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正文 第两百二十五章 什么关系
    而黄逍身后便是那万丈深渊,一瞬间,黄逍的身子便消失在了山顶,只剩下了山风呼呼作响的声音。

    当黄逍身影消失之后,杜天筹便发出一声惨叫声,然后身子迅速朝着梁烈的方向逃去。

    赵馨儿没有追杜天筹,她愣愣地站在悬崖边,那悬崖间的深谷深不见底,其中还弥漫着浓郁的雾气,哪还能见到黄逍的人影。

    这时,江鹰满脸惊恐地赶了过来。他能够摆脱梁烈的纠缠,那是因为梁烈见赵馨儿的功力已经恢复大半,现在杜天筹已经不是她的对手。再加上自己还被眼前这江鹰纠缠,那么再继续下去,自己两人可讨不了好。所以才没有再逼迫江鹰再做纠缠。而江鹰的心思完全放在了黄逍身上,找到机会便急忙来到了崖边。可是,看到的只能是深不见底的深谷。

    “完了,完了!”江鹰面如死灰,这一切怎么会变成这样?他自认为以自己的功力想要保护黄逍的安全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也因此他觉得这样的任务对自己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好事。可是现在,这好事变成了自己的祸事。

    从这里掉下去,哪有还有活的道理?黄逍身死,恐怕自己的老命也难保了。

    “哈哈~~~”梁烈哈哈大笑道,不过这笑声中还带着愤怒道,“这就是你强出头的代价,坏我‘太平宗’好事,搭上你师侄的小命算是便宜你了。我梁烈算是记住你了,以后你就准备接受我‘太平宗’的怒火吧!”

    江鹰现在六神无主,黄逍死了,自己回去恐怕也是只有死路一条,而且那死法他想想就不寒而栗。逃?他很清楚,自己就算逃得了一时,也逃不了一世。教中的人还没有敢背叛的,也没有敢擅自逃离的,那是因为那些人都很快便被抓回来。处以极刑。

    “太平宗?好一个‘太平宗’,你们害死公子,断我生路,我江鹰就算是临死前也得和你们不死不休。”咬牙切齿说完之后。江鹰身影爆射向了梁烈。他现在不顾一切了,自己算是身死之人,那还有什么还忌惮和害怕的,他就想杀了眼前这两人。要不是这两个人,黄逍怎么会坠崖?

    梁烈被江鹰的反应吓住了,师侄的死确实会刺激一个人,但是看江鹰的样子,似乎要与自己不死不休,而且完全是不要命的以命换命。

    抵挡了江鹰的几招,梁烈身子迅速后撤。他强压下体内紊乱的气息,他急忙喝道:“就算你禁法提功,最多也就伤我,想杀我却是办不到。”

    江鹰的功力是在梁烈之上,这点毋庸置疑。但是也高不了太多,因此想要杀梁烈还真的是办不到。可是就算办不到,他也得去做。这只能说是短时间内办不到,如果真的斗个几天几夜,最后先力竭的肯定还是梁烈。

    “你别胡搅蛮缠,今天老子不奉陪了!”再次受了江鹰一掌,而后梁烈身影暴退怒喝道。

    “胡搅蛮缠?今天就算你们不死。你们‘太平宗’不久也得为公子陪葬!!哈哈~~死我一个江鹰又如何?虽然看不到你们‘太平宗’被灭满门,但是咱们不久也能在阴曹地府相见,当真是痛快!!”江鹰疯狂地大笑道。

    “疯子!”梁烈眉头皱了皱,眼前这江鹰的神色,说话的语气和刚开始完全判若两人,他师侄的死对他的打击真的如此之大?一些至亲之人身死。会让人性情大变,这不是没有。

    “可笑,谁敢灭我‘太平宗’?谁有这能耐?老家伙,你吓唬谁?”杜天筹心情很糟,虽然自己终于是杀了那个坏自己好事的小子。但是眼下的好事也是被他和眼前这个老头给坏了。这一次本来也是大功劳,毕竟能够抓到了这么多的‘天山阁’弟子。就算是这头功归梁烈,那么自己也能捞到不少的好处。

    “井底之蛙,‘太平宗’算个屁啊!”江鹰冷声道。

    “江兄,令师侄的事是我‘天山阁’欠他的,只是这事已经发生,还请节哀顺变!”刘师叔急忙劝说道,因为她发现江鹰似乎有些不对劲,以他现在的样子,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住口,都是你们,要不是你们,公子怎会~~~哼~~”江鹰自然也不会给‘天山阁’什么好脸色。虽然不至于说也得将眼前这些人都杀掉,但是黄逍的死和他们有关,他怎么可能还能和他们好好说话。再说了,自己和‘天山阁’并无交情,要不是黄逍,就算‘天山阁’的人在自己眼皮底下被杀,他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刘师叔叹了一口气,对于江鹰的话,她倒也丝毫不介意,毕竟师侄身死,心中悲痛发怒也是正常,只可惜,这人已死,也没有办法了。

    “江前辈,这笔债我‘天山阁’一定会让‘太平宗’付的,要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

    “闭嘴!!你~~~”江鹰听到又是‘天山阁’的人在唧唧歪歪,一转头喝道,只是见到说这话的人是赵馨儿后,他倒是没有再说下去了。

    强压下心中的怒火,江鹰深吸了一口气,稍稍冷静一点后,问赵馨儿道:“你和公子到底是何关系?”

