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孽畜
    ‘天阴之蚕’心中也是惊慌不已,有生以来,它还不曾遇到这样的情形。自从数十年前自己被抓到这里后,那个人虽然也将自己蕴育的寒气吸取,但是这速度也没有这么离谱。现在它拼命的想要阻止,可是体内的寒气依旧疯狂外涌,这让它在惊慌的同时也升起了一丝不妙的感觉。如果它不采取措施,自己蕴育的寒气肯定会被完全吸走。可以说,它体内的寒气便是它的生命精华所在,如果被吸取干净的话,就像人的血被吸干一样,那么最后肯定是死路一条。

    不过,‘天阴之蚕’也由着极高的智慧,自然不会任由黄逍这么继续下去,毕竟这实力都媲美绝顶中品高手,岂能简单?

    忽然间,‘天阴之蚕’身体开始挪动,随着挪动,体内的寒气不断凝聚,不断提炼,素质和提炼的同时,另外一股气息也融入了其中,这股被提炼凝聚后的寒气的威力比之前起码提升了好几倍。

    “啊啊啊~~”突然,黄逍惨叫一声,他的脸庞瞬间痛的扭曲,刚才被自己吸取的只是寒气罢了,虽然这寒气极度寒冷,但是他还能承受。但是,现在被吸纳的寒气,不仅是寒意强上数倍,更加让他惊恐的是,当这些寒气经过自己的经脉后,自己的经脉纷纷被腐蚀,开始出现道道裂缝,甚至有断裂的迹象。这是什么现象,经脉尽断,那自己还有活路?而黄逍心中也有些明白了,原本只是的寒气带上了腐蚀的特性,恐怕这是‘天阴之蚕’的剧毒吧,它的毒随着寒气侵入了自己的经脉之中。

    黄逍想要停下吸纳‘天阴之蚕’的寒气,甚至想要将其排出体外,可是他发现自己已经停不下来了,自己虽然已经没有再施展‘北冥归纳法’,但是那‘天阴之蚕’似乎在报复黄逍,它疯狂的将体内的寒气灌入黄逍的体内。现在也完全无法将进入体内的寒气排出,甚至这股寒气以更加凶猛的速度冲击着自己早已破败不堪的经脉。

    顿时,这股带有极强腐蚀性的寒气瞬间充斥了黄逍全身经脉,而后侵入了丹田之中。刹那间。黄逍就觉得万千的尖针将自己的丹田刺成了马蜂窝。黄逍全身就像被万千虫蚁在撕咬,这痛苦不仅是*,而且是痛至灵魂。

    “师叔!!”许妍挣扎地想要爬起来,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就是爬不起来,这伤势太重。

    可是她见黄逍的模样,她可以想象其中的痛苦。

    “师~~师叔?”孙邦颤颤巍巍地发出了一点声音,虽然他几乎陷入昏迷,但是黄逍这边的情况他也察觉到了。

    “师叔,你坚持住。坚持住!”许妍心中默念呐喊道。说起来,刚开始的时候,许妍自然是不将黄逍放在眼中,她和李云聪喊黄逍师叔,那是谷中的规矩。她也只能照办。不过,这两年的接触下来,黄逍也不曾将自己当做师叔,和她两人都是平等相处,就像自己的大哥一样,虽然自己的功力在黄逍之上。总之,这两年时间里。许妍对黄逍的印象挺不错。尤其是现在,虽然黄逍的功力最弱,但是他依旧留了下来。

    许妍发现自己真的好无力,面对着将近绝顶中品实力的‘天阴之蚕’她能有什么办法?

    “我要帮师叔,一定要帮师叔!”许妍拼命想要起身,可是有心无力。身子难以动弹。

    不管怎么努力,许妍都是动弹不得,但是她始终不放弃,渐渐的,她发现自己的意识都有些模糊了。伤势太重。

    “这次真的死定了,希望我拖延了一点时间,师叔伯们,你们可得赶紧来啊!”黄逍算是认命了,就算‘天阴之蚕’不弄死自己,就凭现在自己体内破裂的经脉,破损的丹田,也是时日无多。

    “恩?”忽然黄逍觉得自己身上一轻,原本压在自己身上的‘天阴之蚕’忽然尖叫一声,身子‘嗖’地直直立起。

    黄逍看向身旁,看着直立着的‘天阴之蚕’,他心中有些不解,看‘天阴之蚕’的表现,它似乎遇到了什么让它戒备,或是让它感到了危险的东西。

    “难道师叔伯他们来了,太好了!!”黄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样一来,至少孙邦和许妍是没事了。

    “小~~小研?”不过,黄逍还未将心思放下,他便惊讶地看着原本重伤倒地不起许妍缓缓站了起来,“别~~别动,别~~过来!!”

