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正文 第两百二十章 来得及时
    黄逍见赵馨儿重伤倒地,他心急如焚,可是自己面前还有杜天筹,根本无力前去帮忙。就算自己过去,也不可能是梁烈的对手。

    他没有想到赵馨儿这么快便被梁烈击败,其实他不知道,赵馨儿施展这禁法提功已经有段时间了,现在时辰一到,功力自然大损。这提功后也只能勉强抵抗梁烈,功力大损之后,难逃一败。

    “哈哈~~~多亏了那阵法,让你们功力大损,再加上路上的追杀,也算是便宜了我‘太平宗’。”梁烈笑道。

    “屠尽江湖中人,你们真的敢和整个武林为敌?”刘师叔心中虽然担心赵馨儿的伤势,但是担心也是没用。现在赵馨儿重伤,自己这边已经无力反抗。对于黄逍,她心中有些感激,只是以黄逍的功力还无法改变现在的情形,也拖累了黄逍,对此也有愧疚。

    “哈哈~~那自然是‘药王殿’来承担了,多少人死在那大阵之下,剩下的追杀,我‘太平宗’勉强算是一员。至于整个武林嘛,‘太平宗’自然不敢与其为敌,可是对付你‘天山阁’还是敢的。”梁烈答道,接着他转头看了杜天筹那边一眼,然后淡淡地说道,“杜师弟,你可真够慢的。”

    “师兄,这就完事。”杜天筹没想到赵馨儿这么不堪一击,想当时自己可是在赵馨儿手中吃尽了苦头,毕竟他的功力不如赵馨儿。这两年,赵馨儿就盯着自己,自己下山两次都是被她堵住,虽然侥幸逃了回去,但是每次都受伤不轻。到后面,弄得他不敢出门。

    “不得不说。绝顶不愧为绝顶。”杜天筹感慨道。

    “那便好,我先擒下‘天山阁’的人再说,尤其是这赵馨儿,哈哈~~”说完他便伸出一只魔爪探向了赵馨儿的粉脸。

    黄逍怒火冲冠。不管怎么样。他都是认定赵馨儿是自己的女人,岂能容其他男子轻薄?

    大吼一声。黄逍脚下猛地一蹬,而后身影爆射向了梁烈。

    黄逍的反应让杜天筹愣了一下,接着紧随其后,同样大吼一声道:“臭小子。你找死啊!”

    黄逍的举动当然逃不过梁烈的感应,他收回了手,然后站起身,冷声道:“师弟,你太让我失望了,一点事情都办不好。小子,到了阎王爷那里可要好好反省。不是什么人你都能够惹的。”

    说完,他准备出掌将黄逍击毙。

    黄逍发现梁烈的一掌,让自己无法躲避。他还第一次真正面对绝顶境界的高手,让他升起了一种无力感。

    既然无法避开。黄逍只能直接出掌相抵。

    “咦?”可是眼看着梁烈的一掌掌劲就要近身的时候,梁烈的身子忽然一扭,闪到了一旁。

    黄逍一掌击空,身子落地之后,急忙来到了赵馨儿的身旁。

    “什么人?”梁烈站定之后,脸色有些难看,刚才竟然有人偷袭。当自己就要一掌击中黄逍的时候,一把暗器直扑自己而来,如果自己不避开,那么肯定要被击中,所以他才选择了躲避。

    能够让他事先没有察觉,足以说明来人的功力肯定不在自己之下。

    “江前辈!”黄逍看到一道人影出现在山顶的时候,惊喜地喊道。

    他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江鹰,不管怎么样,这位江前辈都是自己师父的故交,而且功力深不可测。黄逍知道他也是绝顶境界,如果他能够帮助自己对付眼前这梁烈,那么今天的事情还是有转机的。

    “黄师侄,有我在,他们伤不了你。”江鹰笑道。

    江鹰心中却是暗道幸好来的及时,在这山中远远跟踪黄逍的时候,竟然遇上了不少人对自己出手。不久前他刚刚解决了一批人,这才急忙朝着黄逍离开的方向追来。这一来便看到了这一幕,刚才可以说吓得他魂飞天外。

    黄逍竟然要和一个绝顶的高手过招,这不死也得重伤,多半是一招毙命。江鹰自己的任务可是暗中保护黄逍,如果黄逍有什么意外,他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现在也顾不上暗中不暗中了,直接甩出了一道飞刀,这才让梁烈放弃了对黄逍的一掌。

    作为一个绝顶的高手,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自然也是想出了对策,既然不是暗中了,那就明着来,自己与黄逍巧合相遇,这也没有什么说不通的。

