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正文 第两百二十九章 到底是谁
    入门之后,黄逍心中很有触动,他感觉只要自己继续修炼,应该可以更加精进一步。只是这时间给自己的可不多,李云聪那件事还未解决。如果自己真的在这里待上三十天,恐怕这也不妥。

    黄逍想了一下之后,只好找来了大鹏鸟,向其索要纸张和笔墨。也多亏是它通人语,最后它领着黄逍走过不少的通道,最后到了一间石室,这石室不大,在岩壁上还凿出了两排的书架。不过,这上面是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

    不过,黄逍看到石室中央却是有张石桌,上面就有笔墨纸砚。不过这纸张都已经泛黄,显然已经放了很久。

    现在的一切都说明这里确实有人住过,至少是很久以前有人住在这里。

    很快,黄逍便书信一封,然后问金翅大鹏鸟道:“鹏兄,我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只是你知不知道秦岭太白山?”

    大鹏鸟似乎是思索了一番,然后点了点头。

    见大鹏鸟的反应,黄逍心中算是安定了不少。他还真怕自己说出这秦岭太白山,要是大鹏鸟不知道,那一切都是枉费心思。

    黄逍刷刷地在纸上勾勒出了一副地图,然后指着说道:“鹏兄,你看,这是秦岭太白山的位置,这西边是夏州,这边就是大宋最西边,而‘毒神谷’在山中这个位置。鹏兄,不知道你能否帮我将这封信送过去?”

    大鹏鸟盯着地图看了一会之后,而后嘶鸣了一声,将黄逍写好的信叼在了嘴上,然后便出去了。

    “多谢鹏兄。”黄逍谢道。

    他相信大鹏鸟能够将自己的信送到‘毒神谷’,毕竟当年自己吞下‘黑白炼蛇’的精血之后陷入昏迷,还是它将自己送到师父玄真子面前。因此,黄逍相信它也能将这信送到‘毒神谷’。信中将李云聪的事情说明了一番,再提起了李夏父亲中毒的情况。他希望门中哪位师叔伯可以去帮忙看看。

    这是一个人情,不单单算是黄逍欠李夏的。因为李云聪是‘毒神谷’的弟子,所以算是‘毒神谷’欠了一个人情。

    一般来说,‘毒神谷’不会欠谁人情,因此黄逍很确定,谷中肯定会派出某位师叔伯前去一趟。

    这不算是什么大事,解毒而已,对于精通‘毒术’的‘毒神谷’来讲,那还不是小菜一碟。再说这总归是人情,只要对方不狮子大开口。提些强人所难的要求,‘毒神谷’也是会尽力去帮忙。

    这样一来,就算自己不去也无碍了,毕竟自己可不懂解毒。这样自己也可以安心待在这里一段时日,至少要将功力恢复才行,至于‘天魔功’能够领悟多少,就看自己的命了。

    黄逍走到洞口的时候,大鹏鸟早已冲上高空,黄逍只能隐隐看到一个黑点。而后迅速消失。

    “不知道这里是大理国境内还是大宋境内,这又是什么山?”黄逍还真的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毕竟是自己昏迷后被大鹏鸟带来的。

    而这山洞下面是百丈多深的深谷,上面也有数百丈的峭壁。可以说这个山洞是在这峭壁的中间部位,也不知道以前的那位前辈是怎么凿出这个山洞的,这里寻常人可上不来,也没有路。

    本来黄逍还以为大鹏鸟是将自己带到了当时的阎王岭。可是现在一看,显然不是。

    自己身处何方倒不是什么问题,只要自己功力恢复之后。便可以下去,然后找人问下就行了。

    现在李夏这件事算是了了,因此黄逍回到那间最初的殿室,继续参悟和修炼功法。

    当黄逍掉下山崖直到被大鹏鸟救走的时候,那长春山中的厮杀并未停止,依旧还在继续。

    梁烈带着杜天筹两人在山林中不断的穿梭,他们想要摆脱江鹰,可是江鹰似乎是跟定了他们,一直远远跟在身后。主要是杜天筹的功力不足,按照这个速度,被追上是肯定的。

    不过,江鹰后来放弃了,他知道自己就算是追上两人也无济于事,自己短时间也击杀不了梁烈。想到黄逍的身死,江鹰知道自己这条老命也算是交代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要将此事上禀,或许上面能够开恩饶自己一命。而且自己还有赵馨儿这件事汇报,这也算是一件功劳吧。

    “师兄,那老鬼似乎没有追上来了。”杜天筹见梁烈停下了脚步,他不由问道。

    “追上来又如何?之前是忌惮‘天山阁’的人,就凭他一人还未曾被我放在眼中。”梁烈答道。

    不过,这话还未说完,梁烈的脸色一沉,头转向一侧喝道:“什么人!”

