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正文 第两百一十八章 残花败柳
    黄逍现在顾不上自己的功力到底能不能帮上忙,但是总归是增加一个人的力量,就算那边都是比自己还强的高手,他也无所畏惧。

    “哈哈~~厉害,厉害,不愧是‘天山阁’,个个重伤之下,竟然还能杀了这么多人,还能逃这么远。赵馨儿,你到底是‘天山阁’这代最杰出的弟子,果然厉害!”

    当黄逍顺着那人指的方向使劲全力施展轻功一刻钟后,来在这座山峰的山顶上时,耳旁传来了一个狂笑的声音。

    黄逍听到这声音,心中狂喜,一是因为他找到了‘天山阁’的人,二是从这人的话中他听到赵馨儿没有事,他心中那担忧总算是放下了不少。

    当然只能是放下一些担忧,因为从那人的狂笑中,他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功力异常的深厚,自己是比不了。

    当黄逍冲出的时候,顿时吸引了在场人的目光。这山顶上倒是一片的平坦,黄逍一眼便看到了‘天山阁’的人正盘腿坐在悬崖旁,只有赵馨儿还站在她们面前。而拦在‘天山阁’前面的还有两个人,其中一人黄逍认得,便是当时自己曾经经过一面的‘太平宗’杜天筹。在他身旁还有一个年纪三十来岁的男子,刚才的狂笑声便是他发出来的。

    当然,这两人身旁也躺着不少的尸首,显然是死在了‘天山阁’众人的手中。

    “哪来的臭小子?”杜天筹身旁的那个男子见到黄逍后,眉头皱了皱。眼下正是自己得意的时候,怎容得这些意外之人打搅,尤其还是一个小子。

    “黄大哥!”胡巧见到黄逍后惊呼了一声。

    黄逍也是看到了,董燕和胡巧两人身上也是带有血迹,而且看她们的脸色,显然是受伤不轻。虽然,黄逍当时没有认全‘天山阁’的众弟子,但是他看得出。在这里的弟子比之前少了好几个人,那少了的几个恐怕已经是不在了。

    尤其是她们的两位师叔,陈师叔和刘师叔更是神情萎靡,她们两人的功力是‘天山阁’中最高的。但是伤势却是最重的。

    董燕没有说什么,只是紧紧盯着黄逍,她内心自然不希望黄逍出现这里。她知道黄逍的功力不弱,可是眼前这两人的功力可不是当时江昱和刘奎所能比的,黄逍就算是击败了两人,也不会是这里两人任何一人的对手。

    杜天筹自然也看到了黄逍,当他看到黄逍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疑惑,沉思了一会,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那大笑中甚至还带着杀意。

    杜天筹的大笑声,让他身旁的那个男子有些不解地望向了杜天筹。

    “杜师弟,你为何发笑?”他问道。

    “梁师兄,师弟倒是认识这小子。”杜天筹止住笑声后,答道。

    “哦?”听到杜天筹的话。这梁师兄眉头一掀,道,“没想到杜师弟你也认识这小子,看来这小子有些来头,是什么门派?”

    听到梁师兄的问话,杜天筹明白他话中的意思。说起来杜天筹对自己这位师兄还是有些看不起,他做事就是瞻前顾后。胆小怕事。可是这些杜天筹只能在心中诽谤一下,因为自己的梁师兄可是自己师兄弟中突破绝顶境界中的一个。自己这一辈,突破绝顶境界的只有三人,最厉害的是自己的大师兄,他十年前便突破绝顶。三师兄是七年前突破绝顶,而这位五师兄梁师兄是五年前突破的。

    杜天筹现在虽然已经是一流上品境界。而且几乎是上品极限,就差那一丝顿悟便可以迈入绝顶境界。可是这一丝顿悟或许很快就能出现,又或许这辈子都无望。总之,这一流和绝顶境界之间的差距是巨大的,杜天筹自然不可能是梁师兄的对手。就算心中不服。在明面上,在梁师兄面前他不得不恭恭敬敬小心伺候着。

    现在他问这话,便是想从自己这里知道黄逍的背景,毕竟眼前这小子的功力在年轻一辈中绝对是佼佼者,寻常的门派可是培养不出这样的弟子,因此显然是有些来头的。这位梁师兄在没有确定黄逍的身份前,是不会贸然出手的。万一这小子身后有什么护短难缠的前辈,那么自己要是杀了这小子,恐怕是后患无穷。

    不得不说,这种谨小慎微的性格也造就了梁师兄,凭借着这份心思,他最后才在这么多师兄弟中第三个突破绝顶境界。只是杜天筹和大部分师兄弟一样,都认为自己这位师兄弟胆小怕事,什么事情都是寻根问底,这完全就不是一个高手应该有的气度。

    “梁师兄,这小子没什么来头,两年前师弟曾见过这小子一面,当时他还是一个小道士。”杜天筹说道。

    杜天筹是认出了黄逍,当时黄逍和现在的形象有些变化,可是他毕竟是一个高手,稍稍辨认了一下,也很快就认出了黄逍便是当晚在那破道观中破坏了自己好事的家伙。他没想到自己在这里还能够遇到黄逍,因此他自然对黄逍生出了杀意。

    梁师兄盯着杜天筹好一会儿,淡淡地说道:“真的是这样?”

    杜天筹心中咯噔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刚才见到黄逍的时候,神情还是有些变化,应该是被自己的师兄看在了眼中,自己这么解释恐怕是解除不了梁师兄的疑心。

    “梁师兄,师弟说的自然是真的,其实,这里不仅仅是师弟认识此人。真的要说起来,赵馨儿,赵姑娘可是更加了解。”杜天筹望向了不远处戒备着自己两人的赵馨儿说道。

    “是吗?”梁师兄同样看向了赵馨儿,当他见到赵馨儿现在的神情时,他脸上露出了有些不解之色。

    这赵馨儿是受了不轻的伤,脸色不大好看,可是现在的脸色与之前相比,更是阴沉的可怕。顺着赵馨儿的目光看去,梁师兄也发现赵馨儿的目光投在了黄逍的身上。

    “似乎带有仇恨?”梁师兄隐隐可以看出赵馨儿目光中流露出的意思。

    “梁师兄,这位‘天山阁’最杰出的弟子引得无数我辈中人追求,可是,真正的赵馨儿赵仙子又是什么样的呢?”杜天筹嘿嘿笑道。

    听到杜天筹有些阴测测的笑声,梁师兄脸上的好奇之色更浓了。其实见到赵馨儿变化的神情,已经让他觉得,这其中似乎有些故事,而且这事还和出现在这里的小子有关。

    “这位冷艳冰清的赵仙子可没有咱们想象的那么好?大师兄还念念不忘,可是他不知道他日思夜想的仙子其实就是一个残花败柳罢了。”杜天筹有些咬牙切齿道。这是他心中的一个痛,本来这一切应该是属于自己的。

    “住口!!”‘天山阁’的那个陈师叔听到杜天筹的话后,喝了一声道。( 逍遥派 /0_9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