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寒气爆发
    “诸位大侠好汉,还请留下喝杯茶,吃口饭,算是我们山林村的一点心意?”见这些人要走,村长急忙挽留道。

    齐伯哪里不明白这村长的心思,笑着指了指黄逍道:“这位小兄弟说了要在你们这里休息一晚,有他在,你们就不用担心另外的强盗了。”

    说完,他们一行便快马离开了山林村,朝着‘长春山’进发。

    当他们走了几里路之后,那少爷皱着眉头问道:“齐伯,那小子身份不明,而且以他刚才展现的功力怎么可能受伤,明显在撒谎,他会不会是?”

    “不像,不过也不能大意。那小子刚才的气息似乎有些怪异,有些想不通,算了,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先赶到‘长春谷’再说!驾~~”

    这少爷稍一思索,见齐伯已经拉开自己数丈,于是双脚一夹马腹,喊了声‘驾’,便赶了上去。

    黄逍现在是山林村的救命恩人,那些村民都是纷纷上来磕头道谢。

    “黄少侠,如果不嫌弃,还望到寒舍住一晚?”村长问道,他刚才也是知道了黄逍的姓。

    黄逍脸上虽然平静地回应着村民的道谢,但是他体内经脉中,丹田中却是一片狼藉,天翻地覆。

    刚才他之所以能够轻易击杀独眼狼还有那些强盗,是因为他强行提功,虽然不曾将功力提到一流的境界,但是至少这一提功让他经脉更是受到重创,体内的寒气已经难以再压制了。

    他现在还能活着,那也是因为独眼狼的功力太弱,自己强行提功不多,如果真的要一流的功力,恐怕自己还未施展几招,自己肯定马上经脉尽断,寒气冰封而亡。现在自己还在挣扎,这情况比刚才可是糟糕了数倍。

    如果说。刚才还有一点信心熬过今晚,现在的黄逍却是没有了信心。

    “太打扰村长了,我就在这里休息一晚便好!”黄逍怎么可能会跟他回去,要知道。自己说不定今晚就身死。

    “不打扰,不打扰!”村长急忙摇头道,他除了真心邀请和感谢外,自然还希望黄逍能够多留一段时间,他也是怕还有强盗过来。

    黄逍还想推辞一番,只是,这个时候他体内的寒气再也压制不住,顿时一股寒意从他体内散发出来。

    原本在黄逍身旁的村长忽然惊呼一声,打着冷战哆嗦道:“怪事,怪事。怎么这么冷?”

    “村长,你先回~~回去,我~~”这话还未说完,一股寒气从丹田之中汹涌而出,直冲脑海。顿时‘轰’的一声,黄逍便失去了意识。

    “黄少侠?”村长又是被吓了一跳,刚才还和自己说的好好的黄逍,怎么突然就倒在了地上,连自己连扶的反应时间都没有,而且他还陷入了昏迷。

    边上的村民也是纷纷围了上来,脸上满是担忧焦急之色。毕竟黄逍是他们的救命恩人。这恩人现在出了状况,他们自然担心。

    “黄少侠恐怕是受伤了!”一个村民说道。

    “对,肯定是受伤了,刚才那个独眼狼武功那么高!”

    ……

    “赶紧将他送到我那里去!”这个时候,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道。

    “孙叔?对对对,赶紧将黄少侠抬到孙叔那里去。咱们这里也就是孙叔懂医术!”村长急忙招呼着几个年轻人过来将黄逍抬起。

    “村长大叔,黄少侠身上好冷啊,我们都无法靠近!”一个年轻人面带难色道。

    “蠢蛋,你,你。赶紧去将冬天的棉衣取来!”村长又是指了指几个年轻人,让他们赶紧回家取衣服去了。

    很快这衣服便拿了过来,然后让几个抬黄逍的年轻人穿上,就算是这样,每走一段路还是得换几个人轮换着抬。因为这寒气实在太惊人,就算是他们身穿冬天的棉衣,也挡不住这股寒气。不要说是他们了,就算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都扛不住这‘天阴之蚕’的寒气。

    “孙叔,您走慢些!”村长搀扶着那拄着拐杖的白发白须老者道。

    “可不能耽搁,那小兄弟伤势很重!”孙叔摇了摇头道,“快!”