    杜天筹惊疑了一声,他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毕竟梁烈的功力不是他能比的。

    “想走?”梁烈身影一闪便朝着一侧冲了过去。

    杜天筹急忙跟上,当他穿过那道茂密的灌木丛之后,便发现梁烈拦下了一个女子。

    “幽家的人!”杜天筹见到此女子后,愣了一下,而后脸上狂喜道:“师兄,就是她带走了张虎。”

    梁烈倒是有些意外,他这次来长春山还不曾见过幽怜儿,只是听不少江湖中人提起,那张虎是被幽家的一个丫头叫幽怜儿的带走了。只是他没有见过,这杜天筹倒是见到过一次,因此他一下子便认了出来。

    “哈哈~~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运。”梁烈哈哈大笑道,刚才因为天山阁一事让他心中无比郁闷,可是现在这郁闷顿时烟消云散了。

    “小姑娘,你是走不了的,说吧,张虎在哪?”梁烈问道。

    幽怜儿心道晦气,自己已经避开他们了,和他们走的方向是相反的,可是没想到他们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转向了自己这个方向。其实当时在那山顶梁烈两人还有黄逍,天山阁一行人争斗的场面,幽怜儿都是见到了。

    当时她也是无意间遇到,便在远处观望,主要是场上的人各自有各自的对手,因此倒也不曾发现幽怜儿。当然,幽怜儿离得较远也是一个原因。

    直到她见到黄逍坠崖,她心中倒是暗暗有些吃惊,为了女人不顾自己的性命,这样的男子确实很是罕见。

    后来,她见梁烈和杜天筹逃走,江鹰紧随其后,她不想参合这样的事,便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可是就算是这样,还是被这两人遇上了,其实这是因为后来梁烈和杜天筹是在山中乱窜,想要摆脱江鹰,因此并不是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张虎已死!”幽怜儿淡淡地说道,目前以自己的功力是走不了了,不要说自己现在身上有伤,就算是功力全盛,恐怕也得费不少心思才能摆脱这两人。毕竟这梁烈可是绝顶的高手,如果自己有天魔琴在手的话,或许还有一点机会,可是现在自己连天魔琴也被方家的人夺走了。

    “已死?”梁烈愣了一下,而后脸上一喜道,“那么,是你得到了?”

    “如果是我得到了,我还用在此逗留吗?”幽怜儿反问道。

    “谁,到底是谁?”梁烈急忙问道,这幽怜儿的话他也不会全信。

    “一个叫黄逍的‘毒神谷’弟子,当时他趁我被人重伤的时候,从张虎身上得到了,然后击毙了张虎,而我侥幸逃得一命。”幽怜儿答道。

    这话幽怜儿是骗他们的,她总不能说,黄逍击毙了张虎,最后也没有得到,那这话说出来,谁会相信?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自己也不相信黄逍丝毫不在意,就将张虎击杀,从而断绝了有关的线索。因此,还不如将此事全都推到黄逍身上,这样一来,这可信度就更大了。而且,她很清楚,黄逍已经跌下山崖必死无疑,如果换做其他人或许还会怀疑,但是眼前两人恐怕疑心会去大半。因为别人或许不知道黄逍是什么人,但是他们两个肯定知道,毕竟刚才还刚刚交过手。

    果然,杜天筹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有些愣愣地对梁烈说道:“师兄,似乎那个被我打下山崖的小子便是‘毒神谷’的黄逍。”

    梁烈盯着幽怜儿看了好一会儿,心中暗道:“看起来这小丫头不像撒谎,这真的是被那小子得到的话,那可就糟了,他现在坠下山崖,肯定身死。不过,这也是好事,他掉下去必死无疑,就算身子化作一滩肉泥,但是那秘笈肯定还在。”

    “师兄,我们赶紧去崖底找他的尸首,那肯定在他身上。那天山阁的人肯定会下去寻找他的尸首,到时去迟了,那就糟了。”杜天筹也想到了这点,急忙说道。

    梁烈心中也是一惊,如果这事果真如此,那么这恐怕真的就要落在天山阁一行的手中了。毕竟黄逍是为了救她们而死,所以她们肯定会下山寻找他的尸首,至少也要将他好好安葬。如果黄逍身上真的有,自然会被天山阁的人发现。

    “小丫头,你跟我们走!最好不要耍花样,如果敢骗我们,那后果自负!”梁烈冷声道。

    “我的性命都在你们手中握着,我有自知之明!”幽怜儿说道。( 逍遥派 /0_9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