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故地
    华清城清雅居,二楼一处雅间之中,窗户旁正倚着一个女子,此女子一身鹅黄色衣裙,只清秀绝美的脸色却是有些忧容,尤其是那柳眉微皱,更是增添了异样的风情。

    这时,房门被轻轻推开,站在这个女子身旁的是一个绿衣侍女模样的女子急忙对着进来的一个老者行礼道:“言大人!”

    如果黄逍在场必定认识三人,这三人便是当时他成为‘六扇门’候补捕快时护送的人,那黄衣女子就是当今三公主赵芸慧了,这言大人自然是当时的马车夫言伯,还有侍女吕玲。

    言伯见公主没有转身,目光望向窗外,看似在打量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但是他看得出,公主的心思并不在这里。

    “公主,你还惦记着卦象吗?”言伯轻声问道。

    “是呢,我们这次一路西行,这不就是为了在这个卦象吗?”公主忽然转头微微一笑,颇有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感觉,尤其是当她转头时,脸上的忧容早已散去,便散发出一种迷人的魅力,这可惜这里并没有青年才俊,否则也不知道要迷倒多少人。

    “公主的卜卦自然不会错,只是卦象千变万化,解卦亦如此,万不可强求。”言伯说道。

    “西行遇故,捷径登天梯,老君像前,觅机缘!”公主轻声念完之后,说道,“按照卦上所言,我们一直西行,是遇到了不少认识的,只是都未曾与后面三句联系上,或许就像言伯你说的,这卦象或许是我解错了。”

    “公主殿下,老夫也接触过不少的卜卦解卦高手,只是与公主相比,大部分都是不及的,除了个别老家伙。公主的卜卦之术绝对是顶尖的。或许是时机未到,因此这卦象才未灵验。”言伯说道。

    “言伯,你也不要安慰我,我知道这卜卦是为盗天机。本就是天道飘渺,天机不可泄,要想准确预知未知之事是何其难。医者不自医,算命者不自算,因此涉及到卜卦者自身,这卦象便难上加难,只是虽然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或许我的境界还不够。两年前,我依卦出行。可是并未得到机缘,看来这次也是无功而返了。”公主叹了一声道。

    言伯听完后,只是在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在卜卦方面他完全不懂,因此也无法给出什么好的建议。

    “咚咚咚~~客官。您叫的菜来了。”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和店小二的声音。

    吕玲过去打开房门,让小二急忙将菜放在桌子上,然后躬身退了下去,自始至终他都未敢抬起头。

    “公主,不管怎么样,这次难得出宫,就当是散散心。”言伯笑道。“来,先吃饭吧?”

    ……

    “清雅居?旧地重游?”黄逍抬头看了下眼前酒楼的名字,摇了摇头,而后低声笑了笑,见到这酒楼,让他感触良多。

    黄逍离开‘毒神谷’已经三天了。他一出谷便朝着青牛门的方向前进,毕竟终南山离‘毒神谷’所在的秦岭太白山也不算很远。而且他首先还得见一下自己的大师兄,这次去青牛门他主要是要将青牛门的掌门之位还给大师兄,当然他还得看看大师兄过得好不好,如果真的不好。那么肯定就像和清云师兄说的,自己肯定将他绑回‘毒神谷’。

    华清城,两年前他随师父前来为华清宗宗主白天奇贺寿,而就是那一天,自己的师父就死在了白天奇手中。这清雅居当时他与胡青青,胡大成一同来过,在这里,他也认识了独孤胜。现在,黄逍再次来到这里,却是路过,这里离青牛门百多里路,如果快马加鞭恐怕大半天就能到。

    “客官,是吃饭还是住宿?这边请!”当黄逍停在酒楼门口时,店小二便热情地上来招呼着黄逍走向了一楼的一张空桌。

    “吃饭,随便上几样吧,能吃饱就行。”黄逍笑了笑道。

    “客官,您这可是为难我了,这样吧?要不我给您推荐几样店里的拿手好菜,您如果满意的话,就按这样点?”店小二说道。

    黄逍一听也是,随便上几样,别人怎么知道,不过看到店小二的样子,他便说道:“也不用什么拿手好菜了,就来份白菜,豆腐,再加碗米饭就好。”