    村长当然知道那黄少侠情况很不妙,只是自己这位老叔却是上了年纪,当真是不能走得太快太急。今年自己都花甲之年了,而据他已故的父亲说起,在他父亲小的时候,这孙老叔从其他地方迁来这里,那个时候孙叔的年纪约三十左右,而后在这村中一住便是八十多年,一直孤身一人,也从未见他说起过有什么亲人。而今,村中村民都是敬重这位长者,毕竟这位孙叔年纪过百,而且,孙叔医术精湛,村民中除了寿终正寝正常的死亡外,其余的伤病在孙叔手中都能治愈。

    黄逍很快便被抬进了孙叔的家中,而这个时候,村长也搀扶着孙叔走到了离床几丈外停下。

    “孙叔,这黄少侠身边极寒,您可不能靠近!”村长见孙叔迈步上前急忙阻拦道,他站在这里都感到了屋内寒气大盛。

    “无妨!”孙叔摆了摆手,挣开了村长的双手,然后走向了床旁。

    “孙叔?”村长知道自己这位老叔固执的很,一旦认定的事,那没人能够劝得住。

    他瞪着身旁那几个穿着厚厚棉衣的年轻人喝道:“还愣着干吗?还不将身上的棉衣给孙叔披上?”

    一个年轻人急忙脱下自己的棉衣,然后跑到了床旁,小心披在了孙叔的身上,而后便快速跑了回来,冻的直搓手跺脚。

    村长也是披了一件棉衣,走到了孙叔的身后,静静站着,他感到周围那刺骨的寒气似乎完全无视自己身上的棉衣,冻的他整个身子都是有些发僵,不过勉勉强强还能坚持住。

    让他惊讶的是,自己都冻的要死,自己这位老叔似乎对这寒气毫无察觉,只见他一手搭在黄逍的手腕上摸着脉相,而后,另外一只手在黄逍的身上不断按按停停,拍拍打打。

    还一会儿,孙叔才停下了动作。

    “叔,你赶紧出去缓缓,这里冻死人呐!”村长搓了搓有些发僵的双手,小声说道。

    “赶紧准备浴桶!”孙叔没有理会村长的话,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然后说道,“拿笔墨来,我写下几样药材,你们赶紧准备妥当!”

    不用村长吩咐,早有村民将纸笔递上,孙叔在上面写下来要用的药材,然后便交给村民去准备了。这些村民分头准备去了,有些从自己家中取药,有些人去准备浴桶。孙叔上面写得药材村子里倒是都有,这还多亏山林村周边有不少深山老林,因此生长了不少的草药,其中更是有奇珍药材。

    “叔,这是药浴吗?”村长毕竟也是年长之人,由于孙叔一直医治村中百姓,这让他也是通晓了一点医术。

    还未等孙叔回答,他便朝着屋中的几个村民道:“赶紧去准备热水!”

    “不!不用热水!”孙叔这个时候出声阻止道。

    “不用热水?不是药浴吗?”村长问道。

    “准备冰块!”孙叔说道。

    “冰?冰块?”村长张大了嘴巴惊讶地问道,他深怕是自己听错了,这里都这么寒冷了,还要冰块做什么。

    “地窖中应该还有去年冬天存下的冰块吧?”孙叔问道。

    “孙叔,有是有,只是已经不多了,村子里各家各户凑凑,应该还能凑出一些。”

    “全都取来!要快!”孙叔道。

    虽然不知道这是何道理,但是孙叔精通医术,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因此村长急忙让村民将自己地窖中存下的冰块都取来。

    在村民准备的这段时间里,孙叔不时便摸下黄逍的脉相,同时也会在他身上各种揉捏,拍击。

    “叔,您自己也得注意身体啊!”村长怕自己的老叔吃不消,担忧道。

    “不用担心,老头子还死不了!”孙叔摆了摆手道。

    说完,双目微闭,他心中琢磨着黄逍的伤势。

    这样的伤势几乎是无药可救,他自然查探出了,黄逍体内的经脉几乎寸寸断裂,而且体内的寒气肆虐,那丹田已经千疮百孔。寻常人遇到这样的伤势,早就一命呜呼了。不过,他发现,眼前的这个小兄弟体内的经脉丹田似乎比常人更加坚韧。尤其是丹田,这丹田虽然千疮百孔,但是至少还未完全破裂。经脉断裂还可以补救,而丹田一旦完全破碎,功力全失先不讲,这性命恐怕也是没了。想来这小兄弟之前是服用过什么灵丹妙药,这才使得丹田并未完全破碎,这才是他还能活着的一个重要原因了。

    “叔,黄少侠还有救吗?”村长望着躺在床上气息几乎全无,满脸覆盖厚厚一层冰霜的黄逍,担忧道。

    “遇到老头子,算他命不该绝!当然也是看在他救了村子的份上,老头子怎么也会保住他的性命!”孙叔答道。也只是保住他一命,就算是救过来,恐怕这身功力也会废了,这点孙叔没有说出口。

    “那便好,如果黄少侠因为救我们村子而身死,那我们村子可是对不起黄少侠了。”村长相信孙叔,既然孙叔说可以救黄逍,那么自然可以救下黄逍了。

    “你错了,他身上早有伤,发作是迟早的事!”孙叔摇了摇头道。

    说完孙叔继续将手搭在黄逍的手腕上,忽然,他惊疑了一声:“这是?这内力?”( 逍遥派 /0_9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