    黄逍朝着许妍喊道,只是许妍似乎没有听到似的。

    紧接着许妍的双眼扫了黄逍身旁的‘天阴之蚕’一眼,伴随着一声轻喝:“孽畜!”

    那‘天阴之蚕’听到这声音,身子猛地一颤,黄逍只听到‘咣当’一声,那原本插进‘天阴之蚕’体内的匕首竟然被它逼出了体外,然后掉在了地上。

    紧接着黄逍又听到‘天阴之蚕’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嘶鸣声,‘刷’的一声便消失在了自己的身旁。

    最后听到湖边传来了‘扑通’的一声响声。

    黄逍艰难地靠右手撑起了半个身子,然后转头往湖边看了一眼,只见那湖面荡起了一阵阵涟漪,显然‘天阴之蚕’回到了‘万毒湖’中。

    “怎~怎么回事?”黄逍心中很是不解,看刚才‘天阴之蚕’的样子,显然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原本黄逍是以为自己的师叔伯到了,可是现在并未见到。

    “小~~小研?”黄逍再次看向许妍的时候,他忽然觉得眼前的许妍很陌生,非常的陌生,刚才那一声也是让他觉得极其的突兀,而且黄逍从她的眼神,从她的神色中完全看到以前熟悉的样子,这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这样的眼神,黄逍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但是这是一种令他心头惊颤的眼神。

    “小研!!”忽然,就在黄逍的目光之中,许妍的身子缓缓地倒在了地上,整个人也是陷入了昏迷之中。

    黄逍想要站起身,可是这一挣扎。体内经脉中还是充斥着那奇毒寒气,现在黄逍体内的经脉已经破损的七七八八,丹田也是如此,刚才是担心许妍。甚至是一下子忘记了自己体内的疼痛,而现在,这一切的疼痛回来了。

    黄逍全身抽搐,全身开始散发出一阵阵冰寒之气,渐渐的他身上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黄逍心中多想自己就这么昏迷过去,那么自己也就不用受到这痛苦的折磨,可惜这种痛苦让他的意识异常的清醒,根本没法昏迷或者失去意识,这简直是让人生不如死。

    “华师兄,梅师兄。还好,来的及时!”忽然间,三道人影出现在了‘万毒湖’。

    “小研昏迷,恩?没有性命之忧,只是。有些奇怪?”其中一个查看了一下许妍的情况之后,说道。

    “孙邦,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私自唤醒‘天阴之蚕’!”最先出声的那个人出现在了孙邦的身旁冷声道。

    “太师叔,弟子知错,弟子罪该万死!”孙邦比起许妍和黄逍的情形要好很多,他现在算是失血过多的虚弱。

    “朱师弟。现在追究责任的时候,孙邦情况无大碍,倒是黄师侄情况很不妙,他几乎是全身经脉尽断,随时有性命之危,现在得赶紧将他带回去!”在黄逍身旁的那位急忙说道。

    “华师兄。小研的情况也不是很好,是得赶紧回去医治。”这位被朱师弟称为梅师兄的仔细查探了一下许妍的情况后说道。

    他们三人是二代弟子,也是黄逍的师叔伯,他们得到清河等人的求救之后,便立即赶来了。三人之中最大的名叫华源。接下来的是梅景峰,最末的便是朱啸了。

    “可是两位师兄,‘天阴之蚕’怎么办?”朱啸问道。

    “朱师弟,刚才我们过来的时候便发现‘天阴之蚕’已经潜回‘万毒湖’中,暂时别理它,它也不敢踏出‘万毒湖’一步,当然在决定处置这‘天阴之蚕’之前,暂时封闭‘万毒湖’,不准任何弟子进入。”华源说道。

