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白发
    “谷主!”清云和清河两人急冲冲赶来,不过,刚到房门口正好碰上了出来的谷主,于是急忙躬身行礼。

    “是你们两个啊,进去吧,师兄弟多聚聚也好。”说完,谷主便离开了。

    “这?”清云和清河两人对望一眼,心中都是有种不祥的预感。刚才他们过来的时候,可是听说许妍和孙邦虽然伤势很重,但是现在都稳定了下来。因此,在他们心中,自己的师弟黄逍应该也差不多才是,可是刚才听谷主的话,似乎黄逍的情况真的很糟糕。

    两人毫不迟疑,急忙推门进去。

    “师弟?你伤势怎么样?”清云和清河一进屋便发现黄逍正盘腿坐在床上,似乎想要运功的样子。不过,当他们看到黄逍的样子后,刚才心中的石头算是落了地,本来还以为黄逍伤势很重,现在看他运功的样子,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

    “两位师兄,挺好的,刚才谷主亲自替我疗伤,哪还有什么问题?”黄逍拍了拍胸口笑道,不过这么一动,牵动了身上的伤势,让他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师弟,你不要紧吧?”清河和清云急忙上前扶住了黄逍,然后说道,“就算是谷中亲自替你疗伤,那你现在也得好好休息才是,可别乱动。”

    “是是是,我好好静养,你们不用担心了,用不了几天我又可以活蹦乱跳了。”黄逍乖乖地躺在了床上,笑道,“对了,师兄,等我这次伤好了,我可能会出谷一趟。”

    “那我们和你一起吧?都两年没有见大师兄,我们想回去看看。”清云说道。

    “清云师兄,以我看,你们还是在谷中多待一段时间吧。大师兄那边我先过去一趟,顺便我也打探一下白天奇的消息,之前我已经和清河师兄说过,我这次出去可能会借用‘六扇门’的身份。这样消息便灵通许多。”黄逍说道。

    “二师兄,师弟说的没错,这次出去,师弟有‘六扇门’的身份确实容易许多,你最近不是在炼制一炉丹药吗?恐怕也没时间出去,至于我,我最近也是有所突破,想再巩固一段时日,就让师弟先出去,我们稍微迟点想来大师兄也不会怪罪。”清河说道。

    清云听完后想了想。然后说道:“那好吧,师弟,如果大师兄一个人在青牛观过的不好的话,你这次可得劝他来‘毒神谷’,在这里。就没有人能够欺负咱们了。”

    走之前,江鹰前辈说是会照顾大师兄,而这两年自己虽然不曾出谷,但是和大师兄还是有书信来往,只不过,大师兄在信中都是说自己过得很好,让自己三人安心在‘毒神谷’。其实在清云心中。还是担心清风,别人再怎么照顾也不可能面面俱到。

    “二师兄,你放心,如果大师兄真的过得不好,我肯定绑也将他绑来,以大师兄现在的功力。还不是我的对手!”黄逍笑道。

    “你小子,长本事了!”清河也是大笑道。

    “三师弟,四师弟说的没错,现在四师弟的功力在我们三人中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现在他要绑大师兄过来。大师兄肯定没有还手之力,我倒是有些期待大师兄被你绑来的样子了,三师弟,你说是不是?”清云难得开了次玩笑道。

    “对对对,我得看看大师兄到底是何种脸色,我好奇的很呐~~~”清河急忙说道。

    五天之后,黄逍体内经脉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一般人完全看不出黄逍有伤,因为黄逍的经脉都是愈合了,只是比起以前的经脉要脆弱很多,至于丹田的异样,要是黄逍不说,恐怕没人能够知道。因此,除了谷主还有汪远图等几个师叔伯外,大家都是以为黄逍已经痊愈。

    前些天,黄逍已经知道了谷中对孙邦的处罚,据说,他被罚紧闭十年。对此,黄逍只是叹了一口气,虽然这事因孙邦而起,但是他心中对孙邦倒也没有多大的恨意。毕竟算是同门,而且他也是为了提升功力才走错了这一步,而自己遇上了,算是自己的不幸。这十年紧闭,惩罚也是很重的,其中的厉害黄逍也只是听说过,反正都是非人的折磨。