    黄逍心中很明白,要是让店小二推荐,那这顿饭肯定花费不菲,虽然黄逍从‘毒神谷’出来带的银两也是足够的,但是他也没有奢侈的习惯。这些年,黄逍基本上都是吃素的,哪怕是在‘毒神谷’,不过,开荤的时候往往是李云聪和许妍拉着他一同去的。

    “客官,就这些?”店小二有些不解地盯着黄逍,他想不通眼前这个公子身着不凡,长得也俊,也不像是没钱的主啊,怎么吃饭就这么寒酸了?

    “怎么?难道你们这里只招待大鱼大肉的吗?”黄逍反问道。

    店小二为之一塞,没有继续和黄逍多话,急匆匆便离开了。

    “施主有礼,没想到施主吃素?”当店小二离开之后,一个和尚走到黄逍身旁双手合十问道。

    黄逍其实也注意到了这个落后几步和自己走进酒楼的和尚,这和尚的年纪与自己相仿,眉清目秀的,只是黄逍心中可是惊讶不已,自己虽然身受重伤,实力难以发挥百分百,但是他的感觉却是还在,能够感受到这小和尚身上那股逼人的气势。寻常人肯定是感受不到,因为到了一流境界,自己的气息便可以收放自如,当然,对于功力相仿的,还是难以隐瞒的。其实黄逍现在感觉,这和尚的功力应该还在自己之上,当然是指自己未受伤全盛时期,全盛的时候也不如这和尚。

    “不瞒大师,在下算也算是道门的俗家弟子,因此吃素也是习惯了。如果大师不介意,不如一起?”黄逍邀请道,他心中很清楚,这个和尚肯定是少林寺的,以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的功力。那么在少林中也是资质逆天的存在了。不管怎么样,能够认识少林寺的高手,自然没有什么不妥。

    “那就有劳施主了,小僧了尘。还未请教施主?”了尘答道。

    “在下黄逍,青牛门掌门!”黄逍抱拳说道,他不想说自己是‘毒神谷’的弟子,主要是‘毒神谷’虽然在江湖中的地位有些超然,但是和‘医神谷’相比,却是有些让人敬畏,毕竟是用毒的,大家能不敬畏吗?

    这时那店小二将白菜与豆腐给黄逍端了上来,没好气地将饭菜重重放在桌上。

    黄逍没有在意,说道:“再给我加几份素菜。”

    说完。黄逍再点了几样,毕竟现在是两个人。店小二心中不爽,不过,还是去准备了,不管怎么样都是来吃饭的。他也只能招待。

    “呀,没想到黄施主还是一派掌门,青牛门?哦,对了,好像就在百里外的终南山吧,失敬!”了尘有些意外,之前他倒是没有刻意认识黄逍的意思。只是刚才走到酒楼前的时候。他发现黄逍功力深厚,当然这实力不如自己,但是估计也有二流甚至隐隐有一流的气息,这让他知道,这人来头也是不简单,因此就多注意了一下。而当黄逍点素菜的时候。他不知道黄逍是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不过,他还是上前打了声招呼。

    现在听黄逍的介绍之后,了尘知道自己刚才是想岔了,原来这还真的是道门弟子。这青牛门他也是刚刚知晓不久,毕竟行走江湖,每到一个地方,至少附近有什么门派得先了解,虽然这青牛门在江湖中是小门小派,但是这方圆百里内,倒还是被人熟知的。

    “比不得大师,大师可是少林寺的高僧。”黄逍倒是没有想到他竟然知道青牛门。

    “黄掌门,小僧可当不起大师的称号,也并非高僧,如果可以喊小僧了尘便是。”了尘摇了摇头说道。

    黄逍想了想,说道:“也好,你我年纪相仿,那在下便喊你了尘,你喊我名字便可。”要是换做两年前,黄逍还真的不敢这么直接喊,但是现在却是不同了,自己现在毕竟是‘毒神谷’的弟子,‘毒神谷’就算不如少林寺,那至少也相差不大,至少在背景上,自己不输于对方。而且,黄逍毕竟是一流境界的功力,论实力的话,虽然受伤不能全力发挥实力,但是至少对一流境界的高手少了一丝的敬畏之心。

    “那便称呼你为黄兄弟吧!”了尘笑道,“今天能够遇到,也是有缘,来,小僧以茶代酒,敬黄兄弟一杯。”

    放下茶杯后,黄逍问道:“了尘,你们少林中人下山肯定身负任务吧?不知道这次又是为了什么呢?我就是随口一问,如果不方便,就当我没问!”