    华源这话一说完,便身子一震,刚才他一来到黄逍身旁,便点了黄逍的几大要穴,然后想用自己的内力替黄逍疗伤,毕竟黄逍现在的经脉情况及其糟糕,如果再不救治恐怕马上就没命了。可是现在,他发现自己的内力进入黄逍的经脉想要修复他受损的经脉时,那些经脉却是马上寸寸断裂。这吓得华源急忙停了下来,他没想到黄逍体内的经脉竟然脆弱到如此的地步。

    “走,来不及了,黄师侄的情况拖不起,得赶紧去找大师兄!”华源脸色大变道,紧接着他急忙抱起了黄逍,一个闪身,便出现在了‘万毒湖’的入口处。

    “找大师兄?华师兄,黄师侄的情况有那么严重?你都没办法吗?”听到这话,梅景峰也是脸色一变,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位华师兄在自己这么多的师兄弟中,实力可以排在前五的,现在连他都说要找大师兄,那么可以断定黄逍的伤势必定极其严重了。自己的大师兄那是二代之中的第一人,也是唯一一位被谷主授予‘长春功’部分下篇的弟子,这实力之强自然不用多说。梅景峰轻轻将许妍抱起,然后迅速跟了上去。

    “等等我!”朱啸也意识到了情况危急,说完便一把提起了孙邦,这一提,孙邦不由惨叫了一声,听到孙邦的喊声,朱啸不由冷喝一声道,“都是你惹出的事,还在大呼小叫?”

    孙邦也不敢再出声,刚才是朱啸突然将他提起,因此他没忍住便喊出了声。

    ……

    一个房间内,华源站在床边,床上正盘腿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人便是脸色惨白,全身冒着寒气的黄逍,另外一个是头发半白,身穿青袍的老者,他双手抵在黄逍的背后,正在替黄逍运功疗伤。

    “华师兄,黄师侄的情况如何?”这个时候,门被人轻声推开,朱啸来到了华源的身旁小声问道。

    “现在还不清楚,大师兄正在替黄师侄疗伤。”华源摇了摇头答道,说完之后,他也问道,“朱师弟,孙邦现在情况如何?”

    “孙邦那臭小子自然没什么大问题,刚才我已经去看了小研一下,梅师兄正在替她疗伤。”朱啸说道。

    “哦,小研那丫头怎么样了?”华源有些关心地问道。

    “她伤势很重,身子遭到了‘天阴之蚕’的攻击,身上有几处内伤。不过这些虽然严重,倒也没有危及性命,有梅师兄在,想必也没事,不过恐怕得好好静养一段时间了。”朱啸说道。

    “那就好!”华源点了点头道。

    华源很关心许妍,其实不仅是他,朱啸,梅景峰都是很关心,应该说这‘毒神谷’上下的弟子都很关心许妍。他们作为二代弟子,身份地位很是崇高,正是因为地位崇高他们才知道谷主对许妍很关心,那么他们自然不会怠慢,寻常也是宠着许妍。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许妍算是‘毒神谷’内唯一的女弟子,这也是她受宠的另外一个原因了。‘毒神谷’内不少的弟子都在怀疑这许妍会不会是‘谷主’的后人,不然怎么会让谷主另眼相看。

    “大师兄,怎么样?”本来朱啸还想说什么,不过他发现大师兄已经收功,便急忙问道。

    “唉~~”汪远图站起身,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

    华源脸色微微一变,他心中虽然猜到了结果的,但是还是不甘心地问道:“大师兄,你也没办法吗?”

    “我也无能为力了,黄师侄身上的经脉差不多寸寸断裂,虽然还未到经脉尽断的地步,但是也差不多,回天无力了。”汪远图说道。

    “这?”朱啸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大师兄,华师兄,这事我们是不是应该向谷主师伯禀明?”

    朱啸很清楚,这位黄师侄可是谷主钦点的三代弟子,在谷内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恩,这事还是我去向师父禀明吧!”汪远图想了想,然后说道。

    “不必了!”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在三人震惊的目光之中,一道人影已经出现在了床边。

    “师父(师伯)!!”三人急忙恭声道,他们实在是没有想到谷主竟然亲自过来。( 逍遥派 /0_9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