    “云聪,小研伤好了吗?”黄逍走到了许妍的屋外,见李云聪在门路转来转去,不由问道。

    “啊?师叔,师妹的伤好了,只是?”李云聪听到黄逍的喊声,突然一个激灵回过神,然后急忙答道。

    “你今天好像有些魂不守舍的,是小研有什么问题吗?”黄逍问道。

    “不不不,师叔,您别多想,师妹真的好了,只是,只是她现在将自己关在屋内,谁也不见,我怕她会闷出病的。”李云聪答道。

    “连你也不见,以前你俩的关系不是很好的吗?”黄逍有些意外了,虽然他已经知道李云聪和许妍是真正的师兄妹关系,关系非常亲密,就像哥哥妹妹似的,但是现在许妍连李云聪都不见,倒是有些奇怪了。

    “就是连我都是吃了闭门羹,要不然我也不会在门口打转了,对了,师叔,您来的正好,您去说不定师妹会开门了。”李云聪眼睛一亮道。

    黄逍点了点头,然后上前咚咚咚敲了几下门,只听到许妍在屋内喊了一声:“说了谁也不见!赶紧走,都走!”

    “小研,是我啊,开开门吧?”黄逍问道。

    “对啊,师妹,是黄师叔,他特地来看你了。”李云聪急忙也是说道。

    等了一会儿,门被打开了,只见许妍用一条丝巾裹住了自己的头发,裹得严严实实的,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怪异。

    “黄师叔!没想到是您来了,您的伤好了吗?听说您的伤是最重的。”许妍问道,这一次在她看来,也是多亏了黄逍,要不然三人肯定都活不下来,因此黄逍过来看自己,她倒也没有继续闭门不见。

    “是谷主亲自出手替我疗伤,我这才好的这么快,倒是你。怎么把自己关在屋内?伤刚好,应该到外面多走走才是。”黄逍说道。

    “师叔,您要不进来坐下?”许妍问道。

    “就不进去了,你和我们一起到院子里坐坐。老是呆屋里,也不像话!”黄逍笑道,他要稍稍避点嫌,毕竟这是许妍的闺房。

    “就是,黄师叔说的是,师妹,我都找你好几次了。”李云聪在一旁附和道。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许妍白了李云聪一眼道。

    黄逍觉得有趣,开始的时候,许妍基本上都是以李云聪马首是瞻的,不过。当她的功力突飞猛进之后,渐渐的,李云聪经常被她戏弄,当然李云聪对此也是毫不在意。

    三人在小院的石桌前,坐下。谷中下人给三人上了一杯茶。

    “小研,你干吗裹着这么一大块丝巾呢?这多难看,拿下来吧?”黄逍对此很是不解地问道。

    “不!”许妍摇头拒绝道,这一说,她眼中泪水哗哗地就流了下来。

    “小研,你~~你这是怎么了?”黄逍一下子又是懵了,他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话。怎么就让许妍委屈的哭了起来,而且还很是伤心,一下子便泪流满面了。

    李云聪也是,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师叔,我以后没脸见人了!”说着,许妍哭得更加凶了。

    “好好的。怎么就没脸见人了,好好说。”黄逍纳闷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哭了好一会儿,黄逍也安慰了好一会儿,许妍这才将自己头上裹着的丝巾解了开来。

    “这?”看到许妍的头发后。黄逍有些吃惊,许妍原本一头乌亮的秀发,现在已经夹杂着将近三分之一的白发。

    “师妹,你的头发?”李云聪瞪大了双眼,这他绝对是没有想到。

    “我的伤虽然好了,但是这头发就这样了,这~~这我以后还怎么出去?还能见人吗?”说着,小嘴一扁又要哭了。

    “小研,只是多了些白发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想必是当时你用功太过,这才影响到了头发,这只是小事而已,有很多办法可以让白发转黑的啊。”黄逍说道。

    “太师叔是说我当时拼命激发功力,这才有些透支了生命力,这才导致我的头发变白,可是这满头的白发,我可不就成了一个老太婆了吗?我才不要当老太婆!”许妍说道。

    “怎么是老太婆呢?”黄逍有些好笑地说道,“别想那么多,只是白发而已,真的没什么关系。”

    “对啊,不就是白发嘛,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师妹,我会替你找千年何首乌,都说何首乌可以让白发转黑,我想千年的,肯定更加没问题。”李云聪急忙说道,他没想到许妍是因为这个才闭门不见任何人,这算什么事?