    “公子?是~~是他?不是前辈的师侄?”赵馨儿疑惑地问道,她当然知道江鹰指黄逍,可是怎么就从师侄变成了公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还没有回答我!”江鹰有些不耐烦道,主要他看得出黄逍和赵馨儿似乎有些关系,因此他的态度倒也不好对其他‘天山阁’的人一样对待赵馨儿。如果自己猜测是真的话,或许自己还能有一线生机,而这一切或许都在这个女子身上啊。

    “什么关系?当然是一对奸夫淫妇!”杜天筹冷笑道。

    “住口,杜天筹,我赵馨儿如果不能取你狗命,誓不为人!!”赵馨儿怒道。

    “何必发怒?你不是最恨此人吗?这小子夺了你的清白,今天我算是替你报了仇,你还没有感谢我。不过,这天下间还真的有人替你去死,真的是太愚蠢,天下女子何其多,愚蠢太愚蠢。”见赵馨儿恼羞成怒的样子,杜天筹心中很是痛快。

    赵馨儿没有理会杜天筹,因为她发现眼前这位江前辈看自己的神色似乎有些怪异,她疑问道:“江前辈,我~~”

    江鹰见赵馨儿的神色,也明白杜天筹的话是真的了,心道果然是这样。他收回盯着赵馨儿的目光,叹了一声道:“唉,你们要是有个孩子的话,那该多好啊!!”

    “江前辈!!”赵馨儿没想到江鹰竟然会说这样的话,她心中有些不悦。是,黄逍为救自己和天山阁的人而死,可是难道就因为他救自己而死,自己就得喜欢他吗?她心中对黄逍有愧疚之情,并不代表男女之情。

    江鹰摇了摇头没有再和赵馨儿说什么,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杜天筹。

    那杜天筹发现江鹰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他心中一惊。还未等他回过神,江鹰便朝着自己冲了过来。

    杜天筹惊叫了一声拔腿就朝着梁烈的身旁奔去,他可不是这江鹰的对手,看他那杀气腾腾的样子,显然是要对自己下手了,毕竟是自己将他的师侄打下山崖的。

    “走!!”梁烈也不想再和这个发疯的江鹰争斗下去,这次好事算是黄了。

    可是现在江鹰已经欺身而至,杜天筹是抵挡不了,因此还得梁烈自己来阻拦。

    杜天筹听到师兄发话,因此也毫不迟疑,迅速逃离了这里,他心中很清楚,自己在这里完全是拖累,而且现在自己不走的话,万一梁烈发现有什么危险肯定是不会管自己的。

    “不管那小子是你师侄还是什么公子,就是我‘太平宗’杀的又如何?就凭你,我‘太平宗’还未曾放在眼中,当然,你背后或许还有什么靠山,那又如何?”梁烈冷笑道。

    “怕了吗?是想套我的话吗?别白费心机,等着吧,用不了多久,你‘太平宗’就将在江湖除名。”江鹰冷冷道。

    “恕不奉陪!”梁烈借着江鹰一掌的反震之力,身子迅速后退,而后一转身,身子便没入了林中。

    “江前辈!!”赵馨儿喊了一声,可是江鹰头也不回追着梁烈和杜天筹两人而去了。

    见人已经走远,赵馨儿急忙走到自己的两位师叔面前,问道:“师叔,你们现在能走吗?”

    “刚才调息了一下,恢复了几成功力,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陈师叔说道,“那《天魔典》咱们就不参合了。”

    刘师叔也是点了点头,虽然说前来争夺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是没想到自己一行差点被一锅端。

    而今,现在自己一行个个身受重伤,现在只剩下赵馨儿还有一战之力,因此只能离开这里了,自己等人已经没有那个实力再争夺什么《天魔典》。

    “馨儿?”

    “师叔!”

    刘师叔叹了一口气,道:“你和那黄少侠真的?”

    见赵馨儿望着悬崖没有出声,脸上的神情却是变幻莫测,她心中其实早就明白了。

    “走吧,那黄少侠是‘毒神谷’的弟子,等我们回‘天山阁’后,再去向‘毒神谷’道谢吧。”陈师叔说道。

    “一切听师叔的。”赵馨儿收回目光,然后扶起两位师叔。于是‘天山阁’众人便迅速离开了这里。( 逍遥派 /0_9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