半点。

    那七名假圣面面相觑,显然是对这绝望者的想法完全搞不清楚。

    不过,显然的,作为假圣,他们自然不可能被这绝望者说什么就是什么,当下,有一名假圣皱眉问道:“虽然这看起来是一件好事,但,看起来是好事最后却变成阴谋算计的事情可不少见。如何让我们相信道友是好意?”

    其他六名假圣这时候也都是警惕的看着这绝望者。

    虽然通过方才的遭遇他们清楚的知道,自己相对于这绝望者简直便像是蝼蚁一般,根本就没有半点反抗能力。

    但,作为这世界的假圣,作为接受这世界众生崇敬了无数年的存在,他们自认为自己对天地众生有着极为重大的责任,哪怕是不是对手,他们也绝不会轻易放弃。

    听到这话,那绝望者只是道:“我并非好意。我只是想要这世界不再压制我罢了。你们信不信都无所谓,只要好好配合我便可以。”

    “道友连解释都不愿解释吗?”那假圣却是皱着眉头,道。

    屹立在世界巅峰之上无数年,这假圣的气度自然是极为不凡,这样皱眉起来,却自有一股天威的味道。

    “不需要解释,现在的你们,根本没有第二个选择。”那绝望者只是淡淡的道。

    说话间,那些假圣便猛然感觉到自身在瞬息间失去了一切力量,失去了一切境界,直接从一名高高在上的假圣化作了一个普通人。

    一种难言的虚弱感在这时候将他们彻底的淹没,这一处原本在他们眼中如同寻常大地之上一般的时空深处更是好像化作无尽深渊一般恐怖。

    时空深处,本身就是一种时空扭曲的所在,普通生灵若是没有超凡手段,根本就不可能来到这里,便是来到这里了,也无法在这里停留。

    除非,有着世界、时空之类的存在守护,才能例外。

    在这样的情况下,假圣这等存在失去了力量出现在这里,那感觉如何,却就不言而喻了。

    此时此刻,他们七人便如同一条鱼被直接丢到岸上一般,每时每刻都能够感觉到自己生命正在流逝。

    在这时候,他们方才真切的明白,自己与那绝望者到底有多么大的差距。

    相比于那绝望者,自己又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开始吧,我需要你们尽可能多的构筑时空雏形。嗯,就每个人先来一万亿个吧。”这绝望者心中一动,不见什么动作,这七名假圣便猛然感觉到自身原本彻底消失的力量,威能,境界,都在瞬间完全恢复了过来,同时,随着这力量与境界而来的,还有着这句话。

    听到这句话,这些假圣面色都是一僵。

    一万亿,这可并不是一个小数字。哪怕是对于假圣这等级数的存在而言,构筑时空雏形并不是多难的事情。每一个时空雏形,他们都只需要动动想法就能够创造出来。但,动动想法超脱一万亿次,这同样是一个极大的工程啊……

    而且,不是说要帮助天地蜕变吗,构筑时空雏形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些假圣心中依然是极为不甘,对于这绝望者也依然是极为不信任。

    但,很显然的,在这时候,他们只能够将这种不信任,将这种不甘都隐藏起来。

    虽然有着斗志,但他们却并不愚蠢,以之前那绝望者轻轻松松剥夺他们所拥有的力量、威能、境界的情况来看,对方想要将他们抹去,甚至连动手都不需要。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在这时候正面与这绝望者对抗,所能够得到的,显然就只是绝望而已。

    相比之下,先将种种不信任,不甘隐藏起来,先配合一下对方,按照对方的要求去做,在这过程之中弄清楚对方的目的,甚至弱点,最后根据这种种来随机应变,显然才是正确的选择。

    于是,这七名假圣便各自的点点头,当下各自分散出去,在这时空深处的各处开始一个时空雏形一个时空雏形的创造出来了。

    这看起来便像是他们的身体之中忽然化作光团制造机器一般,有着密密麻麻的无数光团不断的从他们身体之中飚射而出,渐渐的在他们身体周围不断的堆积,渐渐的形成叻一片又一片的光团海洋。( 非凡洪荒 /0_85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