    不过,女孩子毕竟是女孩子,想法和男子当然有些不同,对于自己的容貌自然很重视。

    “真的?”

    “师兄什么时候骗过你?我和你讲,我知道师父那里就有好几株何首乌,想必也有千年的,要是师父不给,我就给你偷过来!”李云聪拍拍胸脯道。

    “看看,其实很简单的事,你就是自己太在意了,反而忽略了这些,别伤心了,用不了几天,便能恢复了。如果方师兄那里真的有千年何首乌,我倒时也去帮你求一株。”黄逍说道。

    “只要头发能恢复便好!”许妍破涕而笑道,“师叔,上次多亏你击退了‘天阴之蚕’,要不然我肯定没命了!”

    说道这里,许妍轻轻拍了拍胸口,有些心有余悸。

    “我?”黄逍愣了愣有些不解地问道。

    “对啊,三位太师叔来的时候,那‘天阴之蚕’已经逃回了‘万毒湖’中,就是您用那匕首刺伤了‘天阴之蚕’,才让它逃了回去吧?呼~~我们真是命大,那可是‘天阴之蚕’啊,不亚于在一个绝顶中品的高手中逃得一命,哈哈,这天下还有我许妍害怕的高手吗?绝顶中品我都不怕!”许妍说着便哈哈大笑道。

    “看你得意的!”李云聪在一旁嘀咕了一声道。

    “师兄,你有意见?”许妍晃了晃拳头威胁道。

    “我可不敢!”李云聪急忙摇头道,他现在可不是许妍的对手。

    黄逍想了想,问道:“小研,当时可是你突然大喝一声‘孽畜’,然后那‘天阴之蚕’不知咋地就逃回了湖中。”

    “我?我有喊什么吗?不可能啊,我怎么没印象?师叔,你可不要将这功劳让给我,而且你就算找个借口,也要找个好点的嘛,难道我真的有那样的魅力,对着‘天阴之蚕’喊了一声,它便被吓跑了?师兄,你说呢?”许妍咯咯地笑道。

    “师叔,你这话我也不信。”李云聪点头道。

    “你真的没印象,当时你?”

    “师叔,好了,您就别捧我了,我知道您是哄我开心。这件事太师叔他们都说了,‘天阴之蚕’就是被您的那柄匕首给伤了,还说要不是那柄匕首是神兵利器,我们恐怕真的就没命了。师叔,那匕首给我看看呗,我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宝贝。”许妍说道。

    黄逍盯着许妍看了好一会,见许妍似乎真的完全不知道的样子,这可就怪了。当时的情形自己可是清楚的很,那孙邦当时或许因为失血过多迷迷糊糊,未曾注意到。而当时这‘天阴之蚕’便在自己的身旁,所以他很了解。当时就是因为许妍突然喝了那一声‘孽畜’,这‘天阴之蚕’明显很是惊恐。不对,对了,还有当时许妍的眼神和神奇,那股气势。

    “怪了,那样的气息和现在的小研完全不一样啊?”黄逍心中疑惑。

    “师叔,您干嘛盯着我看呢,我脸上有花吗?”许妍摸了摸脸上,问道。

    “哦,没什么,你什么时候过来,那柄匕首送你也没事。”黄逍笑道,他见许妍是真的不知道当时的情形,或许是忘记了,总之现在自己再怎么说,恐怕也没人会相信了。既然如此,这事便算了。

    “那不行,我就是好奇看看,可没说要。我自己也有匕首的,都是铸器大师打造的呢,肯定不比师叔的差,只是当时我正好没有带身上,要不然,救大家的可能就是我了!”许妍有些惋惜道。( 逍遥派 /0_9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