    对此黄逍还是有些好奇的,少林中人寻常不在江湖中走动,虽然少林寺僧众众多,但是基本都是寺内。当然,在江湖中看到少林中人,九成九都是身负任务的。

    “倒不是什么秘密的事,不知道黄兄弟对近段时间发生的灭门惨案有什么看法?”了尘问道。

    “灭门惨案?哦,你说的可是神秘实力血洗六大门派?”黄逍问道。

    “没错,此次小僧下山正是为了此事。”了尘说道,“小僧想不出是哪些贼子如此丧心病狂,在短短半个月内,就在江湖犯下如此罪孽。”

    “这事我也听说过一点,这可是六个一流门派,说没就没了,鸡犬不留,对方的实力实在可怕。不少人都说是邪魔两道五大宗门所为。”黄逍刚出谷朝着青牛门前进的路上,听到最多的便是有关六大门派的事。这六大门派原本都是一流门派,在江湖中那也会威名赫赫,但是半个月的时间,六大门派在六个夜晚突然被灭门,而至于凶手,江湖中是众说纷纭,有说是魔道所为,也有的认为是邪道所为,总之邪魔两道的五大顶尖宗门都被列为怀疑对象。

    魔道两大宗门‘噬魂魔宗’和‘千魔教’,邪道自然是三大宗门‘九幽宗’、‘幽冥派’和‘辟邪门’。

    “看黄兄弟的神色也明白此事绝非五大宗门所为。”了尘笑道。

    “是的,以邪魔五大宗门的地位,如果真的想要灭掉一个门派,倒也不用偷偷摸摸,而且他们也不会公然与正道撕破脸,毕竟我们还有少林与龙虎山嘛!”黄逍说道。

    “是啊,正是因为这个目标太明显,他们反而就不会是凶手了,这真正的凶手是另有其人。经过这段时间的追查,我倒是得到了一点线索,哦,对了?”说到这里,了尘忽然脸色一变,盯着黄逍急忙问道,“黄兄弟你刚才可是说你是青牛门的掌门?”

    “是啊,现在我是青牛门的掌门,怎么了?”黄逍见了尘的神情大变的样子,心中很是纳闷,这怎么说变就变,奇怪了。

    “那玄真子道长就是你的师父?”了尘问道。

    想到师父,黄逍脸色一暗,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他不知道了尘问这个做什么。

    “呼~~黄兄弟,刚才可能提到了你的伤心事,不过,这件事与你有关,准确的说是与你的师父有关。”了尘说道。

    “何事?”

    “刚才小僧也说了,这几天小僧得到了一些线索,你可知道,这伙人是什么身份吗?”了尘看到黄逍焦急的样子,才发现自己似乎说的有些不果断,一直在卖关子的样子,于是急忙说道,“小僧目前可以确定一人,那就是原华清宗宗主白天奇!”

    “白~~白天奇?”黄逍心中一震,这个名字在他心中不知道被念了多少遍,“真的是华清宗的白天奇?”

    “没错,就是他,小僧知道,他是你的仇人,毕竟玄真子道长就是死在他的手中,这次小僧来此地,主要也是为了华清宗而来,虽然这华清宗已经在两年前被灭门,但是小僧想是不是还能找到些线索。”了尘说道。

    “他还没死?没死?”黄逍口中不住地喃喃道,双眼有些失神,虽然这次他出来是想寻找白天奇的线索,可是没想到这消息来得这么突然。

    不过,黄逍很快便哈哈大笑起来,是狂笑,这让在这里吃饭的客人都是纷纷看向了这边。( 逍遥派 /0_9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