    “江前辈,师侄与这位姑娘,哦,还有‘天山阁’的两位前辈和师姐妹们有些交情,现在他们有难,还望前辈能够出手相助?”黄逍请求道。

    黄逍心中明白,这位江前辈曾经因为自己师父的关系护住了自己的青牛门,那么他护着自己是肯定的,可是这‘天山阁’毕竟是外人,他怕江鹰不帮,因此直接相求道。

    “天山阁?!”江鹰有些惊讶地看了在场的众人一眼。

    对于‘天山阁’,他自然知道一些,只是却是没想到她们竟然遇到了麻烦,这倒是少见。

    “你做什么?”赵馨儿喝道。

    “赵姑娘,得罪了!”黄逍还未等江鹰回答,他就到了赵馨儿的身后,然后一掌抵在了她的后背,迅速替她疗伤。

    赵馨儿稍稍抗拒了一下,然后便算是默认了。

    本来按照以往的性子,她绝对不容许男子触及她的身子,哪怕是隔着衣服。可是现在她分得清事情急缓,自己‘天山阁’众人都是身受重伤,只能希望争取一点时间,让自己等人的伤势恢复一点,倒时也不至于毫无反抗的力量。黄逍掌上传来的那股内力在自己体内经脉中游走之后,她发现自己受损的经脉迅速修复。这疗伤效果之好,让她心中无比惊讶。‘长春功’她知道,可是她很确定绝对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难道是?”想到这里她身子微微一颤,然后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竟然浮现了一丝的红晕,不过很快便消失无踪。

    感受到了赵馨儿的颤抖,黄逍以为有什么不妥急忙问道:“赵姑娘?”

    “我没事!”赵馨儿声音依旧不带一丝的感情答道。她刚才是想起了自己所练的功法‘极乐典’,自己因为和黄逍有过一夜之情,因此两人的内力会有惺惺相惜的感应,因此不管是练功还是疗伤,两人都会事半功倍。她将黄逍真气的神奇归于这个原因,却是不知道,这当然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更主要的还是黄逍施展的并非是‘长春功’而是‘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

    黄逍心中这才安定,不过,这刚刚安定的心又是起了波澜,刚才虽然赵馨儿说话没有什么感情,但是至少和自己说话了,他心中还是很激动的。

    黄逍对赵馨儿的表情,江鹰自然是看在眼中。他这样的高手,自然很清楚就能看出来,黄逍是对这位姑娘有情义。

    本来他的任务只是保护黄逍,其他的他不会多管。可是,黄逍似乎对这位姑娘很在意,那么他就不能将这些人当做外人了。

    只是他心中也是有顾虑,眼前这个人功力不在自己之下,自己想要保住黄逍一人自然一点问题都没,但是要保住这么多人,却是很困难。

    “黄师侄,你放心,只要我在,我不会让他们伤了你的朋友。”江鹰最后选择了答应道。

    “多谢这位朋友,请问你也是‘毒神谷’中人吗?”刘师叔道谢道。

    虽然是因为黄逍,眼前这位高手才帮助自己,但是自己还是得道谢,总不能让别人白白帮忙吧。

    “早就听闻‘天山阁’,只是一直无缘相见,今天也是有幸能够一见。在下并非‘毒神谷’中人,只是与黄师侄的师父是故交,因此容不得有人欺负我师侄,自然我师侄的朋友,那么我也不会不管。”江鹰笑道。

    刘师叔见江鹰没有明说自己的来历,她也就不再追根究底。

    而杜天筹心中却是很不爽,他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前辈,看来果然是拜了一个好师傅,最主要的自然是这人要坏自己的好事。

    “好大的口气,就凭你一人吗?”杜天筹冷声道。

    江鹰听到这话,瞥了杜天筹一眼,不屑道:“老夫说话哪有你讲话的份?”

    听到这话,杜天筹脸色涨得通红,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高手吧。当然他也很清楚自己在绝顶高手面前,他的功力确实没被放在眼中。

    “他没有资格,那我呢?”梁烈脸色铁青问道,“在下‘太平宗’梁烈,今天之事是我‘太平宗’与‘天山阁’两门间的纠葛,还望你不要插手。你可以带着你的师侄离开,我可以当做你们没来过。”

    江鹰眉头一掀道:“笑话,老夫想要插手便插手,管你是什么纠葛?”

    “朋友,你的功力虽然不弱,但是可不要自误,得罪我‘太平宗’可不是明智的选择。”梁烈再次说道。

    “师兄?何必和他废话?”杜天筹说道。

    “闭嘴!”梁烈喝道。

    杜天筹被这么一喝,顿时不敢再多说一句话。他知道自己这位师兄又在瞻前顾后了,毕竟对方也是一个绝顶境界的高手,他就怕得罪人。

    “‘太平宗’吗?实力虽然不错,但还吓唬不了老夫,来吧,今天老夫已经答应了师侄要帮助他的朋友,难道你想老夫言而无信?”江鹰微微一笑道。( 逍遥派 /0_9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